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笔趣阁H小说 > 在敌对国包养小三是外交官的专属福利! > 【在敌对国包养小三是外交官的专属福利!】(13)

【在敌对国包养小三是外交官的专属福利!】(13)

热门推荐:
作者:士师志望
2024/02/11

 第十三章【败露(下)】

  ——过去了多久?

  从身体的感觉上,维持这个双手反绑、跪倒在床上任人玩弄的姿势,想必早已经超过一个小时……甚至接近两个小时都是有可能的。

  但是不。

  基于过去几次接受拷问play时的经验,我自己的理性可以很清楚地明白:倘若这个时候自己转头看一下钟表记载的真实时刻,就会惊讶地发现,其实现在恐怕只过去了10分钟不到。

  荻野的手指上有魔法。一种能够减缓体感时间流逝的魔法。

  还记得第一次在意识清醒的状态下跟荻野共度春宵时,自己呈大字型仰躺在酒店套房的床上,甚至产生了一种『莫非这个夜晚永远不会结束?』的幻觉。

  精致高超的技巧、还有繁复多变的手法,让原本早就应该体会到过量快乐陷入不感状态的身体,一次又一次地被唤醒新的感触。

  一处敏感带经过彻底地开发、蹂躏之后,马上又会切换到下一处新的敏感带重新开始。首先是下体,然后是乳头、口腔、会阴、淋巴、耳洞、后庭……从头到脚的弱点,仿佛在荻野的眼中完全透明一般,被一个接一个地带到濒临高潮的地方,然后精准地停在了只差一步的位置。

  肉棒前端忍不住滴出透明的先走汁、睾丸也开始收缩、马上就可以喷出精液前的那一刻……荻野却按住了输精管对我进行寸止。无视了我渴望发射的乞求,笑吟吟地往龟头前端的尿道口处吹了一口气,然后把下体就这么晾在一边,手也移向了我的胸前;

  没过多久,乳头也在左右两边的同步逗弄下勃起胀大,下方连接的神经都开始隐隐地一跳一跳的了……而荻野又一次在关键时刻选择寸止。用膝枕的姿势把我脑袋放在她的腿上,然后将手伸进我因为神志恍惚而半开的口中,强行握着我的下巴让我张开了嘴;

  接着是宛如口腔被侵犯一样浓密的法式深吻,在呼吸几乎都要被荻野夺走,不知道咽下去多少唾液后……这次则换成了自己的舌头遭到寸止。即使我从未想象过有一天这里也能如性器般濒临高潮,但还是在预感到下颌神经处“有什么东西要来了”的前一刻被停了下来;

  而荻野则是毫不在意地从我的头顶上跨了过去,重新坐回了我的两腿之间开始按摩会阴。快感的巅峰很快到来……而跟之前一样,同样在高潮前被寸止了。大腿因为肌肉收缩反应本能地想要合拢,却被荻野用不容反抗的力道重新推开,摆成羞耻的开脚姿势。

  ——就这样,每当我感觉到一个地方已经被快感彻底填充、马上就要满溢出来之后,荻野就会立刻放下那里,转向另一个新的地方倾倒快感。

  而等到全身上下,每一处神经都被寸止过一次之后,最早抵达极限的下体,则已经逐渐消退下来了些许,重新腾出几分可以被注入快乐的空隙。于是荻野又会从那里开始,把刚刚的循环重头再来过一轮。

  灵巧的手指,仿佛化身引导整个管弦乐队的指挥棒一般,有条不紊地依次让我身上的每一个器官都化作性感带、再依次把每一个性感带的快感计量槽都维持在了火山爆发前的上限。而我自己,也像任人演奏的乐器似的,在荻野的手下发出一阵阵夹杂着求饶与告白的呻吟声。

  我并非一个没有熬过夜的人。相反,因为工作需要,从以前起自己就经常通宵。

  可在那个似乎永无止境的快乐地狱中,我无数次地在生物钟认为『再怎么说也应该天亮了吧』时扭头看向窗外,却只能看到依然一片漆黑的夜幕。

  那种倒错感,仿佛是连时间本身,都被身旁这个无所不能的小恶魔暂停,将自己囚禁在了这个永恒的牢笼里面……

  最后,那个晚上以荻野在我的耳边,悄悄说了一句自己已经记不得是什么话为开关、引发了从大脑颅内高潮诱爆的、全身性感带的同时连锁绝顶而告终。等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终于照在我脸上时,自己只觉得仿佛已经活完一辈子的时光、又重新获得了一段新的生命。

  也正是那个晚上,荻野让我知道了:原来用浓密的信息量占据了浑身上下的每一个感受器后,可以把人的体感时间拉慢到这种地步。仿佛让自己都找回了孩提年代的时间感觉——不过区区8个小时,就可以如此地漫长。

  「喂~干爹,意识又飞走了么?」

  直到现在。荻野不无讥诮的一声呼唤,才把我的神智勾回到了此刻的现实世界:

  自己正身在『传统文化同好会』的地下部室里,跪伏在床上,被荻野从后面像为家畜挤奶一样握住已经完全勃起肉茎,接受她甘美而又令人闷绝的惩罚。

  「——呼、啊…啊啊!唔嗯嗯嗯嗯……!」

  意识回归后,跟着追过来的则是强烈的舒爽感。下半身几乎已经失去了其他知觉,只有两腿之间的那一块区域还在忠实地执行向大脑发送快乐信号的指令。

  「荻野、求求你……咕嗯!我知道了——我知道错、了…嗯噢噢~!我也会帮忙的!交换生名额的事情…我保证会安排妥当的!所、所以——!!」

  「不对喔……噗?干爹被握住肉棒后,智商真的降低得很明显吶~」

  玉葱般的手指,就像五条各自拥有生命的小蛇一般,在握住竿部上下撸动的同时,也能分别沿着不同的轨迹对下体施加额外的刺激。

  「早就不是区区一个『交换生名额』的问题啦。现在是因为干爹在play耍小聪明,浪费了宝贵的『背德感』才惩罚干爹的~~」

  「唔、咕…呜噢噢噢!对不起……对不起!哈啊啊……但是、那个时候,我是真的害怕——」

  「嗯嗯~人家知道噢。干爹是害怕真的害了李叔叔这个重要的朋友,所以才在小叶面前留了一手的嘛?没关系噢,人家能理解干爹的难处~~也正是因为理解,所以才找了【Plan B】来帮小叶解决问题呀~这都是为了不给干爹添麻烦呢?」

  「但是、喔嗯嗯!但是…!」

  「毕竟干爹不想真的『背叛』嘛~?作为一个无可救药的M,干爹只想在幻想中模拟『背叛』的快乐,但现实中还是要划定清晰的底线的,对不对?既然如此,那些真的会对现实有影响的事情,就只好找【Plan B】来代劳咯~~」

  完全没有给我犹豫的空档,荻野双手合十,用祈祷的姿势握住我的下体,加快了动作。不安分的小蛇数量,一下子从五条增加到了十条。而会不时被快感啃咬到的区域,也从肉茎本身扩展到了睾丸、会阴、乃至大腿内侧。

  「而且干爹放心~?人家对干爹可是一心一意的~?就像之前答应过那样,这些直接身体接触的诱惑,都是只对干爹一个人做过的哟?所以~人家完全没有过想要利用【Plan B】,故意让干爹吃醋、进而强行逼迫干爹屈服之类的想法~??」

  「这…啊?可是…唔噢嗯!咕喔喔——」

  「那种庸俗的手段,人家才不会用呢~?煽动嫉妒心来威胁干爹,哪怕最后干爹低头帮了人家这一次,心里也会留下芥蒂的嘛??嘻嘻~?毕竟干爹也没有绿奴的性癖、而人家想要跟干爹保持很长~~久的关系?是不会让干爹在堕落的过程中,感到哪怕一丝一毫的不愉快的噢~」

  话音落下,荻野甚至还不忘用脸颊蹭了蹭在双手爱抚下早已颤抖不止的肉棒。

  虽然因为姿势的原因,看不到身后荻野此时的表情。但是仅从那甜美婉转的尾音中,就几乎可以想象她像撒娇的小奶猫一样无辜的动作,以及那令人无法怀疑的清澈眼神。

  「更何况~人家喜欢干爹的心意也是真的?作为最听干爹话的乖女儿……未经监护人的允许~又怎么可能随便跟那些外面的人来往嘛、对不对~?」

  「——喔喔、唔咕!咕哈…哈啊啊…那既然如此!啊嘤嘤…既然如此,那个【Plan B】……」

  「嘻嘻?怎么?干爹……还是会好奇人家跟【Plan B】的关系?」

  「这……唔嗯嗯!咕…如果可以、的话……呜嗯嗯!」

  「当然可以~干爹检查女儿的交际信息,也是理所应当的权力嘛?嘿嘿、怎么说呢…应该算是机缘巧合吧~人家偶然得到了一份可以威胁【Plan B】的把柄、于是就用它强迫【Plan B】帮人家做事咯~?」

  水润剔透的两瓣樱唇凑在里筋的边上,在绝对不会触碰到龟头的至近距离轻轻吹出一口气。温柔的微风拂过冠状沟,使得大腿内侧的肌肉都因为被快感挑动而收紧。

  「跟重要的干爹不同,像是【Plan B】那种即开即用的便利道具~?人家可一点都不会考虑长远发展、而是会毫不留情地直接用『胁迫』的手段逼那个人听话?这样讲…干爹应该也更放心了吧~?」

  「呜…所以、唔噢噢——所以!所以荻野…你说的『胁迫』……」

  「啊~?还是说刚好相反~?因为用了这种说法,反而让干爹对于『胁迫』的具体方式产生了更多遐想、因此还更吃醋了?呵呵……?既然如此~!干脆让干爹实际看一下就明白了吧~??」

  说完,荻野还不等我反应,就松开了逗弄着我下体的一只手,从百褶裙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大概是遥控器一样的电子设备。

  轻轻按了几下按键之后,一个正好是伏倒在床上的我抬头就能看到方向的显示器,一下子亮了起来。

  「这个地方…干爹应该很熟悉吧~?」

  显示器里的影像,是那种典型的监视摄像头录像的画面。而且从视角上来看,毫无疑问是从房间墙角的隐蔽处偷拍的。

  而在半拍之后,我才意识到:被这个摄像头偷拍的房间不是别处——正是自己每天在大使馆里使用的办公室!墙上曾经悬挂过全家福的地方,还能看到照片被摘下来之后裸露在那里的一颗孤零零的钉子。

  「这…这是、是什么时候——」

  「干爹先别急嘛?等一下人家也全都会慢慢跟您解释的~」

  作为大使馆里高级官员的办公室,居然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被安装了摄像头。这种严重的安全事故,一瞬间强行换回了我的理智……

  可荻野只是把操作完遥控器的手重新放回我的股间、开始重复之前的动作,就已经足以让我乖乖地闭上嘴,只能咬紧牙关闷哼着抵御新一波快感的冲击。

  「——咕嗯!唔…呜呜呜!!」

  「啊~?差不多是这个位置了,快要开始了喔~」

  录像的画面维持了一段时间空无一人的办公室之后,突然响起了一声开门的声音。

  接着走进画面的,是一双穿着棕茶色学生小皮鞋、还有被深绀色长袜包裹着的修长小腿。虽然因为经过的位置非常靠近镜头,以至于无法看到小腿以上的部分。但是我已经无数次地,或低头、或俯身、或跪下时…看过这个景象了……

  毫无疑问,那是荻野的双腿。

  而在视频中的荻野带着轻快调皮的步伐,经过摄像头的取景范围之后,显示屏里却并没有传来顺手关门的声音。没过几秒,又出现了另一个人,也跟着荻野进了我的办公室。

  男式的皮鞋、还有西裤,在大使馆里再常见不过的打扮。带着微微颤抖的膝盖,仿佛是被荻野牵引着项圈上的绳子一样走了进来。再然后,便是办公室的门被关上、以及反锁的声音。

  (果然……是这样吗……)

  当视频拍到了那个男人之后,我似乎能听到自己的心被撕裂时的声音。

  虽然在最开始荻野提起【Plan B】的存在时,自己的脑海中就已经闪过了类似的担忧。不过内心始终还是有某个角落,在期待着有不一样的结果。

  尤其是刚刚,荻野亲口说出的『不会利用【Plan B】来让自己吃醋』,几乎已经让自己要把悬着的心放下来了……可到头来、结果却还是荻野使用了自己的美貌,制造出某人的把柄,再利用这个录像来『胁迫』他就范了吧……

  ——我是知道的。

  是我没有办法、真的为了荻野做出背叛朋友的行为。所以我理应承受这种惩罚,眼睁睁地看着荻野把手伸向那个能够真的为她所用的人。

  对,我知道的。只是……即使如此!即使我的心中,可能早已接受了当自己不再具有利用价值时,大概率会被荻野抛弃的事实。但这种先给我希望、再让我亲眼看到绝望的事实也太过分了吧…再说了!哪怕真的要做这种事情,也没有必要专门跑到我的办公室里来做——

  「噗~干爹您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因为预感到其他男人的存在,竟然在荻野手上也稍微缩小了几分的肉棒前端,冷不丁地传来一股与手指不同的湿润触感。等反应过来之后,才意识到是荻野伸出了舌头,轻轻往龟头上勾了一下。

  「嘻……视频里的这个男人…?明明就是干爹您自己啦~~」

  「——诶?」

  原本已经近乎肝肠寸断的情绪,突然听到了把自己从噩梦中叫醒的福音。

  大脑还没来得及整理清楚思绪,摄像头记录下来的视频里,两人就已经通过了近景的距离,绕了一圈又重新回到了远景的办公桌处。

  而定睛一看,画面中的我正一脸恍惚地,被荻野推倒在办公桌上,隔着裤子上下抚动着两腿间明显的凸起。

  「啊~啊~~?原来干爹都忘了呀,好失望呢~?人家可以把每一次跟干爹做色色事情的过程,都记得一清二楚的唷~?」

  「不…不是!我、唔噢…咕!呜嘤嘤嘤嘤~~!!」

  与画面中的香艳场景开始同步,自己的下半身也重新回到了能够接收快感的状态。

  看到这里我才完全回忆起来:那天确实是自己,在跟荻野尝试『模拟审问Play』。虽然从角色扮演的角度,是以荻野想要用快感从我口中套取重要情报为设定。不过最终会问的,其实也都是一些无伤大雅的信息……

  只不过,因为每次做类似主题的拷问Play时,荻野都会坚持加入一些类似催眠的情境导入。因此事后往往也会更容易有些记忆模糊,这才没能在刚看到视频时第一时间想起来。

  「那个、唔…我、我不是忘了…!是因为——」

  「嘿嘿~开玩笑的啦?毕竟人家虽然始终都是保持清醒的,但干爹每次到最后都会被玩得神魂颠倒、偶尔还会射到意识中断嘛……不如说,也是人家有意让干爹更容易记不得的?这样子,各种意义上才更方便呢~」

  俏皮地笑了笑之后,荻野也放缓了方才作势要惩罚我的高速龟头责。股间传来的快感也随之变得舒缓而温柔,我也总算有了能重新调整呼吸、开口说话的余力。

  「可是……唔、呜嗯——这、荻野你不是说、这是你…用来『胁迫』那个…【Plan B】的把柄吗……为什么,是跟我、唔——跟我『那个』的…视频?」

  「嗯?干爹还没明白么~?都说了人家不会跟干爹以外的男性做那种事、更不会用这种低级的手段来逼迫干爹呀~~」

  荻野重新操作遥控器,把显示屏里的影片播放速度调快了几倍。然后开始像安抚小孩子一样,用掌心轻柔的抚摸睾丸与肉茎下侧。

  一度几乎因为嫉妒而发狂、甚至出了一身冷汗的自己,也在荻野体贴的抚慰下逐渐找回了体温。

  看着加速播放的视频里、自己因为快感而扭动得愈发滑稽与扭曲。刚刚自己脑海里那些最坏的揣测回想起来,也平添了几分好像是自己冤枉了荻野一样的愧疚。

  而或许也正是因为有了一次被几乎彻底摧毁,又一瞬间重新被复活的过程。反而也让自己对荻野的信任与依赖,像是骨折康复后一样愈发坚固。再次开始变得燥热的身体,甚至要远远超过一开始欲火焚身时的程度。

  「所以说,干爹从一开始就弄反了啦~?」

  一段快进结束后,荻野重新恢复了视频正常的播放速度。

  屏幕里面的我盛大地发射出来后、躺在办公桌上喘了好久的粗气,才让荻野微笑着把自己扶起来。

  用熟练的事后口交把肉棒上面残留的精液清洁干净、甚至把飞溅到大腿内侧的白浊也舔进嘴里,荻野喉头微动,消灭了刚刚这间办公室里所有不轨的证据。

  接着,她无缝切换回了私人秘书的立场,为我穿上裤子打好领带,翻开日程表指了一下时间,向我挥了挥手把我送出了办公室。

  画面中的我带着一脸被抽空了的茫然表情,离开了镜头的范围。我记得,那之后应该是有一场内部调查会议要参加,所以我特意没有带上荻野一起出席。

  办公室的门再一次被关上,荻野似乎也有些百无聊赖地,靠坐在我的办公椅里,顺带把双脚毫不客气地翘在了桌面上。虽然是十分失礼的动作,不过想必她也很清楚,哪怕这间办公室的主人还在房间,也绝不会对此提出一丁点的抗议……

  ——而就在这时,荻野的目光突然看向了画面外的我。

  不,与其说是看向我,不如说是她的目光停在了这个隐藏摄像机被安装的位置。

  似乎是发现了什么般,荻野的先是表情一凝,然后转瞬又勾起嘴角冷笑了一下。她从座椅上翻身跳起,带着优雅的步伐直接从办公桌上踩了过来。带着毫不躲闪的目光直视着房间里的偷窥者,走到了摄像机的正前方蹲了下来。

  而在镜头即将捕捉到短裙下的春光前一刹那,荻野把手伸向了镜头后侧。紧接着,画面就陷入了一片漆黑——

  「这…难道……」

  「当然~?干爹在心里把人家当成什么人了?人家怎么可能,在亲爱的干爹办公室里偷偷安装监控设备了~~?」

  稍稍停顿之后,荻野完全松开了紧密包裹着我下体的双手。前列腺液在空中画出一道漂亮的银桥,不过荻野只是毫不介意地把它吹断,然后转身绕到了我的身边。

  早已经被榨到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的下半身,终于在失去支撑后重重地摔在床上。原本还差着半分火候的肉棒,感受到床垫反弹回来的压力,竟然刚好卡在了0.1的寸止位置。

  「这个……?是我那天在干爹办公室里找到的~~??」

  荻野带着轻松的语气,把一个伪装成插座转换器的电子元件丢在了我的面前。而在看到那个反射着暗光的微型镜头时,饶是性欲已经濒临爆发的我,也因为紧张而一下子被拉回了现实。

  「……所以、所以我们,被……被拍到了……!?」

  「嗯~?不过还好,因为大使馆里有电波防控,所以这款摄影机是不能把拍摄到的内容上传到网上的型号。刚刚的视频,也是储存在微型记忆卡里的~?」

  「呼……还好、还好多亏了荻野你提前发现了这个摄像头!要是、这种视频落在了其他人的手上,后果真的不堪设想…………而且、到底是谁做的这种事情——!」

  「对呀~?在安检严格的大使馆里,到底是谁~又是为了什么…要在干爹的办公室里安装针孔摄像机呢…」

  看着面色越来越沉重的我,荻野却满是轻松的语气,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为了保护干爹的工作、还有家庭?人家就花了半天,顺藤摸瓜找到了那个真犯人——啊、对了~?就是干爹跟小叶用催情电极玩得很开心的那段时间、人家可是一个人在辛辛苦苦地抓偷窥犯呢~~真是的??」

  「咦…!?所以……荻野,你已经找到是谁做的了!?」

  「嗯嗯~这种设备的销售渠道很单一,有门路的话还是很容易反查的?虽然具体是谁还不能告诉干爹……不过没错?那个人就是现在的【Plan B】啦~~」

  「等…等一下!也就是说……!」

  「对~?人家拿来『胁迫』那个人帮忙的把柄,不是用在干爹身上的快乐与肉欲……而是单纯的,那个人违反保密法的『犯罪证据』而已~~?」

  一只手扳住另一边胳膊的肘部、尽情地舒展了一番自己的身体后,荻野没有再蹲下来,而是踱步到了我的面前。

  双手被反绑,整个人都趴在床上动弹不得的我,只能抬头看到荻野的双腿。不知道这是不是她刻意为之,此时我的视角与刚刚偷拍视频的开头几乎一模一样……

  唯一的不同,就是现在的荻野穿得是校服搭配的象牙白色过膝袜。里面仿佛能依稀看到一点点奶白色的肌肤,更为眼前的这一幕增添了几分隔着屏幕感受不到的真实感。

  「啊……哈啊、啊啊……啊唔!总之……那、太好了……」

  「嘿嘿~?知道了人家没有跟别人亲热,就这么开心么~?明明……干爹自己,还是背着老婆跟人家出轨来着的~~??」

  「呜呜!这、这个……!」

  「啊~抱歉抱歉?人家说错了……明明干爹跟人家,也是非常健康、非常安全的~养父与养女之间的关系??所以才不是出轨噢~只是正常地与干女儿之间亲热一下嘛~~?」

  带着无辜的嗓音,替我罗列着不成理由的借口。虽然知道是自欺欺人,但在尝过那份毒药般的甜美果实之后,自己早已经无法再对这段危险的关系说『不』了。

  「不过可别忘咯——尽管【Plan B】对于干爹而言,并不构成有可能夺走人家的『威胁』~?但是,在其他的方面,那个人可依然是干爹的一个『威胁』呢~」

  「咕…唔、嗯……对、我的…?」

  「在干爹每天工作的大使馆里,而且还是最近正在对泄密问题进行内部调查的敏感时期……有这么一个人,在干爹您的办公室里设置了隐藏摄像头~?不管怎么想、这都是毫无疑问的敌意对不对?」

  头顶上方,传来由天使亲自送达的圣喻,大脑就像虔诚的信徒对待天启一般毫无保留。

  「李叔叔是干爹的『朋友』,所以干爹不想害他是很正常的?但是……【Plan B】可是搞不好会危及干爹自己的『敌人』~就于这样的人,就没必要再有什么顾忌了吧???」

  「……」

  「想象一下,如果像【Plan B】那种可恶的家伙…真的搞到了刚刚的视频。肯定会一口咬定——干爹是背叛了妻子和家庭,跟外国的女学生秘书出轨偷情的失格外交官??」

  一边说着,荻野一边在我眼前抬起了一只脚。袜子的足尖部分似乎比其他位置更厚一些,但是从脚趾撑开的空隙看上去,依然能隐约瞧见天花板的水晶吊灯洒下来的明亮光线。

  「明明~?人家跟干爹两个人,完全就是清清白白的关系?明明这种程度的肌肤之亲、普通的父女之间也都会做的~~?」

  带着毫无戏谑的真诚语气说完这句话之后,荻野忍俊不禁地轻笑了一声——

  然后那悬在半空中,被白色长袜包裹着的足底,狠狠地踩在了我的头上。

  「唔嗯嗯——咕呜!呜嘤嘤……咕唔嗯…!」

  「干爹也这么觉得吧~?这种事情很正常、很健全~?如果是干爹的『朋友』,当然也会理解干爹的;但是……对于想要威胁到这份宝贵日常的『敌人』~?想必干爹、肯定不会对他们心慈手软的~??」

  荻野狠狠踩住了我的后脑勺,甚至还用力碾压着左右转了两圈。屈服的快感自然地从心底升起,连带着始终没有软下去的肉棒,开始滑稽地前后蠢动。

  而与此同时,自己的脸也被压在了床垫上。失去了视觉信息之后,脑海中反而徒然想起了一件之前的事情——

  在那一次,时间被仿佛无限地拉长、全身被轮流寸止的漫长夜晚结束之后…我曾经控制不住担忧,问过荻野一句:

  「像这样子,一晚上尝遍了全身的快感……以后我是不是再也无法体会,比今天更强的幸福了…?」

  听到我的疑问,荻野先愣了一下,然后『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哈哈哈哈~?干爹您别傻了~~~???」

  那是将未来几十步都已经计算清楚了的、一切都在掌控之中的天才棋士般的目光。晶莹澄澈的眼波中,透露着饱含十足自信的笑意。

  「全身的开发才不是结束,只是刚刚开始而已——等把干爹您的欲望全部解放出来之后,人家会再一缕一缕地慢慢收紧它们?到时候的感觉…就会好像是把今天分散在您身体上每一处的快感,全都汇聚在一个点上那么爽~??」

  「咕咽……所、所以…」

  「所以只要跟人家在一起,干爹迟早会尝到的:那些束缚着您的枷锁,才能给您带来最大的快乐?至于现在这些…哼哼~充其量,也不过只是『播种』阶段罢了……」

  ……回忆到这里之后,唐突地就被打断了。

  说起来,就像之前荻野也提到过的那样……我经常会失去在荻野手上射精之后那一段时间的记忆。

  无论是全身被彻夜寸止的那一次、还是视频中被审问调教的那一次。亦或是之前,在办公室、在餐厅中的那一次次。几乎每一次都是,在射精之后的那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自己的记忆总是很容易变得暧昧而朦胧。

  甚至就包括现在,身体似乎已经本能地意识到:这一次、自己也即将忘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

  脑后传来的踩踏感逐渐变强,逐渐压上来的荻野的体重,似乎蕴含着某种不容违抗的、命令性的信号。

  信号从大脑出发,经过脊椎传递给两腿之间已经准备就绪的生殖器。下体抽动了一下,似乎代表它接收到了命令。而紧跟着,一直忍耐到现在的精关也失去了继续抵抗的意志。

  明明没有任何一个性感带被刺激到。

  哪怕是全身寸止的那个晚上,脑后也仅仅是被荻野充满爱怜地抚摸了一段时间而已。

  但即便如此,即便只是脑袋被荻野踩着的这一事实存在,被绑住双手动弹不得的身体就犹如接受到什么指令一般,把积攒许久的精液肆意地喷射在了床单上。

  「很帅哟?干爹被人家踩着头的空气做爱…噗?真的的特别、特别地帅气吶~~」

  头顶上方传来的浅笑、与什么东西的按钮被『滴』地一下启动的声音,成为了这一部分记忆最后的片段——

  …………

  ……

  大约二十分钟后。

  我在传统文化同好会的活动室里跟荻野道别,如约出现在了圣华女子学园高中部的学生会室里。

  虽然按照事前得到的通知,今天准备要跟学生会成员们商量的,是关于学园祭演讲的具体事宜。不过高中部的学生会长——在原真央却在我开口之前先制止了我。

  梳着侧单马尾,长相颇具古风中性美的在原,眉宇间有一股不属于高三学生的英气。她一言不发,只是挥了挥手,站在旁边的一个深棕色卷发的高个子女生,就从一个信封里掏出了几枚照片,摆在了我的面前。

  「——郑先生,我不喜欢兜圈子。」

  在原真央面开口,嘴里说的却不是S国的语言,而是十分标准的M国话。

  「我希望您能帮我,在学园祭那天让荻野杏子退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