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笔趣阁H小说 > 夺爱 > 【夺爱】(1-4)(父女1V1)

【夺爱】(1-4)(父女1V1)

热门推荐:
作者:偷马头
2024/02/11

作品简介:

周白内心深处有一个畸形的秘密。

这个秘密在周谨准备给她找后妈的时候,终于藏不住了。

周白决定要把父亲的爱,夺过来。

排雷:

1.亲父女

2.回避了禁忌的痛点,不虐,气氛不压抑,喜欢虐文慎入

  1.别扭

  “小白,妈妈真的很抱歉,但是妈妈现在确实有难处,妈妈保证过一阵子就会去接你回来的。”

  在机场送女儿的时候,白琼握着周白的手一脸愧疚的样子。

  但周白心里其实很清楚,妈妈要和陈叔叔组成重组家庭,在这个即将组成的新家庭里没有属于她的地方,所以她要被‘归还’到周谨身边去了。

  至于会不会被接回来,那可能只有神知道。

  “不过……反正你应该也是更喜欢你爸爸一点,和他生活在一起没准会更开心的。”

  周白确实是喜欢爸爸。

  但那应该是和白琼所想不一样的喜欢,而且远不止一点。

  她本以为在妈妈身边生活下去就能假装成正常人一样生活,现在看来人生果然不如意十之八九。

  “你到了那边之后一定要记得好好学习,你现在这个时间真的很关键……”白琼没有察觉到周白的走神,还在自顾自地碎碎念,“不过你成绩一向很好,妈妈相信你肯定可以……”

  “好了,妈。”周白背着自己的书包站起身,“该登机了,我走了。”

  行李已经托运,周白进了登机口,又回头暼了一眼。

  只见刚才还和她展示母女情深的白琼女士已经迫不及待地拿起手机给新丈夫报喜了,神情间尽是松了一口气的味道。

  看吧,就知道。

  周白耸耸肩,不以为意地转身,登机。

  青城距离这里不远,坐飞机也不过就是一个多小时的功夫。

  下了飞机之后,周白在机场大厅里很轻易地就找到了那个男人,她的父亲,周谨。

  周谨上半身穿着白衬衣,每一颗扣子都被一丝不苟地塞进对应的扣眼中,下身黑西裤,脊背挺得笔直,目光清清冷冷,颇有些遗世独立的味道。

  周白一眼就在人群中锁定了周谨,周谨也迅速循着周白的目光发现了她。

  不远处的少女身上穿着一条浅绿色的及膝连衣裙,小细胳膊拖着快有她半个人高的行李箱,让人看着都觉得不忍。

  周谨长腿一迈,三两步走到周白面前直接把行李箱接了过来,“走吧。”

  好像比走的时候要高了,已经快到他胸口了。

  走近了,周谨才意识到女儿的成长,“开学就读高三了?”

  周白嗯了一声,继续低头走路,看也不看周谨一眼。

  这个年纪正是叛逆的时候,周谨想起周白跟着白琼离开的时候才刚上高一,那个时候性子就已经和小时候大不一样了。

  小时候天天粘在他屁股后面转,爸爸爸爸叫得甜得很,到后来看见他就跑开,把房门一关,再反锁,神仙都拿她没办法。

  七月初的青城还是很热的,周谨的车不过在阳光下停了二十分钟,就已经闷热得像是预热过后的烤箱,周白直接坐进了副驾驶,被车座烫得倒吸了口气。

  阳光正好在车前方,从前窗照在少女雪白的大腿上,反出莹莹白光。

  周谨把空调打开,觉着周白的小细胳膊小细腿确实是晃眼,“你的裙子是不是太短了点?”

  站着的时候长度还可以,一坐下大腿都露出一半了。

  “这也算短?”周白瞥了周谨一眼,两道秀眉一皱,又把裙摆往上扯了扯,“这才叫短吧。”

  周白扯裙摆的时候一下没控制好力道,露出了裙底鹅黄色的一角,瞥见周谨的目光,小丫头立刻又把裙摆扑了回去。

  “老古董。”

  小丫头脸上热得有点发红,朝周谨皱了皱鼻子就把头撇到一边不再看他。

  回到家,周谨把行李箱放周白的房间,就回了书房,让她一个人收拾东西。

  周白的房间和她走之前基本没什么变化,她把衣服挂进衣柜里,再把辅导书摆上书桌,其他都不需要动。

  收拾完,周白走出房间,就听见从书房里传来周谨的声音。

  周谨好像在打电话。

  周白放轻脚步走到书房门口,猫悄地开始听墙角。

  “嗯,……回来了。”

  周谨声线本就偏低偏冷,平时说话声音也不大,周白蹲在门口耳朵都快融进门里头了还是听不清楚。

  “最近……不方便……到时候……联系。”

  什么不方便,是因为她吗?

  周白眉头小小地拧了起来,一股不好的预感绕上了心头。

  要知道周谨这个老古董可是青城大学历史系教授,虽然行事风格严厉,但那架不住他长得好看啊,上个公选课都有一堆人慕名而来,还总是有些女学生前赴后继地往他身上扑。

  这种自己的东西被他人觊觎的感觉很不好。

  周白不高兴了,进厨房倒了杯水像绿林好汉似的往下灌,却又吞咽不及,喝得前襟湿了一大片。

  喝完水,周白重重地把水壶和水杯放下,并在内心发誓自己再也不要理周谨这头臭猪了。

  “怎么弄这么大声音?”周谨被周白故意造出来的声响给闹出来了,站在书房门口目光中浮着一层冷色,“衣服怎么也湿了?”

  浅绿色的布料变得透明,皱皱巴巴地贴着少女的胸口,映出里面粉色的胸衣。

  “我喝水喝的!”周白想到有一群女学生围着周谨就来气,看他那张清隽的面孔也觉得不顺眼,“吃饭前别来叫我。”

  周谨看着周白怒气冲冲地回了房间,电话那头传来了女人温柔的笑声:“小朋友怎么好像生气了?”

  “不知道。”他搞不懂。

  他可以理清楚历史车轮的脉络,认出各个时代人类活动进程的历史事件,弄明白各个同时代名人背后千丝万缕的联系,却完全不知道自己女儿心里在想些什么。

  2.试探

  “周先生,可以吃饭了。”

  说话的是钟点工王嫂,平时负责做做饭,简单的料理一下家务,因为人话不多,也不爱打听,周谨就一直将合约续了下来。

  “好。”周谨应了一声,放下手中的《二十四史》站起身,简单活动了一下四肢。

  他看书一旦看进去了,一整天也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回过神来的时候经常四肢都有些酸麻了。

  周谨从书房出来,王嫂已经走了,他走到周白的房间门前抬手敲门,“吃饭了。”

  门没锁,被他敲了一下直接敲开了,周谨还有点不习惯女儿没有反锁的房门,想了想还是没有直接推门进去。

  “周白?”

  周谨又喊了周白一声,房间里依然没有回应,他这才推开房门。

  冷气扑面而来,房间里空调温度开得很低,周白躺在床上缩成一团,睡得很熟,纤细嫩白的胳膊上都是细细的鸡皮疙瘩,一看就是冷的,周谨皱了皱眉,走进房间想找空调遥控器,顺手拿起一件衣服准备给周白盖上。

  刚走近,周白就自己睁开了眼,瞳仁缓缓地聚起了焦,看见房间里的周谨,一时间没想起自己之前喝水时发过的誓,“干嘛?”

  周谨把衣服放下,转头把空调关上,“吃饭了。”

  周白哦了一声,还保持着睡觉的姿势没有动。

  连衣裙是无袖设计,又很宽松,周白这样躺在床上隐约可以瞥见衣服里那粉色的一道边儿。

  周谨莫名地想起之前周白湿了衣襟透出的那一点点粉色。

  那是她的小胸衣。

  周白发育得晚,同龄的女孩子有的已经开始穿胸罩了,她还在穿刚发育级别的胸衣。

  那两团小小的蓓蕾现在就随着周白的呼吸而微微起伏,空气中弥漫着少女身上清甜的体香。

  “你怎么还不走啊?”周白又躺了会,抬起眼瞪着周谨。

  “起来吃饭。”周谨站在床边看着周白。

  “不想吃!”

  “不行。”

  周白不耐烦了,干脆在床上翻了个身用屁股对着周谨,也不管自己的裙子已经被睡得乱七八糟,鹅黄色的小内裤包着那平平的小屁股早就见了光。

  周谨拿周白是真没办法,他本就不是习惯好言好语哄着来的人,周白却又总是不讲道理,他站在床边又僵持了一会儿,索性把床上的周白拉起来,一把抱起。

  小丫头轻得不行,手碰哪儿都是骨头,还在他怀里一直扭动挣扎,像一只顽劣不堪的小猴子。

  “你干什么!老古董!臭猪!周谨你放我下来!”

  都敢直呼其名了。

  周谨抬手在周白的屁股上打了一下,薄薄一层肉几乎没有弹性可言,“别乱动,待会摔了。”

  周谨身上向来没有其他中年男人那样的烟臭味,也不用香水,只有皂角的清爽气味混着一点书香气。

  周白的屁股被拍了一下,脸都涨红了,又怕两个人贴得近,周谨会发现她的异常,挣扎得更是厉害,“周谨你这讨厌鬼!我讨厌死你了!放开我!”

  周谨对周白的叫嚣置若罔闻,把轻飘飘的人抱到厨房放下,小丫头额头上都激出了一头汗来。

  “坐下吃饭。”饭桌上已经摆好了两副碗筷,周谨在周白对面坐下。

  就这么短短两步路,周白就已经闹得有点累了,闻到饭香也确实饿了,就冷着一张脸开始吃饭。

  吃着吃着,周白又把周谨之前打电话那件事想起来了,饭是越吃越没滋味。

  可那毕竟是听墙角,周白又不能直接问周谨和谁通话,憋得那个难受。

  然而下一秒,周谨的手机就像是和周白心有灵犀似的震了起来,她快速地瞄了一眼手机屏幕——

  苏瑜。

  这很显然是一个女人的名字,周白喉咙梗了一下,软糯的饭卡着怎么也咽不下去了。

  周谨没有接,直接把电话挂了,周白憋了一会憋不住了,“刚刚来电话的是谁?”

  “朋友。”

  “女的?”

  “嗯。”

  “你以前怎么没有这号朋友?”

  周谨抬眸看了周白一眼,“最近认识的。”

  周白低头咬着筷子,总觉得没有周谨说得那么简单,可这幅小心翼翼试探的样子又让她觉得自己很愚蠢。

  说白了周谨都和白琼离婚两年了,白琼现在都要再婚了,周谨认识一个新的女性朋友一点也不过分。

  错就错在周白对周谨抱着不正常的心思。

  3.苏瑜

  直觉告诉周白,苏瑜就是今天白天和周谨打电话的那个人。

  吃过晚饭,周白洗了澡之后就开始坐下来刷题,一边刷题一边想着这件事,题做的也不顺,烦得要炸毛。

  好巧不巧,周谨又来敲门,周白连走过去开门都懒得,直接甩了一声进来就继续低头做题。

  周谨走进房间,先看了一眼空调温度才开口,“最近有个文物展……”

  周白写字的动作都没停顿,“想要我陪你去的话也可以,我想要一条新裙子,已经看好了。”

  其实周白已经很久没有逛过街看过淘宝了,只是不想答应得那么干脆而已。

  “好。”周谨倒是答应得很爽快。

  周谨离开后,周白立刻跳下书桌打开衣柜开始选自己明天要穿的衣服。

  明明知道去文物展只不过是周谨的兴趣,周白却还是因为这很多年以来的第一次俩人出门而感到有那么点雀跃。

  然而第二天周白跟在周谨身后,第一时间就发现了站在展馆门口的女人。

  暑假期间带孩子来文物展的家长很多,但从女人得体的衣着,精致的妆容上来看,很显然和他们不是一路的。

  “周教授!”

  不等周白反应,女人已经发现了周谨,并立刻笑着朝他们走了过来。

  女人朝周谨笑了笑之后立刻看向周白,“你就是周白吧?我听周教授说起过你好多次了,长得真漂亮呀,我是苏瑜,你可以叫我苏阿姨。”

  苏瑜是很有味道的那种女人,岁月在她身上沉淀下来了一种温柔的气韵,这种气韵让她的眉眼都变得柔和,和刺猬似的周白可以说是两个极端。

  周白立刻扭头看向周谨,内心涌出一股仿佛被背叛了一样的感觉。

  周谨一看周白的表情就知道她不高兴了,赶紧低头抓住她的手,生怕这小耗子一生气扭头就跑,“我们进去吧。”

  周谨的手很大,周白的手都握成拳头了还能被他包进掌心,周白暗暗地挣扎了两下发现挣不脱,气得简直牙根痒痒。

  她以为周谨还是以前那个除了历史什么都不懂的直男,没想到现在他都已经学会藉文物展的名义把妹了!

  而且把她一块儿带上,就差直接让她管苏瑜叫后妈了!

  周白越想越气,越想越委屈,苏瑜好几次跟她搭话她也没听清楚,随便敷衍了两句。

  周谨倒是和苏瑜挺聊得来的,苏瑜对历史显然很有兴趣,对这些展示的物件也能说得出个子丑寅卯,而周谨平时话不多,一谈到历史就会说个没完,虽然周白在周谨的熏陶下对历史也有些了解,可两人聊天氛围实在太好,让她插不进话。

  就这么憋了一上午,周白觉得自己都快气成河豚了,苏瑜才开始笑着问她想去哪里吃饭。

  苏瑜对她的态度其实已经近乎讨好了,这种讨好的样子周白以前在陈叔叔身上也看见过,只可惜她实在油盐不进,才会被无计可施的白琼退货回周谨身边。

  “我想吃必胜客。”

  因为周白随意的选择,三个人来到必胜客,苏瑜拎着包去洗手间补妆,周白直接坐到周谨身边,小手啪地一下像拍桌子似的拍在周谨的大腿上,迫不及待地开口质问:

  “你是不是想给我找个后妈?”

  “……别胡说。”周谨被周白的直白梗了一下,目光却依旧坦然,“只是朋友而已。”

  “那你为什么昨天不告诉我今天她也在?”周白上半身又往前倾了几分,胸口几乎要贴上周谨的手臂。

  “她昨晚才说要来,你当时已经睡了。”周谨轻不可闻地叹了口气,用手摸了摸周白的头,“就是在气这个?”

  那当然不止了!

  她还气周谨跟苏瑜聊得愉快,气周谨跟苏瑜并肩走路却像拖一个行李箱一样拖着她,气周谨从来没跟她说过刚才那个釉下彩的典故,还气周谨到现在还像个傻瓜一样不知道她究竟在气什么!

  但是这些话周白怎么说得出口,她深吸了一口气,用力地点点头。

  周谨看着小丫头脸颊红扑扑的,也不知道是热的还是气的,一双眼睛瞪得溜圆,忍不住伸出手捏了捏她的脸,“好了,别气了。”

  周白的脸上肉不多,但触感又软又滑,满满都是胶原蛋白,周谨把手收回来之后还有点意犹未尽。

  他好久没碰过自己家的小丫头了。

  “那你回家也要跟我说那个釉下彩的事情。”还要比刚才跟苏瑜讲得更详细!

  “好。”

  “吃完饭就回家!”不许再在苏瑜身边多逗留一秒钟!

  “好。”

  周谨看着周白鼓着脸的样子,哪里还说得出半个不字。

  周白心情立刻又好了,噘着嘴翻开菜单,腿还十分放肆地架到了周谨的腿上。

  她今天穿的裙子比昨天更短,绞着荷叶边的裙摆快要遮不住她的大腿根,周谨被那片鲜亮的白晃了一眼,两道剑眉又拧在了一起。

  “像什么样子,放下去。”

  “我不。”

  周白不光不放下去,腿还示威似的晃了两晃。

  “被人看见怎么办?”

  原来是担心这个,周白咧嘴笑,直接伸手把裙摆拉开,“喏,有安全裤,看见就看见了。”

  周谨立刻拉着她的手腕把那短的不行的裙摆放了下来,瞪了她一眼,“不像话。”

  周白被训了一句心情反而好得出奇,看着什么都觉得倍儿有食欲。

  “点好餐了吗?”苏瑜拎着包走了回来,看着父女俩粘在一起,自觉地坐到了对面,“小白点了什么好吃的?”

  “苏阿姨你点吧,我什么都爱吃。”周白撑着下巴漫不经心地回答,桌下却悄悄甩掉凉鞋,用脚勾起了周谨的裤腿玩。

  苏瑜就在面前,周谨想用眼神警告一下周白,周白却看向别处,假装没看见。

  苏瑜丝毫不知道桌下是什么情况,又向服务员要了一份菜单来看,还一直询问周白的意见。

  这种她和周谨之间有了点苏瑜不知道的秘密的感觉很好,让周白心里生出一股奇异的快乐与满足。

  4.桌下

  “那我和小白一起喝蜜桃果茶吧,周教授要喝点什么?”点餐进行到最后一步,苏瑜把手上的菜单递向周谨。

  “苏阿姨,我这儿有。”周白立刻举起自己的菜单,就像是筑起隔绝外敌的城墙一样挡在了周谨面前。

  苏瑜收回菜单,笑了笑没说话。

  周白视线看向别处,脚却像是一只悄无声息的小爬虫一样碰了碰周谨的小腿,周谨这个人无论一年四季身上总是黑白灰三色,尤其是裤子,清一色经典款西装裤,包得严严实实,一副老学究的样子。

  周谨把菜单放下,低头看咖啡的种类,但周白那只小脚丫却根本不给他集中精神的机会,一直在让他分心。

  一会儿用脚趾夹着他的裤腿往下拉,一会儿又顺着他的小腿往上爬,灵活到像是其他有自主意识的小生物。

  除此之外,那条架在他身上的大腿存在感也十分强,被挂在座位正上方的顶灯一照,能看见青色的血管在鲜白幼嫩的皮肤下隐着,就像是水墨画中最浅淡纤细的线条。

  “怎么了,选不出来吗?”苏瑜也把菜单翻到了咖啡那一页,“确实一般这种餐厅的咖啡都是比较迎合年轻人口味的,如果你不喜欢的话,我刚才看见旁边还有一家咖啡厅有卖现磨的。”

  “不用那么麻烦啦,苏阿姨。”周白伸出手在菜单上点了点,“我想尝尝这个,你点这个好不好?”

  周谨看也没看就点了头,“好。”

  饮料端上桌,周白看也不看自己的蜜桃果茶一眼,直接端起周谨的咖啡小小地啜了一口。

  “怎么样?”周谨看周白立刻拧成一团的小脸,忍不住从她手里把咖啡杯接了过来,抿了一口。

  “好苦。”

  “太甜了。”

  同一杯咖啡,截然不同的感想,苏瑜忍不住笑了起来,周白伸出舌头舔了舔上唇,撇了撇嘴,“明明很苦。”

  粉嫩的小舌尖像是探出洞穴查看情况的小动物一样又迅速钻了回去,快到让周谨的视线来不及捕捉。

  这次周白回来,好像和之前不太一样了。

  “你们父女关系可真好啊。”苏瑜笑盈盈地看着两个人,“真让人羡慕,我和我爸爸的关系就没有这么好,主要也是因为我没有小白这么可爱吧。”

  周白心情正好呢,对苏瑜也没那么不耐烦了,“可苏阿姨你很漂亮也很温柔呀。”

  苏瑜没想到周白会夸自己一句,立刻喜上眉梢,“小白嘴还这么甜,我要是有小白这样的女儿就好了。”

  周白不搭话了,端起果茶用勺子捞里面的黄桃吃,周谨想到刚才周白气红了的小脸,“苏小姐以后的女儿肯定比周白可爱。”

  那意思是她不可爱咯?周白又不乐意了,在桌下踢了周谨一脚。

  周谨有些无奈地瞥了周白一眼,拍了拍她的腿示意她别乱动。

  “哎呀……我要生女儿啊……”苏瑜依然笑得灿烂,“那还早呢,我现在连对象都没有。”

  “苏阿姨这么优秀肯定会有的。”周白抓住了周谨的手,纤细的手指头就像是柔软的小触角一样缠了上去。

  周谨的手确实很大,手指干净修长,指节分明,指甲永远剪得整整齐齐,让人看着就觉得很舒服。

  周谨挣扎了一下,没挣脱,也就随周白抓着了。

  “到时候我和我爸一定会去参加你的婚礼,然后送上一个大红包!”周白得了便宜还卖乖,脑袋一歪靠在周谨手臂上,笑容看起来乖得要命。

  苏瑜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借小白吉言,我也希望能够早点找到一个合心意的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