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笔趣阁H小说 > 成仙亦入魔 > 【成仙亦入魔】(第一卷18-21)(修仙后宫)

【成仙亦入魔】(第一卷18-21)(修仙后宫)

热门推荐:
作者:恋足ing
2023/10/06

  第十八章测试

  “怎么,这年头还有敢冒充我的人?”

  一道声音突然从办公楼内传了出来,虽然外面人声鼎沸,但是却清晰的传达到每一个人耳中。

  众人顺着声音看去,只见一名老者从办公楼气鼓鼓的走了出来,看样子明显是听到刚才众人嘲笑自己是冒牌货的话语了。

  就在申鹤张口想要说话的时候,又一道靓丽的倩影出现在众人眼前,让刚刚还吵闹的人群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咕嘟!”申鹤把刚要说出口的话一下子咽了下去,吞了口口水,看着沈清烟美妙的身姿眼睛都直了。

  “乖乖!这是哪里来的美女?比咱们外院排的三大美女还要美上几分!看年龄应该不是老师吧?可是来了这么久没听说有这一号啊?”申鹤看着沈清烟饱满的胸脯和滚圆的屁股,直觉得自己长期被酒色掏空的身体隐隐有些火热的感觉。

  “胡闹!你们都是哪个班的学生?不好好用功一天天在干什么?”孔方看着自己的风头被沈清烟抢走了,十分愤怒地走到众人身前,准备批评教育一下这些学生。

  “起来老头,影响我看美女!”申鹤现在满脑子都是自己和面前这个美人滚床单的景象,根本顾不上站在自己跟前的孔方,整理了一下衣服,再次用手抚摸一下自己的金发,摆出刚才一模一样的笑容,走到沈清烟身前。

  “这位美丽的小姐,在下申鹤,乃是大申帝国的皇子,请问小姐是哪个班级的?看着有点面生啊。”

  沈清烟同样被申鹤吓了一跳,急忙来到站在一边的王二身后。

  申鹤没有注意到一边的王二,只是跟上去接着说道。入群加壹玖叁陆零伍叁肆陆陆

  “美丽的小姐,你的美真是令人窒息!我好想沉睡在你的怀抱中!就这样一直沉睡下去!请你一定要答应我的请求!你我的相遇绝对是上天的安排,我愿意用我的一生守护你!”

  “喂!你这词刚刚才说过!就不能换一个么?”王二看不下去了,自己两个老婆都被这个人打扰,具有大男子主义的王二岂能看着不动?

  “你不说刚才那个人是你老婆么?本皇子给你个面子不追她了!现在追这个美女还不行么?”

  “这个也是我老婆,你换别人去追吧!她们都名花有主了。”王二不耐烦的说道。

  “!?”

  “这个也是?你装什么呢?一个美女还不够还想占两个?”申鹤显然不相信王二的说法,依旧不依不饶得想骚扰沈清烟。

  “擦!你个狗东西不许骚扰我老婆!”王二说着,一下搂住沈清烟的细腰,把她拉进自己怀里,然后噘嘴亲了一下沈清烟的脸蛋。

  “你信了吧?行了赶紧走吧,没看孔老师生气了么,敢无视他小心以后他给你穿小鞋!”

  “这。。。凭什么啊!?我堂堂一国皇子都没有碰到过这么美的女子,你这个臭小子何德何能竟然能一个人同时占有两名?我不服气啊!!”申鹤依旧没有在意一旁的孔方,反而对王二一个人占两个美女感到悲愤。

  申鹤衡量半天,弱弱的跟王二问道:“那…这个美女我总可以追吧?”说完,还用手指轻轻指了指小翠。

  “这个没…哎呦”王二刚想说没问题,突然腰间被一只嫩手掐住,然后看到沈清烟冰冷的眼神后立马改口。

  “没…没法追!这个也是我老婆。”虽然小翠并不是王二的老婆,但是沈清烟明显对申鹤不感冒,所以也不愿意让小翠狼入虎口,更何况她还是自己的侍女,也相当于是王二的侍女,所以说是个陪送的丫鬟小老婆啥的也没毛病。

  “啊?这!你到底是哪国的皇子?竟然可以同时拥有三位美若天仙的女子当老婆?”申鹤一听连最后一个都被他霸占了,难以置信的看着王二,心想难道真是那个大家族或者国家皇族的后羿?刚才他说是插班进来的,馨兰学院上万年的历史中都没有几个插班进来的学生,这么一想貌似他果真有强大的背景,让馨兰学院的院长都亲自带他们来办手续!

  对了,院长?刚才是不是有个自称院长的人来着?

  申鹤想着想着,突然觉得不对劲,刚才好像是有个自称孔方的人现在自己面前,当时自己精虫上脑把他撇过去了,这么说……那个人是真的院长!

  明白过来的申鹤一回头,突然发现自己身后的小弟们全部都不见了,连看热闹的人都没了,全部躲的远远的,而那个叫孔方的人正双手抱拳笑眯眯的盯着自己。虽然笑容十分灿烂,但是申鹤却没来由的打了个冷颤。

  仔细一看,这个老者不正是入学手册封面上画的院长么?连猥琐的笑容都如出一辙!

  “院长……我错了!”

  申鹤哭丧着脸,就差跪在地上叫爷爷了。

  “哼!大申帝国的皇子是吧?通知你们帝国的人,派人过来收尸吧!”

  “啊!?院长!你可不能这样啊,馨兰学院这么多年了,可没听说有院长杀学生的啊!”申鹤一听要给他收尸,吓得差点尿了裤子,腿一软跪在地上一把抱住孔方的大腿,大哭起来。“院长啊…你可不能这样啊…死的好惨啊!我不甘心啊!这人咋就说没就没呢……院长啊……”

  申鹤别看长得挺帅气,一头金发也很养眼,可是唯独嗓子不好,一说话跟鸭子似的,这再一哭一闹,这破锣嗓子就跟充满电一样直冲云霄!

  突然,原本空旷的大街上一下子浮现出几道人影,就像凭空出现一般,毫无预兆的出现在几人身前。

  “院长死了?是不是有人说孔老头死了?咱们什么时候举办新的院长推选大会?”几个人原来是听到申鹤哭丧般的声音,加上那模糊不清的话,还以为是孔方死了,赶紧顺着声音跑了过来。

  “老夫还没死呢!你们几个兔崽子给我滚蛋!还有你这个小兔崽子,瞎嚎什么?说都不会话,让人还以为是我死了!你也给我滚,罚款10万灵晶,外加灵书阁抄阅古籍一周!”

  申鹤听到后赶紧道谢,屁滚尿流的跑了。

  孔方看着越来越多好事的人围观过来,赶紧打发了众人,带着沈清烟等快速逃离了办公楼。

  一路上,王二好奇的问刚才突然出现的高手是谁,孔方给王二解释说是外院的护院,一群老不死的家伙。这让王二啧啧称奇,根据他们表现出的实力来看基本上都是在孔方左右,看来这馨兰学院果然如外界所传一般,实力强横,无人敢惹事生非。

  而且那几位对这院长表现出来的态度也很让人好奇,听到孔方死时竟然先想着搞推选大会,这几人跟院长的关系看样子也挺有意思的。

  王二一边想着,一边跟随孔方来到一处空地,这里坐落着许许多多的测试水晶。测试水晶就是测试修士实力和灵根的东西,人类8岁时觉醒灵根就是靠这个来测试的。

  “孔前辈,带我们来测试场干什么?”王二好奇的问道。入群加壹玖叁陆零伍叁肆陆陆

  “每一名新生入学时都要测试一下,好记录你的实力和灵根属性,这样方便老师们给你制定教学的内容,所以清烟也需要来测试一下。”孔方笑着说着,“你也可以测试一下,这里的测试水晶比你们那个小城市的精细了不少,说不定就能测出你的属性。”

  “真的么?我也可以测试?我可没钱啊…”王二一听自己也能测试,立刻兴奋的问道,但又一想,自己现在身无分文,测试一次需要很多金币,所以又有些不好意思。

  “呵呵,我在这还花什么钱啊,测测又没啥损失,随便测!”

  说话间,沈清烟已经测试完了,只见她身前的水晶半浮在空中,闪耀着青色蓝色和白色三种耀眼的的光芒,分别代表着水,木和风三种灵根属性,筑基初期的实力也显露无疑。

  一旁负责测试的老师大声喊到:“沈清烟,17岁,实力筑基初阶,觉醒水,木初等灵根,风稀有灵根!”

  周围跟随过来看热闹的不少,在看到沈清烟觉醒的灵根后无一不惊叹,在馨兰学院的学子们无一不是各个势力精挑细选的人中龙凤,其中觉醒了多种灵根的也不在少数,觉醒稀有灵根也有不少,但是这种天赋的人17岁才刚筑基初阶,这了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这个沈清烟天赋也没多高啊?现在才筑基初阶的实力,这凭什么被院长亲自带来插班入院?难道说就凭她那张脸?”众人纷纷谈论起来。

  “是啊,17岁才刚刚筑基,这般天赋在学院中可算不得什么啊,咱们那个被称为妖孽的天才今年方才16就已经筑基大乘,有望在下次内院选拔赛前凝练金丹,她才是真正的天才,这沈清烟该不会真是靠美色色诱的院长才走的后门吧?”

  “说不定她让院长走后门,所以院长才给她也走后门呢~~”其中一位麻子脸猥琐男一脸淫笑得跟着旁边的女同学说到。

  “哎呀你真讨厌~~”

  王二站在最前面,没听到众人的说笑,看着沈清烟的测试有些出神,他是多么渴望自己也能测试出灵根,哪怕只有一种也好啊,哪怕只觉醒了一种基础灵根,他也能称为修炼者,也不会再遭受别人的嘲笑!

  他默默地走到测试水晶跟前,愣愣的盯着水晶,突然,他有种预感,这次他好像感悟了什么,却又感觉什么都没有,就像是之前沈清烟突然觉醒了风灵根一样,他感觉这次测试能让他成功觉醒灵根!

  “王二,把手放上去,静下心来感受水晶带给你的能量,它能测出你的真实能力。”沈清烟在一旁轻声说道。

  只见王二闭上双眼,双手轻放在水晶球上,屏气凝神,默默感受着。

  王二只觉得一道神秘的能量突然从水晶球中顺着自己的手传递到自己身体中,仿佛在激发着什么,又好像寻找着什么。

  直到流窜到丹田之中时,突然感觉到自己丹田中一股能量蹿出,与水晶球的能量相互交融,随后就跟仇人见面一样迅速在王二体内争斗起来。

  此时的王二仍在闭着眼一动不动地站着,周围的学生们都不知道王二此时体内的情况,只是看着他半天也没动静感到有些奇怪。

  “测试需要这么久么?”有人问着周围的同伴。

  “没有吧?我记得之前咱们测试时都是把手往上一放就好了啊,哪有这么久的?”

  众人不知情,可院长孔方好像有些看出了什么一般,“大家都别吵闹,静静观看,王二这是参悟出大机缘了!”

  听到院长的话后,众人都安静下来,好奇的看着王二,想看看到底有什么大机缘。

  王二此刻只觉得自己体内就跟开运动会一样,两股能量在相互追逐,一方逃窜,另一方追赶,不一会,逃跑的能量顺着王二的胳膊又逃回了测试水晶之中,而王二自己体内的能量却如同头一次见到美女的屌丝一样,不肯轻易放弃,同样顺着手指进入了水晶球之中。

  “咔嚓!”

  一声清晰的破碎声传入众人耳边,然后只见王二握住的水晶球突然碎裂开来,散落一地。

  众人大惊,纷纷看向院长。

  院长神色凝重,良久,长叹口气。

  “唉,这一个测试水晶一万灵晶呢!”

  第十九章三分钟!

  “王二,你感觉怎么样?”孔方长吐口气,似乎想要吐出损失了一个测试水晶的不快。

  王二缓缓睁开双眼,一双深邃的眼眸仿佛如同看透了人生一般,死死盯着孔方,整个人就像一名超凡脱俗的强者,俯视着芸芸众生。入群加壹玖叁陆零伍叁肆陆陆

  “……”

  “怎么了?你参悟出什么了?”孔方看着王二如同老僧入定一般一动不动,也不说话,急得不行。

  “……”

  王二依旧没有说话,只是神色逐渐冰冷下来。

  “怎么样?啊?”

  突然,王二神色一变,一下子垮下了脸,哭着跟孔方说道:“我说不测,你非让我测,你看你这破水晶球一下子就碎了,我赔不起啊!”

  “……”这下轮到孔方不知道说什么了,沉吟半晌,才对着王二继续问道:“那你刚才半天不说话干什么呢?我还以为你得到机缘参悟出什么来了!”

  “我实在不知道怎么找借口了,实际上我啥也没参悟到,就是在考虑怎么跟你说……”

  一旁的检查老师听到后无奈的摇了摇头,毕竟之前孔方让他测的,还说什么测不坏,所以他也没有办法提什么赔偿的事,只得大声宣布王二因测试水晶损坏,没有测出实力。

  这下围观群众可热闹了,有人说王二深藏不漏,实际实力超过水晶承受能力了,所以损坏了;也有人说实际压根就没他事,只不过是正好赶上水晶寿命到了等等。

  孔方一下子老脸兜不住了,自己让王二测的,结果水晶球坏了,甭管是不是王二的原因起码自己说了让他随便测的…随后只得再次让王二换了个测试水晶继续测。

  “那好吧,其实刚才那个就是赶上了,跟我没关系……”王二一边说着,伸手继续放在水晶球上。

  刚一放上去,刚才那相同的感觉又来了,两股能量在自己身体里乱窜,随后水晶球内的能量逃了回去,自己体内能量的同样追了进去,还没说完话呢,这个新的水晶球同样碎裂一地。

  “这次你怎么解释!?”

  孔方看着这情况,抬起头对着王二问。

  “要不…再来一次?跟我真没关系啊!”

  “再来!”孔方也不信邪了,自己活这么多年以来同样没见过没听过这种事,直接吩咐人抬测试水晶过来。

  一连测了3,4个,都是相同的结果,孔方看着满地的狼藉,悔恨的流下了眼泪。

  “都是钱啊……”

  “对了,院长,我突然想起来以前翻译古籍时听说过这种情况,好像是有一种体质,属于天生废脉,因为全身的经脉都封闭,所以水晶内部的能量被堵住进不去,从而使得能量无处可去,最后导致水晶破碎。”

  一旁的测试员看到接连出现测试水晶破裂的情况后,猛然回忆起自己当初在古籍看到的一种体质,于是急忙向孔方说道。

  “什么?你怎么不早说??”孔方一听测试老师所说,立刻没好气的继续说道:“行了,这几个测试水晶的损失就从你工资里面扣吧。”

  “啊?不要啊院长,这几个东西我两年的工资都不够啊。”测试老师一听院长让他赔,哭丧着脸跟院长求饶。

  “少废话,你要是早宣布他是天生废脉,还用得着损失这么多?不从你工资扣从谁那里扣?”

  “明明是你说让他随便测也测不坏的,还要把锅扣给我……”

  “你说什么??”

  “没…没事…”

  “行了,走吧,清烟我带你去宿舍楼安排你的房间。”孔方冲着沈清烟挥了挥手,也不管后面那个老师怎么哭,迈腿走了。

  围观的吃瓜群众这下热闹了,“你说一个天赋很差的美女,一个天生废脉的垃圾,竟然能让院长亲自走后门!这个世界太神奇了。”

  “还看不出来么?那两个人不说是两口子么,肯定是那个叫王二的把自己妻子献给了院长,然后院长才破例让他们进入学院的!我说这么多年那么多王宫贵族送礼都走不了后门呢,原来院长喜欢的是美女!”

  “对啊!我们家族原来还派人来送过礼了,结果人家看都不看就给扔出去了,原来是要送美人啊!我这就通知家族的人让他们赶紧送来100名美女,这样就能再多进几名学员,以后在我们国家就能横着走了!”

  众人恍然大悟,纷纷回去联系家族人员让他们赶紧送美女过来,导致未来一段时间时不时有大陆上各个势力送千姿百媚的少女过来,让孔方摸不着头脑。

  一路来到宿舍区,王二看着眼前广阔的一个四合院,吃惊的问:“院长,我们住在这里么?这比我之前家族的屋子都好了不少啊!”

  “是她,不是你们,我说过,馨兰学院不收没有天赋的人,你不但没有天赋,可以说连经脉都是废的,你最多在这里陪读两个星期,半个月后,你们就要该去哪去哪了。”

  “啊?才两个星期?能不能两年啊?这也太快了点吧?”王二早就知道自己不可能被馨兰学院收下,清烟哪怕面子再大,天赋再优秀,也不可能让院长把自己也留下,所以说得知自己不久后要离开的事也并没有太过波澜,只是有些不满时间太短,自己刚和沈清烟结婚都还没洞房了,就要分别。

  “两个星期都是我看你一路上表现不错特地开恩许给你的!你个臭小子别不知足!正常来说两天就应该全部离开的。”孔方看王二还在抱怨,两眼一瞪,八字胡一撇,给了王二一板栗。

  “行吧,你走吧,别耽误我们4个人休息了!”王二揉着脑袋,催促孔方赶紧走,免得打扰他的好事。

  “你个臭小子!我警告你,清烟的体质特殊,必须保证完璧之身,要不然会打扰她的心境,阻碍修行。她注定是未来的强者,切不可因小失大!”

  “嗷~好吧,你快走吧。”王二一路上被孔方教育了一路,自然也知道此时如果真的和沈清烟发生了什么会有什么结果。如果说原来没有家族变动的话还好说,现在毕竟背负血债,如果真要报仇只能由清烟成长起来才行,大是大非王二还是分得清的,所以王二也只能把个人情感放在身后。

  更何况沈清烟以前也跟他说过,除非自己实力比她强或者在某一个领域做出一番事业出来才肯把自己交给他,王二有些大男子主义,他也知道自己无论从什么地方都不如沈清烟,所以自尊心作祟下他也不愿意就这么要了沈清烟。

  “唉,老子亲自带你们跑东跑西的办手续,竟然完事了立马翻脸不认人,不但不给口水喝还直接赶我走!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孔方摇了摇头,无奈的走了。

  沈清烟满脸戏谑的看着王二,“终于可以大被同眠了?”

  “咳咳!”王二没想到沈清烟突然说出这么劲爆的话来,一口口水呛住了自己。

  “别乱说,哪有这种想法!”被说中心事的王二老脸一红,尴尬的朝着房间内走去。

  躺在久违的床铺上,王二激动的快要留下眼泪了,这两个月的风餐露宿别说找机会跟蓝蓝或者沈清烟亲热了,连个正经睡觉的地方都没有,为了图快而抄小路穿晨曦森林,每天都在山洞中听着妖兽的嚎叫声入睡,现在终于没有外人了,王二躺在床上,冲着蓝蓝摆了摆手。

  蓝蓝心领神会的关上房门,来到王二身前,二话没说直接跪趴在王二胯下一把扒下王二的裤子。

  “蓝蓝,怎么这么着急?”王二本来还想跟蓝蓝简单抱抱亲热一下,没想着直接就奔入正题,毕竟天还早,这里也不是自己家,不能这么随便,谁知蓝蓝更是心急,直接就开始扒裤子。

  “公子,难道你不想么?”蓝蓝给了王二一个媚眼,然后低下头使劲闻着王二胯下传来的男性的气息,如同闻到世间的美味一样,闭着眼回味着。

  “你个小妖精,咋就这么会勾人!”王二被蓝蓝一个眼神立马勾出欲火,看着蓝蓝在自己胯下闻着,脸色有些尴尬的说:“额,这两个月风餐露宿的,没怎么清洗,有些难闻吧,我去清洗一下吧。”

  王二正准备起身去洗洗,谁知蓝蓝一下把住王二,示意他不要动,然后睁开双眼娇媚的看着王二,在王二吃惊的目光中张开小嘴一下含住了龟头。

  “蓝蓝,好脏的!”入群加壹玖叁陆零伍叁肆陆陆

  “公子身上的每一处蓝蓝都喜欢,就算是脏的,蓝蓝也应该用嘴给公子清理干净。”

  “你个小骚货,我看你就是发骚了想吃鸡巴了吧?”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王二依然感动的摸了摸蓝蓝的头,然后一使劲把她揉进自己怀里,两只大手在其身上上下作怪。

  蓝蓝嘿嘿一笑,继续吞咽着王二的肉棒,双手也不闲着,麻利的脱光自己的衣服。

  王二享受着躺了下来,拍了拍蓝蓝的屁股,蓝蓝自然得把屁股转过来坐在了王二的头上。王二早就受不了了,抱住蓝蓝的屁股就啃了起来。

  “啊~公子~别~~那里脏啊~~”蓝蓝感受着下身传来久违的酥麻的感觉,不停地呻吟着,连嘴边的肉棒都不吃了。

  “蓝蓝连我的肉棒都不嫌脏,我哪能嫌弃我的小蓝蓝呢,嘿嘿!快给我舔。”

  蓝蓝这才继续张嘴舔舐起来,就在王二觉得快要受不了的时候,忽然大门被推开,只见沈清烟和小翠推门而入,吓得王二射意一下子消散。

  “你们这大白天干什么呢!?我们刚把房间收拾好你们就胡闹起来了,晚上再弄不好么,真是一会都等不及!”沈清烟看着床上光着屁股互舔的两个人,无奈的摇了摇头。

  “卧槽沈清烟你怎么又不敲门就进来了?”王二尴尬的看着沈清烟和小翠,一把拉过被子把自己和蓝蓝盖住。

  “怎么,我是你老婆,我进门还得问问你和丫鬟胡闹完了没有才能进?”

  “额…好吧我错了,你先出去我把衣服穿好了再说行不?”王二也觉得自己没理,只好低头认错。

  “你还知道害羞啊,当着老婆的面还不好意思了呢?反正都是一家人,你怕什么?直接穿呗。”沈清烟翻了翻白眼,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还是转过身背对着王二,示意王二赶紧穿衣服。

  王二尴尬的看了眼小翠,小翠也翻了翻白眼,转过身去,嘴里还嘟囔着,“反正也就3分钟的本事,还这么猴急。”

  正穿衣服的王二听到小翠的吐槽,老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立马反驳道:“小翠你能不能小点声吐槽?你是不是故意的,我都听到了啊!你又没有试过怎么知道3分钟?”

  “让我试我还不想试呢,刚弄得不上不下的就结束了多难受。”

  “……”

  王二仰天长叹欲哭无泪,看来自己的这顶帽子是摘不掉了!

  第二十章蓝蓝危机!

  就在王二和沈清烟等人房间瞎闹时,此时的学院也炸开锅了。因为沈清烟和王二测试时有不少人在围观,看到两个走后门的一个是废脉无法修炼,还有一个仅仅筑基初阶的实力,无一不让这些人疯狂。

  “听说了么?校长亲自招了两个学生回来,一个刚刚筑基,另一个甚至连修为都没有,天生废脉!”

  “听说了!不说他俩还是一对夫妻么?你说校长到底该他们多少钱?这种天赋的垃圾都能破例招进咱们学校,我看馨兰学院的名声要臭了!”

  “嗨!你不知道啊,听说那两人还有两个侍女,三个女的一个赛一个漂亮,咱们学院的十大美女估计也就前三名能跟她们三个比比,公认的外院第一美女颜如玉估计也只是和那个女人五五开。不知道那个小子是那个王国的贵族后裔,不但能让院长亲自给他们开后门,连老婆侍女都那么漂亮。”

  “你不知道吧,听说那个男的其实也没啥本事,就是老婆漂亮,他把自己老婆还有两个侍女亲自送到院长床上,让院长给她们开后门,所以才给开的后门,懂了吧?”

  “还有这种事?原来是这样啊!”

  “你不知道的还多着了。那个男的贪财好占小便宜,听说为了占便宜天天把自己老婆和那两个侍女送给别人玩弄,结果到最后还是没法修行,反而老婆仆人成了无男人不欢的骚婊子,夜夜笙歌给他带绿帽子!”

  “是么?还有这回事?卧槽我要去看看我灵晶卡还剩多少钱,那个等级的美女别说一晚上了,哪怕只有一次,倾尽家产来一回也值得了!”

  “别说家产了,哪怕倾尽家底来一回也值得了!那个叫沈清烟的,听说院长每天都要跟她大战三百回合!现在院长年事已高,都有些满足不了她了,如果你器大活好,说不定都不要你钱!”

  闲言碎语越传越厉害,到最后成了三女是人尽可夫的骚货,然而这一切王二却不知情,将至傍晚,王二带着沈清烟和蓝蓝等人准备去吃饭,迎面来了一队人马。

  “你就是那个送老婆给院长玩弄进来的新生?”迎面一个看着很年轻但是脸上明显写满了老子很拽的年轻人拦住了王二等人的去路。

  “??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哪位啊?我不认识你。”王二莫名其妙,自己被迫来到这边,怎么可能会有熟人?所以打算绕过他前行。

  “10万灵晶!怎么样?你这个女伴陪我一夜。”这个年轻人满脸的轻浮,仿佛说出的钱不过是一串数字一般不放在心上。

  “你有病吧?边呆着去,别妨碍我们吃饭!”王二本来不想惹事,没想到对方张嘴就是出钱要让自己老婆去陪他一夜,这身为一个男人怎么能忍得了?但是碍于自己修为不够,所以也没有把话说的多难听。

  “呵呵,看来这么多年的确见到过几个臭钱,算了,我也不墨迹了,30万,你这个侍女陪我一夜,这总没问题吧?”对面显然有些不耐烦,眼神灼灼的看着王二身后的蓝蓝,欲望毫不掩饰地写在脸上。

  这下王二急了,哪有男人为了钱拱手让出自己女人的道理?王二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淡淡的说了句,“滚,别惹我不高兴,要不然我不管你身后势力怎样,老子照打不误!”

  “呦呵?一个连灵力都修炼不出来的废物还敢跟我这个语气说话?怎么,天天靠卖自己女人拿好处,到我这就不卖了?老子有的是钱,看上你的女人是你的福气!来人,断了手脚,把那个小美女请我屋里去。”说完,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话音刚落,身后左右两个保镖似的人走到前来,扬手就扇向王二的脸。

  王二虽然实力不够,一旁的沈清烟哪能让王二挨打?轻启秀莲迈步上前挡下两人攻击。

  两个侍从被挡,一句话也不说,反而直接变招,化掌为拳直逼沈清烟面门,仿佛看不了眼前这个美女一般,不带有丝毫的怜香惜玉之情。

  沈清烟战斗经验的确是有所欠缺,这一个变招就有些自顾不暇,慌忙抵挡,但是敌人有两名,双拳难敌四手,一个不慎便被击中小腹,随后向后倒去。

  小翠救主心切,赶忙向后搀扶,从而把王二和蓝蓝暴露在前,那两名黑衣壮汉二话不说,伸手向蓝蓝抓去!

  王二见状,赶紧上前抵挡。虽然没有修为,但是肉体强度起码达到炼体二阶,也能和筑基初阶的灵修者所媲美,所以也算是抵挡住了两人的魔爪。

  “咦?”

  其中一人明显也听说过王二的传言,以为他只不过是一个废物,没想到倒是有些蛮力,所以对于王二抵挡住两人还有些惊奇。

  但是另外一人明显属于人狠话不多的性格,一击不成再次扬手上前。

  这次面对有所准备的对手王二就有些抵挡不住了,一种直逼当初豹不平的压迫感瞬间遍布全身,这让王二毫无还手之地直接被一拳击退。

  “公子!”

  蓝蓝一下子被两人挟持住,吓得一脸煞白,挥舞着双拳砸向抓着自己的黑衣人,但是一个没有修为的侍女又怎样抵抗两名大汉的魔爪?所以哪怕王二如何心急,蓝蓝如何抵抗,都丝毫没有效果,只能眼睁睁的瞅着对方带走蓝蓝!

  “蓝蓝!”

  沈清烟也不顾自己伤势,急忙再次上前阻拦。

  可惜被孔方院长极其看中的沈清烟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别看双方年龄差不太多,但是实力却差了不少,刚刚筑基的沈清烟直接被对方随意一击再次击退!

  沈清烟有些急了,只见她一头秀发突然飞舞起来,一抹雪白从发根处渐渐映出。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从侧方传来!

  “呦,木一木二,你们哥俩好大的胆子!当街强抢民女,连小爷我都没有入手的美女你俩也敢抢!”

  王二和沈清烟听到熟悉的声音,立刻把头转向一旁。

  只见一个极其骚包的男人站在一旁,一只手抚弄着自己的一头金发。

  “申鹤!”

  王二看到申鹤,头皮有些发麻。狼群未除,老虎又至,这个申鹤今天中午还在骚扰蓝蓝和沈清烟,现在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也不知道是福是祸。

  此时,沈清烟的头发也恢复了颜色,如果不是申鹤及时打断,说不定她又要破开一层禁制,离极阴之体彻底爆发再近一步!

  两名黑衣人看着拦住自己去路的申鹤,有些为难的看向自己的主子。

  此时的那名年轻人都已经走出一段距离,看到自己收下被申鹤所拦,有些恼怒得冲着申鹤怒吼道。

  “申鹤!我与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今天你拦我好事,是何居心?”

  “呵呵,木心,这馨兰学院内当街强抢民女,也是堂堂皇子能干出来的事?”申鹤连看都不看一眼,依然我行我素的抚弄着自己的头发。

  “申鹤你少跟我装王八蛋,今天中午你不也当街骚扰她们么?你自己没成功还不能让我做了?”木心一脸愤怒的看着申鹤。

  “我不过是求爱失败而已,可不像你直接硬抢!我失败了不过就算了,你直接强抢,难道你们殇璃帝国的娘娘都是靠你父亲从大街上抢来的不成?”

  “呵,不过是大申帝国的小皇子,也敢在我面前高谈阔论?我今天就是抢了,你能拿我怎么样?再说了,他不过就是一个卖自己女人的废物而已,我也答应给他三十万灵晶了,但是他想狮子大开口趁机讹我,所以我也只是给他个教训而已。”

  “哈哈!好一个殇璃帝国二皇子,要不是你哥哥天天给你擦屁股,哪能轮得着你天天在学院内欺男霸女?今天这个事我是管定了!”申鹤神色一凛,紧紧盯着木心,仿佛两人之前有什么恩怨一般。

  “你个狗东西连个随从都没带,还敢管我?看在我国和你们大申帝国交好的份上我给你个面子,你赶紧滚,省的受皮肉之苦!”木心看着申鹤身后连个随从都没有,嚣张的对着申鹤说道。

  “擦,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这是我父王交给我的哲理!虽然我今天的确没带人,但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才是江湖本色!我给你两条路,要么你把人给我放了,要么踩着我离开这里!”申鹤一袭白衣,映衬着金黄色的头发,阳光下显得格外耀眼。

  而另一旁的木心也不含糊,挥了挥手,木一木二扔下蓝蓝直奔申鹤而去!

  “卧槽你不讲武德!偷袭老子!”申鹤正摆poss呢,没想到对方一句话不说直接冲着自己来了,慌忙伸手想要格挡。

  但是原本几人离得就近,木一木二还是偷袭,申鹤仍然没有完全防备下来,被木二一掌拍飞,摔到王二脚下。

  王二看着吐了一地血然后昏迷不醒的申鹤,“老哥你不行就摇人啊,装啥呢?虽然很感激你,但是蓝蓝还是被抓走了啊!”

  木心看申鹤被偷袭至晕,扭头便带着蓝蓝离开,一边走还一边哈哈大笑,“哈哈哈,小美人,虽然一眼就能看出你经历不少性事,不过本皇子就喜欢你这种童颜幼女!虽然你女主人长得也不错,不过还是你这种更吸引我!”

  “蓝蓝!”王二看着蓝蓝被带着渐渐远去,发疯一般就要上前与木心拼命。

  然而木一木二丝毫不就情面的一巴掌把王二拍飞,一下压在了昏迷的申鹤身上。

  “可恶!为什么我要遭受这种苦难?老天爷如果你有什么对我不满就直接冲我来!为什么要让蓝蓝受到那种屈辱!?”

  “啪啪啪!”

  王二一边痛苦的锤着地面,一边哭泣着呐喊着。

  “卧槽,疼死我了!别打了!”

  就在这时,身下的申鹤苏醒过来,只觉得一阵痛意在大腿处传来。原来是王二并没有锤到地面上,而是锤在申鹤大腿处!

  王二停下手,看到身下的申鹤苏醒过来,一把抓住他的脖领,“你为什么没有救下蓝蓝?你没这个本事还要出头!哪怕你带着你那些狗腿子,蓝蓝也不会被那个人渣带走!!”

  申鹤一把掀翻压在自己身上的王二,同样怒吼道:“你跟我吼算什么本事!?有种你自己救去啊?我是你爹是你爷爷?老子挨一顿打还要被你数落!自己没本事就知道窝里横?你还是不是男人?怎么,难道你只是靠这个糊弄的人家跟着你?那我看被人抢走还算是人家解脱了呢!说不定跟着木心比跟着你这废物好!”

  申鹤这一番话王二根本听不进去,最心爱的蓝蓝被别人抢走了,他哪还能有理智?

  被掀翻在地的王二就像一只失去了牛犊的母牛,愤怒起身,一把推倒刚刚坐起的申鹤,张手就要抽他。

  申鹤本来行侠仗义没成功正窝火了,还被王二一通数落,而且王二还要动手打他,这让申鹤怒气一下子被点燃了。

  “风弹!”

  申鹤这时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直接凝聚灵力,给上前来的王二一击。

  王二被突然袭来的攻击击倒,依然不死心的想要爬起来反击。

  申鹤先行一步,直接跨坐在王二身上,张手就抽他耳光。

  “啪!啪!啪!”

  “窝里横!?”

  “没本事!?”

  “你也算男人!?”

  “自己女人被抓走了,不敢去反抗反而跟我来劲!?”

  “啪!啪!啪!”

  申鹤的耳光仿佛不要钱一般落在王二的脸上,就在申鹤准备继续抽的时候,突然间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一只柔嫩所抓。

  “行了,他也是过于着急了,别打了。”

  申鹤本来还想继续下去,但是看着满脸泪水痛苦哭泣的王二,轻轻叹了口气,扬起的右手最后轻轻抚在王二嘴角,擦拭掉流出的血渍。

  “唉!这个世界没有实力就是注定要任人宰割,我不知道你是靠什么关系进来馨兰学院的,但是我还是劝你回去吧!在这里全部都是大陆上各势力精挑细选的天才,随便拉出来一个在外面都是被奉为上座的精英,哪怕你靠关系进来,也是生存不下去的!”

  申鹤站起身来,轻轻抚弄了自己稍有凌乱的金发,慢慢离开了。

  “清烟,我是不是真的很没用?豹不平也是,保护不了你;这次也是,保护不了蓝蓝!如果可以,我真的好想让老天爷把我杀死,来换取你们未来的生活!可是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你说我该怎么办?”

  王二目光中有些失神,呆呆得看着沈清烟,丝毫没有往日那鲜活的色彩。

  “我会努力修炼,来保护你们的!我说过,你既然无法修炼,那就换我来保护你!这句话,终生有效!”沈清烟目光坚定的看着王二,毫不犹豫地说道。

  第二十一章决定!

  王二目光呆滞的看着沈清烟,不含有一丝情感,沈清烟心疼的把他搂在自己怀中,用雪白的手指轻轻擦去他脸上的泪水。

  “现在蓝蓝被带走了,咱们得赶紧想办法去救她!学院里的老师实力很强,咱们在这里这么久都没有一名老师出面,看样子学院对这种事情压根就不放在心上,所以只能去找院长!”

  王二一听要救蓝蓝,也回了心神,“对,清烟,对不起,我是胡闹了!现在当务之急是应该救蓝蓝,而不是在这里颓败下去!”

  沈清烟看着王二恢复了神色,也舒了口气,她也害怕王二就此一蹶不振,更害怕蓝蓝会遭受这次危机后不知道该怎样面对王二。入群加壹玖叁陆零伍叁肆陆陆

  当即,沈清烟带着王二和小翠就向孔方办公室走去。

  “院长刚刚出去了,好像有什么急事似的,直接出去了也没说什么时候回来。”

  一名负责打扫的学生看着来到办公室找院长的沈清烟三人,面无表情的说道。

  “坏了!这个时候他竟然不在!这可如何是好?”王二一听院长竟然出去了,立刻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在办公室里来回绕圈。

  “在这里干等也不是事,时间不等人,咱们再去找找别的老师吧,总会有老师愿意帮助咱们的。”

  沈清烟看着无头苍蝇般乱窜的王二,拉着他走出门去,直奔楼下的教师办公室。

  可是一连转了几间屋子,不是没人就是老师推脱有事去不了,这让沈清烟神色有些冰冷下来。

  “你们别费劲了,这个学院没有你们想的那么简单。”

  突然,一道声音从三人身后传来。

  “申鹤!”

  王二仿佛看到救星一般赶紧上前抓住申鹤的双手,“我求求你救救她吧,蓝蓝还小,不应该受到这种屈辱!”

  “卧槽你先放手,我可不喜欢男人!”申鹤赶紧后退一步,从王二的手中把手缩回来。

  “我求求你了,只要你能救出蓝蓝,我怎么样都行!”

  “唉,我都说了,这个学院没有你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馨兰学院之所以能够培育出这么多优秀的学员,就是因为它把整个学院缩影成为一个社会。在这里,没有任何规则,一切都是由拳头说话,所有的老师除了负责教学以外都不会参与任何学员之间的事情,所以你如果想从中出人头地,就只有努力修炼!”

  “怎么会这样?难道就一点道理不讲么?”王二绝望的看着申鹤,“当街强抢民女,这无论在哪个地方都该被抓的!”

  “如果你还想在馨兰学院安稳度过这几年,我劝你还是好好修炼,低调一些。在这个世界,哪有什么道理可言?你还以为是自己家里那种小山沟么?你拳头大,只要不杀人,干什么都是合理的。在外面,你就算杀了人都不一定有人管,你还是太天真了!”申鹤并没有看王二可怜就心软,依然给他浇着冷水。

  “你们回去吧,这个世界像我这种好人可不多了啊!对于美女只追求不强求,不知道未来哪个有福气的女孩子会被我选中。”

  说完,申鹤再次标志性的抚弄了一下自己的金发,离开了办公区。

  沈清烟扶着失落的王二,准备去下一间屋子碰碰运气,她也不信这个世界真就如同申鹤所说,一点人情味都没有,而且,这也是最后没有办法中的办法了,初来学院,人生地不熟的除了借助老师的力量实在也没有熟人可求助了!

  “啪啪啪!沈清烟轻轻扣响最后一间办公室的大门。”

  “进来吧!”门内传来一阵悦耳的女生声音,这让沈清烟顿时看到了一丝希望,毕竟一般男老师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理性多于感性一些,而女老师则会感性一些,说不定会帮忙。

  但是沈清烟刚推开门,就听到里面的人继续说道:“如果还是那件事你就回去吧,申鹤我说了多少次我不是不帮而是没法帮!”

  沈清烟和王二等人一下楞在了办公室门口。

  里面的女老师本来在低头批改着什么,结果发现进来的人没有动静,一抬头才知道不是申鹤,立马歉意的对沈清烟一笑,说道:“不好意思啊,我还以为是别人了,你们有什么事么?”

  “老师好,您刚刚说申鹤是什么意思?”沈清烟听到这个女老师在说申鹤,而自己刚刚又在外面碰到申鹤,所以有些不明所以。

  “哦,你们认识申鹤啊,也没什么事,他刚才过来非求我去救一个女孩子,被别人抓走了,说的挺可怜的,但是学院有学院的规定,只要不涉及人命教师一般不允许插手学员之间的斗争,凡事应该让学生自己解决,所以说我就算想帮也没法帮他!你们有什么事啊?看着眼生呢。”

  沈清烟和王二一听此话,对视了一眼,默默退了出去。

  “申鹤是个好人,原来他到这里也是想帮助蓝蓝的,可是的确没有办法。”沈清烟轻轻叹了口气,绝望的和王二离开了这里。

  当王二浑浑噩噩的回到自己小屋时,突然一道人影从屋内蹿出,猛的扑到王二怀中。

  “公子!”

  “蓝蓝!你怎么回来了?你没事吧?”

  王二都没看清是谁,但是熟悉的声音和身上传来的气息他早就知道正是蓝蓝!

  蓝蓝也没说话,只是紧紧抱着王二,大声哭泣着。

  王二也没再多问,同样把蓝蓝搂进怀中,轻轻抚摸着她的头。

  “你们能不能不要当我不存在!?”这时,一声无奈的叹惜从屋内传过来。王二和沈清烟这才看到原来院长也在屋里。

  “院长!你怎么在这?”王二好奇的问道。

  “怎么?我不在这你的蓝蓝怎么回来?我这一把老骨头了还得给你操心擦屁股,真是不给我省点心,刚到这里就给我惹麻烦!”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最后,还是蓝蓝一边啜泣着一边说出事情的缘由。

  ---------------------------------------------------------------

  “哈哈哈,小美人,哥哥好好疼疼你!”

  木心身为殇璃帝国二皇子,平时女人自然不缺,但是平时深处皇宫内院的他一般只能靠宫内的丫鬟或者手底下抓来的姑娘解馋,基本上都是成年人,哪有机会玩弄小丫头?更何况蓝蓝别看年龄小,长得嫩,但是身材却是一顶一的好,这让木心更是把持不住。

  木心把蓝蓝摔在床上,满脸淫笑着就要扑上前来。

  蓝蓝此时也没了方寸,平时只是跟王二瞎闹,在安塞城时也不可能有人敢这样对待她和王家,所以今天面对木心,她除了哭之外什么都不知道。

  木心淫笑着看着蓝蓝,看着她因为双腿之间因为乱蹬而不经意间露出的美丽风景,这让木心直觉得鼻子有些发烫,伸手一抹发现自己竟然流鼻血了!

  “真是个小妖精!就连挣扎都能给人一种不一样的风情,这是我此生见过最有感觉的女人了!”

  心里想着,木心双手也不老实,快速脱下自己的校服长袍,露出自己的胸膛。然后两腿一蹬,就扑到蓝蓝身前想把她搂进怀里。

  蓝蓝拼命地抵抗,但是一个刚刚17岁的小丫头片子哪里能抵抗的过一个修炼者?所以任凭蓝蓝怎么抵抗也终究不过是白费力气而已,就在木心即将抓到蓝蓝之际,大门突然打开,外面走进一名老头。

  “木心,放了她吧,这是我弟子的随从,别太过了。”

  “怎么,当年老院长亲自定下不插手学员生活的规定,你这院长又要不遵守?”木心转过头看到进来的人,话语间却没有丝毫的尊敬。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现在既然我是院长,那我说话做事还应该是有点威望吧。”院长看着满脸狰狞的木心,有些心痛的说道。

  “哼,连那种垃圾你也好意思收为弟子,你的眼光是越来越垃圾了!我是不是应该庆幸当初被你抛弃没有选择我当弟子而是选择了我那个哥哥?”木心面带讥讽的嘲笑着孔方,仿佛面对这个院长有着一丝愤怒,又有一丝悲伤。

  “唉,当初你跟你哥哥都是殇璃帝国数一数二的天之骄子,天赋也在伯仲之间,之所以没有选你而是选择他,正是因为你的心术不正。你天天欺男霸女不好好修炼,如果你能正视自己的问题,成就绝对不会比你哥哥低,可惜你自暴自弃,每天只知道瞎混,这也是你父王不看重你得原因!”

  “你放屁!老子当初天天用功修炼,每天除了修炼就是修炼,而他呢?天天在父王面前晃悠!不是给做做那个就是帮忙干点这个,根本就把修炼放在心上,而是天天讨好父王!父王这才决定立他为太子而不是我!所以我天天修炼有什么用?再努力都比不上他在父王面前拍两句马屁,父王也看中他,朝中大臣也喜欢他,就连你都觉得他比我强!你说我还修炼什么?”

  木心越说越激动,仿佛有数不完的苦水想要吐出来,“我告诉你,我想要的必须要得到,这个女人我看上了,反正他还有两个美女,我也不跟他抢,我就要这一个!今天我给你个面子,把她还回去,明天我就带人带礼去她那里接回来,反正一个仆人而已,想必他知道该如何取舍!”

  “唉,你心魔已定,再难更改,是我错了,当初不该直接拒绝你当我弟子,害得你现在成为这样!”

  孔方叹口气,幽幽地说道。

  “哼!我告诉你,既然你觉得我心术不正,实力不如木然,我会用实际行动告诉你,告诉他,告诉我父王!我才是最优秀的,我将来一定比他强!殇璃帝国应该由我带领才能走向更辉煌的未来,我失去的一定会亲手拿回来!”

  说话间,木心穿好衣服,一把拽过蓝蓝,把她扔到孔方跟前,“你回去跟你主人说,明天一早,我就带人去接你,从此你就不是仆人了,而是殇璃帝国未来的国母皇娘!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唉,修仙者先修心,心术不正修为再高又如何成仙?到底是修仙亦或入魔不过是个人心境的抉择罢了,一念成仙,一念入魔,心境达不到只会让你走火入魔,木心我希望你能好好记住我说的这句话,从此能改邪归正,少要惹是生非!”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蓝蓝赶紧跟在身后,就这样,一老一少回到王二的住所,等着王二等人回来。

  “原来是这样!这个该死的木心!学院有那么多女生,非要抢我的蓝蓝,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院长,我恳请你一件事!”

  王二听完了事情的经过后,愤怒之情涌上心头,当时蓝蓝被强行带走时,他的心痛的要死,那种感觉这辈子都不想在体会!这也让他真正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这个世界上,真的就是强者为尊,实力至上!没有实力,说什么都没有用,没有人会心疼一个弱者,想要在这个世界生存,唯有提升自己的实力!所以,一个疯狂的想法涌上心头,这让王二做出了一个决定!

  “什么事?我带你们来到这里,从而导致了这件事的发生,所以说如果我能办到的,我会尽力帮你去做!这也算是对你的一点补偿吧!”

  “我,王二,请求您也收我为徒,让我也能进入馨兰学院,但是只不过是挂个名而已,去年馨兰学院内院招生不是已经结束了么,下次招生应该还有两年的时间,这两年我不会在馨兰学院呆着,我要去外面历练,我现在明白了,原来我每天生活在自己的家族之中,无论是生活还是怎样都是带着王家的光环的!所以哪怕我没有实力,大街上的熟人还是会给我面子让我好看。但是现在不同了,王家…已经没有了,我也不在安塞城生活了,我必须要坚强起来!要不然这辈子都会成为清烟的累赘,这辈子都不能保护我爱的人,这辈子都不能给父亲和岳父他们报仇雪恨!所以我要去外面走走,没吃过苦的我如果不敢走出去,那我真就成为了废物了!两年后,我会回来,参加咱们学院的内院选拔赛,名正言顺的击败这些看不起我的人!”

  孔方半眯着眼,没有打扰王二的长篇大论,认真听完了他的话。

  “你…真的敢?你可知道,这世间有多少跟你一样天真的少年不停劝阻,非要出门闯荡,最后要么被人暗害,要么惨遭成为妖兽食物,真正能闯出一片天地的屈指可数,更何况你连一点修为都没有,也敢说还能回来参加内院选拔赛?”

  孔方假装没看见给自己使眼色的沈清烟,而是神色凝重的问道。

  “没错!我想好了,人活一世,不过而已,我现在也不过是清烟的累赘罢了,是就这样背着一辈子废物的名号而死,还是抱着一丝希望出去闯荡而死,我还是会抉择的!”

  “好!你既然敢说这话,我就答应你!不过18的小娃娃能有这般思想,你比学院的大多数人强!我也给你一个承诺,我现在就可以给你办入学手续,也可以把你当做是我的记名弟子,但是我不会给你什么修炼资源,而且你也用不上,只要你能两年后活着回来,哪怕依然没有修为,我就给你转正,成为我真正的弟子!”

  “老师!你…”沈清烟听到孔方的话,顿时又有些着急,王二什么情况她比孔方还了解,让一个没有任何修为的人在这大陆闯荡,谈何容易?

  刚想劝阻,孔方就打断了她的话,“清烟,你别劝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你想想,虽说这世间险恶,但是哪有人不经过历练就能成为人上人的?就连这八大帝国的皇子都需要层层考验,从众多兄弟之中脱颖而出才能继承王位,更何况普通人?所以王二的事由他决定,你就算劝也别劝我,除非你能劝的动他!”

  “王二,你不要意气用事,我会努力修炼的,你就找个安稳的地方,等我毕业后咱们好好过日子就行,千万别冒险!”沈清烟抓着王二的双手,恳求着王二别冲动。

  “清烟,我意已决,当初豹不平要抢你,我被打成傻逼差点没保护住你,多亏了院长相救;今天蓝蓝又被抢走,我还是被打成傻逼,还是多亏了院长,这才把蓝蓝带回来;明天呢?如果明天又有人要抓你们,院长不在,又该如何?我是一个男人,也是你们的男人,我不想失去你们任何一个人!所以我只能出去历练,原来天天在家里炼体,根本就不叫修炼,豹不平那个时候就能看出来,虽然修为差不多,但是我们根本没有任何实战经验,所以实力相差太多,我必须要迈出这一步!你不要再劝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