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笔趣阁H小说 > 我的柔情店长妈妈 > 【我的柔情店长妈妈】(69-70)

【我的柔情店长妈妈】(69-70)

热门推荐:
作者:biohazrd
2024/02/11

  第六十九章 拥抱

  清晨,明媚的阳光落到窗台,为万物打开了崭新的一天伊始。我拉开房间的 窗户,正好看见远方的朝霞。把小镇的上空侵染得金黄,黄白之间忽然撕开一道 裂缝,一道直阳刺穿而下,嗅着新鲜的空气,与及晨间带来的朝露,身心仿佛得 到的渗透,心情不由得睛朗.

  穿衣服时,手臂处时而露出的机械装备,在我弯起手肘时,一道明亮铁杆子 不由得拉伸开,然后在一道轻轻的"波,嘶"的声音下,再次回到原来的地方。 有此装备帮忙,我几乎不废丝毫气力地就能完成许多需要关节配合发力的动作.

  然而我却面无表情,甚至在这辅助装备发出声音时,脸上还露出一丝丝嫌弃 的表情,随即又习惯似的无视。从这东东安装到我身上后,我都不知道失去了多 少"快乐",我不把它砸了,已经算是很给妈妈面子了。

  又习惯又无奈的。如同往常般下楼,此时温柔的母亲早已经为我做好了早餐 。在早上的朝阳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渐露狰狞""。把它的光芒彻底洒向人 间,透光度还不错的我家,便被阳光照射了进来。

  正好妈妈看到我的出现,迎向我走来,与之照射进来的阳光相互而过,金黄 的光泽落到妈妈的身上。搭配妈妈脸上慈爱的笑容,成熟娇艳的容颜,柔美温情 的恬静。这一刻,我仿佛见到了世间最完美的女人。如果这世界真有女神,那么 一定是妈妈无疑。

  只见她宠溺地看着我笑道:"快去刷牙吧,今天早餐我做了你最喜欢的速心 蛋,火候刚刚好.中间的蛋黄晶莹剔透的。我看了都流口水了"

  "哦,噢噢"

  我下意识地回应了一声,顿然发现我似乎被妈妈刚刚的光晕给迷住了,不由 得连忙点了两下头,模样就像是地主家的傻儿子,说不出来的呆呆。

  尽管不知道儿子为什么看着她发呆,可是这呆萌的样子。仿佛一眼回到了十 几年前,当时的那个跟个小肉球一样的小家伙,同样也是这般可爱的模样,不知 道是回忆起了往昔,还是母性的光环发作,沈夜卿嘴角不由得扬起一道甜腻的笑 容。

  "今天的手感觉怎么样了?"

  自从那次从医院回来。妈妈几乎注意力全在我的身上,生怕我受到什么伤害 。

  面对妈妈如此关心,我本应感到很开心才对,可是每当想起手上的辅助装备 ,便闷气不打一处来。不过我还是如实地回到了妈妈。""没什么事,骨头也没 感觉到痛了"。

  "上学后也要多注意。不能抬重物,知道吗"

  "放心吧妈妈,我知道的了"

  本来我已经康复得差不多,可以回学校上课的了,没料到会发生后来的事情 ,然即又延迟了半个月,眼看这学期所剩不多,在询问过医生后,妈妈终于同意 我再次回到学校上课。

  "怎么放心,妈妈最放心不下就是你了,如果不是你逞能,何至于变成这个 样子"

  "我这不是事出有因吗"

  "妈妈说过很多次了,有事上来先想想自己,你觉得救了妈妈,你不在剩妈 妈自己,能活得下去吗?"

  "哎呦,我都说了,这是身体本能反应,谁让在我的心里,妈妈可比我重要 多了"""你还说!"

  "行行行,我不说了还不行嘛",我嘟囊着嘴,做儿子没人权,都不给反驳 的,只能你一个人唠叨我的。

  虽然妈妈噙着泪珠,仿似要生气的样子,不过在我说到"妈妈比我重要多了 "时,妈妈的身子明显颤动了一下,那双漂亮的大眼睛深处。闪过一道异彩。似 雀跃又似压抑.....

  可,不管如何压抑。那道悄然拔起的苗头,已然种下了根,便不可能再消除 了。

  "这么多天没去学校了,功课还跟得上吗?"

  "我都有在家复习,应该问题不大吧"""

  我略显心虚道。高中可不比初中,还停留在巩固基础阶段,高中的课程可要 深奥许多,网上还流传着一些梗。比如我的笔掉了,等我弯腰在地上把笔捡起来 ,我就再也听不懂老师讲的是什么了。虽然有些夸张成分,由此可见高中的内容 ,每一堂课都至关重要,我直接空缺了将近三个多月,一个学期才多久?我空缺 了大半个学期,想要跟上进度,难度简直难以想象。也幸好。我现在才高一。如 果是高二,空缺了大半个学期。那就根本不用高考了,直接回家吧。

  我可是记得你说过要考家附近的大学的?别到后面,连门槛都够不着咯"

  ""妈妈。你到底还是不是我的妈妈了。我都这样了还挖苦我"

  "呵呵呵""

  看着妈妈肆意的笑容,要知道妈妈一直以来都是柔情恬静温婉的女性,在我 有记忆以来都很少看见妈妈露出这样的笑容,尤其是爸爸不在身边以后。

  而且没想到妈妈居然把我的话给听进去了,当时住院时我对妈妈说的话,是 否可以认为,妈妈也把我后面的。想要永远陪伴在她身边的话给听进去了呢?

  按照这个逻辑,是否妈妈也希望我能永远陪伴在她身边呢?

  我无比期待地幻想到。

  见时间差不多了,我拿起书包穿鞋准备出门。忽然厨房的方向传来妈妈的呼 喊声,"等一下,小凡"

  随后一阵轻微的进童声,还有"霹雳帮啦"的繁杂声,待得这一切彻底安静 后,一脸匆忙神色的妈妈才从厨房里走出来,手里拿着一个盒子,走到我的跟前 递给我。

  "这是什么?"

  "这是妈妈给你准备的便当""

  "拜托,妈妈,我又不是中午留宿制的,我是走读的啊,中午是能回来吃饭 的,虽说我很久没去学校了。但是不至于这个都忘了吧"

  "我当然知道,里面不是便当,是妈妈最近学做的一些小饼干小零食,如果 饿着了,课间的时候可以拿出来吃,你去了学校,妈妈不在你的身边,你要好好 照顾好自己,体育课之类的运动就暂时别参加了,这些我都跟你的老师沟通过了 ,不会要求你去上体育课的*

  儿行千里母担忧,尽管妈妈没有很直接地表达她的关心,可是话语里全是满 满对我的关怀.看着还在认真叮嘱我各种注意事项的妈妈,我有时候真觉得自己 不是人,居然会对如此爱护我关心我的妈妈产生不轨的念头。还无数次想把其压 在胯下的那种冲动,有时怀疑自己是不是一个畜生,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可是这样的念头。仅仅只是从我的脑海里诞生一会儿便被我掐灭了。我可不 能因为如此就懈怠,要知道还有一个家伙对妈妈虎视眈眈,如果我不对妈妈做出 这样的事,保不准有一天妈妈也会同样落得那般下场。既然如此。何不让对象是 我?

  说我自私我也认了,我就是一个自私狭隘的人,容不得任何人染指我最爱的 女人。

  "学习之余也要多加休息,你还没有完全痊愈,别让自己累着...... ..""

  妈妈仍然在说个不停,看似很烦的唠叨,可是听在我耳里却是满满的暖意。 顷刻我亦按捺不住,骤然冲上去,把妈妈给抱住。

  面对我突如其来的动作,妈妈亦没有反应过来,不由得一愣。我抓着这个机 会,把妈妈实实地抱在怀里,胸膛顶住了两团柔软,那惊人的触感,使得我不由 自主地加大的力度,下意识地想把妈妈压在我身上的赶脚。

  淡淡的芬芳沁入我的鼻梁,我把头靠在了妈妈的肩膀上,柔顺的发丝飘逸出 来的清香,与及独属妈妈成熟女性的体香,相互交织刺激着我的嗅觉。而胸膛处 ,尽管隔着几层衣物,还有一层厚厚带有钢圈的胸罩,可那饱满的柔软感,却丝 毫不影响给我的感受。无他,只因为妈妈的胸部过于"宏伟"了一点,宛如两团 巨大的水球,即便我已经用尽了力气抱压到了最紧的地步,仍然被妈妈的"前置 "给弹出位置,

  嗅着妈妈发丝的芳香,在妈妈愣神之际下意识地想要挣脱,然而却变成了某 种摩擦运动,妈妈的胸部与我胸膛的摩擦,两者微微交织滑动下,那份刺激感。 使得我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某团火苗。

  连带的,下身也给出了反应,在我的裤裆处,一块凸出的小帐篷,一下子顶 住了妈妈的某个神秘区域,这下子彻底把妈妈给惊醒。当下一股莫名的力气把我 推开。

  回过神的我,也知道自己刚刚似乎过于冒犯了,正想冲妈妈道歉时。只见妈 妈沉下头,没有说什么,只是淡淡地把便当盒交到我手里,"快去上学吧,要迟 到了""。

  说完便转身径直地回到房间。见妈妈没有怪罪的意思。我自然也不好多留, 抄起便当盒便离家而去。走出家门的我,居然都难以置信,自己居然仅仅一个拥 抱就对妈妈有了反应......

  我什么时候自制力这么差了?

  而且我本是怀着感恩感动去拥抱妈妈。可事情怎么莫名其妙发生变化,额, 谈........

  【未完待续。下集继续】

  第七十章 重回校园

  另一边,妈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背靠着房门,右手搭在心脏上,仍然按 捺不住躁动的内心。此刻的妈妈脸颊挂着淡淡的红晕,似是刚刚与我的举措中, 令她的心湖久久不能平静。

  她很想问她究竟是怎么了,在儿子要出院那一次也是,差一点就万劫不复了 。而然这一次,仅仅只是一个小小的拥抱,她居然也能起到如此大的反应。

  其实最让她不解的不是儿子故意摩擦她胸部,儿子的那点企图她早就一清二 楚了,她不是没有和儿子聊过,什么好话坏话都说了,儿子仍然如此,她只好避 而不见,当做什么也不知道,毕竟她作为母亲,若是要她彻底避忌儿子,不要说 儿子能不能做到,她首先就做不到。经过了儿子车祸一役,她知道没了儿子,她 也活不下去的。

  可是最该恪守最后防线的她,在刚刚居然动摇了,她在第一时间居然没有想 推开儿子,反而被儿子抱着,她莫名地有一点点,不知道该如何诉说,激动?羞 涩?都不是,是一种很朦胧的感觉,让她好似回到了年轻的时候,和丈夫谈恋爱 刚在一起时.....

  若不是儿子后面起了反应,她好似都没有要推开儿子的意思,而且她的胸部 在与儿子的胸膛摩擦时,她的乳头居然有了反应,别人不清楚,瞒得了别人,却 是瞒不了自己。

  想着,她微微颔首,从衣领处俯瞰着自己那一对傲人的山峦,她用手往里面 抓了一抓,一把捏住了自己的小葡萄,硬硬的触感,以及回味起刚刚的摩擦时的 快感......

  "小龙......嗯?小凡...""

  一时之间,她眼前浮现出了两道身影,亦然属于陈群龙的身影越来越模糊, 模到面容仿佛变成了儿子的,甚至乎开始跟另一道的身影渐渐重合,到最后只有 一道身影.....

  N久没来学校了,重新踏进校园的我,不禁有种沧海桑田的感觉。看着身边 人潮涌动的校门,一堆与我同龄的人们,不知道是想着哪个游戏好玩,还是对自 己的前途感到迷茫,而我则是想着如果不用来学校了该有多好,这样就能天天和 妈妈在家呆在一块了。我的某种成熟,似乎与身边的人格格不入,想曾经我亦是 他们其中之一。

  走入我曾经无比熟悉的教室,曾经记忆中每个熟悉的座位上的同学,已然不 在,突如其来的陌生感,令我一时间无所适从。在我仍在迷茫时,一道温柔的声 音响起,"小凡同学"。

  我抬眼一瞅,只见唤呼我的人,居然是我最不想见到的陈群龙,在同学群中 的他,决然没有了我偷窥他时那种阴翳,完全一副阳光大男孩的模样,几个月的 时间,足以让转学来的陈群龙融入到我们的班集体之中,反而是我因为没来了几 个月,反而变得陌生了许多。

  "听说你生病了,请假了好几个月,现在回来上课,是好了吗?"

  陈群龙微笑地向我问候道。笑容如沐春风,给人一种落落大方的感觉,令人 不自觉的亲近。若不是我知道陈群龙的真面目是如何,还真被他给骗过去了,这 家伙还是一如既往地揣着好几张面孔,都不知道哪个才是他真正的样子。

  不过既然他喜欢装,我自然不会傻得去拆穿他,乐呵呵地陪他演戏不好么? 还能让他放松警惕,人生在世,拼的不就是谁的演技强么?

  我含笑地回应道:"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其实我听说你受伤以后,好几次去找过你,可惜没人在家,便利店也没人 在,夜卿阿姨也没有复我的信息"

  "对了,夜卿阿姨还好么?我这么久没有去探望她了"

  说着陈群龙还表现出一副关心长辈的样子。换做别人,可能已经被他瞒骗了 过去,而且还没有任何的怀疑。

  但落到我的眼里,越发地感到憎恶,若不是心里还有顾忌,我真想一拳往这 家伙脸上砸去,谁跟你是阿姨,还把我妈妈叫的那么亲切,我绝对不会承认我是 吃醋了的。

  勉强地把脸捏出一个菊花般的笑容,我僵硬地微笑道:"看来看去何必这么 麻烦,只是一些小伤,我不想搞得大家兴师动众的,李画匠那边我都没跟他说, 就是怕他小题大做""。

  暗意是,我连我最好的朋友都没有说,何况是你,识趣的就给我滚,别来纠 缠我妈妈了。

  而且我知道这家伙什么意思,不就是想套我话,知道妈妈近况,还有为什么 都不回他的消息,我就偏偏不说。而且还透露出一个信息,我的伤势并不严重, 妈妈并没有因为照顾我而无暇兼顾其它,我妈妈她就是不想理你的,懂吗,别去 烦我妈妈了。

  "这怎么叫小题大做呢,你是我转来这学校最初认识的朋友,你不知道你请 假了这么久,我还特意跑去问老师你怎么了,结果老师好像也不是很清楚,只是 说你生病了。当时我可是很害怕会失去你这个朋友,要不是后来李画匠告诉我, 你没事了,我才放下心来"

  "谢谢你的关心,快上课了,等下课间再聊吧。老师来了"

  我一刻都不想和陈群龙说下去了,我感觉我快要扶墙吐了,怎么会有这么恶 心的家伙,本来我还想和他继续来回拉扯下去的,事实证明我的道行还是不够深 厚,先一步被这家伙恶心到了,是在遭不住只好先行找个借口撤退。

  我敢肯定,他绝对是听出我的话语里的意思,就算没猜出具体,也能猜出我 并没有多喜欢他,可他仍然能舔着脸皮继续和我敷衍,特唶的,怪不得那些经过 岁月沉淀的熟妇都能搞上手,

  就这厚脸皮程度,硬舔都能舔到手吧。

  接下来一到课间,陈群龙就拉着李画匠与我套近乎,而且每次我转头去看他 的时候,他都会对我报以一笑,这使得我的心头更加警惕。老实说,我与陈群龙 并没有太多的交际,他转过来没多久,我就出了车祸,在医院了躺了几个月,除 却那时候他与妈妈打得火热,经常来我家里接近妈妈外,我甚至与他见面都只限 于学校,他凭什么装得一副跟我很熟的样子。

  这不就与那些黄色漫画里经常用的那些剧情套路一个样子吗?因为觊觎同学 的母亲,然后与那个同学交好朋友,最后去同学的家里面,慢慢一步一步地上了 同学的妈妈,并把同学的妈妈搞成淫妇炮友。这种剧情AV里都用到烂了,不过 AV一般都很简要述说一下,不像黄色漫画描写得那么仔细罢了。

  如今陈群龙在我眼里就像是黄色漫画里的黄毛没什么两样,不同的是那些漫 画男二同学都很傻,自己妈妈都被玩弄成什么样子了,还被蒙在鼓里傻傻的不知 道,还整天把这同学请到家里来,这不是请狼入室吗?

  漫画是漫画,现实是现实,很多人说不能混为一谈,只有我才知道,现实有 时候比漫画更为惊人,毕竟艺术来源于生活。我可是见证过陈群龙那些惊人"事 迹"的人,他做的事,都不知道把多少漫画AV给按照地上碾,就算是日本专门 画黄漫的那些漫画家,都没几个跟想得出来吧?

  几个月没来学校,座位早就变换了许多,如今我的座位与李画匠还有陈群龙 散落开了。趁着课堂上老师不注意,我拿出了手机,然即转头看向坐在教室中间 偏后的陈群龙一眼,不知道这家伙是不是把注意力全投放在我的身上,我才刚看 了他一眼,他立即好像有反应似的,也同时向我看过来,微笑着冲我点点头。

  我立马调正,特唶的。若不是知道你搞了这么多熟妇,还想对我妈妈出手, 我都怀疑你是不是基的,整天一副笑得跟菊花一样,特么的是在我身上装导航器 了吧,我每次看你。你也特么看我,看你妈卖批。

  我在心里面暗骂了一声后,就没过多声息了,毕竟现在还在上课。随即我低 头看向我的手机.里面正是陈群龙与那个红衣美妇的野战场面,这可是我用差点 废掉双手的代价得到,得想想该怎么利用这个视频才行。

  很快,时间便来到了放学,我婉拒了李画匠请我喝东西的邀请,一心只想归 家似箭。不知道为什么第一天上学,我没别的想法,就是无比的挂念妈妈,比我 当初第一次上幼儿园的时候还要虽烈。就像是那些离家打工的人们,放完假第一 天上班的心情,想必都是特别想家吧.

  而我此刻就是如此.

  沿着夕阳的红芒,我飞速奔跑在归家的道路上,小镇本来就不大,你要说走 得特别久也不科学,没一会儿,我便冲到了家门口,我知道妈妈因为我要上学今 天并没有去开店。待得我心心念念打开门,原本以为就能见到我魂牵梦萦美丽温 柔的妈妈时。

  却是等我打开门,一道映入我眼帘的身影,令我不由自主地愣住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