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笔趣阁H小说 > 成仙亦入魔 > 【成仙亦入魔】(第一卷28-30)(修仙后宫)

【成仙亦入魔】(第一卷28-30)(修仙后宫)

热门推荐:
作者:恋足ing
2023/11/12

 第二十八章踏上旅程

  “这是他的宿命,也是他的归宿,处阳城就是他的家,也是他的坟。”

  王二拉起蹲在地上抱头痛哭的吴媚,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但是他清楚如果再不走极有可能会被妖族追上来!

  “嗯,虽说我们徒有夫妻之名未有夫妻之实,但是这些年我们也这么过来了,刘大人视我为真正的妻子一样恭敬,而我也把琪琪当做自己的亲生女儿一般,如今天各一方,我还是很伤心他。”

  “走吧…”

  说完,三人带着一个小女孩再次踏上旅程。

  临近天黑,三人走在大道上突然听到身后有马蹄声,警觉的王二一把拉过蓝蓝和吴媚,迅速躲进路边的灌木丛中。

  不一会,果然有一队人马骑马跑过,而且其中还夹杂着几个人头马身的妖族!

  因为天黑而且他们行动匆忙,没有发现藏在路旁的王二等人,看着他们走过后掀起的滚滚黑烟,王二心凉了半截。

  “没想到他们行动如此之快!从北方一路东下竟然这么快就攻破了处阳城,而且看他们的样子应该是前去探路的先发部队,咱们得快点行动了,免得被他们后续部队追上来抓住!”

  “咱们只能走小路了,大路前面被妖族截住,后面还可能有追兵围堵,所以还是小路更保险一些!”

  “会不会有什么危险?这里媚姨你比较熟悉,就由你来带路吧!”

  “放心!虽说是小路,其实也是处阳城的人们踏出来的,两侧只不过是草木多了一些,没有危险!王二,以后你还是叫我姐姐吧,你喊我姨我都不好意思了!”

  “呵呵,行,那以后我就叫您媚姐!事不宜迟,赶快出发!”

  说完,几人便由吴媚带领,走进了小路之中。

  又走了半个多小时,天渐渐黑了下来,四人终于走到一个小村庄之中。

  “你们先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去查看一下村子里安不安全!”王二让两女带着琪琪先躲了起来,然后独自进入了村庄。

  来到一户人家门前,王二轻轻叩门,不多时,出来一位老头。

  “这位老先生您好,我是路过之人想在这里过夜,请问村子里有没有旅店之类的地方?”

  “哼!没有,你快滚吧!”

  这个老头一听王二是路过的,二话没说就要赶王二走,说完扭头就把门关上了。

  “诶!?这是什么情况?这个村子这么不好客啊!”

  王二被这名老头的反应搞得有点莫名其妙,只能再走到下一户人家门前,敲了敲门。

  “没有!快走吧!”

  “我这里没房间了!你走吧!”

  一连询问了两三家,都是同样的答复,这让王二只得悻悻得回到村口。

  “这个村子叫啥啊?怎么都这么不好客?我一连问了三四家,不说收留咱们了,就连回我话都不回,直接关门了!”王二无奈的对着众人说道。

  “琪琪好饿~~琪琪想吃东西~~”

  这走了一天了,琪琪早就饿的前心贴后背了,这时小姑娘也不管不顾,直接坐在地上开始打起滚来。

  “公子,咱们饿一顿没事,琪琪可不能饿着啊!我这里还有一些处阳城带出来的食物,实在不行咱们就随便找个地方落个脚也行啊!”

  “唉!行吧。我再去问问吧,这大黑天的带着琪琪睡在野外也不是事啊!”

  王二没法,再次回到村子里挨家挨户询问。

  又连着问了四五家,王二快要绝望的时候,在一座破庙里,走出来一位老婆婆。

  “年轻人,你是干什么的?”

  王二一看有人理他,赶紧对着老婆婆抱拳施礼,“这位阿婆,我是馨兰学院的学生,带着家人外出历练,路过这里本想找个地方休息一晚,谁知大家竟然都不愿收留我们!”

  “呵呵,村里都被你们搞怕了,谁还敢收留人啊!”老婆婆轻笑一声。

  “您这是何意?馨兰学院应该没有出来迫害大家吧?”王二被这句话说的摸不着头脑。

  “你其实是北方逃难过来的人吧!这几个月以来每天都会有一些从北方逃离过来的路人,有的还好,客客气气的吃完饭睡醒了就走;可是有的人却直接辱骂大家,甚至直接动手抢我们的食物。我们一开始还好心收留,可是随着过往的人越来越多,人越来越杂,大家这一冬天储存的粮食也所剩无几,这个村子没有什么年轻人,只剩下我们这帮老骨头,那些路过的人跟我们抢吃的我们哪里是对手?”

  王二听到老婆婆的解释后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怪不得刚才自己敲门出来的都是老人,而且见到自己就很痛恨自己的样子,原来是之前的人们抢他们的食物,把他们欺负怕了!

  “老婆婆,我们的确是馨兰学院的学生,不是逃难的!我的师兄是咱们殇璃帝国的大皇子木然,我这次出门就是来投奔他的!我这里有些吃的,您拿着,我就是想找个安身之处让我家人能好好休息一夜,明日一早我们就走!”

  “你真的愿意把吃的给我?”老婆婆原本也不愿意让王二进来,但是看到王二怀中的食物,她那干裂的嘴唇仿佛又开始重新工作,分泌出了唾液一般,犹豫了一会儿后,让开身子,“你把她们带进来吧,这里虽然有些破旧,但是我每天都有打扫,明天早上你们必须离开!”

  “没问题!没问题!我们睡醒了立马就走!”王二见状,赶紧把怀中的食物递给老婆婆,然后回身出村把蓝蓝吴媚她们带回破庙之中。

  简单的交代了一下后,两女也明白了为什么这个村子的人会对他们如此恶劣了。

  “唉,人之初,性本善,但是再善良的人被恶人伤害一次,两次,十次,百次后,也不会再善良了,因为受伤的永远是善良的人。”蓝蓝虽然没念过书,但是这几个月的时间,的确也让她成长了不少。

  “所以说世人如何待我,我就如何对待他人,守好本心就可以了。”王二叹了口气,缓缓说道。

  “吃过东西早些休息吧,明天还要早起赶路,这里的人们对咱们有些意见,咱们还是不要在此久留了。”吴媚喂琪琪吃过东西后,就哄着她睡觉了。今天的路程可以说并不是很顺利,因为妖族大军的原因他们不得不走难走的小路,磕磕绊绊算是走了下来,但是这一天让从小娇生惯养的琪琪也累的不行,吴媚同样也有些吃力。

  “睡吧,明天再说!”王二也看出来那母女两人有些力不从心,但是没有办法,前有狼后有虎,唯一的出路就是快些到达皇城,那里更为安全,而且食物也会更丰富一些。

  一夜无话,次日天刚蒙蒙亮,大家纷纷醒了过来,只剩下小琪琪还在呼呼的熟睡着。

  “媚姐,把小家伙叫起来吧,早点出发早点到,就能少受一点罪。”王二看着熟睡的琪琪,虽然有些不忍,但是长痛不如短痛,现在受点罪总比被妖族抓住的强!

  “琪琪,起床啦,咱们该出发了哦。”

  “呜呜~~不要~~媚娘别吵琪琪,人家还想睡会嘛~~”小丫头揉了揉眼睛,小嘴嘟嘟囔囔的不想起床。

  “快起床!再不起来怪兽追上来了把你吃掉!”王二一看小姑娘竟然想赖床,于是走过来吓唬她。

  “啊!不要吃琪琪!”刘琪琪一听怪兽要来吃她,信以为真赶紧爬了起来,睁着朦胧的小眼睛紧张地看着四周,“媚娘快跑!琪琪保护你!”

  吴媚看到这小丫头紧张地样子,心头一紧,把她一把搂在怀中,“琪琪不怕,媚娘带着你一起跑,咱们都不会被吃掉!”

  “嗯!媚娘最疼琪琪了,琪琪也最爱媚娘了~咱们一起跑!”

  王二看着刘琪琪那软萌的样子心里不是滋味,这么小的孩子就知道要保护自己的娘亲,这么小的孩子就要面对风餐露宿东奔西跑的亡命天涯,这让人心中怎能不痛?

  “琪琪,放心吧!有哥哥在你们两个人谁都不会被吃!要是妖怪追来了就让它们先把哥哥吃了!”王二蹲在琪琪面前,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瓜,笑着说道。

  “不要,咱们都不要被吃掉!媚娘说快点走就不会被吃了,琪琪以后不睡懒觉了,咱们快点走就没事了!”

  “好!那咱们现在就走!然后就不会被吃掉了!”

  说完,几人收拾好行李包袱,告别了老婆婆就再次出发。

  就这样,连续将近半个月的风餐露宿,王二和两女加上一个小丫头受尽了苦难。

  因为不敢走大路,所以他们只能挑小路走,小路土地不平,踩在上面深一脚浅一脚根本看不清脚下,稍有不慎就会滑倒甚至扭伤。

  现在春天来临,小路两旁的草丛中各种毒虫蚊蚁也渐渐复苏,咬的几人苦不堪言。

  但是这半个月来最让王二吃惊的是琪琪仿佛一夜之间长大了一般,再也没睡过懒觉,而且也不让别人抱着走,就是自己拖着小脚丫执拗的前进,不哭不闹,摔倒了就自己站起来拍一拍土;被咬了就采草药自己敷。这让王二等人又是感动又是心疼。

  一个6,7岁正是天真烂漫活泼可爱的岁数,这个叫刘琪琪的女孩已经懂得了如何自力更生,不让大人照顾反而还能时不时照顾大人。本该和别的孩子一起玩耍享受童年或者和父母撒娇享受亲情的小姑娘现在却啃着坚硬的干粮喝着冰凉的泉水在风餐露宿着。

  “可恶的妖族!如果不是他们,这天下百姓怎么会死走逃亡于水深火热之间!等我修行归来誓要把它们全部杀光!赶出人类的地盘!”

  王二无能狂怒地锤着地面,此时他们正在一处洞穴之中,这里天然形成了一所洞穴,旁边还有一汪清潭,这让半个月来没有洗澡的几人兴奋的连赶路都不想了,只想换下身上早已发臭的衣服,好好清理一下自己的身体。

  王二听着不远处两女在池塘中嬉笑的打闹声,平静了下来。

  “现在干粮所剩不多了,再这样走小路下去还没走出这片密林我们就会被饿死再内,只能回到大道上找个城市或者村庄买些食物了!”

  检查完随身的物资,看着空空如也的包裹王二只得做出无奈的决定,虽然有危险,但是不回到大路上他们只会饿死在森林之中,小路虽然安稳,但是根本没有食物来源,所以哪怕危险他也只能去了!

  第二十九章找没找?

  说做就做,王二跟还在洗澡的蓝蓝和媚姐说了一声,就独自一人背着包裹出发了。

  一路标记好,防止找不到回去的路,没多一会,王二就来到大路上。

  顺着路走了两里路左右,一座村庄映入眼帘。这个村庄明显比之前的那个村庄大不少,现在天还不晚,村子门口还有不少来来往往叫买叫卖的村民。

  王二很诧异,这个村子在大路一旁并不远,为什么却不怕妖兽或者逃难而来的那些难民呢?不是说那些难民看到食物就抢么?

  想着,王二走到村门口前,打量着这个村子。

  “小兄弟,这里有创伤药,有食物而且是上等的野味!都是我和兄弟们在森林里打的,我看跟你缘分不错,便宜卖给你啊!一块肉只卖你20两银子!这一路走来是不是饿了啊?”

  刚到门口,那些卖东西的村民就跟盯上美女一样,瞬间把王二围了起来。

  “小二子,你别吹牛逼了,你们哥三个有狗屁实力去打野味?还上等的野味,你们仨可别拿野鸡肉来糊弄人了,小兄弟你看看我这个,绝对是上等的蛮牛肉,吃一顿保你3天不饿!只要18两一块!”

  “操你大爷的三炮,你才是拿你家养的家牛来糊弄人了!就你那个德行我还不知道么,一路上骗了多少人了!?”

  王二被瞬间围上来的众人叽叽喳喳的声音闹的不行,赶紧趁着他们对骂的时候脱身而出。

  “草!这是什么情况?这个村子的人咋回事,想钱都想疯了吧?一小块肉就20两,20两肉都够我们4个人吃一个月了!”王二嘀咕着,顺着大街往里走。

  进了村子,里面就稍微冷清一些了,虽然也有一部分人在路旁卖东西,但是和村口那几位比可差远了。

  来到一位肉铺前,王二看着坐在小凳子上冲盹的老板,“老板!老板!醒醒,来生意喽!”

  “外来人?稀客稀客!你看看买点啥肉?都是新鲜的!”老板一看王二的衣着打扮不是本地人,立马清醒了不少,迎着笑脸问王二。

  “你这一块肉干多少钱?”

  “呵呵,10两银子,小本买卖谢绝还价!”

  “卧槽!10两银子?你们村子都没见过钱吧?刚才我在门口他们要20两,那起码还是新鲜的肉,你这一块肉干怎么也这么贵?”

  王二被这价格吓了一跳,按照正常的价格,一块鲜肉在1斤左右,顶多卖2两银子左右,而肉干便宜一些,最多最多1两顶天了,他这张口就要1两,比直接抢都狠。

  “有肉吃就不错了!还要啥自行车?就这个价,不买拉倒!”

  “我还就不信了!你这个价格能卖出去我管你叫爸爸!我去问问别的家!”王二不信这个邪,一块肉能涨十倍,这是他绝对不信的事,于是王二迈步走向别的肉摊。

  “老板,你这一块肉多少钱?”

  “二十两不还价!”

  “老板,你这多少钱!?”

  “二十两!”

  “老板,你这多少钱!”

  “四十两!”

  “操,为啥你这更贵了?”

  “我这是两块两块卖的!”

  “……”

  王二郁闷的走在大街上,心里想这个村子的人绝对有问题,这哪是做买卖啊,这分明就是生抢啊!

  “嘿嘿!我就说了吧,现在这个年代有肉吃就不错了,还嫌贵!有能耐别吃肉啊,吃蔬菜又饿不死,买不起就别丢人了!”

  走着走着,王二又回到最开始那家肉铺,卖肉老板看到垂头丧气的王二就嘲笑他一通。

  “操!谁说老子买不起!?敢瞧不起小爷?给我来两块肉……干!”

  王二这暴脾气被嘲讽了哪能忍得了!?婶可忍叔不可忍,今天必须出了这口气!但是想了想自己的口袋,里面就剩二十两银子了,这还是人家吴媚的,所以两块肉刚到嘴边就立马再次改口,改成肉干。

  “呦呵!?小年轻人不大脾气还不小,你有那么多钱么?别给了你肉你跑了!”老板看着王二那急赤白脸的模样,又开始嘲讽。

  “擦忒!狗眼看人低,看看这是什么!?”王二一上头,从怀中掏出包裹,露出里面裹好的二十两纹银。

  “呵呵,好嘞,肉干您拿好!欢迎再次光临!”老板一看银子,眼睛立马瞪得跟铜铃一般,刚才还一脸嘲讽的模样立刻变成灿烂的笑容,递给王二两块肉干。

  “哼!知道小爷有钱了吧!狗眼看人低!”王二一看老板变了模样,刚才还愁眉苦脸的样子也一扫而空,鼻子都快抬到天上去了。

  谁知那个老板根本不在意王二嘲笑他,而是眯着眼睛诡笑说道:“嘿嘿,你是不是该叫爸爸了?”

  “什么玩意?你竟然敢占小爷便宜!?”王二一听这老板竟然要他叫爸爸占便宜,平时都是他让蓝蓝叫的,什么时候竟然有人敢让他叫爸爸!?

  “这可是你说的!我要是卖出去了你叫我爸爸,可不是我要占你便宜的!”老板一边笑着,一边还冲着王二掂量着刚刚到手的拿二十两银子。

  “额…有吗!?我咋不记得了?”王二一愣,刚才好像是一上头说了这么句话,但是怎么想怎么觉得自己好像被这个老板给下套了,所以只能装傻充愣。

  “有!我听的很清楚!”老板一脸肯定地说。

  “不可能!你肯定是听错了!你特么是不是下套让我钻!?”

  “擦!我有证人!刚才不但我听到了,我女儿也听到了!是不是,雨晴!”老板一看王二耍无赖,于是进屋想着叫证人。

  王二一看他竟然还有证人,立马转身准备趁着他进屋然后逃跑。没走两步,就听到一道如同黄鹂般清脆的声音说道:“没错,爸爸我听到了!”

  王二扭头一看,只见一名穿着很朴素但是绝对是美女坯子的小姑娘从屋里走了出来。

  明眸皓齿,琼鼻朱唇,一头长发随意的散落在肩头,说话间两个可爱的酒窝若隐若现。虽然穿着并不华丽,但是那清纯的面庞足以秒杀掉这个世界百分之九十九的女人!

  胸前微微隆起的山丘和盈盈一握的柳腰完美的映衬着,虽然不大但是就是给人一种非常完美合适的感觉,雪白的肌肤根本看不出她是出自一家杀猪卖肉的村野之家。

  王二看的连脚都忘了动,直到这个叫雨晴的女孩对着他噗呲一乐,他才发现自己失态。

  “岳父!岳父大人!”王二一看这肥胖的卖肉老板竟然有如此美丽的女儿,毫不知耻得走了回来,大声喊着岳父。

  “操!你给我滚犊子!你应该喊我爸爸!少占我女儿便宜!雨晴,你回屋吧,这里没你事了!”老板本来只想嘲讽一下王二,没想到王二脸皮城墙厚,看到自己女儿后反而回来喊岳父!这让他有些郁闷,是不是引狼入室了?

  “女婿就是半个儿啊!我敢您岳父和喊爸爸这不是一样么!咱家雨晴应该成年了吧?您看什么时候我俩把事儿办了?”

  “滚滚滚!拿着你的肉给我滚!”老板一看王二如同狗皮膏药一样甩不掉,赶紧收摊关门,又甩给王二一块肉干,让他快走。

  “哼!小爷什么美女没见过,还敢占我便宜?最后不还是便宜我了?”王二一看老板被他膈应的受不了关门了,拿起肉干走开了。

  一路回到洞穴,蓝蓝她们已经洗完澡了,看到王二揣着肉干回来欣喜若狂。

  “公子,这一路上没啥事不?”

  “事倒是没事,但是有件怪事我不太明白。”

  “什么怪事?”

  “这肉…涨了十倍的价格,媚姐你带来的那二十两银子被我花完了…”王二有些尴尬的说。

  “啊?这是怎么回事?公子您不是被骗了吧?就算是灵肉也不至于二十两就买这三块啊!你是不是背着我去什么风化场所了!?从实招来!”蓝蓝有些不信王二说的,还以为这半个月来因为吴媚和小琪琪的原因一直没空做爱,王二忍不出去找了妓女。

  “擦!老子是那种人么!?你这是诽谤!我要给你发律师函!我跟你说实话呢!没开玩笑!”王二一听蓝蓝竟然以为他去找妓女了,赶紧否认。

  “唉!我一猜就是这样!”吴媚没有管打闹的两人,而是叹了口气。

  “怎么回事?媚姐,听你的语气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内幕!?”

  “这殇璃帝国经常有这种村子,平时还好,一旦国难当头他们就会趁机倒卖一些必需品,食物啊,衣服啊什么的,什么缺他们就卖什么,听说甚至口罩也有过一段时间,趁机抬高价格,你说你买吧,只能吃哑巴亏,不买吧,你再去别的地方买也有可能是这个价格,还不如老老实实就近买,所以说这次很有可能是因为过往逃难的人比较多,一般能逃出来的都是那些王公贵人或者有些实力的人,这些人都有些钱财,他们就趁机讹诈。”

  “普天之下竟然还有这种发国难财的人!?国家皇族之人难道都不管管么?那些贵族有钱人好说,那些穷苦百姓怎么办?”王二听到吴媚所说,大吃一惊,平时待在家里的他哪里知道这世界竟然还有这种人,对于这种人感到十分愤怒!

  “官府?皇族?他们怎么会管穷人的事?前两年国家闹旱灾,有很多人就抬高价格卖粮食,饿死了好多穷人百姓,皇族连问都不问!只有大皇子用自己的钱从别人那里买来粮食发给百姓,但是只有他一个人哪里够?”

  “这些人也太可恨了吧!?他们就不怕死了以后进十八层地狱!?”蓝蓝愤愤的说道。

  “蓝蓝,你太天真了,下地狱?那是死了以后的事了,那些活着的人哪里回想这么久远的事?他们只顾自己眼前的利益,从来不会往后想。这些国难财大部分都流入到官府的手中,这也是为什么皇族的人不会制止!死一部分人又能怎样?这个世界最不缺的就是人了!”

  “真是太可恶了!他们真是坏事做绝!我咒他们生孩子没屁眼!”王二同样愤怒不已,但是这跟他也实在没多少关系,现在目前来说,走到皇城找到大皇子进入英才学院努力修炼才是他的首要目标。人如果有实力,那改变一些事情就会很容易,没实力,想什么都是白费!

  “吃饭吧!吃饱了明天继续赶路!”王二哀叹一声,招呼三女吃饭。

  吃完饭,蓝蓝走到吴媚身边咬着耳朵小声嘀咕了一句,随后吴媚红着脸点了点头,跟王二说:“今天我先睡觉,你跟蓝蓝一起守前半夜吧,后半夜我再来守。”

  “平时不都是你跟蓝蓝一起的么?你一个人可以么?”王二纳闷的问,平时都是他守前半夜,因为两女害怕一个人守,所以商量后决定蓝蓝和吴媚两个人一起守后半夜。

  “没问题!你放心吧,我也是三十岁的人了,总比你这个小孩子强吧!”

  “额…那好吧,我反正无所谓。”王二点了点头,然后带着蓝蓝走了出去,准备守夜。

  没多一会,蓝蓝就走了出来,钻到王二怀中如同树袋熊一般双手双脚一起抱住王二,挂在他身前。

  “怎么了?怎么这么久才出来?”

  “嘿嘿!公子,想不想……”蓝蓝没有回答,而是一脸坏笑看着王二。

  “啥?想什么?”王二一时没有明白什么意思,直到蓝蓝抓住他的双手,一个放在她胸前,一个顺着腰部伸进她的下面,摸到了一片茂密的森林,王二才反应过来。

  “小骚货,你竟然没穿内裤!?”

  “嘿嘿,想不想嘛?这半个月人家忍的好难受哦!刚才我把小裤裤脱了~~”说完,蓝蓝还冲着王二眨了眨眼睛。

  “你真是个小妖精!这里怎么行啊?媚姐就在里面睡觉,被她听到多不好?”王二被蓝蓝那双媚眼挑逗出了性欲,但是还是有些不放心。

  “放心吧公子,我都已经跟媚姐交代好了哦~~今晚不会有人打扰咱俩~~”

  “小骚货原来吃完饭你跟她说这种事了!我说她怎么红着脸告诉我她自己一个人守夜!”王二一听没有后顾之忧,那春宵苦短,还等什么!?

  说完,一把脱下蓝蓝的衣服,蓝蓝瞬间变成一只被扒光的羔羊,等待王二的宰割。

  要说王二别的不行,扒衣服绝对水平一流,仅仅两个呼吸,不光蓝蓝的衣服被扒光,连他自己身上的衣服都脱了个精光!长枪怒挺,直冲蓝蓝!

  蓝蓝双眼冒光的盯着那根巨大粗壮的肉枪,双手轻轻握住,十根手指灵活的扫过龟头、棒身还有下面的两个肉袋。同时小嘴捉住王二的一个奶头,就像喝奶的小羊犊一般,轻轻吮吸着。

  王二大呼过瘾,两只大手也不甘示弱,向蓝蓝挺拔的嫩乳袭去,两个食指找到山峰的顶端,不停揉搓着,不一会儿,娇喘声就从蓝蓝的口中传出。

  “啊~~啊~~~公子~~~好舒服呀~~~”

  蓝蓝一路向下舔去,直到舔到龟头处,改舔为吸,张开小嘴含住了整个龟头。

  王二同样向下进攻,直到那一片蔓谷地带,方才停下来,寻找着那世外桃源的洞口。

  蓝蓝被挑逗的香汗淋漓娇喘阵阵,不一会就开始求王二插入。

  “啊~~~~啊~~~公子~~快用你的大肉棒插蓝蓝吧~~蓝蓝受不了了~~~下面好痒啊~~”

  “骚蓝蓝,你流了好多水啊!”

  “人家的水都是为公子流的~~快来给人家通通下水道,治治水吧~~”

  说完,蓝蓝转过身跪在地上,两腿并拢对着王二双手扒开自己的屁股,那美妙的洞穴在王二面前暴露无遗,涔涔的淫水如同小溪一般沾满了整片山谷。

  王二最受不了蓝蓝这个姿势挑逗他了,炮架已经架好,弹药也填充完毕,此时不发更待何时?

  王二挺着长枪抵在蓝蓝洞口,轻轻蹭着那早已坚挺露头的花骨朵。

  “啊~~别蹭了~~快把大鸡巴插进来啊~~小骚穴太痒了~~蓝蓝忍不住了~~”

  蓝蓝见王二在洞口磨蹭半天也不进来,急得她扭动着屁股想要主动吞下肉棒,可是王二就是要逗她一般,她前进王二就后退,她后退王二又抵了上来。

  “叫爸爸!”

  王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今天买肉时碰到的那个小美女,又想到她爸爸非得让自己喊爸爸,于是就让蓝蓝叫。

  “爸爸!大鸡巴爸爸!快点插小骚货女儿吧~~骚女儿的骚穴实在是忍不住了!快点操烂女儿的骚穴~~给女儿止止痒~~”

  “小骚货,爸爸进来了!”王二说着,挺起大鸡巴直挺挺得插了进去。

  “哦~~好胀~好爽啊~~爸爸的大鸡巴真硬~~捅进来好痛快~~快点动~~骚女儿小骚逼又痒了~”

  蓝蓝说完,忍不住撅着屁股自己前后动起来。

  王二乐得看蓝蓝这骚浪模样,也就跪在她身后保持不动,让蓝蓝自己动。

  “好爸爸快点动啊~~快点使劲操骚女儿~女儿自己动不够爽~~”

  扭动一会后,蓝蓝感受着粗硬的肉棒刺入自己身体之中的快感慢慢已经不能满足她了,再次出声求王二。

  “嘿嘿,骚女儿,今天怎么又这么骚?这半个月憋坏了吧?”

  “快!爸爸快操~~不用怜惜女儿,越使劲操女儿就越爽~~”

  “那你可忍着点别叫太大声哦~~”

  王二说完,双手抓着蓝蓝那纤细的小腰,开始猛烈的冲刺起来!

  “啊~~~~哦~~~~~啊啊~~~爽…死了……”

  差不多冲刺了两三分钟,那熟悉的快感再次直冲王二头顶,但是他并不想这么早就射出来,虽说时间不多但是他还是想让蓝蓝跟他一起高潮,于是王二抽出长枪,蹲下身子用手指插入进去,感受着蓝蓝那紧致的肉洞,王二奇怪蓝蓝的肉穴真是神奇,无论是手指还是自己的肉棒,插进去都是那么的紧,仿佛有生命力一般死死禁锢住进入的东西,不得到想要的东西绝不松开!

  王二浅浅的进去半根手指后,在里面找到一小块凸肉,然后轻轻摩擦起来。

  “嗷~~~”

  蓝蓝被挑逗的不行,怪叫一声,双腿死死夹住王二的胳膊,随着一阵颤抖,下面的肉穴里流出了大亮的液体,顺着王二的胳膊一直滴在了地面上。

  “小蓝蓝,这半个月看样子真是忍得够久了,下水道里攒了那么多水啊!”

  “好爽啊~~公子你快把蓝蓝玩死了~~再来嘛~~来插蓝蓝~~操你的骚女儿~~女儿还想被爸爸的大鸡巴插!”

  “大鸡巴来喽!”

  ……

  两人战斗了将近两个小时,期间王二射了4次,每一次都被蓝蓝吸舔干净,然后再次挺枪上阵,直到再也射不出什么东西来了,王二看着还有些不满足的蓝蓝赶紧求饶。

  “你是我爸爸!你饶了我吧,我真的一滴都没有了!”

  “哎呀公子人家哪有那么欲求不满嘛!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蓝蓝一脸不满的看着王二,小嘴撅的老高。

  “那咱们赶紧清理一下吧,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一会媚姐起来了别让她看出来。”

  “哎呀时间还早了,公子你再抱抱人家嘛~~”蓝蓝撒娇式的挤进王二怀中,用自己挺拔的嫩乳磨蹭着王二的胸膛。

  “只是抱抱啊!你可不许有别的动作!”王二警惕的抱着蓝蓝,此时美女在怀王二却如同抱着一块定时炸弹一般,生怕蓝蓝再要他做什么别的事。

  “哎呀,公子你还说人家~~你那里又硬了,都硌到我了~~你这不是还有精神嘛~~再来一次吧~~就一次~~”

  不等王二阻止,蓝蓝赶紧俯下身子张口含住王二的龟头,来来回回的舔弄起来。

  王二感受着身下传来类似于痛感的快感,加上腰部的疲惫感,感觉浑身被抽空了一般,索性往地上一躺,“你自己弄吧!我不行了,你要是愿意玩自己玩去吧!摆烂也没什么不好的!”

  蓝蓝委屈的看着王二,“人家半个多月没有做过了嘛~~你怎么怪我嘛~”

  “……”

  “来嘛~~公子~~主人~~爸爸~~用你的大鸡巴再来教训人家嘛~~蓝蓝不听话应该被主人的大棍子惩罚~~”

  蓝蓝说完,还坐在地上用她那双可爱的小脚丫摩擦着王二的大肉棒。随着脚趾不断的挤压,揉弄,王二的肉棒越发坚挺。

  看着不断胀大的肉棒,蓝蓝改用一只脚搓弄卵袋,另一只脚调皮的伸到王二的脸上,摩擦着他的脸,鼻子,嘴巴。

  王二自从被沈清烟小翠还有蓝蓝三个人足交过一次后就发现他对脚情有独钟,如果说蓝蓝发骚卖萌他还能抵抗一下的话,那这小脚丫一上来王二瞬间就把一切抛在脑后了。

  “你这个小骚货,要了4次还不够,竟然还会拿脚来挑逗我,看爸爸不操死你!”

  王二瞬间坐起身子,把蓝蓝一下压在身下。

  “快来!快来!爸爸快用大肉棒操死我~~骚女儿欢迎爸爸光临!”蓝蓝一看王二被她激发起来性欲,兴奋的往后一躺,双腿大开,两只小手扒开自己粉嫩的肉缝,抬起屁股对着王二摇晃着等待他的光临。

  “操!真骚!看棍法!”

  王二红着眼睛腰部一挺,顺利插进蓝蓝湿润温暖的肉穴,疯狂冲刺起来。

  又过了十分钟左右时间,随着两人抱在一起一阵颤抖后,终于回归平静。

  “我…我的腰……”

  王二感觉他的身体快要散架一般,头重脚轻脑袋晕晕乎乎的,实在是累的不行。

  “公子,看样子你今天的确没去找妓女,今天竟然发射了这么多弹药,嘿嘿!行了饶过你了。”

  “……”

  王二听到蓝蓝这一夜索求无度竟然是以为自己去找妓女去了,怒急攻心加上疲惫的身体,眼睛一黑昏睡过去。

  第三十章琪琪不见了!(第一卷完)

  就在两人沉沉睡去的时候,却不知仅仅两三步以外洞内有一名美妇正蹲在地上手在胯下扣弄着什么。

  只见她衣衫不整,外套已经脱下随意的散落在地上,上身的亵衣领口大开,露出里面白花花的胸脯,一只手正在轻轻揉弄着自己的肉团,两根手指还不停地夹弄刺激肉团上面的可爱的小蓓蕾。

  而她下面的裤子也褪至膝盖处,白花花的大屁股暴露在黑夜之中,仅靠着点点火光却闪耀出炫白的光芒。

  她另一只手也没闲着,伸在胯下不停的扣弄着自己的嫩穴,从她身下积攒的小水洼来看应该已经偷窥二人春事不短时间了。

  此人不是吴媚还能是谁?王二和蓝蓝此时正在熟睡,谁也没想到身后洞内一拐角的地方吴媚在偷懒而且自慰着!

  随着吴媚的身体一阵抖动,身下水坑传来“滴答滴答”的滴水声,吴媚也瘫软在地上,喘着粗气。

  ……………………………………

  清晨,王二突然从睡梦中惊醒,“不好!昨晚没守夜!”

  “嘘!别吵!蓝蓝还在睡呢,别把她吵醒了!”

  突然,耳边传来吴媚的声音。吴媚真是人如其名,不光长得妩媚,连声音都带着一股子媚意,酥中带麻,让王二休息一夜的小兄弟陡然而立,把裤子高高的撑起一大片。

  “媚姐……不好意思,昨晚有点困,不小心睡着了……”王二不好意思的摇了摇头,别过身子想偷偷把那斗志高昂的肉棒按下去。

  “呵呵,我看你不是太困了,是太累了吧?没想到你体力还真不错啊,这么久,看把蓝蓝累的,现在还睡的这么熟。”

  吴媚白了眼王二,露出小狐狸般狡猾的笑容看着他。

  “还藏什么呀?这么大根,早就看到了,行了,你也醒了,我进去看看琪琪去,你快点穿好衣服吧。”

  王二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没说话目送着吴媚扭着水蛇腰和那个丰满的大屁股走进洞内。

  吴媚虽说年近三十,但是的确保养的不错,身材妖娆多姿,前凸后翘的很是吸引人,王二不知为何之前都还没想太多,但是今天早上看着吴媚,一股子邪火突然蹿出,让王二本就胀大的肉棒再次坚硬了几分。

  “嘿嘿,蓝蓝,昨晚是你求我操你,现在也该轮到我了!”

  王二看着旁边衣衫不整还在熟睡的蓝蓝,想要趁机收拾一下她,省的她总是欲求不满的缠着自己。所以他决定这一次好好喂饱她!

  只见王二轻轻脱下蓝蓝的衣衫,让蓝蓝绝美的身体暴露出来,胸前的一对小山丘虽说规模不算特别大,但是也别有风情。平坦光洁的小腹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再往下是那根本不属于这个年纪该有的翘臀,丰满的两瓣肉臀挤出深深的沟壑,吸引着王二的目光,让他非常想探一探沟壑里面的究竟。然后是纤细的美腿,光滑柔嫩,盈盈一握的小脚丫高傲的翘起,像是在迎接王二的洗礼一般。

  王二看着蓝蓝这精致的身体,感叹着自己的杰作,多亏他原来日夜辛劳,才让蓝蓝这朵小花盛开的如此艳丽。

  把蓝蓝的小脚丫并拢,那早已怒挺的大鸡巴插到她的脚缝中,王二开始模拟插穴一般干弄着蓝蓝的脚丫。不知怎么的,王二现在就喜欢足交,喜欢闻着女孩脚丫的味道,舔弄它们,挑逗它们,最后把浓浓的精液射在上面。

  就这样自顾自玩了一会,没有蓝蓝的配合的确有些没意思,王二还是决定直接插入蓝蓝身体。

  此时的蓝蓝还在睡梦中,就觉得自己被一下一下往前拱,身下传来阵阵饱满胀痛的感觉,伴随着酥酥麻麻的快感,这种朦朦胧胧的感觉让她以为自己成仙升天一般痛快!

  “嗯~~~啊~~好舒服哦~~~爸爸~~大鸡巴爸爸~~~女儿好像要升天了~~”

  迷迷糊糊的蓝蓝被操的不自觉的叫着,没多一会,高潮的快感来到,她长叹一声,淫水四溢,彻底清醒过来。

  “哦~~~太爽了~~公子你怎么大早上就开始操蓝蓝~~快点~~蓝蓝还想要~~”

  “骚蓝蓝不喜欢么?”王二看到蓝蓝苏醒,抽出肉棒在桃源口轻蹭,挑逗她。

  “喜欢~~太喜欢了~~公子的大鸡巴什么时候进来蓝蓝都喜欢~~最好是一整天都在里面~~永远都不要拔出来!公子~~快点进来啊~~蓝蓝想被操~~”

  意乱迷情的蓝蓝紧紧抓着王二的手,把它放在自己胸脯上,示意王二揉自己奶子,两腿也攀登上王二的熊腰,哀求着王二快点插进来。

  “操,昨晚做了那么久,刚才也高潮了一次,怎么还不满足?”

  王二觉得蓝蓝的欲望就像是万丈深渊一般,根本填不满,王二咬了咬牙,给自己打了打气,“今天说什么也要给你喂饱!”

  可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残酷,仅仅休息几个时辰的王二也是处于强弩之末,射了两次后就不行了。

  “蓝蓝…要不咱们下回再弄?”王二可怜的看着还在努力给王二舔鸡巴试图让它恢复精神的蓝蓝,小声问道。

  “不要!蓝蓝刚刚高潮4次,还不够…蓝蓝还想要!公子你快点硬啊!加油!”蓝蓝听到王二要打退堂鼓,赶紧加倍吮吸的力度,试图挑逗起王二的性欲。

  可是王二昨夜射了五次,今早又射了两次,铁打的身体也吃不消啊……

  “四次不少了……媚姐都已经醒了,去叫琪琪了,别做了,一会她们出来就看到了…”

  一听到吴媚和琪琪,蓝蓝那充满欲望的眼睛恢复了一丝清明,“好吧,公子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特别想要…就好像是身体不受控制了一样,咱们赶紧穿好衣服吧,要不然我怕我又忍不住了……”

  “对对对!快点穿衣服!”

  王二一看蓝蓝恢复了理智,松了口气,赶紧穿好衣服。

  “应该就是这半个月颠沛流离精神有些太紧张了,所以欲望一被打开就有些收不住了,过一段时间应该就好了……”

  王二给蓝蓝找着借口,但是这个借口实在是有些蹩脚,他和蓝蓝在一起生活了十多年时间,从未分开过,蓝蓝的变化他自然看在眼中。

  过去的蓝蓝虽然对他也是言听计从,说哪个姿势就哪个姿势,但是从来没有如此欲求不满过。而随着时间流逝,最近的蓝蓝变化实在有点大!他原本和蓝蓝做爱时,通常都是蓝蓝呼天喊地直呼受不了,他每次都是为了体贴蓝蓝而不再继续下去,现在反而是蓝蓝每次都要个五六次,王二有些吃不消了。

  而且原来和蓝蓝做时,起码能战斗一个小时不射,那个时候蓝蓝的肉穴也没有那么明显的吸吮的感觉,现在每次插入后,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越发强烈,如果不及时抽出来休息一下的话王二连一分钟都坚持不了!这一点变化是最为直接的!

  但是蓝蓝此时也不知道自己的变化,听着王二的安慰同样也以为自己是这半个月积攒下来的疲惫还有紧张等各种情绪所带来的变化,没有太过在意。

  穿好衣服后,吴媚走了出来,王二看着她带着一丝潮红的脸蛋和重重的黑眼圈有些不好意思。

  “媚姐,醒的真早啊,哈哈……”

  “哼!一晚上没睡,本来想着你醒了我回去补个觉,没想到你还来!年轻真是精力旺盛啊!”吴媚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是却听不出任何埋怨的意思,反而有一丝不明所以的味道在内。

  “呵呵…让你见笑了…那个啥,琪琪醒了么?没醒的话你再回去睡会吧!咱们今天吃过午饭再走吧!”

  王二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只得打着马虎眼。机灵的蓝蓝一把搂住吴媚,“媚姐,咱们一起去睡个回笼觉吧~~公子的呼噜声太大了,吵的人家一晚上都没睡好!让他自己守着点咱俩回去再睡会儿!”

  “呵呵,他的呼噜声我倒是没听到,反而你的声音这一晚上我可没少听!”

  吴媚笑着点了下蓝蓝的鼻子,还冲着她眨了眨眼。

  “额……吴媚姐你听错了!肯定不是我!哎呀你真讨厌!”蓝蓝被吴媚说的小脸一红,松开拉着她的手快速跑进洞穴内。

  “媚姐,你别逗她了,回去休息会儿吧,我再去大路上看看,说实话这半个多月咱们受的苦够多了,如果可以的话咱们后面就走大路吧!”

  吴媚虽然年级比王二大了不少,但是依然相信着王二的话,对他的决定从不拒绝,乖乖的回去补觉了。

  王二走出洞穴,再次回到昨天去的那个村庄。刚刚走到村口,就发现比昨天冷清不少,村口的村民只剩下一两个人无精打采的样子。

  “咦?发生啥事了?昨天你们不还挺热闹么?咋今天都蔫了?”王二走到跟前,问道。

  “是你啊,你咋还没跑?叛军妖兽都快来了你咋还在这里呆着?”其中一位抬起头看到王二,认出他来。

  “妖兽来了?什么时候!?你们怎么没跑啊?”王二一听他们说妖兽马上就来了,吓了一跳。

  “昨天你走了没多久就来了两三个妖兽,他们变成人形我们一开始没认出来,后来他们突然变身杀死了两个人抢走了一些食物后,大家才知道妖兽来了,然后村子里的人死的死,跑的跑,就剩我们几个人了。我们本来也想着逃跑,但是从小就在这里长大,跑又能跑到哪里去?还不如碰碰运气就在这里呆着了,反正我们这只是个小村庄,没有人愿意来,那几个妖兽应该也不会叫大军来我们这个破村子来。”

  “什么!?昨天就来了?不行!得赶紧走!”

  “小兄弟我看你应该不是殇璃帝国的人吧?说实话你走能走哪里去?前有妖兽后有追兵,怎么走也逃不出他们的手掌心!除非你能离开这个国家。如今叛军当道,但是皇族却丝毫没有动静,我看啊,这殇璃帝国要没了!”留下来的这个村民有些话痨,对着王二滔滔不绝。

  “我要去找大皇子木然,他是我的师兄,我要去找他!”说着,王二转身就要离开。

  “哎哎哎!小兄弟你说什么?你是大皇子的师弟?真的假的?”

  “我骗你这个干啥?不跟你说了,我要回去收拾东西准备走了!”王二说完一溜小跑回到了洞穴处。

  “蓝蓝,媚姐,起来了!咱们赶紧走,妖兽大军很可能马上就会来了!”看着还在熟睡的两个人,王二赶紧把她们叫醒,催促她们快点起床。

  谁知两女可能没把王二当人,还穿着简单的亵衣睡觉,熟睡的两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领口处不知什么时候都已经打开,刚刚躺着还没意识到,两人坐起来后王二才看到吴媚领口出那一抹惊人的雪白!

  吴媚揉了揉眼睛,看着王二一副猪哥模样留着口水死死盯着自己的胸部,这才发现自己领口开了,露出来深深地乳沟和大半个乳球。

  “你还看!”吴媚娇哼一声,嗔怪着说道。

  “真白…额…不是,对不起!”王二正看得流口水,突然被吴媚惊醒,赶紧回过头让她穿好衣服。

  蓝蓝则一蹦一跳的走到王二正面,“嘻嘻,大不大?”

  “当然大了,又大又白!不是……我没看到!”王二下意识说了实话,突然感受到身后传来一股杀气,赶紧改口,可惜为时已晚。

  “哼,便宜你了!”

  让王二和蓝蓝吃惊的是,吴媚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冲着王二妩媚一笑,扭着大屁股离开了。

  “她…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哇!公子你说会不会是你魅力太大了,让媚姐喜欢上你了?”

  “别瞎说!她可是有丈夫孩子的!刘大人尸骨未寒,可不能说如此不敬的话!”王二瞪了眼蓝蓝,警告她不要乱说。

  蓝蓝则是耸了耸肩,没当回事。

  等蓝蓝也穿好衣服后,吴媚也穿戴好走了回来。

  “王二,你叫我们起来有什么事么?”

  要不是吴媚说了一嘴,他都快忘了自己到底为啥叫醒她们了。

  “对了!我是想叫你们赶紧起床赶路的!”王二简单的把在村庄的经过跟两人说了一下,吴媚神色凝重的皱了皱眉:“看样子咱们走小路果然没错,如果走大路很有可能就被他们抓住了!”

  “对了,琪琪呢?”王二左右看着,发现没有看到琪琪,于是问吴媚。

  “琪琪没跟你一起出去?”吴媚惊讶的看着王二,“早上我睡觉的时候看到琪琪起来穿好衣服出去了,我还以为跟你一起走的!”

  “没有啊!我自己出去的,我怎么敢带着琪琪出去呢!?”

  “坏了!琪琪不见了!”

  三人赶紧走出洞穴分头行动,在洞穴周围寻找着琪琪。

  过了半个时辰左右,三人陆续回到洞口,互相对视着,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

  吴媚看着独自回来的两人,忍不住痛声哭泣起来。

  “媚姐,你就在这里呆着,万一琪琪回来了看到咱们都不在很有可能又跑出去,我带着蓝蓝重新去村里问一下,看看有没有人看到她!”王二冷静的跟吴媚吩咐到,然后带着蓝蓝就往大路方向走。

  “蓝蓝,一会到村口处你就在附近找找,藏起来别被人发现了,我独自进去问问。”

  “好,公子。”

  没一会,王二就再次来到村口,结果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了。王二纳闷这才没多一会,怎么那两个人不见了。

  刚走进村子,王二突然觉得不对,村子安静的太过于诡异了。要说人都走光了那情有可原,但是王二知道有几个人没走,村子还有一些受伤的人也留下来了,讲道理不应该这么安静才对!

  王二多留了一份心眼,不再从马路中心招摇过市,而是尽量走阴影处比较多的小巷子。

  走着走着,王二忽然听到不远处有人说话的声音,大喜过望的他快步走了出去。

  刚刚走出小巷,突然看到两个狗头人身的妖兽正在一所民房前面聊天。

  “啊!”王二吓了一跳,刚刚叫了一声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可惜这个狗头妖兽好像听力很好,虽然声音很小,还是敏锐的发展了王二这边的动静。

  “什么人!?”两只妖兽扭过头冲王二这边走来,王二知道如果被抓那就全完了,赶紧轻轻猫着腰躲到旁边的一所屋子里。

  妖兽走了过来,四处瞧了瞧,发现没有人,不死心的往屋子里走来,无处可逃的王二心脏怦怦直跳,浑身抖动不知该如何是好。脚步越来越近,正当王二绝望之际,一只手捂住了王二的嘴,然后示意他往后退。王二看清来人后看到了希望,跟着她来到床边,打开床铺,一个洞口赫然显露出来!

  两人快速钻入洞内,原来是一个地洞,里面大概有个10平方的小空地,一张单人床摆在一侧,一个中年人躺在上面。

  女孩把洞口关好,一切恢复原样,就听到上面传来推门的声音。

  “是不是听错了?这没有人啊?”其中一只妖兽说。

  “好像是吧,这两天喝酒喝的有点多,现在头还晕晕乎乎的了,赶紧把这里的肉抢走回部队吧,溜出来时间太久被发现就不好了。”

  “走吧,这里应该是没有活口了,这个破村太穷了,整个村子才百十来斤肉,都不够咱们塞牙缝的,看样子还得再多去大城市找找。”

  说完,就听到走步的声音越来越远,王二跟女孩这才长舒口气。

  “雨晴,竟然是你!你们怎么没走呢?这里已经不安全了!”

  原来这里是昨天王二来买肉的老冯头的家,王二无意之中走了进来,躲在地窖下的雨晴听到开门声音发现王二后,这才把他带了进来。

  “这位公子,我也想走,可是昨天你走后来了两只妖兽,这两个畜生张口就打骂村里的村民,还抢走大家的粮食,这都是大家赖以生存的食物啊!就这样被他们抢走了!”雨晴激动的说道。

  “呵呵,还赖以生存的食物,我看是懒以发财的食物吧!我还想为啥你们把食物价格提高那么多,原来就是为了赚难民的钱!相比于妖兽,你们这种靠国难发财的人才最可恶!它们是异类,是异族,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所以它们入侵咱们也算是说得过去,但是你们是正经人类啊,明明大家都是同胞,为什么你们要这么做!?”王二看着雨晴,面带嘲讽得说着。

  “对不起…对不起…事情不是这样的,其实是……”雨晴妹子被王二说得痛哭起来,正想说些什么,却被床上的男人打断。

  “雨晴!别说了,咳咳…这位少侠说的一点错没有!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咳咳…事实就是如此,在外人看来咱们就是靠国难发财赚钱,不要再说别的没用的了!”

  因为地窖内没有灯光,仅仅点着一根蜡烛,刚进来的时候王二还没看清这个人是谁,现在他一说话王二就听出来正是雨晴的爸爸,昨天卖给自己肉干的那个老头。

  “唉!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了,你们为啥不走?呆在这里太危险了啊。”王二看着父女俩,叹了口气,也不再多说什么。

  “昨天它们把村子里的肉食都抢走了,父亲气不过就要和它们理论,没想到它们二话不说直接踹倒父亲,把父亲打成重伤,为了养伤我拿了些食物然后藏到这里,实指望能躲过一劫,没想到今天又来了两只,把村子里剩下的食物能拿的都拿走了,今天是结束了,明天又不知道还会不会再来,现在父亲受伤严重,没有食物没有药,就算走也走不了,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说完,雨晴姑娘再次痛哭起来,趴在父亲身上紧紧握着他的手。

  “这位少侠,咳咳……我能感觉到我应该是活不久了…昨天跟你开玩笑让你叫我爸爸,结果你喊了我一声岳父,咳咳…我现在只求你带着我女儿走…昨天听门口的二麻子说你是大皇子的师弟是不是?我求求你带着晴儿走,逃到安全的地方!咳咳……咳咳!”说着,老者再次剧烈咳嗽了两声,看情况不是很乐观。

  王二听完老头的话欲哭无泪,自己成收容所了!先是吴媚母女俩,然后又要收留雨晴姑娘。关键是自己没实力啊,如果有实力还好,起码带着几名美女还算是能保证安全,可是自己这半吊子武功出门不被打死就算命硬了,再加上这几个姑娘,更不好说了!

  “老先生,不是我不愿意,我跟你实话实说,大皇子的确是我的师兄,但是我也是过去投奔他的,他为人怎么样我也不清楚,而且我一点实力没有,我也实在是无能为力啊!”

  躺在床上的老人听着王二拒绝的话好像又苍老了一丝,刚才面色借着烛光还能看到一些红润,现在却更加苍白!

  “唉,可怜了我的女儿,她母亲刚刚过世,如今我也命不久矣,她一个人可怎么过啊!咳咳……”

  “父亲,别乱说了,你会好起来的!晴儿就在这里陪你养伤,等你好了咱们再去找个安全的地方过日子,怎么都没问题的!”

  “行了!别安慰我了,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咳咳…这位少侠,你说你没有实力,我不知道是没有功法还是什么原因,我这里有一本功法,但是它特别诡异!咳咳…如果你答应我带我女儿走我就把它送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