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笔趣阁H小说 > 成仙亦入魔 > 【成仙亦入魔】(第一卷26-27)(修仙后宫)

【成仙亦入魔】(第一卷26-27)(修仙后宫)

热门推荐:
作者:恋足ing
2023/11/04

  第二十六章形式

  “怎么回事?”王二听到这个守城的将领所说,不由自主想到了当初安塞城所发生的事情。

  “小兄弟你有所不知,殇璃帝国所属72座城池其中有40座守城的城主叛变,一下子占据了殇璃帝国的半边江山,如今这殇璃帝国狼烟四起,百姓哀声哉道,民不聊生。”

  “什么?连殇璃帝国也都这样了?”王二一听果然和当初安塞城所发生的事情如出一辙,连忙接着问道:“是不是这里还有妖兽的影子?”

  “对对对!听那些逃亡过来的士兵们说那帮叛变的城主和妖兽勾结一处,杀害了所有不愿意答应他们合作的家族和小势力,活着逃出来的人十不足一,如果说仅仅是一个城池的城主和士兵那还好说,起码还有反抗的余地,可是妖兽不知为何也参合在内,这才导致殇璃帝国仅仅两个来月就沦陷了半壁江山!”

  “果然不出我所料!看样子基隆帝国,殇璃帝国这两个边境之国全部遭到妖兽们的摧残了!”王二死死的握紧双拳,只恨自己没有通天之能,无法为自己的家人,为自己的朋友报仇。

  “什么?你说就连基隆帝国都…”那名将领一听王二说基隆帝国也被妖兽偷袭,大吃一惊。

  “没错!两个月前我的家乡被城主带领的妖兽叛变屠杀,全城的百姓除了我一家四口以外全部遭到毒手!”王二恨恨地说道。

  “该死的畜生!这帮狗东西沉寂了这么久,现在终于开始对人类动手了!小兄弟,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进城府内说话!”说完,便带领王二和蓝蓝来到处阳城官府内。

  “我叫刘洋,是处阳城的守城将领,城主大人带人进皇城报告去了,只剩下我们一些将领守城,因为无奈,只得把城门关闭,拒绝所有人进来了。”

  “刘大人,我叫王二,这是我媳妇蓝蓝,实不相瞒,我们当初也是遭遇此难,被馨兰学院院长相救,进入学院修行,我则带着老婆出来投奔皇子大师兄,没想到殇璃帝国也…”

  “唉!如今这世界不太平了啊,你们要去皇城的话一路向西直接去倒是应该不会碰到叛军,只是如今国难当头,好多百姓都向内逃亡,兵荒马乱的也不会好过。”

  “但是事到如今我也别无他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王二也没有办法,兵荒马乱的他也不想带着蓝蓝四处奔波,但是如今只有这一个去处,王二为了提升自己的实力,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前行。

  “今天时间也不早了,你们就留在这里暂时休息一晚吧,这里虽说不如以前了,粗茶淡饭还望理解!”刘洋也没说什么,深深的看了王二一眼,似乎眼神中在犹豫着什么。

  入夜,王二和蓝蓝简单的吃了口饭,便相拥躺在床上说着悄悄话。

  “蓝蓝,这一路不会轻松,估计要吃不少苦,都怪我没什么本事,不能让你们过上轻松的好日子,害得你跟我四处奔波。”王二抱着蓝蓝,嘴中略带歉意的说着。

  “公子,别这么说,能跟着公子,就是蓝蓝最开心的事了,就算咱们一穷二白,亡命天涯,我也无怨无悔,只要能追随公子,哪里都是我最幸福的地方!”蓝蓝反抱住王二,把头埋进王二的胸膛上。

  “等等!你说一穷二白…你从你清烟姐那里带了多少钱出来?现在殇璃帝国兵荒马乱的,估计这一路还得花不少钱。”

  “钱?我什么时候从清烟姐那里拿钱了?不是清烟姐交给你了么?”蓝蓝睁着无辜的双眼,看着王二疑惑的问道。

  “哈?钱不都是你带着么?我以为你会跟清烟拿,我就没在意啊!”王二一听蓝蓝没带钱出来,立马有些慌了。

  “平时的确是我带着钱,但是那都是公子您的钱啊,清烟姐的钱我哪好意思管她要啊!”蓝蓝仍然睁着大眼睛,眼皮一闪一闪的一脸无辜的表情。

  “那你身上现在有多少钱?”

  “没有钱呀,当初在安塞城逃出来,哪有功夫带钱呀!”

  “我…这……好吧!”王二也无语了,他俩出来竟然都没带钱,这以后该怎么办?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希望能一路平安走到皇城。”

  “有公子在蓝蓝什么都无所谓,嘿嘿,公子~~蓝蓝想吃棒棒糖了~~”蓝蓝抱着王二,用头轻轻在王二胸口蹭着,同时小手偷偷伸到他的胯下,抚摸着那根巨型棒棒糖。

  “小骚蓝蓝,昨天晚上才刚刚满足你,现在又想要了,真是个喂不饱的小淫娃!”王二被蓝蓝挑逗出了欲望,双手也攀登上蓝蓝的双峰。

  “你昨天晚上光顾着小翠姐了,都没怎么满足我,还好意思说!今天你只属于我,我要你射~满~我~”说着,蓝蓝冲王二眨了眨眼睛,缓缓跪了下去,释放出王二的巨龙。

  “操,你个小妮子,越来越会魅惑人了!”王二被这一个眼神就挑逗的不行,大肉棒怒气冲天直指蓝蓝。

  蓝蓝看着王二,用鼻子轻轻蹭着肉棒,感受其传来的热量和气息,贪婪的吸闻着,时不时用嘴轻啄一下棒身,又时不时再用舌尖舔弄一下龟头,搞的王二欲罢不能。

  “快,蓝蓝快含住!我忍不住了!”王二有些急促的说道。

  蓝蓝却不慌不忙,再次用舌头滑过龟头,冲着王二调皮的笑了一下,顺着肉棒缓缓舔到根处,让整根肉棒抵在自己脸上,张开嘴含住了一个蛋蛋。

  正当王二享受着蓝蓝的口舌服务时,大门突然被打开。

  “这位公子,我给你们送来一盆热水烫烫脚再睡吧!”

  只见一名美少妇端着一个铜盆走进屋内,突然被两人吓了一跳!

  因为王二和蓝蓝就坐在床边正对着门口,这名美妇正好看到蓝蓝正跪在地上在王二胯下,因为王二的肉棒太长,蓝蓝的小脑袋根本藏不住整根肉棒,在她的角度看过去正好能看到巨大的龟头露在蓝蓝脑袋上面,马眼处还闪耀着一丝晶莹的液体!

  “啊!”

  这名美妇大喊一声,扔下水盆逃了出去。旁边院内休息的刘洋闻声赶紧跑了过来。

  “发生什么事了?”

  此时穿戴整齐的王二和蓝蓝赶紧出门,做贼心虚的王二看了眼躲在刘洋身后的美妇,说:“没啥事刘大人,刚才这位姐姐端水进来不小心洒了!”

  “哈哈!我当是什么事了,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可不是什么姐姐,这是我的贱内吴媚,天气寒冷我让她给你们送点热水来烫烫脚再睡,舒服一些。”

  “不是吧!刘大人可以啊,你要不说我都以为是跟我差不多岁数的姐姐了!没想到竟然是你老婆。”王二一听是刘洋的媳妇,赶紧站直身子,规矩起来。论辈分,王二得叫阿姨,但是从表面看,感觉连25,6都不到。

  “害!我这个媳妇被我惯坏了,平时都不怎么干活,娇生惯养,连端个水都不会,还给你洒了,我再让她打一盆水来。”刘洋说着,示意身后的少妇赶紧去。

  “别忙了!别忙了!我们也不是什么娇气的人,风餐露宿什么都见识过,碰上您有这么一个安身睡觉的地方都已经很满足了,哪能再让姐…阿姨忙活!”王二差点又叫错。

  “哈哈,行!你们千万别客气,既然是大皇子的师弟我们做臣子的当然要服侍好你们,大皇子是我们国家的未来,所有皇子中只有他最成器,同时对待我们这些臣子也最好,所以我们也对大皇子很尊敬。”说完,刘洋举手告辞,带着美少妇回去了。

  王二也和蓝蓝回到屋里,“蓝蓝你说他对咱们是真的尊敬还是另有原因?”

  王二觉得事情并没有表面那么简单,于是问蓝蓝想看看她的意见。

  “能有什么原因嘛~~人家就是好心好意,公子别多想了~~公子我刚才都还没吃棒棒糖了~~别打岔让蓝蓝再吃棒棒糖~~”蓝蓝纯纯的傻白甜一个,根本不想那些有的没的,一心只想吃棒棒糖。

  “诶,跟你说正事了,别扒裤子啊,刚才不是吃了么?”

  “刚才是上面的嘴吃的,下面的嘴还没吃到了!”

  王二说不过蓝蓝,只得放任她自己玩,他则仰面躺在床上,思考着刘洋的所作所为。

  “你说,他作为守城的将领,城主不在可以说是这个处阳城就是他说了算了,随随便便就能找个下人来给咱们送水,为啥非得要让他媳妇来送呢?”

  “呜呜…人家色(热)情嘛~~顾(不)好意识(意思)麻烦下仍(人)~~”蓝蓝一边含着王二的大肉棒,一边回答他。

  “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算了,不想了,反正咱们一穷二白,也没什么怕被惦记的,而且明天一早咱们就离开这里了,今晚睡浅一些警惕一点就是了。”王二想了想,的确也想不明白什么,看着在自己身下忙活的蓝蓝,刚刚被压下去的欲望再次袭来,怪叫一声扑向蓝蓝。

  现在总结出经验的王二知道该如何面对蓝蓝那充满神秘的洞穴了。每次插入后就快速抽插运动,不给它蠕动的机会,把主动权把握在自己手中,每次大概1分钟后就抽出来缓一缓,然后再插进去快速运动。

  就这样,王二终于能坚持10分钟左右不射,同时依靠快速的抽插加上手指舌头等辅助,蓝蓝也能重新体验到高潮的快感。

  云雨过后,王二抱着蓝蓝躺在床上。

  “蓝蓝,你说你下面到底是什么做的,就真的跟一张活的嘴一样,每次插入都会被它牢牢吸住似的,不把我的精华吸出来不罢休,真是神奇。”

  “人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嘛!蓝蓝自己都感觉不出来,只是觉得插进来后很舒服,然后你就射了,还没来得及仔细感受了。”

  “擦!你这是在嘲讽我么?”

  “没有没有…公子的鸡巴最大了~又粗又长还特别硬~~插的蓝蓝丢盔弃甲爽的要死~~”

  “擦!你这是在安慰我么?”

  “那你让人家怎么办么~~蓝蓝嘴笨不会说了~”

  “叫老公~~”

  “不叫~~”

  “那叫爸爸~~”

  “大鸡巴爸爸~~”

  第二十七章离去

  这一夜王二都没敢睡的太沉,因为心中有些在意晚上刘洋两口子的事,蓝蓝这个傻白甜满足后直接打上呼噜了,所以王二只得轻轻闭上眼睛凑合了一夜。

  清晨起来,王二这才松了口气,看来自己的确经过这么多事后有些敏感了,刘洋夫妇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啪啪啪!”

  门外传来敲门声。

  王二起身穿好衣服,把被子给蓝蓝盖好,打开门一看竟然是刘洋的媳妇。

  “额…姐…不是,媚姨,有什么事么?”王二看着年轻貌美的少妇,下意识想要叫声姐姐,刚到嘴边就发现不对,赶紧改口。

  “呵呵,没事,咱们各叫各的,我其实也没有那么大,你叫我姐姐也没有什么不对的。”吴媚娇笑一声,继续说道:“怎么,不请我进屋坐坐么?”

  “额,这有些不妥吧,贱内还在睡觉,刘大人就在旁屋,咱们还是就在院内说话吧!”

  王二对于昨晚被看光这事还有些尴尬,而且刘洋对他们不错,昨晚又是好酒又是好菜的招待,这大清早跟他媳妇在屋内说话实在有些不妥,所以也没敢让吴媚进屋。

  “看不出来,你还挺懂礼数的,不愧是馨兰学院出来历练的学生,如果我的女儿也能有你这般懂事就好了。”吴媚一看王二没有让自己进去,也没多说什么,只是跟王二唠起家常。

  王二有些疑惑,这吴媚到底是怎么回事?大清早就来别人屋拉着人聊天,也不照顾自己孩子也不照顾自己老公,难道刘洋和她真有什么问题不成?

  “额,不知姐姐来找我们究竟有什么事?时间不早了,我们也该收拾东西出发了,总是在这里打扰你们也不是个事。”

  聊了一会,王二看这说起来没完,问这问那的也没一句有用的,更像是在打听自己,所以决定赶紧送客,他和蓝蓝赶快离开这里。

  “呵呵,也没什么,就是刘洋他有事找你,我去帮你叫他,你们吃了早饭再走也不吃。”

  看到王二要送客的意思,吴媚呵呵一笑,转身离开了院子,这让王二更加疑惑,如果说刘大人找自己,直接过来说一声不就得了,为什么还跟自己说这么半天家常话?但是不去吧又不合适,人家招待自己一夜,自己一声不吭就走人又有些不好,没办法,王二只得带着蓝蓝准备去看看这刘洋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刘叔,昨天您就招待我了一顿,今天本来实在不好意思再打扰你们,听姨说你叫我有事,我过来问问到底什么事?”

  一进屋,王二看着刘洋和他媳妇坐在桌子上交头接耳不知道在说什么,旁边还坐着一个六七岁的小丫头。

  “呵呵,王少侠你来了!快坐快坐!昨晚招待不周快来吃点东西再走也不迟!”

  刘洋抬头看到王二带着蓝蓝走了进来,立马换上一副笑眯眯的模样,让王二坐在自己旁边。

  “刘叔,怎么回事?”

  “呵呵,贤侄啊,既然你叫我一声叔,那我也不藏着掖着了,你看你媚姨……怎么样?”

  “噗!”正喝茶水的王二听到刘洋这句话没忍住全喷了出去。

  “什么?刘叔你说的这是什么意思?”

  “额…不是,说错了,我嘴笨,我的意思是你看你媚姨…还行吧?”

  “……”

  王二有些懵了,这都哪跟哪啊,“刘叔你到底啥意思你明说吧,我越来越糊涂了!”

  “不是!我…你…哎呀,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了,反正就是你带着你姨还有我女儿走吧!”

  王二听着刘洋这惊为天人的话愣住了!本以为昨夜加上今早的试探可能是对自己不怀好意,但是没想到竟然是这个结果!?

  “啥?带着她们走?去哪?”

  “唉,跟你实话实说了吧!”

  原来,刘洋的这个叫做吴媚的美娇娘其实只是个后妻,原来刘洋和发妻结婚后难产去世了,留给刘洋的只剩下一个小丫头刘琪琪,为了不让自己孩子失去母爱,老来得子的刘洋就随便找了一个自己手下的丫鬟装作是小丫头的母亲,三人就这么凑合过来了。

  直到现在,小孩也十来岁了,当初的小丫鬟也年近三十了,如今妖族横行,天下大乱,处阳城失守也是早晚的事,刘洋不愿看到自己的孩子被妖族捉住,所以在得知王二是大皇子的师弟后昨天晚上就和吴媚商量让她带着琪琪跟王二一起离开处阳城。

  吴媚一开始还不愿意,这些年自己从小就跟着老爷一起长大,被当做刘大人妻子这么多年的她也没再有过心仪的男人,虽说两人岁数相差很大但是她也不是那种心术不正之人,所以一听刘洋要她带着琪琪离开她是一万个不愿意。

  但是再听刘洋说这里很可能会遭到叛军袭击,早晚有一天就会被妖族占领,所以她也不得不听从刘洋安排。因为她从没见过王二,不知道王二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也是为什么昨晚她会端着水盆给王二来送水,其实是过来想试探一下王二的为人。

  如果说王二是个正人君子,那她带着琪琪离开也算是能让刘洋放心,如果王二心术不正,那干脆就不提这茬了。结果没想到吴媚进屋后正瞧见蓝蓝给王二舔棒棒糖,这让吴媚脸色一红忘了正事直接跑走了,这也是为什么今早她又来找王二谈话的原因。

  当然,看到蓝蓝和王二胡闹这段刘洋并不知情,吴媚只是跟他说不小心把水洒了,总不能说看到王二那个比她胳膊还粗的棒棒给吓得吧?

  于是在试探过后,刘洋和吴媚商量了一下,觉得王二为人还不错,决定让王二带着吴媚和琪琪去皇城投奔大皇子,虽说这一路肯定不会好过,但是总比守在这里等死强!而且大皇子为人善良,王二身为他的师弟总不能吃亏,跟着王二也不算坏事。

  王二在得知事情的来龙去脉后也恍然大悟,“怪不得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原来是为了试探我啊,我还怀疑是刘叔你们有啥问题呢!”

  “呵呵,你说的没错,防人之心不可无,小心点总归没坏处,怎么样?你决定好了么?”

  “刘叔,虽说我是皇子的师弟,但是事到如今我也跟你实话实说,我一点修为没有,仅仅只有炼体2阶的实力,不是我不愿意带她们走,而是我们实在也是自身难保!”

  王二一看刘洋都这样了,也只能实话实说了,他也不是不愿意帮助他们,而是自己的确也没啥实力,这一路还不知道怎么样呢,你说万一真带着人走了,结果半道上把人弄丢或者没保护好她们,这又该怎么办。

  “呵呵,其实我也早就想到你会拒绝了,但是这的确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事到如今只有你们有机会带她们离开了,我不求你们真带着我妻儿投奔到大皇子门下大富大贵,只求你能带她们到一处安全的地方能逃过此劫就行!”

  “唉!那好吧!为什么刘叔你就这么想让她们跟我走呢?昨天你说城主大人带人去求援了,这么久应该快回来了啊,怎么您却如此没有信心呢?”

  “如果真是求援就好喽!我也实话跟你说吧,前天处阳城探报北方三百里外有一波叛军正在集结,而目标……正是这里!说是城主带人求援了,其实他就是带着自己八个小老婆跑了!留下我们这些士兵守城,算算时间那帮妖族之人应该也快来了,我身为处阳城最高将领,这里就是我的全部!处阳生,我则生;处阳死,我必死在它之前!”

  刘洋目光坚定的看着王二等人,年过半百的他须发花白,但是双目却炯炯有神,浑身散发着逼人的气势!

  “刘大人…”吴媚听到处阳城可能很快就会被攻破,早已哭成泪人。“我还小时就来到刘府为奴,大人和夫人一直待我不薄,后来夫人离去您为了琪琪收我为妻我对您感恩戴德,虽说这些年从未叫过您相公,但是我早就把您当成一家人看待,就让王少侠带着琪琪离开吧!让奴家陪您一起,生死相依!”

  “胡闹!我好不容易求王少侠答应带你们离开,你别胡闹!这些年你也不容易,正是大好年龄却跟了我这个糟老头子,如今你也应该去寻找自己的幸福了,只是希望你能不要抛弃琪琪,将她抚养成人!”

  刘洋同样满含热泪,父女分别他又怎么忍心?但是为了自己孩子,他也没有别的办法。妖人临近,面对实力强劲的对手处阳城这一帮人怎么抵挡的住?天下爹娘爱儿女,哪有父亲会忍心把自己儿女送入虎口?

  “行了,事不宜迟,赶快离开!我这里还有些碎银两,你们路上拿着用,王少侠,这一路希望你能多多照顾我的女儿还有吴媚!”

  说完,刘洋从怀中掏出一个布兜,交给王二,大手一挥,示意他们赶紧离开。

  王二拿着银子,心里十分不是滋味。都说这个世界弱肉强食,根本没有什么可靠之人,可是刘洋这番举动实在让王二感动。一个一心为国一心为儿女的人,他是一个好将领,在面对来敌仍然不离不弃,宁愿让自己妻儿逃跑也不愿自己离开;面对自己的孩子他也是个好父亲,舍生取义,实为难得。

  “媚姐,琪琪,咱们走吧!不要辜负了刘大人的心意!”

  还在一旁玩耍的刘琪琪尚才六七来岁,哪里懂得生离死别的道理?她还以为是要出去玩了,听说眼前的这个大哥哥大姐姐要带她出门,还高兴的跳起舞来。

  就这样,刘洋看着自己的妻子哭着喊着,还有笑着跳着离开的女儿走出自己的视线,摊坐在椅子上,久久的叹了口气。

  “琪琪,想让哥哥带你出去玩么?”路上,王二牵着琪琪的小手,看着她无忧无虑的模样,沉重的心情也得到了解放。

  “嗯!琪琪好久没有出来玩了,爸爸最近每天都要去城墙那里,还不带着琪琪,琪琪好想出去玩!”天真的琪琪根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满脑子都是玩。

  “琪琪,哥哥带你去皇城,这一路你要听话哦,不听话哥哥就把你扔了!”看着可爱的小琪琪,王二也不禁想要逗逗她。

  “不要!我要跟着媚娘~媚娘对我好~”软萌呆糯的小萝莉一听王二要扔了她,赶紧抽出手来跑到吴媚身边,死死的拽着吴媚的衣袖。

  “公子,你吓唬她干什么!真是讨厌!”蓝蓝也看不下去了,快步走过,一把抱起小琪琪,“琪琪乖啊,不听他的!他是坏人,姐姐疼你!”

  别看蓝蓝也不大,可是这小萝莉实在是可爱,激发出蓝蓝的母性光环。

  “擦,竟然为了她抛弃我,小蓝蓝你不厚道!”王二看着抛弃自己的蓝蓝,郁闷的说道。

  就在此刻,刚刚离开不过十里的他们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惊天的爆炸声!

  “轰!!!”

  三人回头看去,隐隐还能看到处阳城爆发出冲天的火光,浓浓的黑烟升起,迅速染黑了处阳城上方的整片天空!

  “相公……”

  吴媚眼泪瞬间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