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笔趣阁H小说 > 和闺蜜一起做狗 > 【和闺蜜一起做狗】(14-15完)

【和闺蜜一起做狗】(14-15完)

热门推荐:
作者:梨花压海棠
2024/02/11

  14、婚礼(契约,化妆间调教,当众打开跳蛋开关

  黎晓珠大学毕业之后,就决定和付林川结婚。

  作为黎晓珠的闺蜜,米雪成为她的伴娘。

  两人的婚礼在一个秋高气爽的日子,天还没亮,黎晓珠和米雪就被薅起来化妆。

  两个人按照付林川的要求,在骚穴和屁眼里都塞了跳蛋。

  付林川昨晚就说了,今天是大日子,所以两人的骚穴和屁眼必须一整天都是湿的,方便他晚上使用。

  到了堵门这一环节,米雪本想给南方多出些难题,要一些红包,也报复一下之前几年被付林川压制的仇。

  结果刚门外刚给了两三个红包,付林川就有些不耐烦了。

  低声玩味地问米雪:“嗯?还不开门?”

  今天可是大喜的日子,米雪有底气:“就不开!”

  下一秒,米雪骚穴里的跳蛋开始疯狂作业起来,震得米雪顿时耳朵尖尖都红了。

  黎晓珠知道发生了什么,用扇子掩面笑,化妆师却一头雾水,不知道怎么回事。

  米雪怕出丑,赶紧打开门,让他们进来。

  伴郎一进门就调侃道:“伴娘今天的腮红打得挺重啊!”

  黎晓珠借机玩闹了一会儿,直至看到付林川的眼神中充满了警告,这才收敛起来,跟着他一起拜别父母,去了婚礼现场。

  到婚礼现场要换一套衣服,妆容也要改一下,花的时间不多,剩下的时间黎晓珠可以休息一下。

  付林川趁着没事也溜进了化妆间。

  黎晓珠和米雪一见付林川,反射性地朝他跪了下去。

  付林川一把扶起黎晓珠,她穿着繁复的婚纱,跪下起来都不方便。

  “贱奴,今天上午的事怎么算?”

  米雪跪伏在地上,不敢说话。

  “嗯,不说话,那就任主人处置了,现在在化妆间自己高潮十次再出来吧!”

  接着,他又转向黎晓珠:“你呢,母狗?故意玩弄爸爸是不是?”

  黎晓珠腿一软,又要跪下去,被付林川搀住了。

  “母狗任由爸爸处罚。”

  付林川摸着下巴思忖了一番,将黎晓珠抹胸婚纱从上往下脱到腰间,从口袋里掏出一根麻绳,绕着浑圆绵软的奶子绕着8字绑起来。

  奶头在绳子的刺激下逐渐挺立起来。

  “胸贴,就不需要了。”付林川顺手塞进自己的西装口袋,继而掏出一对红艳艳的乳夹,上面缀着铃铛。

  一颗铃铛上刻着母狗,另一颗刻着贱货。

  最后,付林川拿出一根新的项圈,黑色的,跟白色的婚纱居然莫名的相配。

  项圈内侧刻着字:“黎晓珠愿意一辈子做付林川的母狗。”

  “爸爸……”黎晓珠眼含热泪,感动地看向付林川。

  付林川摸摸她的头,说:“这个项圈以后尽量不摘下来了,这是爸爸赐给你的禁锢。”

  黎晓珠用力地点头。

  付林川离开化妆间的时候,米雪还在卖力地自己操弄着骚穴。

  淫水已经沾湿了伴娘裙子,她却毫无知觉,双眼迷离,沉浸在肉欲中。

  因为要在短时间内达到十次高潮,为了提高效率,她直接用手指揉搓着阴蒂。

  她请求付林川打开跳蛋,这样获得快感会更快一些,付林川却坏笑着拒绝了。

  直到新娘快上场,米雪才完成了八次高潮。

  “贱奴,你快点,别耽误了时间,晚上又要挨罚!”黎晓珠也很着急,一边掐着点一边催促米雪。

  “母狗主人,贱奴到不了!”米雪也很着急。

  黎晓珠来到她面前蹲下,对着她的脸先扇了几巴掌,疼痛刺激米雪的骚逼分泌出了更多淫水。

  “啊~好舒服,母狗主人打得贱奴好爽!”

  考虑到一会儿还要出去,黎晓珠也不能一直打脸,她把米雪的伴娘扒开,露出两团雪白的奶子。

  “骚奶子!真欠揍!”

  黎晓珠挥动双手,每一下都打在奶头上,剧烈的动作让她自己奶子上夹着的铃铛也在裙子里发出闷闷的响声。

  “啊!”米雪骚叫着,身下一阵抽搐,又到了高潮,阴蒂已经被揉成了血红色。

  “骚逼好想要母狗主人插!”

  时间紧急,还有一次。

  黎晓珠使劲虐打米雪的奶子,却已经没有了刚刚的效果,这贱货耐受了。

  眼看着就要到时间,黎晓珠一把扯开米雪揉弄骚豆子的手,扬起手,大力拍打着娇嫩的阴蒂和骚穴。

  “啊啊啊!”米雪脸上的表情说不清是痛苦还是愉悦,皱着眉头浪叫。

  连拍了几十下,米雪终于抽搐着身体高潮了。

  “舔!”黎晓珠额头也急得沁出一层薄汗,她把手指塞进米雪嘴里,让她清理。

  主场内音乐声响起,穿着隆重婚纱、一脸幸福微笑的新娘和脸颊绯红的伴娘出现在宴会厅门口。

  在主持人的示意下,黎晓珠踏上了舞台,走向她即将臣服一辈子的主人,做一只被圈养一辈子的母狗。

  想想就觉得很刺激呢!

  黎晓珠的骚穴已经控制不住地开始流骚水了。

  走至一半,黎晓珠突然一顿,身体开始微微颤抖起来。

  付林川坏心眼地打开了跳蛋的开关,骚穴和屁眼里都在疯狂震动。

  黎爸爸问女儿怎么了。

  黎晓珠微红着脸回答有点紧张。

  她竭力忍着两个骚逼里的悸动,坚持到父亲把自己交给付林川,她手指在付林川手心轻轻挠了一下,以示求饶。

  付林川却当作没有感觉到,甚至还加大了震动幅度。

  主持人开始引导双方宣誓。

  付林川回答:“我愿意。”

  接着他又用只有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问道:“母狗黎晓珠,你将一生只臣服于眼前的主人,无论遭遇什么,都会不离不弃,永远跪在他脚边,你愿意吗?”

  正巧主持人将话筒递到黎晓珠面前,她虔诚地仰视付林川,回答道:“我愿意。”

  接着,是交换戒指。

  米雪托着戒指走上舞台的一瞬间,骚穴和屁眼里的跳蛋开始跳动,差点让她从舞台上栽下来。

  好在有惊无险地送完了戒指,她本想立刻跑下舞台,谁知主持人却叫住她,让她作为闺蜜发言。

  米雪现在的声音怕是一开口就是呻吟。

  这也太社死了!

  她下意识地看了一眼付林川,他微微点头。

  意思是不发言就死定了。

  米雪视死如归地接过话筒。

  “嗯~”开口跪!

  来宾都将目光聚集到她身上。

  米雪清了清嗓子:“黎晓珠是我十几年的朋友,我们从穿开裆裤就认识了!”

  一句话逗得台下哈哈大笑。

  接下来的发言还算顺利,米雪松了一口气,将话筒递给主持人后,逃也似的跑下了舞台。

  接下来的时间新郎新娘都很忙,无暇顾及米雪。

  等到婚礼结束,喝得微醺的伴郎跟付林川调笑:“这伴娘挺有意思,能不能介绍给哥们儿?”

  付林川冷了脸色:“她不婚。”

  洞房花烛。

  米雪跪趴在床边的地毯上,全身赤裸。

  黎晓珠同样赤身裸体,跪在床上。

  付林川则坐在床头,把玩着手机。

  “母狗,今天我们结婚了,那我们也该签一下契约了。”付林川拿出一份【主奴契约】。

  这份契约的时限是一辈子。

  她黎晓珠愿意一辈子做付林川脚边的一条母狗,做主人的肉便器,随时满足主人的一切需求。

  只消想想,黎晓珠骚穴就涌出了一滩透明的骚水,打湿了刚铺上不久的大红床单。

  “看来母狗还是很期待的嘛!”付林川拍拍黎晓珠的脸。

  付林川从柜子里取出一个箱子,里面是满满一箱工具,每一个工具上都已经写了黎晓珠的名字。

  “这些工具都是新的。既然是一辈子的主奴,那作为我的母狗,就要有自己专属的调教工具,只有母狗自己使用的。”他随手拿起一根鞭子,“今天晚上,就要让这些工具认识一下母狗。”

  黎晓珠面露怯色:“怎么认识?”

  付林川用鞭子点点黎晓珠的奶头:“当然是,所有的工具都要使用一遍,并且……”

  “狗撒尿标记地盘,母狗知道规矩吧?母狗要用自己的骚水给所有的工具做标记哦!”

  看着满满一箱工具,黎晓珠知道晚上是不用睡觉了。

  从笞打类的工具开始。

  “每个工具多少下,母狗?”

  黎晓珠一想到有那么多工具就发怵,小心翼翼地开口:“十下?”

  付林川气笑了:“打发狗呢?既然母狗不想做决定,那就每个一百下!”

  话音刚落,鞭子就落到黎晓珠屁股上,在上面留下一道血印子。

  100下打完,黎晓珠像是从水里捞来的一样,交错的血印在屁股上绽开了花。

  “自己用骚水涂上!”付林川将鞭子扔给黎晓珠。

  黎晓珠捡起鞭子,另一只手从身下抹了骚水,一点一点涂在鞭子上。

  付林川又拿起热熔胶棒,又是暴风雨一般的一百下,打得黎晓珠直哆嗦。

  接下来是藤条、戒尺、亚克力板……

  所有的工具打完,黎晓珠身上布满红痕,头发凌乱地躺在红色床单上,颇有些破碎零落的美。

  接着是口塞、乳夹、按摩棒之类的情趣工具,一一使用并涂过淫水之后,黎晓珠已经累得爬不起来了。

  跳蛋之类的玩具在使用的时候,付林川每一样都让黎晓珠高潮了才停手。

  以至于结束时,黎晓珠已经昏昏欲睡了。

  “还没结束呢!”付林川迅速除净自己身上的衣服,指着自己的鸡巴问:“大鸡巴要从三个骚洞里过一遍哦!”

  他打量了一下黎晓珠:“母狗自己决定一下顺序。”

  黎晓珠:“嘴,骚穴,屁眼。”

  这个过一遍指的是,在每个洞里都要留下精液。

  黎晓珠认命地爬起来,跪在他面前,张嘴含住硬邦邦的鸡巴。

  她用舌尖刺激着龟头和丘壑,为了能让他早点射,她一鼓作气,含着鸡巴往自己食管送进去。

  龟头挤压食管让她有些难受,食管收缩给鸡巴带来了刺激的感觉。

  付林川头皮发麻,仰躺在床上享受黎晓珠的伺候。

  今天疲累了一天,看着黎晓珠和米雪的骚样子又操不到,尤其是黎晓珠戴着自己送的项圈,一脸温柔小意地在自己胯下深喉,他很快就射在黎晓珠嘴里。

  黎晓珠像是喝牛奶似的咽完了。

  然后又用舌尖挑逗龟头,让他又硬挺起来。

  接着是骚穴。

  里面一片湿滑泥泞,根本不需要润滑,黎晓珠跨坐在付林川身上,自己扶着坐了下来。

  两个人都满足地叹了口气。

  付林川双手揉搓着黎晓珠的奶子,将奶头拉出寸余长,黎晓珠咬着嘴唇一脸委屈,身下扭得更骚了。

  已经射过一次,付林川已经没有那么敏感了。

  任凭黎晓珠怎么扭,怎么摇,他就是不射。

  黎晓珠委屈极了,凑近了付林川的耳朵,一边用下半身画着八字,一边轻吐热气:“母狗是爸爸的肉便器,是爸爸的精盆,求求爸爸,把精液射给母狗,母狗的骚逼好想吃主人的精液!”

  付林川的耳朵比较敏感,这些骚话又让他内心满足了,一下子射了出来。

  烫得黎晓珠尖叫着也高潮了,骚穴收缩着压榨鸡巴里的精浆,把付林川夹得舒爽无比,好似做了神仙,飘飘然了。

  最后是屁眼。

  两人休息了一会儿,黎晓珠骚穴的精液未经允许不可以排出来,只能拿个按摩棒堵在里面。

  她扶着付林川的鸡巴塞进了紧致的屁眼,隔着一层皮,已经塞了个按摩棒,付林川的鸡巴不仅感受到肠道的紧致,还有按摩棒的挤压。

  双重刺激让他倒吸一口气。

  黎晓珠更是腹中胀热,闭着眼睛哼哼唧唧的摇动着屁股。

  这次付林川格外持久,黎晓珠使出各种法子也不能让他射出来。

  她恳求地看向付林川。

  “没用的母狗。”付林川骂了一句,将她按在床上,猛力冲刺起来。

  黎晓珠在他身下尖声浪叫,可浪叫都被撞得破碎不堪。

  终于,在一记猛撞之后,付林川停了下来。

  一股暖流从屁眼一直刺激到黎晓珠的大脑皮层。

  终于,射了。

  黎晓珠欣慰地想。

  付林川拔出鸡巴,随手拿了个肛塞,堵住了要流出来的精液。

  然后站起身,扶着鸡巴:“母狗,跪直。”

  黎晓珠反射性地跪好,直起身体。

  一股热流兜头浇下,从脸上滑到全身。

  是付林川的尿。

  “用爸爸的圣水沐浴,是不是很幸福?”

  “是的爸爸,母狗很幸福!”

  黎晓珠痴迷地用手将尿液在身上抹匀,鸡巴上残余的尿液,被她用舌尖舔了个干净。

  “好了,最后一步。”

  付林川拿出【主奴契约】。

  上面的内容对黎晓珠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她早就把人格和尊严都交给了付林川。

  她提起笔在纸上签下了“母狗黎晓珠”。

  她一辈子都是主人的母狗了。

  15、完结:三个人的生活

  第二天早上,付林川醒来的时候,怀里的人已经不见了。

  从床上坐起来,他才看到,黎晓珠和米雪都已经跪在床边等着他起床。

  “母狗真乖,来,爸爸赏圣水!”

  付林川拉着牵引绳来到卫生间。

  黎晓珠张大嘴巴等着龟头放进来,晨尿又腥又骚,量又大,黎晓珠吞咽不及,黄色的液体顺着脖子流到奶子中间。

  付林川尿完了,把龟头在她嘴唇上擦干净,便收回了裤子里。

  黎晓珠把嘴里的尿咽下去,又将嘴角漏出来的舔干净,这才讨好地看向付林川。

  付林川拍拍她的头,让她把身上冲干净。

  从卫生间出来之后,米雪还在原地没有动弹。

  昨晚是付林川和黎晓珠的新婚夜,对米雪多少有些忽视。

  付林川坐在床边,跷起二郎腿。

  米雪自觉地舔起了付林川的脚。

  他想起昨天婚礼之后朋友想认识米雪,突然问道:“贱奴想要找男朋友结婚吗?”

  “像主人和母狗主人这样吗?”

  付林川不能保证:“不一定,有可能只是正常的婚姻,平等的夫妻关系。”

  米雪摇头。

  他们已经把她训成了一条母狗,现在正常的男女关系怎么能满足她呢?

  她想要的是绝对的控制、占有,想要在某个人面前丢弃所有的人格、自尊,成为某个人的附属。

  “那贱奴想不想跟我们生活在一起?”付林川又问。

  黎晓珠从卫生间里收拾好自己,爬到付林川面前跪着,听到他说要三个人一起生活,便抬头看向付林川。

  “母狗不愿意吗?”

  黎晓珠摇头,是她把自己闺蜜变成这样的,要是不兜底,也太过分了。

  而且加上一个米雪也并不会影响他们的关系,毕竟他们是法律认定的夫妻。

  米雪听到自己还能跟他们一起,高兴得直磕头:“贱奴愿意,贱奴永远是主人和母狗主人的贱奴!”

  “那我们是不是要给贱奴也准备一个仪式?”付林川当即拿起手机又开始下单。

  几天后,付林川与黎晓珠的新家。

  房子是付林川和黎晓珠一起装修的,三室一厅里有一间房专门做了调教室。

  原本在出租屋里有些装修不太适合,在自己的房子里就可以大刀阔斧地改造了。

  调教室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黎晓珠和米雪的笼子。

  另一部分是工具玩具的陈列以及玩游戏的空间。

  黎晓珠和米雪有各自的玩具和工具,按照黎晓珠新婚之夜的流程,米雪也走了一遍,不同的是,米雪要经历付林川和黎晓珠两个人在她的三个骚洞里过一遍。

  付林川倒是容易,黎晓珠还要带上工具。

  最后米雪将付林川和黎晓珠全身上下舔了个遍,以示以后会对主人和母狗主人的身体表示敬重。

  米雪的【主奴契约】比黎晓珠的内容还要多一些,因为她的主人不仅仅是付林川,还有黎晓珠。

  条款如下:

  1、主人对贱奴拥有控制权,有权向贱奴发布命令。命令一经发布,贱奴必须执行。主人有权禁止或限制贱奴的一切行为。当主人与母狗主人的命令相悖时,优先听从主人,但事后母狗主人有权决定惩罚贱奴与否。

  2、当主人不在时,母狗主人有权代使主人权力;当主人与母狗主人都不在时,贱奴可酌情揣摩主人的要求,作出正确的决定。

  3、主人拥有精神羞辱权,有权利剥夺贱奴的一切自由与尊严,可以用语言和行为强迫贱奴,达到羞辱的目的。

  4、贱奴在主人面前将失去一切人格与尊严,没有任何做决定的权利。

  5、贱奴只是主人的附属。

  6、贱奴的礼仪如下:

  1)从心里热爱主人崇敬主人,视主人为自己的上帝,将自己一切交与主人;

  2)任何时候都要称呼主人,自称主人赐予的名字,不得用代词称呼;

  3)跟主人说话须低三下四,用讨好献媚的温柔语气,不得用生硬、顶撞的语气;

  4)在主人面前,一律脱衣跪伏、爬行。非经主人许可,不得擅自穿衣、站立、坐下。

  5)主人的命令须毫不犹豫立刻执行,不得延误,更不得拒绝。

  6)任何行为事先都须请示主人,不得擅自行动。

  看到这份更加严苛的【主奴契约】,米雪更加兴奋了,顾不上刚刚经历了鞭打的疲惫身体,她颤抖着双手,虔诚地在纸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贱奴米雪”。

  付林川和黎晓珠往米雪身上射尿的时候,她也是一脸陶醉,像是被标记的物品,从此有了归属感。

  此后,米雪向亲戚朋友表达了自己不婚的想法,以朋友的身份在付林川和黎晓珠的新房住了下来。

  清晨,阳光透过窗户洒进牢笼。

  贱奴米雪率先睁眼,在生物钟的调教下,她已经能做到每天六点半准时醒来。

  她轻轻地打开笼子,爬到母狗黎晓珠的笼子,舔着黎晓珠的奶子,拉扯着奶头。

  敏感的奶头在牙齿的磕碰下,逐渐挺立起来,黎晓珠也从睡梦中清醒过来。

  黎晓珠跪趴好后,抬起一条腿,米雪立刻躺下,将嘴凑到黎晓珠尿道口。

  强有力的尿柱冲入口腔,米雪大口吞咽,等黎晓珠尿完之后,她舔了舔尿道口,舌尖刺入骚穴,让黎晓珠的骚水尽快流出来。

  骚穴逐渐湿滑之后,米雪爬出了黎晓珠的笼子,两人一起对着墙上贴着的【主奴契约】,默默背诵。

  接着,两人一前一后,黎晓珠拉着米雪的牵引绳,一起来到主卧。

  付林川还在沉睡。

  米雪去落地窗前将窗帘拉开,黎晓珠则爬上床,含住付林川的鸡巴,轻柔地舔弄。

  付林川被鸡巴上的湿热感觉唤醒,他躺在床上,任由鸡巴射出晨尿。

  黎晓珠含着鸡巴大口吞着,一滴都不能浪费。完毕之后,她舔干净鸡巴,用湿滑的骚穴套弄依旧硬挺的鸡巴。

  等到付林川在骚穴里射出了精液,黎晓珠从付林川身上下来,爬到地毯上,让米雪把她骚穴里的精液和骚水吸出来。

  然后在得到主人允许的情况下,米雪和黎晓珠才可以去洗漱排泄。

  黎晓珠与米雪的一日三餐依旧在付林川的脚边解决,狗盆里有时是付林川吃剩的,有时是他不爱吃的,而她俩没有选择的权利,有啥吃啥。

  吃完早餐,三人开始工作——付林川在书桌上,黎晓珠和米雪在地上。

  晚餐之后,付林川让黎晓珠和米雪跪在阳台上。赤身裸体面对着玻璃,虽然知道这是单向玻璃,从外面看不到里面,但黎晓珠和米雪还是感觉到了羞耻与兴奋,骚穴里的淫水逐渐顺着大腿流到地面上。

  “真是骚货!”付林川低声骂。

  他取来两人的按摩棒,让她们互相插对方的骚穴,谁想把对方插到高潮,晚上就能被调教。

  两人卯足了劲,一手拿着按摩棒疯狂抽插,一手手指揉搓阴蒂,两个人的淫叫声充斥着整个屋子,不一会儿,黎晓珠率先到了高潮,米雪获得了本场比赛的胜利。

  成功拿到了晚上被调教的入场券。

  晚上,付林川拿皮鞭狠狠抽了她一顿,并勒令她不许私自高潮。

  房间的四个角落都有监控,她们的每一个动作都在监控中。

  想要不服管教,是没有时间和空间的。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