笔趣阁

笔趣阁H小说 > 在天星俱乐部的工作 > 【在天星俱乐部的工作番外篇】之五克拉事件中篇

【在天星俱乐部的工作番外篇】之五克拉事件中篇

热门推荐:
作者:夏日娜里
2024/02/12

这也是天星特别篇之一,五克拉事件的一部分,停了这么久才更新,实在是不好意思,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我本来都想要放弃了,只不过自己的强迫症就是想要把一件事做完才行。
写写停停现在这个自己也不满意,马上要收尾了,不知道怎么写了,很可能就此以后不会更新了
不过未来的事情谁也说不准啊,可能我马上就把结尾写完了,也可能永远不会写完了
这一篇主要是接着上一篇对的事情接着写,陈硕和茉莉开始被虐,只不过我写虐的那段停了太久,自己没感觉了,就匆忙收尾,没有仔细写她们被虐的过程
后面就是陈硕自己的回忆了,算是把这个配角写完,毕竟天星俱乐部的四大经理怎么可能是一般货色
之前我的注意力全在女主唐丽嫣身上,她算是我的yy对象加上白月光,就她的形象塑造的比较好
现在终于可以看看其他的女人了
陈硕的外形我应该是想到了我初中的一个同学,她是一个女生但是短发假小子长得还特别清秀,又酷又帅,天天和男生打篮球,都把她当成男生看
她的那个样子是真的帅美,她当时还有女朋友

********

五克拉事件中


  我跟随周欣婷来到医务室看望还在修养的茉莉姐和陈硕,几天下来她们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我告诉了她们即将发生的事情,茉莉姐很平静,陈硕却十分的愤怒,她怒骂道,林天一这个狗东西,凭什么让我去接那些男人,我要自己选,这次还没有钱,指不定他们会玩什么花样呢。茉莉姐则是在一旁安慰道歉,没关系,陈硕,你不想接客就继续在医务室就行,婷婷你就说她身体还没好,不能接客,我一个人可以的。茉莉姐说完,陈硕却是沉默了下来,过了半晌,陈硕有些委屈的语气说到,我不是不能接客,只是看不惯被林天一摆弄,这次的客人看来都不好弄,我怎么能让茉莉姐你自己接呢?算了,我也就这样吧!婷婷你的伤药和消毒水准备好,我们估计又是一身伤回来了。

  陈硕其实想到了结果,只是没有想到过程,那绝对让她刻骨铭心,终身难忘的痛。

  陈硕和茉莉姐,精心打扮了一番,换好衣服,茉莉姐穿上了商务套装,白色开裆裤袜,里面是白色蕾丝丁字裤,盘好了头发,画了职业浓妆,一看就是个里的小姐,陈硕,一身黑色皮衣皮裤,里面什么都没有,脚上踩着黑皮靴,手上带着护腕,脸上画着烟熏妆,整个一个日本A片里的搜查官,其实这倒也符合她的身份她平时,就是一个女S打扮,皮靴皮裤皮裙,她一直是中短发,头发不扎,就那么散着。

  她那副酷帅模样别说还真是迷住了不少小姐富婆,不少富婆来跟她玩双通,让她舔屄。也有一些老男人来玩她,不过不肏屄,专肏屁眼。那是把她当成小鲜肉肏了。她对这些男人女人都很厌恶,她不喜欢给人舔屄和屁眼,更不喜欢别人肏她。她接过不少私活不过都是跟人玩那些夫妻或者小姐玩3P的,她不挨肏,让那些女人挨肏,她要么在一旁跟着起哄助兴,要么给男人口交,吃鸡巴。要么在一旁用她的小皮鞭抽打在他们身上,让他们干的更卖力,她那一手耍鞭子的绝活,恐怕可以去表演赚钱了,她不像那些女S拿着鞭子用力的抽,或者轻飘飘的抽。她的力道刚好,让人酥酥麻麻的,好不痛快。而且她还会根据客人的反应要求调整力道,而且她各种鞭子都玩的好,长鞭,短鞭,散鞭,马鞭,皮鞭,她的鞭子种类和俱乐部的情趣用品一样多,凭借这手绝活,她在SM圈里声名鹊起,不少人花大价钱来找她调教,当然了大多不是调教女人,那些白领精英男,都花钱让她打,自愿当她的公狗。她对这些倒是没什么兴趣,除了赚钱外。很多俱乐部都想挖她走,不过碍于林天一的影响,都没成功。林天一对她倒是十分尊重,和其他女奴不同,林天一从来没有强迫她过,至少我来俱乐部到现在,林天一没有碰过她,她对林天一也是一样的冷淡。

  她拿着她的蛇皮鞭正在甩弄,这条鞭子可不一般,听说是一个圈内大佬专门给她订做的,鞭柄是用好几根蛇的脊骨打磨而成,外面又包裹了极具耐磨的蛇皮,鞭身用了十一种不同的蛇皮层层包裹,每一节都是不同的蛇皮,而且花纹颜色十分的搭配,既不单调又不混乱,恰到好处。这一根鞭子就花了好几万,陈硕对此爱不释手,为了报答大佬不计报酬主动陪了大佬三天,而且据说主动献上了自己的屁眼,还答应大佬以后随叫随到。我反正是看不懂,俱乐部的女奴接受客人的礼物而提供额外服务的有不少,但是不是名牌包包,就是化妆品,鞋子,衣服,送她一条鞭子就让她这么开心,我是看不懂。

  时间到了,客人们来了,当我看到他们的样子的时候,我真的不敢相信,居然有人敢这么做,只见林天一,领着七个裸身男人进来了,这七个人高矮胖瘦不一,有两个很高,一个胖子肚子上的肥肉晃晃荡荡的,剩下四个身材匀称一些,但是都看的出来不太年轻了。这七个人都是全裸的,只有头上套着那种黑色头罩,只露出眼睛和嘴,这种装扮我也只在AV里见过。

  林天一看我们愣住了,赶忙说,看着干嘛还不快来接待客人啊。茉莉姐反应最快立刻跪倒在客人面前对着他们磕了好几个响头,一边磕一边说,欢迎客人光临俱乐部,希望客人玩的尽兴,不要怜惜她这副破身子。茉莉姐还在磕着头,一个客人已经把脚踩在她的头上,然后用力踹倒了她,茉莉姐立刻爬了起来,仍旧媚笑着给客人道着歉,说着下贱的骚话。客人们被逗的大笑,然后看到了一旁愣愣的陈硕,看着她的装扮更加兴奋了,围住了她,她刚想举鞭,就被那个高个男人夺了去,然后就被另外两个男人在腹部猛击了几拳,她吃痛捂着肚子,又挨了一击肘击。然后又被抓着头发提了起来,茉莉姐想要过去替她分担一点,结果就被两个男人直接按在地上,撕碎衣服操了起来,那些男人都没穿任何衣物,连个内裤都没有,不知道怎么进来的。林天一拉我离开,走出房间,就把房门锁好,而且是刷卡加密码双重锁,这间VIP室里面没有任何摄像头而且屏蔽信号,隔音效果最好。平时这里接待的客人我都没见过。关上房门那一刻我就听不到陈硕和茉莉姐的哭喊叫骂了。

  这样我跟林天一去看了其他女奴的情况,还好经过前几天的消耗,现在来的客人很少了。除了张嘉璐她们还在跟着客人玩,剩下的都已经各自修养去了。我不敢去VIP室,虽然我能想到里面的惨状,我跟着林天一一直等到深夜,那五个裸男才从屋里出来。每个人都是摇头晃脑,浑身都是汗液,一股汗臭和骚臭的味道,我们进到屋内,看到的景象绝对的震撼,茉莉姐和陈硕都是赤裸着身子,全身不满伤痕,嘴里流出血沫子,混合着口水和精液,茉莉姐是直接躺在地上身上还被捆绑着绳子,那种捆绑不像是专业的捆绑,反倒是像那种绑架用的那种。身上还有很多凝固的蜡油。陈硕在她旁边跪趴着同样被绑着不过倒是专业的手法,是背后式,但是她的双腿也被绑住了,这样她就只能保持把屁股高高撅起的姿势了,她的那根最喜欢的鞭子,手把插入她的屁眼里,鞭身垂在她身后好像一条尾巴一样。

  她们两个都是目光呆滞,嘴巴大张,不停的向外呕着,各种混合着精液的混合物,林天一看了看捂着鼻子出去了,让我处理一下吧!我赶忙叫来欣婷来帮我,先要解开绳子,但是我们居然解不开了。这种混乱混合的捆法,根本不好解开,欣婷说用刀割开我担心弄伤她们就没同意。绳子上让她们的汗液弄的很黏,我闻了一下手上居然还有一股骚味,妈的他们这群畜牲居然还在她们身上撒尿了,当我看到旁边桶里的一些尿,才反应过来,他们应该是把绳子浸在这些桶里,然后才开始绑的。

  现在主要是得把她们解开,我跟婷婷忙了半天也没办法,最后只能先听婷婷的用她的手术刀和剪钳。她也是十分的小心毕竟这两样东西是她用来防身的。磨的太锋利了,那个麻绳缠的是在太紧了,而且这个不像是我们平时用来玩的绳子,婷婷忙了半天,才割开了几根。我想到了一个办法,用打火机烧一下,也许会有断裂的。就去拿了一个防风打火机,这种东西俱乐部里多的是。我只在绳子缠绕多层的地方烧了一下,被浸湿的绳子没有那么好烧开。我忙了半天终于烧开了一点,最后她们两个的绳子都被解开了。

  看到她们身上被绳子绑的地方都已经发黑发紫了,再晚一点可能真的有危险了。特别是陈硕她被绑的那个姿势非常痛苦。解开了她们的绳子,但是她们身上的其他东西还没取下来,茉莉姐的屄被五六个夹子给夹住了,而且都是交叉连在一起的。拆下来的时候,可能一不小心就会把她的外阴扯下来。陈硕屁眼里的鞭柄没入太深了,我刚想拔出来,婷婷就制止了我,说现在拔出来可能会把她的肠子扯出来。我赶紧收手,叫了几个还能站起来的女奴,一起抬着去了医务室。

  这真的算得上一场复杂的外科手术了,先是帮她们两个打了一些盐水和葡萄糖,然后帮她们两个进行局部清理消毒,因为这里没有专门的麻醉剂,婷婷只好用乙醚替代了,先茉莉姐,婷婷让我和另外三个女奴分别按着一个夹子,然后一起松开,听她数完一二三,我们一起松开,终于拿了下来,茉莉姐的屄已经完全充血红肿,看的十分骇人。几个女奴直接被吓的尿了出来,我让她们快去收拾一下。

  婷婷还是那么冷静的为她上药处理,然后就是陈硕,她那个号称从来没被男人用过的屁眼,现在已经被她的那根鞭子插进去了大半,婷婷在她屁眼周围观察好久,一直没有动手拔出来,我问到为何,她说,不妙陈硕的肛门看来十分的紧致,被异物插入后,她的括约肌不断的收缩闭合,加上充血,现在要是硬拔出来一定会损伤她的肠道,但是不拔出来,过一会也会因为局部充血坏死,怎么办怎么办,能不能送她去医院,婷婷看向我,近乎哀求的眼神。

  我只好去求林天一,林天一听完,什么,送去医院,那怎么解释呢?以前被客人塞东西的婊子不都是让她取的吗?有什么麻烦的。矫情什么啊,就是插了根鞭子拔出来不就完了。我去拔出来吧,说完他就来到医务室,看到陈硕半昏迷的在床上撅着屁股的样子,就要上去拔。婷婷和我赶忙拦住他,并且婷婷直接拿钳子对着他。他给了婷婷两个耳光离开了,我赶忙看她的脸,她却让我准备纱布,消炎药,她要拔了。我准备好了,她让我帮她用力分开陈硕的屁股,她拿着鞭子的前头,一点一点往外蹭着,但是突然停了一下,然后像里面又插了几下,这样来回几下终于拔了出来,但是跟着从她屁眼喷出来一股的难闻黄褐色粘稠液体,婷婷没时间去洗身上的脏污,赶快帮她擦拭上药包扎。然后就是把她和茉莉姐放在一起输液。

  这样危险的一天终于结束了,发生了什么我只能等她们清醒过来再去问了。过了两天她们才从昏迷中清醒过来,陈硕醒来后一言不发,茉莉姐也是不停的哭泣,婷婷面前问到了一些细节,原来是她们被那些客人堵在这里。那些客人,都是一些暴虐狂和性变态。把她和陈硕折磨的死去活来,差点就要被弄死了。

  陈硕这样沉默了三天,才开口说话,第一件事就是问自己的鞭子呢,拿给她看她立刻哭了出来。鞭子已经断成了三截,只剩下还有一点连着。应该算是报废了。

  又过了一天婷婷给她喂盐水,陈硕才跟我们说起了她的身世,(以下叙述第一人称为陈硕)我家里都是厂子里的,我妈妈下岗失业在家,家里只能靠我爸一个人撑着,只是没想到我爸不知道是因为压力大还是因为别的事情,导致性情大变,总是怀疑我妈出轨,我妈因此跟他离了婚,那一年我初三,我爸总是酗酒家暴我,我经常去我妈那里住,只是有时候回我爸家,但是没想到我妈改嫁了,我也只好回到原来的家,我爸也许是因为我妈事情而迁怒于我。对我也是各种打骂,最后我中考失利,只能上个中专技校,其实就按我们那个省市的内卷程度,我就算没被家里影响,也很难上高中。在技校里就跟一群混混学生混在一起,喝酒抽烟,通宵的网吧夜店,也是那个时候,我跟当时一个混混处了对象,他在KTV包厢里破了我的处。

  那个时候的我跟我父亲经常互骂互打,每一次他都没有狠打我,只是随着我越来越过分,他也下了狠手。那天不知道他从哪里听到我的事情,随后便是用各自难听的话骂我,我也不让他,这样我们从互骂到互打,这一次我没有意外的被他打倒在床上,本来我想要起来走出去,没想到我爸居然压在了我的身上,让我动弹不得,一边在我身上乱摸,一边脱我的衣服。他当时好像意识不清,一边脱一边骂我是丑婊子,抛下他和孩子跟人跑了。我知道他把我当成我妈了,一边挣扎一边叫醒他,可是没有办法,他就是这样愤怒的强奸了我,那一次真的疼,我的下面撕裂的感觉过了这么久我还记得,他射了不少精液在里面,我知道自从离婚以后他就没有做过爱了。憋了太久的精液,一下子就都给了我。当天我想要自杀却被他救了下来,他跪下给我道歉,说他不是人,是畜牲。

  我当时心很痛,就答应只要他以后对我好,并且不跟任何人说这件事就行。接下来的日子,我过得很好,他对我百依百顺,给我钱,并且不干涉我的生活,但是要答应他不能跟那些混混来往。我照做了,只是他对我过于的热烈了,不仅天天接我回家,还主动给我洗澡,晚上怕我不敢睡就进来陪我睡觉,但是手总是搂着我的腰或者胸。我渐渐的明白了,他对我早就不是父女之情了。他把我当成了我妈的替代品,每天晚上他都在我身旁自慰,好几次他硬挺的鸡巴锉着我的屁股,弄的我紧张的流出淫水。后来就更加过分了,开始扒我的衣服,摸我的屁股,扣我的屄。直到我从中专毕业,我一直扮演着我母亲的角色,他不会直接硬来,但是每次关了灯,他就会开始行动,我只好默默承受。

  不过他每次都戴套,我倒是不用吃药,我毕业后他托关系给我找了一个厂办文员的活。但是我想要出去打工,他坚决不同意,为此他又打了我几顿。最后索性不再关灯了,晚上直接开着灯让我洗干净躺在床上,他也不再戴套了。那一次我就决定要离开他。我先是答应他不再说离开的话,然后去找了我的几个同学朋友借钱,最后趁他不在收拾了行李,悄悄的跑了。不过出来的日子更难,我的钱很少,出来工作也没有好的工作要你。

  我做过销售,当过厂妹,还学过美容美发,最后一次是在一个洗浴中心当前台小姐,你知道那个时候的洗浴中心都是半个窑子,人来人往,三教九流都有。然后就是被一个客人看上了,从领班哪里要了我的电话,约了我好几次,我都拒绝了。最后领班劝我还是答应了吧!毕竟那个客人在当地也算有点势力的得罪了,对谁都不好。我也就顺利成章的被包养了,第一次跟我上床,他就玩了各自花样,捆绑,后入,深喉,肛交,我虽然有性经验,但是那都是一般的性交方式啊,哪有这么玩的啊,然后我就被他干的死去活来。

  他后来告诉我,他以为我是个处女。所以很喜欢,没想到不是处了,他生气所以开了我的屁眼。说起来,我的初口,初肛都是叫他拿走的。之后他给我租了间房子,每个月给我几千的零花钱,用他的话说,像我这种小土鸡,用不着花钱养着,要是我不愿意可以结束包养,我洗浴中心的工作还没辞掉,每天还是去做,只是他们都知道我是个小三了,对我也就爱搭不理的了。领班对我倒是客气,毕竟是她拉我下水的。她本身就是个拉皮条的,我这一单她也赚了好处费。我当时就偶尔上上班,平时就是逛街,追剧,玩游戏,睡觉。他平时来的不多,每个月就来几天不过每次玩的都狠,各自花样都来一遍。

  每次都是三通,捆绑束缚,还有鞭打。我开始被他折磨的下不了床,后来适应了,也抗打了。不过他对我的兴趣也就保持了三个月,后来来的就少了,我是又开心又担心,因为每次他都是来了才给我零花钱,他一不来,我就没有收入了,因为,被他包养的情况,我没有继续工作。就在我一边等他来一边找工作的时候,他的老婆找上门来了,是一个很高大的女人,比我强壮一些,就是标准的家庭主妇的样子。样子还可以,看起来有了些年岁的痕迹,她是带着两个男人打上门的,我被制住了,她给了我几个大耳光,打的我嘴角出血了。

  然后她让两个男人盯着外面,她告诉我她是那个人的老婆,让我识趣的话立刻滚远点,我被打的不清醒,只是一直答应都忘了她说的话。然后她就扔给我一沓钱说是让我滚,我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走的,只知道我再醒过来已经过了一天,我浑浑噩噩的又过了几天这才想起走。可是没想到,那个男人居然来了,他知道他老婆来过,是来跟我解除关系的,给了我这个月的钱,本来事情到此结束就好了,可是他非要给我打一个分手炮。我不从他就硬来,我在挣扎的过程中,一脚踹在了他的裤裆,他疼得倒在地上嗷嗷直叫。

  我立刻逃跑了,因为他有点势力,我就躲到了我的一个姐妹家里,她也是我在那个洗浴中心认识的,平时在里面按摩,也接私活。那几天我躲在她那,没想到那一天她带着另外几个男人回来了。一进门就把我按住了,我立刻明白他把我卖了,刚想骂她。看到她脸上的泪痕和巴掌印,也就明白了,她也是没有办法。我就这么被带走了,我当时真的尿都出来了。他们把我塞进车里,开了很远,到了郊外的一个烂尾楼,我能想到的结果无非是他们把我先奸后杀,或者卖到其他的妓院夜总会。或者直接把我埋了。我一边想着,他们一边在一旁说着什么我大概猜到的是他们在商量一会谁先来干我。

  这个时候领头的接了电话,然后扒光了我的衣服,把我绑在了柱子上,没一会那个男人就来了,我刚求饶,他就说,你个骚屄,装什么烈女,你不是不让我肏吗?兄弟们,在这把她给我办了,每个人给我猛足了劲干,我看着谁能把她给我干费了。我给谁一万奖金,在她屄里射一次我给他一千,快点吧!我刚想闭眼等死,就听到一个凌厉的女声所到,行啊你都搞到这里了,原来是他老婆跟来了。

  他们立刻颤栗了起来,好像犯错的小学生一样,她老婆走过来给了他一个大耳光,然后骂走了他们,接着走到我面前,给了我几个耳光都把我扇懵了,我当然知道怎么回事,就哭着跟她说,我本来打算走了,只是她老公非要干我一炮。我不同意就把我绑来了,她笑了笑说,那你可还真可怜啊。一脚就把他鸡巴踹费了,你好有劲啊!我听完了,就明白了。

  我不再哭求她,跟她说我随你处置吧!她听完反倒是大笑,好那你就归我了,说完她让两个男人把我扛走。我也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只是看到屋内的装饰,感觉这应该是一个供他们休息的地方,我脖子上被套上了一个狗项圈,被很粗的铁链拴在床头,能活动的地方有限,那是一个很重的铁床,我根本不可能逃脱,我当时是全裸的身体,她没给我穿衣服,然后扔过来了一个狗食盆和一个便盆,对我说你以后就是我养的一条母狗了,好好学做狗。然后就是放了一大袋子狗粮,倒在盆子里面,让我像狗一样去趴着吃,像狗一样撒尿拉屎,还要这样趴着睡觉,她过来摸我的头还要学狗叫伸舌头舔她的手,而且她几乎每一天都要赏我一顿鞭子,打完了,就用酒精给我洗澡疼得我根本受不了,平时屁眼里塞着一个特制的肛塞尾巴,除非拉屎否则不能拿出来。还要像狗一样摇屁股。这样我被她折磨了一个月,开始是舔她的手,后来就是舔脚,舔屁眼了,后来甚至她刚刚大便完不会擦屁股,就让我来舔。她来的频率也变勤了,之后就是每天都要来,跟她一起绑走我的那两个男人应该是她的亲信手下都是练过的身上全是肌肉和伤疤。

  开始他们看着我给我洗澡,并没有碰我,后来那个女人就让他们两个对我随便做什么了。我也就成了他们两个的肉便器,她每天都要看一会他们两个一前一后插我的样子。不过,从那一次之后我们的关系就变了,他们还是照例来玩我,只是这一次那两个男人都受了伤,那个女人很着急的拿着药物和纱布给他治疗,外面有一些人要冲进来。他们刚要拿家伙儿对付,就冲进来一群人,把他们按住了,发现了我,当然急不可待的上来肏我。

  那个女人也被几个男人按住了,看来她也要和我一样,只是我求他们帮我解开,我可以给他们每个人玩。那个领头的就答应了,帮我解开,抱着我就要开干,我说那个女人折磨我很久,我要出气,那个领头的果然答应了,让人按住那个女人,让我去打她,我也照样狠狠的扇了她几个耳光,然后就是对着她的肚子狠踹几脚。

  本来到这里也就完事了,我还要了一把小刀要划了她的脸,刚刚拿到刀,我就迅速扎了按着她的两个男人,他们吃痛松开了她,然后立刻挟持住了那个领头的男人,让他们都放开。开始他们还不答应,只是很快就来了一大群人,有几个领头的男人应该是头目,过来打了圆场。她就放开了他,这事就算结束了。事后,我害怕她因为之前我打了她找我报复,就跪下任她处置,只是她笑着说,你个小婊子还挺勇敢,好了,你自由了。这段时间你把我们伺候的也挺舒服。以后可别在落在我们手里了。

  但是我当时担心那一伙人找我报复,就不想离开他们,就说自己只是想吃一顿饱饭,以后还是给你当母狗。她看明白了我的心思,就说那好,我跟她还有那两个男人一起去了酒店的包间,那次吃的真的是我吃过最好的一顿饭了,鱼翅,鲍鱼,还有好几道我没见过的菜。我一顿胡吃海喝,她问我我的情况,我如实说了。她有点心疼的摸着我的头,对我说早知道我就不为难你了,你以后就是我的妹妹了。谁敢欺负你,你就告诉我。然后问我还想要什么,我就说想要跟她。她也答应了,我也知道她的情况,她叫程玉琳,家里是武术世家,不过从她爷爷那代就败落了。她呢,从小学习武术,她爸曾经是省队的教练,她也进过省队只是没有再被选上。

  后来退役了,因为自己家还懂一些,外伤医治,跌打损伤,就开了一个中药铺,凭借她爸的人脉,又跟一些当地三教九流搭上关系,再然后就是在当地开了一家建筑公司。当然了,他家里可是不缺这些会拳脚能打的。

  之后她从家里到这里发展,碰上了现在的这个老公,他是当地的地头蛇,他们两个也没什么感情,就是为了利益结合了。平时只要玩的不过分就行,他之前也找过不少的女人,只不过像我次是把他弄伤了。他气不过要收拾我,她这个名义上的老婆也借机敲打他们一下,对我做的那些也是为了出气,让我不要怪她。我哪里敢啊,就这样我们先是成了姐妹,然后她又为我安排了一门亲事。就是跟那两个男人结婚,跟在她身边的那两个男人,是她爸爸的徒弟从小跟着学武,跟她也是从小长大的,不过都是把她当成姐姐看,也是她的贴身保镖。

  她问我想不想嫁给他们两个,我当时懵了,我一个人嫁给两个男人,她拍了我一下说,他们兄弟两个有什么都要平分,连女人也是,平时跟我出去玩。也是两个人玩一个小姐,这次跟你相处这么久。对你的身子有点感觉了,愿不愿意,当他们的老婆。我当时有点犹豫但是还是答应了,她笑了笑,不要怕妹妹,我还不是怕你被人欺负。这兄弟两个可以护住你。

  这两兄弟哥哥叫大虎,弟弟叫二虎。都是一等一的壮汉。身上那个腱子肉就不说了,就连鸡巴都是我见过最粗最长的。可惜我当时对于性爱并不那么喜欢,没有享受到性爱之美。我问她什么时候去登记结婚,和谁登记呢?她哈哈大笑,对我说妹妹你还真的当真了。我们江湖儿女,行事作风都是直来直去,快插快走的。不喜欢被束缚,你跟他们兄弟就这么过就行,我去给你们收拾一间屋子,给你们当新房。我小声说,这不就是炮友吗?她听完就一本正经的跟我说,不是的妹妹,这是让你有个安身的地方,以后要是碰上了你喜欢的人,你随时可以走。我们绝不强留,当然了,他们兄弟如果以后和其他人结婚。你也不要留恋啊。

  我答应了他们,没多久她就给我准备了新房,在一个废弃的厂房,原来的厂房搬迁,这里还没有拆迁,被他们承包了下来,但是一直没有动工,成了烂尾工程,说是之前的工程款一直没下来,他们就不动工跟他们耗着。因为附近都已经搬走了,这里除了他们安排的巡逻队外就没有别人了,给了我一个监督员的证件,让我可以随时来。这里的人都是大虎的手下,知道我是他们兄弟的女人都对我毕恭毕敬,我要什么都给我送来了。

  我当时跟他们兄弟住在一个临时搭建的一个板房里,说是专门给我搭的。而且里面还加了隔音,让我放开了叫床。那个时候我也是第一次,住那种板房本来以为很简陋,不过去了就喜欢上了,那里面好大,什么都有床沙发电视冰箱,里面还有热水可以洗澡。两个连在一起,中间是一道门,他们两兄弟一人一间,可以来回过。后面还有一个小房子就只有一张大床和衣柜,琳姐说是给我和他们兄弟办事用的。里面什么内衣都有还有很多的情趣用品,我说你这不是把我当成妓女了吗?她说你本来不就是吗?我和他们兄弟一起吃了顿饭,然后就去那间屋子里入洞房了。

  进去他们两个还拿了一坛子酒,我当时不知道是什么酒,他们两个一人一碗的喝了起来,然后让我也喝,我喝了两碗就受不了了。感觉脸上发烧,浑身燥热,开始脱衣服,他们兄弟看着我哈哈大笑,说这个是他们配的万鞭酒,用了好几种动物的鞭,再加上各种药材泡了几年,你几天算是有口福了,我当时就想刚快开始,他们兄弟却不急,一口一口的喝着,喝到一半了才脱光了衣服,我刚要去抱着他们。结果他们把我按在地上说先给他们吸吸鸡巴,他们的鸡巴都已挺起来变着一个铁棒对着我,我不知道怎么还有润滑吗?就吃了起来,我当时不会深喉所以没有完全吞下去,只是含住龟头和前段来回吮吸。他们拿着一碗酒,把鸡巴抽出来放进去泡一下,然后再拿出来让我吃,这让我呛得不行,但还是照做了,这样给他们吃完鸡巴我都要醉倒了,但是我的意识居然还清醒。

  他们把泡过他们鸡巴的那碗酒,让我喝下,我倒是之前听在KTV做陪的姐妹说过,那时候玩的客人,就有把尿撒在杯子里,然后倒上酒,谁敢干了这杯酒。谁就能拿一份外快,还有的小姐在哪给客人口的时候回用酒给客人鸡巴洗一下,去去骚味。我之前只给那个老板口过,他的鸡巴没什么味,跟我干过以后再口也没什么难闻的味道,所以我给人口从来就是直接含住来回嗦,不过这对兄弟身上和裤裆里倒是有些骚臭的味道。不过酒味压了一些,我是真不想喝他们这洗鸡巴水。只是由不得我了,他们直接掐着我的鼻子给我灌了两碗。我呛得快要吐出来,但是很快就不会感觉到了,因为我的身体发热下身也开始流水了。

  直接不管了,我一手一根鸡巴来回嘬了起来,他们的鸡巴我都不能完全吞入嘴里,都是含着前面的鸡巴头舌头来回舔着。我还没吃够,就被他们一前一后的拉起来夹在中间,我赶紧提臀撅腚,本来以为他们是一个入嘴一个入屄,没想到他们一碗酒倒在我的屁股上,二虎插进我的屄里已经让我有点胀痛了,大虎对着我的腚眼子一鸡巴捅进去了。那一下直接让我疼得清醒了,刚要大叫让他们停下,二虎就堵住了我的嘴。跟我猛亲,他亲完了大虎就扳过我的头接着亲。直到他们都射了出去才把我放开,我的下身已经没有感觉了,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了,那一次的大潮让我完全虚脱了。他们看我一动不动才打电话叫了琳姐过来,然后就是被琳姐骂了一顿,让我我住了一周医院,阴道屁眼都是撕裂伤,医生都不敢信这居然是被鸡巴弄的。我的屁眼半年才恢复但是不建议肛交了。之后我每天就是来往他们的房间,给他们口或者撸。因为琳姐罚他们不让他们再碰我的屄和屁眼。

  不过这种日子就持续了一年左右,我就跟他们分开了,原因也简单,他们去了别的城市做工程,那里的开发商送给他们不少女人,他们也就不用我了。然后我就跟着琳姐,她把公司交给了大虎小虎兄弟,自己就回家经营自己的中药铺,我跟着她学了一些中药知识。她跟那个男人离了婚,分了一笔钱和一套房子,现在就是打发时间罢了。她也找过一些鸭子用。不过还是没有什么意思,后来跟我做了一对女同,其实就是两个寂寞的女人互相安慰罢了。给她舔屄舔屁眼,我早就习惯了,现在只不过是互相69,多了一根双头鸡巴互相通。后来感觉这个也没有意思,我们就开始玩SM,本来她就耍的一手好鞭法。之前打的我死去活来,不过她说她打我根本没用力气,否则我挨两次鞭子就没命了。

  我当然不信,但是她跟我展示了她的鞭法,这下我彻底服了,一个麻袋装满砖头,她几鞭子下去,里面的砖头就算没碎了也掉了渣。另一个麻袋装满海绵,一顿打下去,麻袋都要裂开了,里面的海绵上一点印子都没有。她说这就是她的特殊鞭法,一种打了看的不严重但是伤了内在的筋肉,不及时治疗绝对会落下残疾,另一种是把表面打的血肉模糊,但是里面没事,用上她特制的草药敷一下就会长好。我当时就表示要学习这种功夫,但是琳姐说我身体太娇弱,说我受不了。但是我直接跪下给她磕头拜师,她也就勉强答应,但是要我跟着他一起训练一个月,达到她的标准才可以教我。

  那一个月堪称我人生中最艰难的一个月,可不是你们那种去健身房保持身材的那种。每天早中晚都要绑上沙袋去跑步,必须跑到自己躺倒站不起来才行。训练自己挥臂甩鞭,两条胳膊下面都要吊着一个沙袋,开始只能用铁棍练。这么练到自己能够做到灵活挥动铁棒,然后再换木棒,最后是甩铁索,最后才是马鞭,然后是长鞭。我每天都是练到虚脱昏倒才行,然后再被她背回房间。被她喂了点水醒过来就要给她舔屄,她说可以免费教我功夫,但是需要我每天把她舔到高潮。可是我太累了,经常舔着舔着就睡着了,头埋在她的两腿之间,嘴贴着她的屄。也许是看我太累了,她把条件改了,改成我让她玩我的身体,然后每晚就是她跟我在床上舔屄,用手给我扣屄。我累的不行任由她来,只是每次都被弄到高潮喷水才行。这样导致我后来性冷淡,跟那些男人肏屄一点感觉没有。

  也许是因为她玩我玩的爽,我学不到半年就可练习鞭法了。开始我不会甩弄鞭子,不是打到自己,就缠绕在一起。她教我要把鞭子当成自己身体的一部分,我还是不会。她就让我脱光了,一下子把鞭子把塞进我的屄里,不让我拿出来,然后这样拖着睡觉走路,开始根本受不了。只不过后来习惯了。学会了甩鞭子,就要开始打了。那些木桩都打坏了,就换成棉花套子,但是我根本掌握不了力度每次都打坏了。她倒是担心,说我现在力道已经可以了,掌握力度就可以了。至于怎么掌握,她带我到了药房后面熬药的地方那一个大木桶就在那里放着装满水,她拿了一个药包扔进去然后下面点火加热。然后脱光了衣服进去泡着,她让我也进去泡着。我感觉这个药浴让我的身体肌肤都变好了。她在里面亲着我扣着我的屄说,小骚货,你现在就差一步了,现在你既然掌握不好力度,那我只能让你自己感觉了。

  之后她就在这个浴桶里跟我搞了一炮,我在里面直接失禁了,正当我享受高潮的余韵时。她把我拽了出来,带我到了地下室。跟之前被囚禁一样,我被她关了起来,她每天都要打我一顿鞭子,然后让我同样打她一顿要求跟她打的力度方式一样,我开始不敢打的狠,然后就被她加大力度抽了,我如果打的狠了,那也会被打。每次打完了,她就带我去一起泡药浴。身上的鞭痕也都很快恢复了。我不知道被关了多久,直到她说我合格了才被放出来。我才知道已经过了一年多了,大虎二虎兄弟因为行贿和聚众斗殴,非法经营被判了。财产公司也都没了,琳姐虽然没有牵连但是也被调查了,动用了很多关系和钱,才被免于起诉。不过她的家产算是都没了。

  她又教了我一些拳法和防身术,然后就要送我离开了。我开始不想做但是她说她现在很危险了,之前她们家的那些竞争对手和仇家都盯上她了,她需要走很久,不知道会不会回来。我虽然不舍得但是也要离开了,临走的时候她跟我搞了一整夜,最后我们两个亲着亲着互相舔对方的眼泪。我们不知道应该算什么关系。

  我跟她这一别之后再无消息,她的鞭子送给了我。我之后就用这根鞭子,在m圈里闯出了名气。我后来不断练习改进自己的鞭法,成了一个抖S女王,后来就是被林天一招募到了俱乐部。因为我自身吸引很多客人,所以他和我是合作伙伴的关系,但是我这样的女S也并不缺少。他对我只是表面客气,其实他也想要找人取代我,只是没有机会罢了。

  听陈硕说完她的经历我终于理解了,为什么她对林天一是那个态度,为什么她平时从来不接客,那些男人要肏她,她也不反对。她对于性爱应该已经没有感觉了。但是她跟唐丽嫣这样的女同还不太一样,她好像是泛性恋。她的身条也是这么练出来的,之前没有碰过她,刚才摸了她的屁股,手感是真的好啊,那么有弹性,虽然不大但是摸起来绝对是个上品,不知道肏起来什么感觉,这个时候我居然还在想这个事情,茉莉姐在一旁哭的都快要昏厥了,说是自己害了陈硕,我刚想要安慰她,林天一突然闯了进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