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笔趣阁H小说 > 淫徒修仙转 > 【淫徒修仙传】4.8 -- 不死不休的追杀

【淫徒修仙传】4.8 -- 不死不休的追杀

热门推荐:
作者:千年老五
2024/02/11

  第四卷 真假淫帅

  4.8 -- 不死不休的追杀

  「啥?」 洞天内外的两个女人都是同时一愣。。。

  我点了点头,「我亲爱的圣女,我要向主忏悔!」

  「好。。。好吧。。。 你先去教堂,我随后就到。」

  显然,我这完全不着边际的要求,完全出乎了女人的意料。我躬身行了一个 骑士礼,退出了阿丽娜的「闺房」。顺着碎石小路,我从后院缓步向老旧的教堂 走去,随口问道:「雅儿,你觉不觉得阿丽娜已经认出了我?」

  「嗯,你还不算太笨。。。」

  「破绽这么明显么?」

  「你的伪装还可以,至于破绽么。。。你自己再好好想想。。。呵呵」 雅 儿手背轻捂着小嘴,随意的打了个哈欠。。。

  我皱着眉头,很快的走进了教堂,里面竟然一个人也没有,不知道平日里和 叶无尘一起的那几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都去了哪里,木质结构的老旧教堂在昏暗 的灯火下,显得有些压抑。我面对着三米高十字架,随意的坐下,静静的等着阿 丽娜。。。

  此时,叶无尘那里也难得的安静了下来,他此刻正温柔的为特纯索娃清洗着 身体,双眼里全是怜惜。。。特纯索娃迷惑的看着这个突然变得无比温柔的男人 ,紧咬着红唇,眼泪混着水流,默默抚摸着颤抖的娇躯,只是眼神像是生无可恋 一般,失去了所有的光彩,就如同一个机械娃娃一般,任凭叶无尘随意的摆弄。 。。

  似乎是清洗完毕,叶无尘满意的拍了拍女人的屁股,让特纯索娃面对玻璃墙 站好,双臂高举,上身前倾,纤细的腰肢随之向下轻轻塌陷,更衬着那一对圆滚 的娇臀,被水流冲洗后,白白嫩嫩的闪闪发光。。。

  「啪」的一声,叶无尘的大手狠狠的拍了下去,一道殷红的手印,就这样印 在了颤抖的娇臀上,接着就是第二下,第三下。。。很快,雪白的肥臀高高的肿 起,彻底变成了血红。。。特纯索娃再次疯狂的叫了起来,叶无尘怒起的阳根, 又一次撑开了窄小的的菊门,长驱直入,一插到底。。。刚刚愈合的伤口瞬间再 次崩裂,两行血水,就像泪珠一般,顺着修长的双腿无力的滑落。。。一对饱满 的娇乳,紧紧的拿捏在叶无尘的一双大手里,只有一对粉红的乳头,奋力的从指 缝中逃了出来,无力的哭泣着。。。

  我摇了摇头,深吸了一口气,知道叶无尘的第二波淫辱已经开始了,心里有 些无奈,而这时不远处钟楼的大钟无情的响了三下,划破了小镇寂静的夜空,金 黄色的残月,此时却是刚上中天。。。

  才夜半三点么? 这个夜还真长。。。我心里想着,一身黑色嬷嬷服的阿丽 娜缓缓的走了过来,一头金发都藏在了黑色的头巾之后,娇小的身躯在躲在宽大 的黑袍里,似乎在诱惑着我,将那黑袍一把撤下,一探里面的究竟。。。

  阿丽娜坐在不远处的木台上,背后正是那三米高的十字架,微微一笑:「说 吧,你要忏悔什么?」

  「难道不去专用的忏悔小黑屋么?」 我故意将小黑屋三个字加重了一下。 。。

  「不用,教堂里的教徒,不是受伤去医院医治了,就是就被我派出去清扫战 场了。流浪汉们都去喝酒了,今夜劫后余生,酒水免费。。。所以整个教堂,现 在只有你和我。。。」

  心里想着那日在魔都大教堂,我就是在十字架的见证下,在教堂地下的密室 ,借着阴阳图阵,淫灵化作我的虚影,扯下了她的白裙,植入了一个被我狂暴破 处的淫梦,和五行玉女的淫梦一般无二,刻骨铭心,夜夜萦绕,难以忘怀。。。

  见我若有所思,阿丽娜鼓励道:「放心,你的忏悔只有我和万能的主能够听 到。。。」

  「嗯,今夜,我们侥幸胜了,那以后呢,如果再有更多更强大的灵兽来袭, 怎么办?」

  「以后,自有无所不能的主,赐予我们可以相匹敌的力量。。。」

  「如果这力量,被我们用来满足自己的私欲呢?」

  「那。。。我们就背叛了主的信任,主会进行制约,主会降下审判!」

  「那。。。主的力量,又有谁来制约,又有谁来审判?」

  「你。。。」 阿丽娜低下了头,轻声说道:「主。。。存在于每个人的心 里。。。」

  「错了,错了!我亲爱的阿丽娜,你的主,就是我!」 这时,一股阴冷的 风,弥漫了整个教堂,洞天冰冷的声音传来:「教堂被结界封锁,30秒内可以 破开,请指示。。。」

  和叶无尘的灵识共享,没有被掐断,显然洞天的阴阳图阵依旧运转自如,我 心中稍定,站起身,将阿丽娜挡在身后,看着半空中正缓缓飘来的人,一身黑色 的斗篷,皮肤惨白,一双发绿的眼珠,充满了血丝。。。

  「噬淫血魔---德古拉!」 我将十字圣剑握在手中,故作害怕的说道。 。。

  同时,我传音叶无尘,「赶快过来,生擒德古拉!」 叶无尘叫了句:「真 他妈扫兴」,不情愿的将特纯索娃的灵脉封住,扔在了大床上。。。

  「呵呵,又来了一个不怕死的骑士,上次那个,叫什么盛言听吧,被我的宝 贝们给生奸了,彻底废掉了灵根,今天这个,看上去好像还不如盛言听呢。。。

  我亲爱的阿丽娜,今晚的你真的是太美了,本来想让你被我的噬淫血灵再多 折磨几天,可惜啊,我忍不住了,来吧,我的宝贝,今夜我就要了你!」

  上一次我是在洞天里看着这个德古拉,在小岛上袭击雅儿她们,而这一次, 我是直面他,感受着周围的淫灵飞舞了起来,竟然是同根同源的灵法,唯一不同 的是德古拉的淫灵带着阴冷的寒意。。。嗯? 淫润无声,竟然是淫润无声,作 用到了我的身上!!!我突然又想起那日在小岛上,德古拉逃走时一闪而逝的阴 阳图,眉头紧锁,不对。。。

  「洞天,这个世上可有多个阴阳洞天?」

  「信息不足,无法回答,但目前封锁教堂的结界,确实和我的阵法同根同源 !」

  就在我愣神的这一刻,三个披头散发赤身裸体的女鬼已经冲了过来,「亲爱 的阿丽娜,你还记得她们三个么?都是你曾经的好姐妹,和你一起,是处女圣殿 这一届的见习圣女,那一晚,只有你一个人逃了!」

  德古拉似乎一点也不着急,飘在空中慢悠悠的说着,似乎很享受戏弄阿丽娜 的过程。。。

  我装着被淫润无声迷失了心智,双眼通红,双手紧握圣剑,冲着一个女鬼就 冲了过去。。。剑砍进了女鬼的额头,却被死死夹住,女鬼白骨森森的双手紧握 着我的长剑,剑锋根本无法对白骨造成任何伤害。接着,女鬼抬起一脚踢在我的 小腹上,我装作吃痛,被一脚踢了出去。。。

  「呵呵,阿丽娜,今夜你就收了这么一个废物当你的右护卫?」

  通过洞天的阵法,叶无尘已经从阴极进入洞天,随时都可以冲将出来。。。 我装作受伤,借势滚到阿丽娜的身边,将她拦在身后。。。失去了长剑,我瞬间 将银月狼王召唤出来,才将三个女鬼逼退,双方又重新对峙了起来。。。

  「呵呵,有点本领, 可惜还远远不够!」 正当三个女鬼要夹击银月狼王 的时候,三个石盘从狼王高大的身影后凭空飞出,瞬间割掉了三个女鬼的头颅。 。。而另有六个石盘,以更快的速度一下将德古拉全身笼罩。。。

  眼看下一刻,就要将德古拉的身体切成几块,德古拉背生双翼,将全身紧裹 ,「啊。。。」的惨叫声传来,黑色双翼上的横骨,应声而断,一道阴阳八卦图 凭空一闪,德古拉消失不见,只留下了一句凄厉的吼叫:「秃驴,怎么又是你? !」

  这时一个一身白袍的光头和尚,和我并肩而立,两人四目,看着阴阳图闪现 的地方,眉头紧锁。。。

  我问洞天:「怎么还是让他逃了?」

  「我的封锁阵法,和对方的瞬移阵法,相互冲突,封锁阵法无法展开。。。 就好像两兄弟,一个要关门,一个要开门,最后是开门的一个有优先权,因为他 是在逃生!」

  不等我细想,阿丽娜突然叫到:「你是无尘大师?真的是你,你等一下,我 有好多姐妹想见你,她们有好多话要问你!」

  叶无尘沉吟着。。。我心念急转,一来德古拉的威胁远比我想象的大,二来 我也想见见,阿丽娜的那些「姐妹」 们。。。

  叶无尘随即点了点头,「也罢,那晚我匆匆带走了赵若雅施主,留下了太多 悬念。。。」

  「图伊,你能不能在教堂外守护一下,不要让人进来。。。」

  我假装警惕的看着突然出现的叶无尘,见阿丽娜肯定的点了点头,就带着狼 王走出了教堂。。。

  阿丽娜展开隔音结界,笼罩着教堂,可是又怎么可能切断我和叶无尘的灵识 共享呢?

  夜风,有些微凉,却远比德古拉那飞舞的淫灵要温暖的多,那是一种带着死 气的阴冷。。。我的淫灵飞舞,是令人陷入躁动而放松警惕,而德古拉的,却是 令人迷失而心神被控。。。难道阴阳洞天,也有阳盘和阴盘么?德古拉的淫术并 不如我高明,只是那瞬移,真是防不胜防。。。

  「无尘大师,又见面了」,俞姐轻柔的声音将我从忧虑的沉思中唤醒,只见 十几个身姿各自妖娆的女人,围绕着叶无尘,除了阿丽娜以外,其她人的身影, 都稍微有一点暗淡。。。这远程视频会议,在灵网的加持下,已经可以做到如此 地步了么?

  叶无尘点了点头,「阿弥陀佛,众位女施主,都可安好?」

  「无尘大师,雅儿姐姐现今可好?」 竟然是小花率先发问,黑色的长发, 依旧直直的如瀑布一般,直垂腰际,两支秀眉轻簇,一双水汪汪的大眼,尽是焦 虑,未施粉黛,却是秀色天成。。。只是似乎没有了以往稚嫩的无忧无虑,眉眼 间萦绕着一丝挥之不去的淡淡哀愁。。。

  小花。。。,我的。。。小花。。。

  「若水姑娘,你好,若雅施主情况复杂,我的师傅正在想办法,还请多给一 些时日。」

  「韩挺人呢?」 武玲珑急促的问道。

  「这位,想必就是近日来名声大噪的武玲珑武施主吧,前几天刚刚从登仙路 天榜第九,升到了第七? 」

  「天榜什么的,都不重要,韩挺人呢?」 武玲珑就是直来直去的。

  「韩施主,情况更加复杂,我。。。不好说。」 我嘱咐叶无尘,此时不能 让众女认为我还活着,否则有心监视她们的人必然会看出端倪,但也不能让她们 真的以为我死了,从此断了一切念想。。。只是这么做,对她们却真是很残忍。 。。「老婆们,对不住了」 我咬着牙,默默的念着。。。

  「在这片星海,我也算是半个万事通了,不知无尘大师的师父,空色神僧, 是出自那座佛寺?」 杜婵娟,依旧化作涂圆圆的样子,只是那一对大大的黑眸 ,格外的明亮。。。

  「这位女施主,想来就是那晚蒙面的杜婵娟了,聚英堂三巨头之一的杜堂主 的孙女?和尚这边有礼了。。。」 叶无尘打了一个哈哈,故作神秘的没有直接 回答。杜婵娟皱了皱眉头,若有所思。。。

  「主人,你真的忍心就这么躲起来了么,一切的苦难我们可以一起面对的! 月奴我。。。」 海如月突然扑了出来,虚影一把抱住了叶无尘。。。

  叶无尘退后一步,「呃。。。阿弥陀佛,老衲法号无尘!」 此时叶无尘一 脸宝相庄严,不惹尘埃,面对海如月充满思念的泪水,没有一丝波澜。。。

  「海姐。。。」 小姨上前一步,虚影拍了拍海如月的肩头,海如月含泪的 退了回去,我心中一阵绞痛,好在现在面对众女的是叶无尘,尽管灵识共享,但 无论是肉体还是表情的细微反应,却相距甚远。。。

  「大师,还要多谢你今夜再次及时赶到,从德古拉手中救下了阿丽娜,不知 大师是否有先见之明,还是又碰巧赶上?」 小姨的双眼犹如明镜,紧紧的盯着 叶无尘的双眼。。。那是小姨的「冰镜明心」法术,只可惜三维立体视频会议虽 然逼真,但半分灵气没有,灵术只是空有其表。。。

  叶无尘看了一眼阿丽娜,笑道:「如果我说是我听到了主的指引,前来解救 圣女,不知众位女施主会否相信?」

  「一派胡言!」 小姨身后的蓝幽菊一脸忿然,却被身旁的蓝幽兰拉了回去 。。。

  兰姨菊姨,二女依旧在身后默默的守护着小姨,只是似乎修为又有提高,虽 有一百多岁的年龄,看上去却像是两个妙龄不过二八的青涩丫鬟。。。

  「如此这样,那就多谢无尘大师了,不知大师今夜之后,有何打算?对我等 姐妹,又有何指教?」 俞姐再次开口问道。

  「指教不敢,众位姑娘对韩挺韩施主的深情,或者是叶银图叶施主,他在冥 冥之中,该能感应的到。。。至于韩叶施主能否归来,还要看。。。他自己的气 运了。。。至于赵若雅赵施主,我师父自会全力救治!至于我么。。。」 叶无 尘说道这里,顿了一下,用心的环顾众女,接着双手合十,双眼微闭,轻声喃到 :「心如叶飘零,佛衣不染尘。。。」

  「心如叶飘零」 这句的余音,还在老旧的木质教堂内徘徊,「佛衣不染尘 」 的声音却已经在响在教堂之外,化作残月之下的一缕灵烟,随着叶无尘的身 影,消失不见。。。

  这是我让叶无尘借助洞天的阵法,无声无息的让叶无尘瞬移到教堂外,再踏 空而去,只是那瞬移,比起德古拉的,速度还是慢了很多。。。

  而我,趁着叶无尘瞬移的机会,血枯藤化作木刺,悄悄的刺破阿丽娜的隔音 结界,钻入了教堂,此时,一众美女皆尽沉默着。。。

  「心如叶飘零,佛衣不染尘。。。好一个。。。叶。。。无尘,难道他在暗 示我们,他姓叶?」 刚才没有说话的蓝木樱,抬手捋了捋自己耳后的长发,小 声的说道。。。

  「啊呀,英子,你的心最细,想到什么,你快说啊,这个秃驴和韩挺到底什 么关系?」

  蓝木樱没有说话,反而看向了刚才同样没有开口的云紫诗。。。

  云紫诗点了点头,下一刻,十多个不同的立体画面,凭空出现在刚才叶无尘 站立的地方的上空。。。

  云紫诗说道:「这是刚才从大家的角度,所记录的影像。。。我们一共十个 位置,围成了一个直径三米的大圆,以相生十行的顺序排列,只是阿丽娜暂时替 代了祝红颜,站在火位上。。。

  第一,如果叶无尘是韩挺的话,我相信他应该会不自觉的环顾四周,确定我 们的站位,而且目光还应该会在阿丽娜的火位上停留一瞬,眼中应该出现一丝可 惜的神情。。。然而这些都没有发生。。。

  」

  「我靠,这陷阱布置的。。。」 教堂外的我一阵心虚,好在当时被众女围 在中间的人是叶无尘。。。

  「英子,这个主意是你想的,你确信韩挺那个没心没肺的家伙,会有这样的 反应?」 武玲珑不服气道。。。

  蓝木樱点了点头,「十成把握没有,八成应该有的」, 武玲珑还想争辩一 下,却见小花,俞渝都默默点了点头,只好撅着嘴,把要说的话咽了回去。。。

  「第二,他不但知道我们每一个人的名字,而且似乎对每一个人的背景也很 熟悉。。。如果韩挺昏迷不醒的话,仅凭灵网的一点公开信息,断然无法做到。 。。」 云紫诗继续补充道。。。

  「不知你们发现没有,他对杜姐姐说的是 — 想来你就是那晚蒙面的杜婵 娟了。。。杜姐姐是以涂圆圆的相貌出现的,他怎么能断定涂圆圆是杜婵娟?而 且是哪个晚上,能让他作出如此推断的?」 蓝木樱再次发出了疑问。。。

  「难道是那晚我们聚在一起,百日招魂?」 武玲珑恍然大悟。。。

  「我靠。。。还是露出了马脚」,面对十几个心细又聪明的女人,我竟然有 了一种马上就要被扒光的感觉。。。

  「我扑上去的时候,他退后了一步,宝相庄严,可惜有些故作镇定的痕迹, 而且似乎对月奴这个称呼一点也不意外。。。」 海姐接着补充道。。。

  「我故意喊了一句一派胡言,他。。。只是轻轻的看了我一眼,有一种意外 的欣赏,就好像看见了久违的熟悉的人,突然变年轻的样子。。。」 蓝幽菊立 刻补上了一刀。。。

  「难道他真的是挺哥哥么?」 小花马上就要泪眼朦胧。。。

  云紫诗默默的摇了摇头,「这些只是怀疑,无法作为确凿的证据,还有太多 对不上的地方,相比之下,我更有些怀疑另外一个人 — 图伊耶夫!」

  这时,叶无尘的影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投影,竟然是我单膝跪地,向阿 丽娜行礼,而同时背竖中指,指向叶琳娜。。。云紫诗纤手一划,一个红圈,圈 住了我那根朝天的中指。。。

  「这,似乎更符合韩挺的性格。。。」

  「那还等什么,图伊耶夫就在外面,阿丽娜,你现在就把他揪进来,我们一 起审问他,如果真是韩挺在骗我们,我们今后谁都不理他!看我不踢烂他的屁股 !」 武玲珑小嘴撅得老高。。。

  「玲珑,不要着急,我们要换个角度想这件事情。。。」 蓝木樱习惯性的 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却才意识到,那厚重的黑边眼镜,早就不在了。。。

  「如果他不是韩挺,那还好说。。。如果他真的是韩挺,那韩挺为什么这么 做呢?」 蓝木樱看着武玲珑,轻声问道。。。

  「我。。。我怎么知道,还不是怕死?有什么好怕的,我们把他保护起来, 还有什么杀手能顶得住我们联手?」

  杜婵娟点了点头,「玲珑,韩挺如果被我们保护起来,修炼的心境,恐怕就 破了。。。他应该是怕我们知道了他没死,那么我们行为举止的细微变化,就会 被监视我们的人察觉到蛛丝马迹,那么,下一轮暗杀,将会更加凌厉。。。」

  蓝木樱接着道:「所以,最好的办法,是让我们无法确定他的生死,监视我 们的人只会以为我们不愿意相信事实而已。。。因为只有彻底欺骗了自己,才能 欺骗到敌人!」

  众女听罢,都默默的点了点头,蓝木樱见众人接受了自己的观点,接着说道 :「叶无尘,和图伊耶夫,他们两个是友非敌,不管背后的真相如何,我们如果 过分纠缠,反而会让他们陷入不必要的麻烦。。。不过么。。。」

  「不过什么啊,英子你快说!」

  这时,蓝木樱俨然成了众女的军师,我看了看洞天里已经抱着小泰迪熟睡过 去的雅儿,心道:「蓝木樱的机敏,恐怕不输给雅儿。。。」

  蓝木樱对着武玲珑笑了笑:「我们也不能什么事情都不做。今天阿丽娜登上 了猎淫榜的榜首,不过两个小时,德古拉就来袭击,显然德古拉就是淫客盟背后 的一大黑手,糟蹋了不少女修。。。好在阿丽娜有叶无尘和图伊耶夫,这一明一 暗的双重保护,才逃过一劫。。。所以我们也要作出相应的布局调整。。。玲珑 ,你现在在俄州新彼得堡,离新托木斯克不过两个小时的路程,你就借口要挑战 阿丽娜,也好和她做个伴儿,你有两个筑基初期的护卫,应该足够应付了。。。 海姐姐和杜姐姐,也可以借口矿联和散盟与俄东矿业的纠纷,几天后前往新托木 斯克。。。」

  「那我呢?」 小花焦急的问道。。。

  「若水,你是整个漩涡的中心,所以你只能老老实实的留在赵氏的总部,日 日夜夜思念你那挺哥哥。。。」 众女会心的同时一笑。。。直似满园花开。。 。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被有心人发现我们又聚集在一起,反而平添怀疑! 」 俞姐平静的说完,率先下线了,众女接着纷纷消失。只有云紫诗和蓝木樱同 时深深的看了一眼一直没有说话的阿丽娜,蓝木樱最后还是留下了一句:「阿丽 娜姐姐,你这里就要成为新的漩涡的中心,你一定要注意安全,保护好。。。你 自己。。。」

  众女来的快,去得也快,偌大的教堂,此时只剩下阿丽娜孤零零的一人,还 有守在门口,被思念淹没的我。。。在残月下,一手轻抚着银月狼王洁白的长毛 。。。

  「铛,铛,铛,铛」, 钟声响过四下,才不过夜半四点,我叹了口气,回 头看了看教堂厚重的木门,隔音结界已经退去,而阿丽娜正站在门口,轻声的问 道:「图伊,夜不早了,你。。。可还要忏悔么?」

  灵识共享下,早早溜回去的叶无尘,将特纯索娃双手双脚绑在了大床的四角 ,自己正把头埋在那圆滚的双腿间,贪婪的舔着特纯索娃那粉红色的花唇。。。 淫水蘸满了胡须。。。

  我叹了口气,「圣女,我想。。。」

  话音未落,我抱着阿丽娜一个急闪,跃出二十多米,教堂的大门轰然倒下, 我和阿丽娜原本站着的地方,一个深深的十字印记,刻在坚硬的青石地面上,豁 口竟有半米宽,激起的碎石如雨点般散落。。。

  尘烟消散,四个青衣教士,并做一排,缓缓的走进了教堂。。。

  「我就知道,你小子没那么简单!」 说话的正是今夜指挥驱狼行动的那个 青衣教士,而他左边站着的正是救下尤里金的那个女修士,这两人在中间,两个 各有两个教士。。。四人都是筑基。。。

  「教堂周围百米方圆,都被绝灵阵封锁,一分钟,可以突围。。。」 洞天 提示道。。。

  「妈的,还让不让人睡觉!」 叶无尘将头抬起,再次锁住了特纯索娃的灵 脉,舔了舔嘴角晶莹的淫水,似乎意犹未尽。。。

  「教习大人,连你也要对我出手么?」 阿丽娜平静的问道。。。

  「这是圣女的意思」,那青衣女教士有些无奈道,「怪只怪你今夜,非要抢 她的风头,她毕竟是教佐大人亲自祝福过的圣女。。。」

  「别废话了,杀了两人,回去复命!」 那青衣魂修不耐烦的说道,而两侧 的两个青衣,各自拔出长剑,面露不屑,就要冲杀过来。。。

  我将阿丽娜护在身后,大叫道:「慢,你们四个青衣,打两个黑衣,还真是 看得起我们,报上名来,也好让我死个明白!」

  那青衣魂修笑道:「难不成你还幻想有人会来救你,以此拖延时间?我就明 白的告诉你!」

  「我,安斯诺夫,魂修,筑基四层;我右边的是剑修特间斯基,筑基二层; 最左边的是风修曼娜那拉,筑基二层;而我左边的这位是」圣光「修士,爱纱波 娃,筑基七层,她也是我处女圣殿的灵法总教习,怎么样,小子,这阵容,算是 看得起你了吧,你还要保卫你的女神么?」

  「真看得起我啊,你们勾结噬淫血魔德古拉,对我的女神一而再的追杀,就 不怕主降下审判的惩罚么?」

  「惩罚?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子,灵修界,只有修为高低,拳头大小。。 。哈哈哈哈哈。」

  「好了, 诺夫,别废话了,特间,曼娜,活捉两人!」 这时爱纱波娃皱 了皱眉头,对另外两人命令道。。。

  眼看两人越来越近,我拉着阿丽娜滑腻的小手,淫灵完成运转九大周天,阴 阳图凭空一闪,包裹着我和阿丽娜,一起钻入了洞天,而叶无尘则抱着昏迷着的 浑身赤裸的特纯索娃,也同时传送了进来,洞天化作一只飞鹰,振翅飞奔而去, 只留下了我逃走前的一句:「风修曼娜那拉,你的身法真是慢哪!」

  可惜的是,洞天逃走的灵气波动,还是无法很快消除,被爱纱波娃准确的捕 捉到,简单的震惊后,说了句:「追!」,四个青衣便化作四道流光,飞速的尾 随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