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笔趣阁H小说 > 发情秘书勾引总裁计划 > 【发情秘书勾引总裁计划】(11-15)

【发情秘书勾引总裁计划】(11-15)

热门推荐:
作者:小猫病
2024/02/11

  第11章、初次灌肠,屁眼开苞,连屁眼都会留淫水,饥渴的吸着大鸡巴。

  “阿…阿衡……”林知趴在卫生间的洗手池上,高高翘起屁股,细看撑着台面的双手都止不住的在抖。

  “等下。”顾衡顺手揉了一把林知的嫩屁股,低头研究着手里的灌肠器。

  顾衡拿着手里的大号注射器,里面装满灌肠面,按着林知的小屁股就想插进去。

  “啊……不行……”林知扭头看着那个灌肠液注射器,怕的直缩屁股。

  “听话,知知,很舒服的。”顾衡好脾气的哄着。

  “钢笔插知知不是也很舒服嘛?”顾衡把林知拖了回来,用手固定住,还在嘴上不同的哄骗“我知道知知很舒服,中午高潮后,钢笔上全是知知屁眼里流出来的骚水。”

  “可是……”林知还是有点害怕,中很爽,可是一开始她很疼的呢,比开苞疼多了。

  “没有可是,知知想不想我以后肏好你起前面的逼就开始肏你后面的屁眼?那你身上所以洞都被我灌满精液?”

  “想就把屁股翘起来。”顾衡看着林知的态度已经松动了,拍了拍她的屁股,示意她把屁股翘高一点。

  林知被哄骗的翘起屁股,顾衡两指分开肉嘟嘟的屁股蛋儿,指腹按压了几下股缝儿间粉嫩嫩的小菊花,感受到小屁眼一张一合的收缩着,顾衡低笑一声,用两指分开小菊花,将注射头插进小屁眼,在慢慢推入。

  林知皱着两条细眉,屁股微微颤抖,进去了一半,林知就咿呀咿呀的求饶。

  “不要……不行了……不要进去了……”

  顾衡目测前面进去的长度,大约就是中午他用钢笔插进去的深度,便在推了一点进去,停了下来。

  “可以了嘛?”林知可怜兮兮的转头问道,双眼含泪,娇艳欲滴,看着顾衡下腹越来越胀了。

  “知知还不行哦,我先让你适应一下,在进去哦。”顾衡耐心的哄着。

  顾衡用手指轻按林知小菊花的粉色折皱了,手里的注射器模拟进出的样子,不一会儿,林知就接受了,还轻摇着小屁股,两个穴都在不停地分泌淫水。

  顾衡见差不多了,手下用力,细长的注射针头全部进去了,随即还缓缓射出冰冷的液体,冰的林知止不住的哆嗦。

  “嗯啊……好冰……不行了…啊…太多了…嗯…好胀…要死了…”

  一管液体400毫升,全灌进了林知的小屁眼里,小腹都给涨的鼓起来,和怀了几个月一样,肚子里都是咕叽咕叽的水声,小腹是不是传来一阵绞痛。

  “乖知知,小屁眼夹紧,我要拔出来了。”“乖,屁眼儿缩着点儿,收住了。”顾衡低头亲了林知的嫩屁股一下,一手捏着导管儿缓缓往外抽,抽出后嫩屁股都止不住的抖了抖,屁眼还没完全闭合,流出几滴灌肠液来。

  “呜呜……不行了……阿衡…肚子好疼…人家想上厕所…”林知捂着肚子呜咽着,好难受啊,肚子都要给撑破了。

  “乖,在忍一会,三分钟都没到呢。”

  顾衡大手揉着林知的小肚子安慰到。

  “真的……真的不行了……”林知拼命忍住想放屁和排泄的冲动,括约肌用力的生疼。

  十分钟终于到了,顾衡听见林知的小肚子不同的咕噜咕噜,林知一张小脸都皱的紧紧的样子,赶紧抱着她做到马桶上。

  “乖知知,可以拉了”

  “你……你出去……”林知难为情的想让顾衡出去。

  “没事,我看着知知拉。”顾衡就站在林知傍边,一脸笑意的看着她。

  “不不……不行……阿……”林知还想让顾衡出去,可是屁眼忍不住了,传来噗——噗几声

  ,声音不大,林知觉得顾衡因该没听到。

  随着林知的防松,声音越来越来,林知自暴自弃的埋起头来,太羞耻了,她居然在她的男神面前拉屎。

  顾衡看着林知的样子,替她冲了马桶,扶着她起来。

  “翘起屁股,我给你冲冲。”

  林知红着俏脸翘起屁股。

  感觉到一阵阵温热的液体流过屁眼,舒服的叹了一声气。

  “在翘高一点。”顾衡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林知顺从的翘起屁股,却又被塞进了一个熟悉的物体,不等她反应,

  过来,一股冰冷的液体又注射了进来。

  “嗯啊……不……怎么……怎么又……来了……”

  林知把头埋在顾衡怀里,娇娇的哭泣道。

  “最后一次了,知知在忍忍”

  这回是漫长的30分钟,林知觉得自己的眼泪都要流成河了,终于好了,又是痛苦和舒服的排泄时间。

  这一次的液体已经很干净,林知一脸迷离的被顾衡从马桶上拉起来,扒开屁股冲洗干净。

  “好了,是一个干干净净的小屁眼了。”

  顾衡在林知的屁眼上亲了一口,充分证明了他的喜爱。

  顾衡这回是让林知翘着屁股扒在墙上,自己掰开自己的屁眼,而他用修长而有薄茧的手指抽插着。

  “嗯啊……好胀……不要……啊…啊…”

  林知翘着屁股感受屁股里的快感,前面的骚逼也饥渴的吐出一汪汪淫水。

  顾衡加快了速度,林知受不住的浪叫。

  屁眼不是疼,而且另一种又疼又爽的感觉,林知全身紧绷,屁股却还在淫荡的晃着。

  “啊衡…在插一根,深一点…嗯啊…屁眼…屁眼好舒服……”

  顾衡听着林知的话又插了一根,两根一只插了一会,感觉到屁眼里越来越通畅,肠液多的都要漏出来了。

  觉得差不多了,顾衡扶着自己的大鸡巴,用巨大的龟头不停的蹭着林知的小屁眼。

  只磨了一会林知就受不住了,屁眼不停的一张一合,肠液都把外面的菊花瓣沾的亮晶晶的,前面骚逼的淫水也流的不停,两个骚洞都在渴望着大鸡巴。

  “不要……不要磨了…啊…屁眼好痒啊…求阿衡…用鸡巴插我的骚屁眼啊…啊…”

  “你个骚货,屁眼都会不停的冒水。”

  顾衡劲腰下沉,巨大的龟头就陷进了紧致无比的菊花里。

  “嗯…好疼…啊…好胀…鸡巴太大了…屁眼要给撑爆了…”

  林知翘着小屁股乱叫。混身都泛起了诱人的潮红。

  “忍着点。”顾衡也不好受,小屁眼太紧了,一进去,里面的肉就不停的挤压着他的大肉棒,夹的他都要立马机械投降了。

  “骚货,屁眼放松一点,我要全部进去了”顾衡挺下来给林知缓冲得时间,随机猛的向前挺腰,一根傲人的大鸡巴尽数插了进去,都快把林知的屁眼捅穿了。

  “嗯啊……啊啊啊……太深了…屁眼屁眼……要给插穿了…”

  林知发出舒服又痛苦的欢愉声,眼泪都流着满脸都是,看着可怜兮兮的,可是身下的屁眼还是紧紧的吸着他的大鸡巴,肠液把他的肉棒都润着进出更加容易。

  小巧紧致的屁眼被粗硬的大鸡巴彻底塞满,每一次抽插都会带起剧烈的刺激。

  林知受不住的全身发抖,却依然配合着男人的动作,在他抽出去时后退,要插进去时高抬屁股,雪白的屁股都被干的通红一片。

  小小的屁眼被男人大力的抽插着。那又粗又硬的大鸡巴插弄着肠壁,每次拔出来都会带出粉嫩骚浪的肠肉,带起了近乎恐怖的快感,爽的林知头皮发麻,前面的骚逼也不停的淌着浪水。

  “小骚货,屁眼被我插得爽吗?”

  那敏感的肠壁还在不断的分泌着液体,紧紧地绞着男人粗硬的大鸡巴。

  “唔…好爽…大鸡巴好厉害…嗯…肠子…都…都要…要给插坏了…嗯……啊啊……”

  顾衡才狠狠地干了几下,林知就收缩着身下的屁眼,哆哆嗦嗦的迎来了第一次高潮。

  高潮中的身子十分敏感,骚逼和屁眼都夹的死紧,顾衡享受着屁眼里紧致无比的夹弄,尾椎骨传来了一阵阵的快感。

  “骚货,屁眼居然也可以高潮。给我夹紧了一点,马上喂你的骚屁眼吃精液。”

  说着顾衡大鸡巴重重的在屁眼里肆意顶弄几十下,在林知受不了的淫叫声中射出了滚烫的精液。

  顾衡慢慢的抽出了发泄过的大鸡巴,看着她撑开的屁眼里淌出浓浊的精液,顺着大腿根一路往下淌。最终滴在瓷砖上,留下一滴滴奶白色的液体。

  第12.章、黄瓜插逼,胡萝卜捅屁眼。两个洞都被插满了。

  “嗯啊……不要…啊…好冰…不行啊…”

  林知躺着餐桌上,全身赤裸,双脚打开,露出两个嫩逼。骚逼和屁眼都是粉嫩嫩的,看着就十分可爱。

  现在顾衡手上正拿着一条黄瓜,想往林知的小逼里塞。

  黄瓜刚从冰箱里拿出来,冰凉凉的,只碰到了林知的花瓣,就冰的林知抖了抖屁股,逼里又吐出了一汪水出来。

  “放松,这么冰,你一定很舒服的。”

  顾衡用手指轻轻摩擦着林知的还藏在花瓣里面的小阴蒂,灵巧修长的手指只有技巧的揉了几下,就露出了藏在里面的小淫洞,洞口筷子大小,正一张一合的,周围都已经被淫液浸的湿湿的,粉嫩嫩的小逼还在不停的吐着水。

  “嗯……黄瓜…上面有刺,不行呀,会疼的……”

  林知看着顾衡手里绿油油的黄瓜有些害怕,黄瓜没有顾衡鸡巴那么大那么长,可是也不小,而且身上长满了小小的刺。

  “不会的,这个刺待会会不停的摩擦你逼里的骚肉,一定会让你这个小骚货感觉很舒服的。”

  顾无视林知的抗拒,直接用一只大手掰开她的小逼口,另一只手直接把整根黄瓜都送了进去,冰的林知不停浪叫。

  “啊…啊啊…好冰…知知的骚逼…要被冰坏了…”林知本来以为有刺的黄瓜如果插进小逼,一定会磨伤里面娇嫩的媚肉的,可是黄瓜进去,冰的她只想不停的流淫水,黄瓜撑开了里面禁闭的媚肉,身上的倒刺将骚逼里面的每个褶皱都按摩到了,又冰又舒服的,林知忍不住挺腰,想让黄瓜在深入一点。

  “嗯…为什么…一点也不疼…啊…怎么…怎么这么舒服…啊…阿衡.…阿衡…你动动…”

  顾衡看着林知一插进去就开始扭腰摆臀的骚样,好笑的打了她俏生生的大奶子一巴掌。

  “刚刚不是还不要?怎么插进去马上开始发骚?”

  “嗯…太舒服了…快…阿衡…你动一动…”

  “骚屁股太起来一点,自己动手把小屁眼掰开,马上就让你更舒服。”

  林知一听这个话,就知道顾衡又开始打她小屁眼的主要,不过昨天晚上屁眼刚刚给他开苞,就给他插的好舒服,所以今天一大早,顾衡就把她抓下来,衣服都不给她穿,就把她按在餐桌上玩。

  “阿衡…快来…快来插人家的小屁眼……”

  林知听话的用白嫩的小手掰开两瓣白莹莹的屁股瓣,让股缝间的小屁眼更加充分的暴露出来,暴露出来的小屁眼还在淫荡的一开一合,好像真的想吃什么东西一样。

  “小屁眼是不是想给操了?别急宝贝,这就满足你。”

  顾衡随手挑了一根形状堪称完美的胡萝卜,上细下粗,把细的那头对着林知还在一张一合的小屁股就插了进去。

  “嗯啊…太凉了…嗯…阿…不行了…怎么变粗了…”

  胡萝卜一开始很细,林知娇娇的叫着,小小的屁眼给撑的很舒服,但后来就开始越来越粗了,把她的屁眼里的折皱都撑平了,涨的她难受。

  “还有一点,不粗呢,哪有大鸡巴粗,宝贝的屁眼很会吃的,来放松。”

  顾衡按在林知想后退的身子,大手一个用力,胡萝卜几乎全部进入了屁眼里,只留下最粗的根部卡在屁眼口,胡萝卜尖细的顶端,这好卡在敏感的肠头,火热湿润的两个小逼都含着冰凉无比的硬东西,难受的林知轻轻抽泣。

  “阿衡…可不可以拔出来…我想要你的大肉棒插进来。”

  “不行哦知知,知知早上不是答应给我做菜吗?”

  “啊……那你也不能插人家里面,这让人家怎么做呀?”

  “当然是给食材解冻啦,知知全身上下就两个小逼里最热,当然要放进热逼里解冻。”

  “好了知知,现在要清洗一下食材,你的骚逼里记得多流点淫水,这样子洗的干净一点。”

  “啊……,啊啊……,啊,啊啊,啊恩……,嗯啊……”顾衡说着就控制着黄瓜和胡萝卜,一前一后,一进一出的在小逼和屁眼里同时插抽起来,两个东西把林知的两个洞全部撑开,她还是第一次体会两个洞都被塞满东西的滋,而且这物体还冰凉凉的,每次插抽都会冰到她的敏感点,却另外一番滋味,让她忍不住快要被这异样的快感插的哭出来。

  随着顾衡的速度越来越快,花穴已经淫水泛滥,屁眼里也被刺激的不停的分泌肠液,把黄瓜和胡萝卜都浸的亮晶晶,湿漉漉的,进出的愈发顺畅。

  林知被顾衡快速的抽插搞的腰身不断抬起又落下,全身抖动的频率都在加剧。

  “嗯…啊啊…阿衡…求你…求你慢点…嗯…太快了…人家不行了…好满啊…要给插死了…啊啊啊…要到了!”

  在又冰又硬,两穴都被填满的过程中,顾衡没插多久林知就哆嗦的高潮了,骚逼和屁眼都紧紧夹住黄瓜和胡萝卜,两个穴都在不停的往外冒水,把黄瓜和胡萝卜全部打湿,就像在水里过了一遍似的。

  “嗯啊……”林知大开着双开摊在桌子上,顾衡抽出黄瓜和胡萝卜。

  “好了,胡萝卜和黄瓜清洗完成了,接下来到圣女果和草莓了。”

  第13章、草莓和圣女果塞满两个洞,用鸡巴榨汁,知知被玩到失禁

  就在林知已经顾衡终于结束的时候,发现顾衡又拿来一盆红艳艳的草莓和圣女果。

  “你又…又想干嘛?”林知惊恐的想后退,但是却被顾衡给按在。

  “当然是榨草莓汁啦。”

  顾衡说着就往林知还闭不拢的骚逼里塞了一个大草莓

  “嗯啊……”林知被突如起来的异物感冰的弓起了腰。“好凉,不要塞了。”

  “知知用你的骚逼给它热热。”

  顾衡一口气塞了七个草莓进去,把洞口塞都都合不起来了,最后一个大草莓还有三分之二都露在外面,看着摇摇摆摆,就要掉下来似的。

  顾衡用食指抵着,不过林知的淫叫,用力的把最后一颗草莓全面挤进去。

  “啊…啊…不行了不行了…阿衡…不能再挤了…太多了…啊…”林知突然突然全身发抖,原来是最里面的一个草莓已经给挤爆了,汁水溅到她的阴道壁上,正抵着花心,惹的她不停发颤。

  “怎么不行,知知的小骚逼比我想的会吃,足足吃了七颗进去,现在还看看小屁股可以吃多少。”

  “嗯…不要…阿衡…不行了…阿…要都要到肠心了。”

  屁眼里没有子宫挡着,顾衡也不敢塞太多,在听到林知说到肠心时就马上停了下来。

  “嗯…可以…可以拿出来吗?”林知躺着桌子上都不敢动,怕自己一动,里面的草莓和圣女果就会被她不断加紧收缩的小逼挤碎,然后果汁溅到她满她的小逼,冰的她不停的哆嗦。

  “还不行哦,知知还没开始榨果汁。”

  顾衡说着剥开一根香蕉插进林知还有余位的小屁眼,接着把林知往桌子外面拖了拖,让她的大腿悬在空中,夹着自己的劲腰,大龟头顶着骚逼口最外面的一颗草莓摩擦着。

  林知终于感觉到了一丝危险。

  “阿衡…不行…你不要插进去…我会坏掉的……”

  “不会呢,知知的小逼非常耐操,而且我不插进去怎么榨汁?”顾衡说着大手拖着林知的屁股就往自己的大鸡巴上撞,劲腰下沉,下腹用力,成功把一个大龟头顶了进去。

  “啊啊啊”

  林知给插的双腿乱瞪,太刺激了,她的小逼里还满满的都是草莓,给顾衡这样使劲一顶,最里面的两颗草莓已经爆开了,汁都飞溅到她的媚肉里,而下面的草莓还在不停的前进,又顶着她的骚心,然后又被顾衡前进的鸡巴怼爆。

  “阿衡…草莓…草莓都爆了…阿…好冰好刺激啊…”

  林知失神的叫着,屁眼里还夹着香蕉和圣女果,顾衡下半身足足干了十几下,才把草莓全部顶爆,大鸡巴终于可以肆意的在骚逼里面操干了。

  大手也握着香蕉,随着大肉棒的频率,也往前插着屁眼。

  “嗯…轻点…阿衡…你慢点…你的大鸡巴…都要把草莓顶到子宫里了,啊啊…慢点插,屁眼……屁眼要把…把香蕉…夹断了…啊啊啊……”

  随着顾衡插的越来越用力,因为草莓的阻挡,顾衡不能把一整根肉棒都插进子宫里,急的不停的往里怼,把草莓果肉都搞的碎碎的,都黏在花心上,又因为大龟头的怼弄,碎碎的果肉还可以被榨出一点汁水,全都浇在了骚芯上面。又冰的她止不住的哆嗦,但下一秒又被火热的大鸡巴温暖。

  相比于林知的水深火热,顾衡就舒爽的狠,骚逼本来就无比紧致,此刻更因为草莓的存在就使原本的本来就无比狭小的花穴变得更加小了,而且每次他的很插,都会把果汁碎片都怼扁,溅出一滩摊小果汁,浇在他龟头上,每回都会冰的他难耐的尾椎骨发抖。

  “好难受啊…啊…啊…啊…嗯啊…不行了…不要插我…”林知爽的全身发麻,身下的两个洞都被塞的满满的,穴里又冰又热,屁眼里的圣女果也滑来滑去,快感在她身体里越积越多,马上就要到一个崩塌的临界点了。

  林知崩溃的哭喊着。一张粉嫩的小脸上全都泪水和密液,看着淫荡不堪。

  “知知,知知你是我的宝贝,啊…好爽啊,在夹紧点,我要给你夹死了…”

  顾衡被林知无意识的夹紧鸡巴搞的舒爽不已,劲腰动的更快了,已经不断有红色的汁水和淫水一起顺着骚逼口流下来,在流到露在屁眼的半截香蕉上。

  顾衡给这个场面刺激的双眼发红,把香蕉全部送到林知的骚屁眼里,只有一点点留着外面,用空出的手一边揉弄着林知给操的晃出一阵阵诱人乳波的大奶子,还要弯下腰来,猛吸林知已经硬挺挺的骚奶头,手还占据林知的另一边奶头,不断的拉扯,身下还在不断的撞击,全身的敏感点都被顾衡占据。

  林知屁股高抬,小逼里喷出一汪清亮的水柱,直接给爽的喷水了。

  “嗯啊…不行了…阿衡…衡……别欺负我了…我要死了…我要给你玩死了…”

  顾衡正享受着林知奶香奶香的小奶头,大鸡巴被一阵阵淫水灌溉着,高潮喷水的骚逼不断剧烈收缩,却有只能无力的给他狠狠肏开,实在舒服的紧,他才舍不得出来。

  “嘶,宝贝知知,你的逼太爽了,一直吸我的大鸡巴,是不是想吃精液了?别着急,我马上就射满你,给你的骚逼吃精液。”

  顾衡故意曲解林知的话,身下动作更快了。

  “嗯…别…快…快…停下…不要…嗯…阿…阿……啊……要死了,先停下…顾衡…我想…想…尿尿…啊…”

  顾衡一听这话更不停了。

  “知知想尿尿吗?就在这里尿给我看吧。”

  顾衡说着就直起身子,奶子也不吃了,一双深邃的眼睛紧紧盯着林知给他大鸡巴贯穿的骚逼处。

  “不行…啊…啊…你看着我…我尿不出来…啊…嗯……”

  林知在顾衡赤裸裸的目光下更羞了,根本尿不出来,虽然尿意很强烈。

  “我听说女生尿尿是在尿道口的,我看看知知的尿道口在哪里”顾衡说着便去摸索林知的尿道口,没一会就找到了那个针眼大小的小口,不停的用带薄茧的指腹磨擦着。

  林知眼泪和不要钱似的掉下来。

  “不要…啊…不行啊…不要揉人家…人家…那里…真的…真的会尿出来的…啊…啊”

  顾衡是个变态,看着林知哭着梨花带雨的摸模样,内心更加心奋了,手下不但揉着林知的尿道口,还时不时弹一下,楸一下早已经肿立起来的小阴蒂。

  “知知憋不住就尿吧,憋忍着了,嘘嘘嘘,不要憋着,没事尿我身上也没事,我不会嫌弃知知的。”

  林知浑身都禁绷着,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尿了出来,可是顾衡坏心眼的就是要让他尿出来,一直很肏她,她的骚逼都要没知觉了,还一直用大手揉弄她的尿道口和阴蒂,快感越来越强烈,但相对的,便意也越发强烈,而无法愉快的拉出来,她的身上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头皮都开始发麻。

  终于,在顾衡试图掰开她的尿道口时,林知突然发出一声高亢的浪叫,全身都在哆嗦,尿道口喷出一道晶莹的水柱,泛着热气,直接溅到顾衡的黑森林处和大腿,把两人的下半身都打湿了,空气中也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骚味。

  失禁带来的高潮和羞耻感使林知浑身都在发抖,骚逼和屁眼都在不停的收缩,顾衡在这种淫荡场面和鸡巴快要给夹断的刺激下,狠狠地肏干十几下,也抵着花心射出了浓精。

  “嗯……啊…射出来了,好烫啊…知知要被…烫,烫死了……”林知本来就处在失禁的快感中无法自拔,敏感的花心又给一股股白浆狠射,烫的她直接夹烂了屁眼里的圣女果和香蕉,只有一小截还没露在外面的香蕉,在空中荡了几下,然后掉地上去。

  “呜呜呜”在强烈无比的快感中回过神的林知用手臂遮住脸蛋,无助的哭泣着。

  她居然尿了出来,还尿了顾衡和自己一身,在吃饭的桌子上,太可怕了,她已经没脸见人了。

  “知知,宝宝不哭,不哭。”顾衡也知道今天自己玩狠了,赶紧搂起林知安慰。

  “宝宝特别美今天,夹的我特别爽。”

  “你还说,都是你。”

  林知用泛着水光的杏眼狠狠地瞪了顾衡一言眼。

  “我i现在下面还难受着,特别是小屁眼……”

  林知越说越小声,屁眼里还全是水果,可难受死她了。

  顾衡真的是爱死林知这个扭扭捏捏的小模样了,把林知换成了跪着姿势,掰开两片滑腻腻的屁股瓣,埋头就找起小菊花来,把它整个含到嘴里。

  “嗯啊…不行啊…那里不行舔…嗯…啊…啊…阿衡…不行啊……”

  林知眯着眼睛,脸颊爆红,他怎么,怎么舔她那里。

  随着啧声不断传来,顾衡的舌头直接钻到菊洞里面去,不停的猛吸,把里面的果肉都吸出来吃掉,林知给舔的不停分泌肠液,忍不住的摇起了大屁股,又小泄了一回。

  事后顾衡还把林知骚逼里的草莓碎和精液都用勺子挖到碗里面,逼着林知吃下去。

  直把林知逼的两眼泪弯弯的,看着好不可怜。

  “我下回再也不要玩这个了……”

  “好,我们下回换个别的游戏。”

  第14章、顾衡和一个女的去吃饭,知知以为自己是替身。

  因为那件事情,林知气的好几天都没有理顾衡,他真的太讨厌了,居然那样子对自己,那天晚上,自己真的感觉要给顾衡插坏掉。

  从那件事到现在已经三天了,林知一下班就跑掉,平时都凑着人堆走,顾衡只有在开会或者偶遇的途中才可以看见林知几眼。

  【知知,下午想吃什么?】

  【不想,我和同事去。】

  【知知,我看见一条项链,感觉特别适合你,你进来,我拿给你】

  【不用,我不喜欢。】

  ……

  见顾衡还在不停的发消息。林知赶紧放下手机,顾衡这几天一直在哄林知,其实林知已经不生气了,但就是不知道怎么面对她,毕竟顾衡给她灌肠她在顾衡面前忍不住,还有给他干失禁,最重要的是顾衡还往她下面塞那些东西,虽然过程她很爽,可是现在回想一下还是很不好意思。

  下午,林知觉得差不多了,顾衡已经一直在讨好她了,她也要见好就收,她也很想念顾衡。

  所以林知和总监在外面开完会回来时候,特意拿了一杯咖啡,想进去和顾衡和解。

  林知敲了敲门。

  “在吗,总裁?”

  林知等了三分钟,发现没有人开门,失落的走了回去。

  “怎么回事啊,顾衡没和我说今天不在呀?”

  林知纳闷的拿起手机想问一下顾衡在哪里。

  “咦,小知,你看我们公司群了吗?”一旁的苏意凑了过来。

  “群里有人拍了我们顾总和一个女生吃饭,我还以为是你。”

  “哪里呀。”林知也来了兴趣,她确实和顾衡在外面吃过几次饭。

  “我给你找找。”苏意翻着群里信息。“图片给刷上去了。”

  苏意飞快的滑着屏幕,嘴里还到“好像是在景城西那家,那家很贵的日料店。”

  “日料?”林知突然心里一沉,她根本没有和顾衡去过日料店,她喜欢去的是火锅店,只不过顾衡不是很喜欢那个地方,他们就去过一次。

  “对啊对啊,就是新开的那家。”

  苏意终于找到了,把手机举到林知面前。

  “小知你看。”

  林知看着言情的照片,是顾衡和一个女的,那个女的根本不是她,她唯一和那个女的相似的地方就是这一头乌发发亮的长发。

  杉一无衣流凌

  只见照片中的女生眉眼低垂,睫毛乌黑,长的娇弱白嫩,穿着一条白色的长裙,而顾衡正在他旁边温柔的望着他,眼里是她林知没见过的神色。

  林知突然呆在了原地,这个女的,侧颜和她确实有三分像,只不过林知更加妩媚一点,娇弱中带着无辜的媚态,而这个女的更加清纯。

  她心里空空的,难怪顾衡和她做爱那么喜欢她趴着,屁股对着她,原来是因为顾衡把她当替身了。

  “知知,你和这个女的有点像,不过我还是更喜欢你这样的,天使脸蛋魔鬼身材。”

  “我们像吗?”林知迟疑的问到。

  “像呀,你看你们发型啊,还有气质都有点像,还有你前几天不是也穿了一条长裙来公司吗?”

  “真的嘛,我还没觉得。”

  “不过人家命真好,居然和顾总在一起了,以后是富太太了,这辈子都是我们高攀不上的了。”

  林知突然想到了高中时期,顾衡也和一个很美丽的女孩子关系很好,当时她记得那个女的就是一头乌发的长发,她以为顾衡喜欢这样的,便也往这方面靠拢,没想到啊。

  “……”林知低着头不说话。

  “小知,你怎么了,感觉你心情不好。”

  “对…对啊,我妈妈生病了,老家离这么很远,我想辞职回家照顾她。”

  “啊?你要离职?这里待遇这么好呢。”

  “嗯,多陪陪亲人,我爸爸老早就走了。”

  林知像是下定决心了一般。

  “我先收拾东西,等下离职信麻烦你替我交给人事部了,妈妈一个人在医院没人照顾。”

  “啊,好的好的。”苏意示意林知放心。

  “小知,我会想你的。”

  “我老家在南方xxxx”鬼使神差的,林知和苏意说了地址,也许是她心里还抱有一丝幻想。

  第15章、顾衡给知知带礼物,却发现她离职(走剧情)

  “林秘书呢?”傍晚顾衡特意提着一个礼品袋回来,里面是他今天下午看了一个下午,然后选择的一对粉钻耳环。

  “知知的耳朵小巧又精致,戴上这个一定很好看。”

  顾衡心满意足的提上礼品袋回去,他要快点了,不然知知要下班了。

  顾衡本来想先和林知说一下,但是想一下这样子就没有惊喜了,他想给林知一个惊喜,所以一下下午都忍住没找林知。

  但这也让林知心灰意冷了,顾衡一个下午都没有给她消息,平时只要一有时间,顾衡都会马上找她的,果然正主来了,她就要下场了嘛?。

  那与其让顾衡开口赶她走,还不如她自己走,还能保全一些体面。

  这样想着,林知眼泪又开始留了,她抹掉眼泪,收拾了一下东西,马上赶最晚的一班航班走了,只想快点离开这里。

  “知知呢?”顾衡回公司逛了一圈,都没有看见林知,就连秘书办公室也不在。

  他纳闷的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想拿出手机问问林知,却看见公司群有99?消息,好奇的点进去发现。

  苏意:【我去,顾总和那个美丽小姐好配啊。】

  王总监:【真的是郎才女貌。】

  ……

  顾衡【?】

  顾衡只觉得自己脑袋上都是问号,哪个小姐?

  他有点心慌的刷着群,发现上面都是祝他99,百年好合的消息。

  看到了公司里发的图片,他和许云的照片。

  江云以前是他的领居,他们小时候关心还不错,高中也是在一个学校的,在加上他妈妈很喜欢许云,许云家最近也遇到了很多事情,在加上许云今天回国,他下去接了许云,带她去吃了个饭。怎么大家都以为他们是情侣了,那这些消息知知是不是也看到了?

  想着顾衡马上给林知的微信发去消息,却得到一个红色的感叹号。

  他又急忙给林知打电话,却是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

  突然顾衡像想到了什么,赶紧叫外面的苏意进来。

  “林知呢?她怎么不在?”

  苏意进来就看见顾总那冷的要杀人的脸色。

  吓的都不敢直视顾衡。

  “知知她中走了,好像她妈妈生病了。”

  顾衡听到这个话心情好了一点点,脸上表情缓和了,妈妈生病走了他可以理解,而且他觉得自己作为未来女婿,还是有必要去探望未来丈母娘的。

  “那她什么时候回来,我这边有点事找她。”

  “回来?”苏意惊讶的抬头“顾总你不知道吗?小知离职了,她不回来了。”

  “什么?”顾衡突然站起来,动作大的都带落一地的文件。“什么时候的事情?”顾衡大步走到苏意的面前,咬着牙问道。

  “就,就是今天中午的时候,我看小知心情很不好,然后就问了一下。”

  “怎么没有人和我说?”

  苏意有点迷茫,离职不是直接和人事部的说一下就行了,顾总秘书那么多,还真的不管她们离不离职。

  “我不同意,现在把林知给我叫回来!”

  “顾总,小知这会因该已经上飞机回老家了,她不在a市了。”

  顾衡只觉得自己都站不稳了,这都什么事,他的知知怎么一声不响就走了?

  “群里那个照片谁发的?”

  “哈?”苏意有点吃惊,“就是顾总那个嘛?”

  顾衡沉着脸点了点头。

  “是江经理发的。”

  “好,很好。”顾衡说着便打电话给人事部,让他们辞退江经理。

  “你知道林知老家吗?”顾衡望着已经吓傻的苏意问到。

  “嗯……小知下午和我说了,是在s市的xx区……”

  苏意赶紧把所有消息都告诉了顾衡,事到如今,她终于知道为什么中午自己说那个,小知脸色那么难看了,可能不止有妈妈生病的原因,还有顾总那个照片,顾总气的把江经理啊,都开了,那自己还和林知说,在群里疯狂拍顾总马屁,结果居然拍错了,她也很怕顾总一生气把她也一起开了。

  “好,你先出去吧”

  顾衡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他必须去找知知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