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笔趣阁H小说 > 成仙亦入魔 > 【成仙亦入魔】(第二卷37-39)(修仙后宫)

【成仙亦入魔】(第二卷37-39)(修仙后宫)

热门推荐:
作者:恋足ing
2023/12/03

  第三十七章三凤游龙!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淌,就连吴媚都不知道具体过了多久,只觉得自己好像用一个姿势被干了一个世纪一样。

  一开始她不知道王二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在他要强奸琪琪的时候主动抱过王二,用自己的身体来满足他。但是没多一会,王二就化被动为主动,开始猛烈的冲击起来。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吴媚只感觉自己的肉洞火辣辣的疼痛,甚至连淫水都不再分泌,每一次的抽插都伴随着剧烈的痛感,几乎快要让她昏厥过去,但是她又不敢让王二停下来,就怕他没有得到满足,再找上琪琪!

  所以吴媚只得强忍着疼痛,那根带给她无穷快感的肉棒此时化身成为致命的刀子,每一次深入摩擦都带给她割肉般的疼痛感。泪水早就模糊了双眼,嗓子也早就喊哑了,吴媚眼神空洞的望着前方,现在唯一让她咬牙坚持的理由就是她的女儿,琪琪。

  就在吴媚实在坚持不住的时候,大门再次被推开,吴媚听到推门声条件反射一般扭过头来,同时用嘶哑的嗓音喊道:“琪琪不要进来!快走!!”

  “媚姐,是我……公子…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是蓝蓝!

  蓝蓝醒过来后看到琪琪趴在床边哭,就问她怎么回事,然后琪琪哭着让蓝蓝快点去救救她妈妈,王二在欺负她,所以蓝蓝就赶紧跑了过来。

  原本以为自己在晕倒后吴媚和王二产生分歧然后王二欺负了吴媚,没想到推门一看,王二竟然在肏她!

  “蓝蓝!快…救救我……我要死了……”

  吴媚一看救星来了,也顾不得跟她说事情的原委,只希望她能代替自己好让自己喘息一会。

  蓝蓝看到虚弱不堪的吴媚连话都说不稳了,也知道这个时候不是多说的时间,看到王二猩红的双眼面目狰狞的样子,蓝蓝也只能咬着牙脱下衣服,代替吴媚成为下一个受害者!

  刚刚苏醒的蓝蓝没有经过任何前戏,就连基本的爱抚都没有,下面还是一片干涸,哪里受得了王二那巨大肉根的冲击?看到吴媚胯下那红肿的阴唇,就连里面的嫩肉都有些外翻了,蓝蓝还是不忍心再让吴媚继续收到摧残,脱光衣服后趁着一个空档势力一个闪身夹进两人中间,抱在吴媚身上,用屁股抵住王二,给了吴媚趁机逃离的时间。

  吴媚看到蓝蓝挤了进来,使出吃奶的力气爬了出去,每一次抬动大腿,胯间的两片阴唇就摩擦的生疼,火辣辣的感觉让她再次留下眼泪。

  终于挪到了床边,吴媚分开大腿躺在床上,此时她已经不敢坐下来了,只要稍微一碰下面就会带来剧烈的疼痛,所以只能躺仰着身体看着蓝蓝和王二喘着粗气。

  “啊!!疼死了!!”

  王二丢失了猎物,但是又寻找到另一个,也不介意胯下到底是谁,只是遵循于本能找到蓝蓝的洞口挺枪直入。

  “好疼……公子轻一点啊…”

  异物突然进入身体,蓝蓝疼的直吸凉气,看着王二的模样,觉得有些不对劲。

  按照以往的情形,自己无论怎么勾引王二他顶多也就是兴奋的大喊大叫而已,从来没有过这种一声不吭只知道埋头苦干的情况,而且他的眼睛猩红无比,明显是中邪的模样,蓝蓝想不出来到底因为什么,现在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满足王二,说不定得到满足以后就可以恢复原样了。

  想到这里,蓝蓝也尽力去想一些以前两人欢好的画面,好让自己能分泌一些淫液出来,起到润滑作用,起码能少受点罪。

  同时,使出全身的功夫伺候王二,希望能让他快点射出来。

  如果放在以前,蓝蓝只要使下坏稍微一夹紧自己下面的肉洞,不出三分钟王二就会立刻溃败下来,但是今天无论蓝蓝如何使出浑身解数,王二始终坚挺着,一根粗大的肉棒仿佛不知疲倦一般不停地抽插着蓝蓝的嫩穴,干的蓝蓝淫水翻涌娇喘连连。

  “公子~~好猛啊~~~好久没有这么舒服过了~~你好棒啊~~蓝蓝还想要~~”

  得到淫液的润滑,一开始的不适也就消失,随着王二的抽动蓝蓝的欲望也随之爆发开来。

  以往来说王二每次都只能靠手和嘴的辅助来满足蓝蓝,如果纯靠做爱的话根本不能满足她,虽然蓝蓝没有说过什么,但是她也很想和自己的主人来一场欢畅淋漓的性爱,这次终于是得愿以偿了。

  “哦~~~顶的好深啊~~~公子的大鸡巴真棒啊~~又粗又硬的每次都能顶到最里面~~~感觉比以前又大了好多哦~~~”

  吴媚一边在床上休息,一边看着蓝蓝游刃有余的接受王二的摧残,心想蓝蓝别看长得小,但是那股子骚浪劲儿却像是久经沙场的荡妇一般,这么粗暴的王二都能灵活应对。

  “哦哦哦~~~太棒了~~真爽~~~蓝蓝要到了~~来了来了~~~”

  没多一会,蓝蓝就达到巅峰,大量的淫液从淫洞之中流出,喷发在王二粗壮的阳根上,把它浇灌的油光瓦亮,更显狰狞!

  “这也太可怕了!这么瘦弱的蓝蓝是怎么承受住这么粗的肉棒的?”

  吴媚看着因为高潮而稍微有些迟缓的阳具在蓝蓝的淫洞前进进出出,每一次深入都能让蓝蓝的小腹凸出明显的痕迹,顿时有些后怕。这要是蓝蓝没醒自己还不真得被他操死?

  “公子~~快一点~~蓝蓝还要~~~”

  刚刚到达高潮的蓝蓝看到王二有些迟钝,翻了个身面对着王二主动索吻,双手搂住他的脖子双腿夹紧熊腰像一个小树袋熊一般吊在王二身上。

  兽欲大发的王二听懂了蓝蓝的需求,再次搂住蓝蓝的纤腰凶猛的抽动起来。

  “哦哦~~~真棒~~~~塞的满满的全部都插进来了~~~子宫……子宫好像要被插透了~~公子射进来吧~~全都射进蓝蓝子宫里面~~蓝蓝给你生孩子~~”

  吴媚躺在床上看着面前的男女不知羞耻的交合着,慢慢的情欲再次被挑逗起来,虽然下面还是有些隐隐作痛但是更多的则是瘙痒的感觉,淫水也涔涔流出,把浓密的阴毛打湿。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吴媚记得他们是从上午午饭前就开始做,一直到现在外面天都已经擦黑,王二还在不知疲倦的耕耘着,这王二竟然这么厉害?干一整天都不知道累么?

  此时的蓝蓝也有些疲倦了,自从换下吴媚后就一直被王二用一个姿势操,这都三四个小时了,铁人也受不了啊!

  “公子~~快点射吧~~~蓝蓝受不了了~~好累啊!真被操死了以后你就没得玩了~~~”

  “蓝蓝,要不你休息一会吧?换我来吧……我应该没什么问题了!”

  吴媚看着蓝蓝的颓样,有些不忍,毕竟一开始是自己挑逗王二求操的,蓝蓝过来帮场子,结果自己败下阵来一直让蓝蓝顶替,这都这么久了真给她操出个好坏出来这让她以后还怎么面对蓝蓝。

  “媚姐……你可以么?我…我还能…再……坚持一会儿。”

  “行了,别多说了,你话都说不清了,换我来吧!”

  说完,再次学着蓝蓝之前顶替自己时的样子替换了上去。

  虽说是休息了很久,但是下面的擦伤可不是歇一会就能痊愈的,即便有了淫液的润滑但是王二的鸡巴实在是过于粗大,每一次插入依然让吴媚有些难以承受。

  两人就这样你上一会儿我歇一阵的轮流上阵,一直到深夜两人都有些顶不住了王二依然没有停止的意思。

  “这……这可怎么办啊?再这样下去咱俩真得被操死了……被人操死估计咱俩是历史第一人吧……”

  绝望之际,大门再次被推开,一直没有戏份的冯雨晴推门而入。

  “雨晴姐姐!”

  “雨晴妹子!”

  两人好像看到救星一样双眼放光得看着冯雨晴,但是转念一想她跟王二又没有什么接触,会愿意献身么?

  “换我来吧…你们都被摧残成这样了……总不能真被……弄死吧……”

  “但是……你…”吴媚还是有些犹豫,自己是自愿献身的,蓝蓝是本来就跟着王二厮混的,这雨晴妹子真的愿意献身给王二么?

  “别废话了,我被他所救一直到现在也没有什么可以回报他的,就当做是以身相许吧,小说里不经常有这种狗血套路么?”

  冯雨晴微微一笑,很坦然的对着两女说道,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就褪去身上的衣服,露出洁白的娇躯。

  “雨晴姐姐……委屈你了……”

  此时的蓝蓝虚弱的不行了,看着走过来代替她的冯雨晴喃喃的说道。

  “好了,休息下吧,换我来。”

  说完,就推开蓝蓝挺起翘臀迎接王二的洗礼。

  “好痛!”

  此时的王二哪懂得怜香惜玉?或许他连自己在干谁都分不出来,只是如同机器一般永不停歇地工作着。

  粗大的肉棒直接连根没入冯雨晴的嫩穴,鲜血瞬间流了下来,顺着大腿滴到地面上。

  望着地上那触目惊心的嫣红,蓝蓝和吴媚大吃一惊。

  “雨晴妹子,你还是………”

  “呵呵,反正女人都是要走这一步的,交给自己相对喜欢点的人还算不错。”

  冯雨晴好像感觉不到疼痛一般,还冲着两女笑了一下,如果不是眼眶中的泪滴吴媚和蓝蓝真的以为她根本不怕痛。

  “真是苦了你了……以后一定要让他对你好,如果他敢不认账就阉了他!”吴媚为了缓解一下气氛,对着雨晴开着玩笑。

  “呵呵……过于……没有以后了。”

  冯雨晴扭过头去不想让两人看到自己的模样,低声喃呢道。

  “你说什么?”两人没有听清她说的什么。

  “嗯嗯…没什么……”

  就这样,初次破瓜的冯雨晴代替了吴媚和蓝蓝,成为王二胯下的下一位牺牲者。

  直到深夜,三人是轮流上阵,三凤游龙,伴随一声怒吼,在三人接近崩溃之下,王二终于是爆发了。

  冯雨晴正撅着屁股迎接呢,大量黏着的精液从巨龙口奔涌而出,只见她的肚子肉眼可见的鼓了起来,精液好像没完没了一样不停的射进她的子宫之中!

  “哇!终于结束了!怎么射了这么多!?”蓝蓝看着雨晴那夸张的西瓜肚,顿时惊讶的嘴巴都合不上了。

  “以前一星期加起来都没这么多啊!这也太夸张了吧?媚姐你俩到底捣鼓什么了?”

  “什么也没啊………”

  吴媚刚想狡辩一下,突然想到他们俩研究那个功法,照着上面的姿势来做爱的事说出来的话一下子又咽了下去。

  此时的王二终于不再射精了,后退一步把肉棒从冯雨晴的阴道抽出,阴道口就像泄了洪的水闸一样,白花花的精液如同瀑布般滴落在地上。王二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然后躺在地上沉沉的睡着了。

  “好了,看样子终于结束了!累死我了!!”

  冯雨晴看到王二昏昏睡去,终于松了口气,体力不支一下子趴倒在地,肚子被挤压后大量的精液再次从阴道内喷出,流在地上和之前滴落的精液汇成一片小水坑。

  “这么多还这么粘稠,这不生个五胞胎都亏得慌!”蓝蓝看着这些精液傻乎乎的说道。

  “要生你给生去!我才不想给他生!”冯雨晴脸色一红,胡乱拿起散落在地的衣服随便擦了擦,哆哆嗦嗦的穿上衣服,出门而去。

  “我倒是想生啊,一直不下蛋!”蓝蓝摸了摸自己平坦的小肚子,撅着小嘴说道。

  “行了,他好不容易静下来了,咱们也出去吧,让他好好休息休息,这都这么晚了,琪琪肯定饿了!我得赶紧去看看琪琪去。”吴媚说完,同样穿好衣服去隔壁看望自己的孩子。

  蓝蓝看着躺在地上的王二,心想这也不能睡在地上啊,虽然天气暖和了但是光着屁股睡在地上肯定也得着凉啊!

  想到这,蓝蓝走到身前想把王二抬到床上,但是一整天油盐未进又被干了一下午加一晚上,那还有力气?尝试了两下没有成功后蓝蓝心想,算了!反正公子天天炼体身体挺好的,睡一晚上也没事。

  想完了就哼着小曲儿一样出门了。

  单说王二,他自从开始发兽欲时就掌控不了自己的意识和身体了,完全是被兽欲所掌控。也就是说这一下午加一晚上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由于最开始大量的淫力被功法吸入他的身体,转化为实力,但是由于王二的奇经八脉和十二辅脉全部是废脉,不能完全消化这庞大的淫力,所以转化为欲望反馈给了王二,这才导致他直接被欲望所控,直到发泄完毕以后这才停下来恢复原样。

  但是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时候,一丝淫力在慢慢渗透进王二的身体,顺着身体静静滋润着他的所有脉路,其中任督二脉上,原本被废的脉路竟然像是春天发芽的嫩芽一般有了一丝生意,虽然只有一点点,但是可想而知,若是经过足够多的淫力再长时间的滋润,这条脉路必定破茧而获得新生!

  如果继续下去的话,不光是任督二脉,其他的六条主脉十二辅脉会变成什么样那可想而知!

  再说三女,雨晴妹子回到自己的屋子里,看着自己那红肿的下体和带着淤青的身体,甚至阴道口处还在往外冒精液,呆呆的陷入了沉思。

  良久,冯雨晴深深地叹了口气,从包袱里拿出纸笔,平铺开来在上面写写画画。

  吴媚和蓝蓝回到屋子后,看着已经睡去的琪琪也终于松了口气,桌子上有一些剩饭,应该是雨晴之前给弄的,看样子琪琪倒是没有饿着。

  “蓝蓝,你去那屋陪王二吧,别再出什么事了,我今天陪着琪琪睡。”

  “好哦,那我回去了,媚姐你也早点休息吧,你受的最久了,还潮吹了好几次呢,嘻嘻!”

  “去去去!没大没小的,快点滚吧!”吴媚俏脸一红,把对着她打趣的蓝蓝推了出去。回到屋里看着熟睡的琪琪,呆呆的陷入了沉思。

  良久,吴媚深深地叹了口气,从包袱里拿出纸笔,平铺开来在上面写写画画。

  最后,蓝蓝回到王二所在的屋子里,看着打着呼噜的王二,躺倒床上也睡了过去。

  第三十八章顺从本心!

  清晨,王二缓缓醒来。

  “哎呦!我的腰断了!怎么这么疼!?”

  睡醒的王二揉了揉自己的腰,感觉跟要断了一样疼。

  “卧槽,怎么这么冷?我怎么睡在地上!?”

  完全惊醒的王二看了看周围,发现蓝蓝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着,哈喇子流了一床,自己却睡在地上。

  “这个小妮子,怎么也不管我,咦,不对啊,我昨天不是在媚姐屋子么?怎么又跑这边来了?”

  由于他们住的客栈装修都是一样的,冯雨晴单独开了一间,王二和蓝蓝开一间,吴媚和琪琪开了一间,每一间都是一模一样的,所以王二还以为自己是回到了和蓝蓝的那间屋子里。

  “公子,你醒了啊。”

  蓝蓝被王二的自言自语吵醒,看着坐在自己床边的王二,自然的卷起他的衣服,擦了擦自己嘴角的口水。

  “你昨天到底怎么回事呀?跟发了疯一般。”

  “昨天?昨天我干什么了??”

  王二被蓝蓝问懵了,自己好像昨天跟吴媚在做爱,然后激活了功法,然后就可以修行了,然后又开始做爱,然后接着做爱,然后继续做爱,好像也没干啥啊?

  “你昨天好像魔怔了,一直在狂干媚姐,把她都快操死了,然后还要强奸琪琪,我醒过来你又开始干我,我俩都受不了了最后雨晴姐姐来了我们三个人被你操了一晚上。”

  蓝蓝简单总结了一下昨天的情况,除了在做爱就是在做爱,这让王二有些汗颜。

  “什么!?我要强奸琪琪?最后还把雨晴姑娘上了??怎么会这样?我怎么一点都不记得?”

  王二一听自己昨天的“丰功伟绩”,顿时有些惊讶,自己只记得和吴媚做爱的事情,至于蓝蓝说的强奸琪琪,又和她们三个一起做根本不知情,还以为是蓝蓝故意编故事骗他的。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啊,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嘞。是不是最近赶路太累了昨天又被李老八激了一下结果情绪失控了?最近蓝蓝的确没有服侍好公子,可能让公子有些忍不住了吧?”

  “我只记得昨天一边和媚姐做爱一边修炼功法,然后就觉得一直在做爱一直在做爱,但是具体跟谁还有做了多久就记不清了。”

  “功法?公子你昨天射精太多把脑浆子射出来了迷糊了吧?你哪会什么功法啊?《龙虎拳》还是《自在极意功》?”

  蓝蓝听王二说他修炼功法,顿时觉得王二好像真的有点不对劲,不但满口胡言乱语,还不记事了,难道老年痴呆了?

  “不是!蓝蓝你听我说,这件事你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我只跟你说,就连媚姐我都没说!你还记得之前雨晴她爸爸给我的那本功法么?”

  “记得啊?不是本刘备书么?我还看了看,公子你不说找时间照着上面姿势玩一玩么?”

  蓝蓝听到王二提起《阴阳诀》,表示她还记得这本功法。

  “其实它的确是一本功法!而且是我能够修炼的功法!!”

  “什么!?真的嘛?你个废物都……”

  “砰!”

  “说错了……是你天生废脉都能修炼……”蓝蓝可怜兮兮的捂着脑袋瓜,上面鼓出一个大包。

  “哼,本公子能够修炼了心情好,就不跟你计较了,要不然非得把你干的嗷嗷叫才行!”

  “别~~公子你昨天干的蓝蓝现在还肿着了,疼的要死,你还是说说那个功法吧。”

  “对,这本功法不需要灵力,或者说需要的是另一种灵力,跟正常的修炼不太一样,是靠男女交合来修行的,吸收淫水和精液什么的转化为淫力来修炼。”

  王二挑重点的跟蓝蓝解释了一下,蓝蓝这才明白原来是这样。

  “那这不成了歪门邪道了么?以前总听说书先生说魔教之人靠吸人精血或者抓童男童女献祭什么的来修炼,没想到公子你也成了这种邪魔歪道之流。”

  “不会说话你可以不用说!什么邪门歪道,我一不找有夫之妇,二不诱骗未成年,纯靠个人魅力征服她人,怎么就歪门邪道了?”王二很生气,自己明明什么都没做,就先被自己人定义成歪门邪道了!

  “可是吴媚姐就是人妻啊,琪琪还有雨晴姐姐也没有到十八岁哦~~”

  蓝蓝歪着小脑袋,坐在床边两天小腿悬在半空中摇晃着,一副可爱无辜的模样。

  “我……她……你……”

  王二瞬间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下子就蔫了。好像蓝蓝说的没啥毛病啊,自己说的根本就没有做到啊!

  “公子你别泄气嘛!蓝蓝跟你开玩笑呢,媚姐是人妻,但是她已经是恢复单身了嘛,刘大人为国捐躯,她也不过三十左右,不算有夫之妇了。琪琪这不也不是出于你的本意么?我估计就是那个邪门的功法闹的,让你控制不住你自己。实在不行咱们就不修炼它了,正正经经过日子也挺好!”

  “唉,人就是一个不知足的生物,没有还好,一旦让他曾经有过再失去就难了!我现在自从吸收了媚姐的淫力以后觉得身体轻了眼睛亮了就连性能力都好像增强了一口气能上五楼,你说这要是让我突然舍弃它还真有点不好下决心。”

  “那你万一再兽性大发要强奸琪琪怎么办?或者说在外面看到女的就要上,我们又该怎么办?”

  蓝蓝一听王二不想放弃《阴阳诀》,顿时有些着急,“咱们就是普通的老百姓而已,没有钱没有权,我宁愿咱们一家人普普通通度过一生,也不想背负着骂名将来一辈子抬不起头来!”

  “……”

  王二看着蓝蓝着急的样子,顿时有些醒悟过来。自己自从家遇不幸到馨兰学院再到殇璃帝国,这近半年的时间遭遇到太多太多的事情了,每一次都是因为自己没有实力,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如果说自己为了报仇而选择这本邪功,看上去的确是可行,但是最终会变成什么样子?回到学院又该怎样面对清烟和院长他们?但是如果错过这本功法,可能这一辈子都不会再有崛起的机会了……

  王二觉得很痛苦!这真的难以抉择。实力,报仇,财富,骂名……一旦选择了修炼功法,这就意味着将来会走上一条不归之路;如果选择放弃,可能未来的路会更加艰难,别说复仇了,就连能不能活下去都难以想象。

  “公子,蓝蓝只是个奴婢,按理说不应该对您的做法评头论足,蓝蓝也想为老爷族人们报仇,但是靠这种歪门邪道来获取实力的方法蓝蓝不认可!”

  “唉!先不说这个了,先出去看看媚姐和雨晴她们怎么样了吧!昨天你们都累坏了吧,我出去给你们买些吃的东西回来。”

  王二对于这个问题也很头痛,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蓝蓝这么认真的跟自己讨论问题。以往来说蓝蓝一直都是一个傻傻呼呼天真善良的小丫头,对自己唯命是从,说一不二,从来不会反驳自己的一切,但是这次她却提出了这个问题,看样子自己的确是有些迫于求成了。

  多想无益,王二穿好衣服推门走出房间,先来到了冯雨晴的房间。

  “啪啪啪!”

  敲了敲门,却发现没有人开门,王二有些疑惑,难道睡的这么沉?想到昨天自己的兽行,王二便不再打扰她,决定让她再休息会儿,先去找吴媚。

  “啪啪啪!”

  敲了敲门,这次终于开门了,琪琪睡眼惺忪的开了门,一看是王二,吓得立马跑回床上钻进被窝。

  “哥哥你别过来!别抓我!琪琪害怕!!”

  她还在为昨天王二突然的发疯而后怕着,生怕王二还没冷静下来再次把她抓走。

  “琪琪别怕!哥哥没事了,你看,哥哥昨天练功走火入魔了,现在已经好了,不会再对琪琪那样了!”

  看着躲在被窝里哆哆嗦嗦打颤的琪琪,王二心头一疼,自己昨天是有多过分?竟然把一向对自己很依赖的琪琪吓成这样!

  说着,王二走到跟前坐在床上搂过了琪琪。

  “哥哥…你真的没事了么?不会再撕琪琪衣服么?”

  琪琪看到王二比较平静的对自己,总算松了口气,从被子里缓缓探出了脑袋,但是从脸色上来看依然有些紧张。

  “琪琪,对不起,哥哥昨天失控了,对你做了很不好的事情,哥哥发誓以后绝对不会再伤害你了!而且也绝对不允许别人伤害你!”

  王二心疼的揉了揉琪琪的小脑袋瓜,看着她的眼睛坚定的对她说道。

  “嗯嗯,琪琪不怪哥哥了!哥哥是为了保护大家才会这样的吧?琪琪虽然小但是昨天妈妈回来后琪琪醒了,她跟琪琪说哥哥其实压力很大,明明是路过却要被迫带上我们两个拖油瓶;明明没有实力却还要保护我们,哥哥已经做的很好了,她让琪琪不要怪哥哥,以后老老实实跟着哥哥,听哥哥的话,有机会的话好好报答哥哥!”

  “什么!?媚姐这……这是什么意思?”

  王二听完后虽然十分感动,但是仍然听出这些话里的一丝异样的味道。

  突然,王二发现这间屋子里只有琪琪在,吴媚并不在屋内!

  “琪琪,你妈妈呢!?”

  “咦?不知道呀,昨天晚上还跟琪琪说话了,怎么不见了?”

  “坏了!”

  王二突然想到,昨天她可是答应李老八下个星期跟他成亲的!刚才琪琪对自己说的那番话,不是最后的留言还能是什么!?

  王二轻轻放下琪琪,刚要站起身来,突然发现桌子上安安静静躺着一封信纸。

  “王二,请原谅我的自私,我知道你为了我们母女付出了太多,所以,这次就让我为你们做些什么吧!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在李老八的府邸了,那四百两银子就当做你们的路费吧,不要再来找我,我已经决定了就不会再更改了。

  如果说唯一没有遗憾的,就是我把自己交给了你,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当然,如果没有后面那些事情就更完美了!

  但是我明白你变成那样应该是那本功法的原因,因为我看到它飞进你脑海中后你就变成那个样子了,所以我也清楚你是多么渴望实力,无论如何,我希望你不要再来找我了,把琪琪抚养长大,她是我最后的寄托!还有,当你看到这封信后,赶紧离开皇北城,走的越远越好,不要再回来了!!吴媚。”

  呆呆的看着手中的信纸,王二久久不能平静。这封信的内容很明显,吴媚不想因为自己连累大家,所以留下信后自己偷偷离开去找李老八了。

  “唉!现在又到了面临抉择的时候了。”放下信纸,深深地叹了口气。

  “琪琪,我问你,如果你妈妈为了保护你选择去做她不愿意做的事情,你会怎么样?”

  “当然是不让她做呀!琪琪已经长大了,可以自己保护自己了!琪琪当然不能让妈妈受委屈!”

  “但是如果说你没有这个能力呢?在面对特别强大的敌人面前,你们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你妈妈只能为了你选择委屈自己甚至牺牲她的性命,你会怎么样?”

  “嗯……不知道……我不要我妈妈受委屈!琪琪要努力学习,以后考取功名当大官,这样妈妈就不会受委屈了!”

  “那你可知道要想当官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那个时候你妈妈可能已经为了保护你死去了,你又该怎么办?”

  “那就把委屈我妈妈的人打死!谁害了我妈妈,我就杀死谁!!”天真可爱的琪琪脸上竟然冒出一丝惊人的杀气,这让王二都觉得后脊梁冒出阵阵寒意。

  “可是你没有那个能力呀,你又不能修炼,怎么打得过人家?”王二继续问道。

  “那我就找个有能力的,让我做什么都行,只要能帮我报仇!王二哥哥你问我这些干什么?是不是妈妈要被那个李老八欺负了呀?”

  “没事琪琪,哥哥在你妈妈肯定不会受委屈的!哥哥随便问的,我最后问你,如果说有一天你突然获得了可以修行的能力,前提却是可能要做一些伤天害理的事情,但是这个能力可能会帮助你复仇,你怎么选择?”

  其实王二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问琪琪这个问题,她不过只是一个7,8岁的小姑娘,从小就被父母宠爱有加,能懂得什么道理?

  但是此时的王二就像没了头的蚂蚱一样,乱乱的,属于是有病乱投医了。

  “伤天害理怎么了?我救自己妈妈还管那个干什么?我妈妈受委屈了就不是被伤天害理了嘛?只要能救妈妈能报仇就行呀,我还能管得了那么多嘛!”

  琪琪摇晃着小脑袋瓜,一副小大人的模样,这萌萌的样子却带给王二巨大的启发!

  对呀!我自己家人被杀妻子被人觊觎,我还考虑伤天害理歪门邪道干什么?凭什么他们可以随便杀人随便夺人妻子我就不能报仇?只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其他的就让别人说去吧!

  想到这里,王二再次搂紧了琪琪,在她的小脸蛋上狠狠地亲了一口。

  “你可真是个小机灵鬼!虽然你年纪小,但是这道理却是老母猪带胸罩,一套又一套的!我跟你蓝蓝姐姐讨论了半天没有争论出结果竟然被你这几句话给点透了!你真是我的福星呀!”

  “哪有呀,琪琪只不过是说了自己想说的话而已嘛!哥哥,我妈妈到底怎么了?她没事吧?你刚才问的问题我好害怕她会受伤害呀!”

  琪琪抹了抹自己的脸蛋,有些嫌弃的把沾到的口水擦到王二衣服上,然后紧张兮兮的问道。

  “你放心吧琪琪,媚姐对我有大恩,你王二哥哥不是不讲情义的人!既然想通了,那就绝对不能后悔!按照自己的本心来做!我倒要看看这本功法到底能有什么稀奇古怪的地方,究竟是带我成仙还是入魔!”

  第三十九章又走一个!

  王二站起身来带着琪琪回到蓝蓝所在的房间里,跟蓝蓝说道:“蓝蓝,收拾一下东西,咱们准备离开了,我有一个计划,等到了安全的地方跟你们说一下!”

  “公子,您想通了么?”

  “嗯!已经想明白了!”

  “好,无论您做什么决定,蓝蓝都会一直跟随您支持您的!媚姐呢?雨晴姐姐呢?”

  “唉,说来话长,等到了安全的地方再跟你细说吧,对了,雨晴你也没看到么?我刚才去敲门结果一直没动静。”

  “没有呀!蓝蓝一直呆在屋子里没看到她。”

  “好吧,你先收拾着,我再出去找找看,琪琪你跟着你蓝蓝姐姐一起别乱跑!”

  “嗷~~知道了。”

  王二抬腿迈步再次来到冯雨晴的房间门口,突然发现这次大门没有紧闭,而是开了一道缝隙。

  推门而入,看到一个长工模样的伙计正在擦地,王二不禁问道:

  “唉,老兄,我们这屋的人呢?还没退房就开始擦地?”

  “这位爷,今天一大早这个房间的姑娘就退房了啊,因为特别早所以我就没过来打扫,又睡了会儿觉才来收拾的,你们不是一起的么?她退房了你不知道?”

  “什么!?她退房了?什么时候的事!?”

  王二一听冯雨晴竟然退房走人了,顿时有些着急,这俩人是商量好了么,怎么一个个的都不辞而别?这不让人头疼么!

  “天还没亮就走了,因为太早了所以我记得很清楚啊!对了,桌子上有一封信,不知道是给谁的,我也没敢动,你们认识你瞅一眼吧!”

  伙计说完,指了指床旁的桌子,果然,上面有一封信静静地躺在上面。

  “这……你们说不是商量好的我特么都不信!怎么都学会不辞而别留一封信了!?”

  王二嘀咕着拿起信拆开阅读起来。

  “王二,当你读到这封信的时候代表着我已经离开了,不要找我,我自己都不知道要到哪里去。不过也不用担心我,这里已经深入殇璃帝国,暂时很安全,所以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你我的相识本就是意外,这一路感谢有你不断的照顾我,所以委身于你我也心甘情愿。

  但是我不愿意一直跟在一个不能保护我的人身边,或者说需要让女人来保护的人身边,这次碰到李老八是吴媚姐姐献身,那下次呢?下下次呢?所以原谅我的自私,我的离开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最好的结局,你到了皇城就可以安全修行,我在别处也安安稳稳,就相忘于江湖吧。”

  读完信上的内容,王二忍不住破口咒骂了一声,“操!又走一个!妈的老子以前真的这么垃圾么?一个个都跑走了。算了,走了就走了吧,老子带着琪琪两个人更轻松!”

  “哥哥,琪琪饿了……”

  刚说完,只见琪琪和蓝蓝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房间内,看着王二垂头丧气的样子蓝蓝走上前去轻轻握住他的手。

  “公子,没事的,人各有命不能强求,她们走并不是因为你的原因,同样也是想要保护你。媚姐因为自己选择委身于李老八让咱们走,雨晴姐姐也是看到这种情况怕连累大家所以才会选择离开的,只要你的实力能强大起来咱们肯定可以回到过去那种无忧无虑的生活的!”

  “嗯!蓝蓝你说的没错,过去因为我的弱小和无能导致大家这一路上受了不少苦,所以我也不认为雨晴的离开是在抱怨我,我也懂得她的心思。现在最主要的就是我要努力修炼!”

  王二左手搂过琪琪,右手揽着蓝蓝,把两女同时揉进怀中。

  “琪琪,蓝蓝,我决定了,咱们不去皇城了!”

  “为什么?不是要去找大皇子么?”蓝蓝不解的问道。

  “之前去皇城找师兄是为了进入英才学院修炼炼体之术,我现在修炼《阴阳诀》后已经不需要再把精力浪费在炼体上了,而且媚姐为了咱们委身于李老八这是绝对不允许的!她现在也算是我的女人你的姐妹了,我绝对不允许别人再染指于她!所以咱们这几天找机会把媚姐营救出来!”

  王二跟蓝蓝解释到,他的心中已经隐隐有些想法了,所以决定暂时先不去皇城,找个安全的地方先隐藏起来,再找个时机救出吴媚!

  “我听公子的,媚姐这么好的人我也不希望她落到李老八那种恶人手中!最好是把他那种坏蛋阉了才好!”蓝蓝一听王二决定救吴媚,顿时激动起来。

  同时琪琪也高兴的用自己的小脑袋不停的在王二怀里蹭着,表达自己激动的心情。

  “好了好了,琪琪你不是饿了么,咱们还是先去吃点东西再说吧!具体计划等找到了安全的藏身之地再说!”

  王二溺爱的揉了揉琪琪的小脑袋瓜,拉着两女出门而去。

  原本一共有四百两银子,雨晴拿走了一百两,剩下的三百两蓝蓝分成了四五个小包裹分别包好,收到自己的背包中,又拿出部分散碎的银子买了一些食物后,三人走出了皇北城的城门。

  与此同时,李老八家中

  “李爷,刚才收到消息,吴媚她弟弟几个人刚才出城了,估计是放弃了。”

  一个下人走到厅内,俯身搭耳对李老八说到。

  “嗯,你下去吧!”

  李老八点点头,把他轰了出去,转过身对着旁边椅子上坐着的美人笑道:

  “呵呵,看样子你弟弟妹妹他们跟你的感情也不怎么样嘛,连你成亲的大喜之日都不打算参加一下这就跑了,依我看你在我这里老老实实过日子是再好不过了,为了那群白眼狼值得么?给他们弄了四百两银子也算你仁至义尽了,咱们夫妻俩好好过日子吧!”

  坐在椅子上的美妇人不是吴媚又能是谁?只见她静静地坐在一旁,面无神色的看着李老八,用不含有一丝感情的语气问道:

  “他们离开了?”

  “嗯,今天守城的是我的几个好哥们,他们派人送话给我说看到他们几个人出城了。”

  “嗯,等下周成亲之后,你想做什么我都应你,现在我累了,要去休息了!”

  “好好好!来人!带我娘子去房间休息!”

  再说王二等人

  出了城门,几人再次回到之前来皇北城的小路上,深入密林之中,寻找到了以前他们藏身的一个洞穴。

  因为这里是殇璃帝国中心位置,所以即便是密林深处也比较安全,没有妖兽的困扰,王二三人放心的进入洞穴内,把行李安置好,王二开始跟蓝蓝说自己的计划。

  “我现在可以修炼了,距离媚姐成亲还有六天,我打算利用这六天的时间好好研究一下功法,争取能修炼到炼气中阶,配合我炼体二阶的能力强行去抢亲!到时候蓝蓝你带着琪琪在这里接应我们,只要我成功抢到媚姐,立刻返回来找你们。”

  “可是如果没有成功呢?”

  “没有没有成功!不成功便成仁!这次行动必须成功!媚姐是咱们一家人,无论如何也要把她救出来!实在不行我偷偷潜入李家把她带出来!”

  王二目光坚定的看着蓝蓝和琪琪,其实他的心底也没有多少底气,但是为了吴媚他只能这样做也必须这样做!

  “好!我们听公子的!这几天咱们就在这个山洞中好好休息一下吧,顺便看看到底应该怎么修炼。”

  蓝蓝点了点头,表示明白王二的计划了,最主要的就是这几天能不能让王二的实力提升到炼气中期最好是炼气后期,这样成功的概率就会提高很多。

  虽然说王二现在有炼体二阶的实力,但是到底是不如正经修炼灵力来的实在,空有蛮力却近不了敌人身,会被人用灵力当成玩具来耍,就像当初在安塞城打豹仁他们那样。

  就这样,安置好一切以后,王二和蓝蓝开始钻研起功法来,现在那本《阴阳诀》的小册子已经消失不见了,存在了王二的脑海中,昨天因为走火入魔而没有仔细研究它,今天倒是能好好研究研究了。

  “对了,蓝蓝,一会儿我修炼的时候你一定要先带着琪琪去旁边的洞穴躲避一下啊!我怕万一再像昨天那样走火入魔了的话就可以保证琪琪的安全了!”

  正要开始,王二突然想到昨天要强奸琪琪的事情,赶紧吩咐蓝蓝把她带到别处去。蓝蓝一听也反应过来,这要是现在犯病了就凭自己一个人可真受不了!想到昨天自己被干的惨样蓝蓝赶紧带着琪琪夹着屁股跑了出去。

  “呼!成败在此一举,究竟你能给我带来多少惊喜就看今天吧!”

  深吸口气,气定凝神,王二盘起双腿坐在地上闭上双眼开始运功!

  脑海中不断地闪过隐藏在功法之中的内容,借助功法的帮助,王二成功的在自己丹田之中感知到了淫力的存在!

  昨天一下午加一晚上的交合已经让他吸收了非常多的淫力,庞大的能量蕴藏在王二的丹田气海之中,这样王二的心隐隐激动起来!

  这么多年了,王二多么希望自己哪天睡醒了突然发现自己可以感知到灵力的存在!身为王家的少爷因为不能修炼被人骂了多少次废物?如今终于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灵力,虽然并不是纯种的灵力,但是也终于全是踏入了修仙的大门之中!

  钻研了一会儿,通过功法的介绍王二已经初步掌握了如何掌控淫力。包括如何依靠淫力来帮助自己的日常生活,还有如何依靠淫力来帮助自己完成战斗!

  “这就是淫力么?起!”

  王二感受着在自己身体里缓缓流淌的淫力,如同一个刚刚获得新玩具的孩童一般兴奋,操控着淫力举起自己身前地面上的一块小石子。

  只见那个小石块像是受到莫名的牵引一般悬浮在空中,又像是刚学会走路的娃娃一样,颤颤巍巍的,好像马上就要掉下来一般。

  “呼!怎么这么小的石头都觉得这么重!?”

  突然,王二好像卸了力一样,重重的吐了口浊气,冷汗瞬间攀上脸颊。与此同时,那块石子也随之掉落在地上。

  “应该是我的能力不够吧,所以仅仅是这么小的一块石头都有些费劲,如果多加修炼的话估计就可以坚持更久的时间!”

  想通了道理后,王二对自己修炼的信心更是成倍增加!如今自己已经拥有了灵力,而且也知道通过男女交合来增长自己的灵力,通过不断地练习来增强对灵力的控制,那么自己只要勤奋一些,那可以说以后绝对会成为一方强者!

  想到自己以后左手搂着沈清烟,右边抱着小蓝蓝,身子后面小翠给自己捶背,脚下吴媚给自己捏腿,意淫到这里,王二的口水不禁流了下来,嘿嘿,看来自己以后有好日子过了!

  “蓝蓝!琪琪!过来吧!!没事啦!!”

  王二刚刚修炼一会儿,就觉得自己好像重获新生一般,无论是视觉还是听觉还是反应能力都比以前强了很多,这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的劲头一下子又上来了,赶紧叫蓝蓝她们过来。

  “怎么啦怎么啦?公子你没事吧?”

  隔壁的蓝蓝听到王二招呼,赶紧跑了过来,看着双手叉腰嘴巴咧到后脑勺的王二神气的站在那里,兴奋的问道:

  “公子,是不是成功了?”

  “嘿嘿,那当然了!有本公子出马必须手到擒来!现在我已经初步掌控了灵力的各种使用技巧了,只要再多加练习肯定没问题!到时候救出吴媚姐只要能第一时间逃出来不被官府里的强者追查到就可以了!”

  “公子你真棒!”蓝蓝激动的抱住王二,给了他一枚香吻。

  “哈哈,蓝蓝想要怎么奖励我呀?”王二坏笑着对着蓝蓝直挑眉,示意她给自己一些奖励。

  “额……奖励呀?刚才不是给了么?”蓝蓝知道王二不怀好意,故意逗他。

  “啊?就这呀!?不行,太简单了!我看不如咱们晚上……”王二一听蓝蓝不给奖励,顿时脑袋摇的跟个拨浪鼓似的。

  “好啦,公子别闹了,正事要紧!目前来说还是努力修炼把媚姐救出来才是正事,你就先忍一忍,等把她救出来了不就可以我们俩一起………嗯嗯?”

  蓝蓝安抚了一下王二,最后还暗示她和吴媚可以一起跟王二哈皮,想以此来激励他,让他不要因为目前这一点点小成就就自大自满,还是要沉下心来安心修炼才是。

  王二一听蓝蓝所说,对呀!只要救出来吴媚不就可以享受齐人之福了!?顿时刚刚有些沉寂的心情又开始躁动起来!

  “嘿嘿,听你一说我更激动了!不行,今晚必须要给我消消火!要不然走火入魔了可就坏事了!蓝蓝你也不想我练着练着就完犊子了吧?”

  “唉!真是败给你了!但是琪琪怎么办?总不能让她自己一个人呆在旁边的山洞里吧?”蓝蓝看着精虫上脑的王二无奈的摇了摇头,知道多说无益,只得把琪琪抬出来想要试试能不能劝说一下王二。

  “额……这倒是个问题,实在不行就先哄她睡觉,等她睡着了咱们再行动!”

  “那你万一又和昨天一样想要强奸她怎么办?到时候我一个人可拦不住你呀!”

  “没事,我这次感觉可以控制住自己了!上次好像是有哪里不太对劲,现在应该没问题了,我已经可以掌控灵力了,不会再出现那种反噬自己的事情了!”王二一听蓝蓝有些松动,赶紧拍胸脯保证到,表示自己绝对不会再出现昨天那样的情况。

  “唉!那好吧!我说不过你,要是琪琪醒了我可不管!你跟她解释去!”蓝蓝捂了捂脑袋,实在没有借口了,只得答应下来。

  “哈哈哈!太好了,赶紧吃晚饭!吃完了我去哄琪琪睡觉!!”

  “诶诶诶!公子现在还没中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