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笔趣阁H小说 > 成仙亦入魔 > 【成仙亦入魔】(第一卷16-17)(修仙后宫)

【成仙亦入魔】(第一卷16-17)(修仙后宫)

热门推荐:
作者:恋足ing
2023/09/24

  第十六章安排

  看到蓝蓝和小翠带着王二逃了出去,王长进长舒口气,从刚才那个神秘老者一来,看到一丝希望的他就不停的冲着躲在暗处的蓝蓝使眼色,示意她找准时机带王二逃跑,冰雪聪明的蓝蓝自然能看明白他的意思,在巧合下,终于带着王二成功脱险。

  “沈兄,你我二人也算是一家人了,如今王家家破人亡,我王某唯一的牵挂就是王二,现在他也成功逃脱,咱兄弟二人痛饮一杯如何?”

  沈云正有此意,大笑一声便来到一张完好无损的酒桌前,打开一坛酒,分别倒满两碗。

  “哈哈哈,好主意!今日本应该是你我两家大喜之日,我本来就还没有喝够了,来来来,贤弟,我来给你斟满,今夜痛饮庆功酒,杀得天下叛国狗!”

  “两杯可不够!光在场的狗就有4只,更何况还有那么多狗儿子,依我看,咱们直接抱坛喝才痛快!”

  王长进同样笑着来到桌前,看着桌上倒满的两碗酒,却对着沈云摇了摇头,说话间眼睛不住的往丁旺那边瞥去。

  “对对对!既然要杀得天下叛国狗,用碗喝怎么行!?听你的,来,贤弟,我先干为敬!”

  沈云听出王长进话中有话,大手一挥,两只装满酒的碗便被摔到地上,碎裂开来,然后抓起一坛仰脖大口喝了起来。

  王长进也不甘落后,同样抄起一坛酒咕咚咕咚地一起喝了起来。

  “好酒配长剑,来世再相见吧…”

  王长进喝干酒坛中的酒,大吼一声猛的摔碎坛子,再次拔出腰间的佩剑,头也不回的冲向了丁旺。

  “不自量力!”丁旺看着视死如归的王长进,冷笑一声,虚空之中身形慢慢消失,再出现时两人擦肩而过,谁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甚至都没有听到兵刃相击的声音,良久,王长进嘴角渐渐渗出一丝鲜红,死尸倒地!

  “贤弟,你先一步,我马上来!”沈云同样把酒坛一摔,随后伸手一抬,那四处飞溅的碎片仿佛受到一股无形之力,齐刷刷的向丁旺飞去。

  “雕虫小技!”丁旺一个闪身,躲过攻击,刚站稳身形发现碎片后面阴影之中一把利剑冲自己刺来!

  “呵,还算有点本事。”丁旺不慌不忙,单手一挥,一块金色的光盾出现在自己面前,沈云的剑斩在金盾之上发出刺耳的金属碰撞声,可是任凭他怎么努力,都无法逾越过这个光盾!

  “就这?”丁旺看到沈云无法突破自己的防线,哧鼻一笑,转而转守为攻,腰间一把金剑自动出鞘,伴随着响亮的剑鸣声,丁旺一把抓住金剑,砍向沈云!

  沈云大惊,慌忙举剑抵挡,可是加持了金属性灵力的宝剑攻击更加犀利,沈云抵挡不住,手中的长剑直接被击飞出去!

  没有了武器的沈云并没有放弃,借着攻击的劲头顺势一扭,堪堪避过金剑的剑尖,随后大喝一声,“起!”刚才淋湿了地面的雨水被沈云操控起来,形成一个个水钉一般的尖刺状,朝着丁旺攻击而去。

  “还是老把戏!让你见识一下化神的能力!”入群加壹玖叁陆零伍叁肆陆陆

  说完,丁旺身前的空间瞬间扭动起来,那些攻击过来的水钉穿过这些空间后仿佛被错位一般明明应该继续穿透丁旺的身体,反而穿越了过去,从身前直接飞到了身后!丁旺的身上别说一个洞口,连一块湿痕都没有!

  “这就是化神境的能力,初步窥探空间的能力!可惜我也只是刚刚突破,能力有限只能做到这样了,刚才那个老头应该是化神大圆满快要突破分神境了,才能做到隔空偷走我手中的人而不被我发现!”

  沈云有些绝望,只不过是元婴大圆满的他跟丁旺还是有一定的差距存在的,如果说同等级较量的话还能缠斗个上百回合,但是丁旺已经突破元婴成为化神境,自己是一点还手的余地都没有了!

  “长进兄,我来陪你了!以后咱们两家的仇就让清烟来报!”说完,再次持剑冲了上去。

  “你我可舍不得杀,毕竟你的女儿天赋很好,如果有你当人质的话哪怕不能操控她为己用,起码也不用担心被她报复,嘿嘿!”丁旺眯眯眼睛,笑着对沈云说道。

  丁旺也害怕被一名无名强者带走的沈清烟日后会修炼到什么境界,如果有人质在手的话起码更能让自己安心一些,如果她真的带着人杀上门来起码还有谈判的资本。至于之前的王长进,他甚至都快忘了王二叫什么了,只是知道一个废物而已,成不了什么气候!

  少倾,丁旺等人便带着被俘的沈云回到了城主府里。

  再说王二,昏迷的王二被蓝蓝和小翠一左一右架着逃了出来,刚跑了几里路,发现路边两道身影挺身而立,走近一看正是那名老者和沈清烟!

  “清烟姐姐!”

  “小姐!”

  看到是自己人后,两名小丫鬟终于放松了一直紧绷的神经,带着王二冲了过去,眼泪如同断了线的雨滴,嚎啕大哭起来。

  两人不过是肉体凡胎的小丫鬟而已,哪里见到过这种大规模屠杀的场景,更何况自己还是被屠杀的一方!见到沈清烟后,蓝蓝哭着跪了下来,说道:“清烟姐姐,你快救救公子吧!公子快要不行了!”

  沈清烟心头一紧,她慌忙上前,一把搂住王二,检查起他的身体来。

  “放心吧,死不了,我刚才偷偷给他下了一道禁制,封锁住了他的七经八脉,现在气息稳住了,每天按时吃点疗伤药恢复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那名神秘老者看着着急的三个小妞,咧嘴一笑,继续说道。

  “两个小丫头倒是挺机灵的,我故意给你们留了门倒是反应过来了。”

  听到这位老者的话后,三人齐刷刷的冲着这名老头跪下,磕头如鸡奔碎米一般,“谢谢老爷爷,谢谢老爷爷!蓝蓝给您磕头了!”

  蓝蓝一边哭,一遍给他磕头,搞得他不好意思的叹了口气,双手虚空一抬,三人好像受到一股无形之力,纷纷被扶了起来。

  “唉,这都是命,这个娃娃虽然死不了,但是我看他经脉全毁,恐怕日后也是个修炼不了的废人了!”

  “啊?我家公子本来也修炼不了啊,只要人没事就行!人没事就好!”蓝蓝没有太过在意老者所说,对于她来说王二就是她的全部,只要他人没事,蓝蓝就觉得足够了。

  倒是沈清烟听出了一丝不对的意味,“老先生,您说他经脉全毁,以后修炼不了,但是他原来也没有开启灵根,无法修炼出灵力来啊!”

  这回轮到这个老头纳闷了,“啊?你说他原来就不能修炼?我看他经脉全废,还以为是今天所致,原来是先天废脉啊!但是我怎么感觉他的脉跟正常人一样啊,看着像是后天所致的,真是老糊涂了,竟然看走眼了!”

  “那您有方法治疗他的经脉么?”沈清烟一看这老头能说出点道道来,好像抓住一丝丝机会似的询问道。

  “这我可治不了,先天废脉连基隆帝国现在的皇子都没法治,你还想着给他治,有这想法还不如回家睡大觉实在!”老头听到沈清烟还想询问能不能治疗,直接给了她当头一棒。

  得知结果的沈清烟只得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继续说道:“无论如何,还是感谢老先生的救命之恩,不知先生尊姓大名?”

  “呵呵,老夫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孔方是也!怎么样,是不是被我吓了一跳?没想到会是我吧!?”孔方两眼滴溜溜乱转,嘴巴也歪到了后槽牙上,抬着头鼻子都快翘到天上去了,好像自己很有名气说出来吓死你的那种感觉。

  “额,不好意思,小女孤陋寡闻,实在没有听说过您老人家的大名。”沈清烟看着孔方那个表情,尴尬的回答道。

  “……”

  “基隆帝国真是穷乡僻壤之地,竟然连老夫的大名都没有听说过!也罢,不过是虚名而已,不值一提!”孔方虽然一副不在乎的样子,但是语气中那不甘心的感情谁都听得出来。

  “那孔前辈不知您有何打算?”入群加壹玖叁陆零伍叁肆陆陆

  “我不是说过了么?我只要你,你是冰心体质中最特殊的极阴之体,只要稍微培养日后成就绝对不低,真是不知道你家人以前怎么培养你的,这么高的天赋现在才刚刚筑基,说出去都让人笑掉大牙!白白浪费了你的天赋!”

  “……”

  看着低头无语的沈清烟,孔方有些着急,“咱们都说好的啊,可不带反悔的!我不但帮你杀了人,还救了你的小相好的,算是超额完成任务了,你可不能吃干抹净说跑就跑啊!”

  “怎么会呢,孔前辈,我只是在想如今我们两家家破人亡,只剩下我俩,此仇不报还有什么脸面存活于世?但是我相公天生废脉无法修炼,所以这个任务只能我来完成,您说要收我为弟子,在下并不反对,只是血海深仇在身怕日后会给老先生您带来麻烦,所以还是多谢老先生厚爱,小女子我恕难从命!”

  “呵呵,你还是不了解我啊,也罢,我跟你说一个地方,如果你认识的话你就跟我走,怎么样?”

  “前辈明示!”

  “馨兰学院!”

  “!!!”

  第十七章馨兰学院

  “您是说馨兰学院?就是那个好多古籍上面都有负责标注释义的学者所在的学院?”

  沈清烟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孔方,馨兰学院她自然是听说过,这是一个不属于任何势力的学院,在这仙魔大陆存在了上万年之久,相传上古时期由五位仙人共同创办的一所学院。

  每年都会向大陆上公开招生,但是条件却又十分苛刻,凡是资质达不到的人无论你背后势力有多大,都不可能被录取!而且每年只录取一万名学员,多一个都不要。因此每一个势力都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只要你被录取了,那就意味着你是万中无一的天才!只要顺利度过3年的学院生活,最后考核达标成功毕业,你就可以说是飞黄腾达!哪怕一个比你实力更高的人,大陆上任何一方势力都会优先选择在此学习过的人才!

  所以,馨兰学院的毕业证就相当于这个大陆上大部分势力的通行证!

  “看样子你也不算太孤陋寡闻嘛,还算有点见识。”孔方笑眯眯的看着沈清烟,一副早就会猜到她是这副表情的样子。

  “孔前辈说笑了,大名鼎鼎的馨兰学院哪会有人没听说过,哪怕是我们这帮穷乡僻壤之人,也有所耳闻,您的意思是真的可以录取我们去学院进修么?”

  “不是你们,只是你!你的资质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她们三个不可能!哪怕我在学院职位再高,也不可能随便让三个凡人进入学院生活。”

  孔方摇了摇头,继续跟沈清烟说道。

  “虽说今年招生名额还没有满,但是你应该知道我们学院有多少人挤破脑袋想进来都不容易,你天赋的确很高,但是因为没有好的资源来修炼已经耽误不少时间了,所以仅仅是让你加塞进去就已经是难能可贵了,至于他们三个你就别想太多了。”

  “可是…王二是我的丈夫,另外两女是陪伴我俩多年的侍女,我不能弃之不顾自己去学院学习啊!”

  “我刚才跟你说过,你是冰心体质中最特殊的极阴之体,切不可轻易动感情,今天如果不是我路过这里救下你,你就会彻底爆发,最后成为他人的行尸走肉,杀人利器。如果你不想在以后的某一天伤害到你的亲人,朋友,你就要听我的,提前舍弃你的感情!”

  “亲人…朋友…可是我除了他们已经没有亲人了!”沈清烟伤心的流下了眼泪,双手掩面泣不成声。“如果我现在割舍掉他们,我就真的只有自己了!”

  “强者的路上注定是孤独的,唉,现在你还小,跟你说这些你肯定也听不进去,也罢,我就先带你们去学院,现在院长外出云游四海,我说话倒是还有一些份量的,而且仅仅带你们去外院不成问题。但是一旦那个小子养好伤势,他们就必须离开学院!”

  “事已至此,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就听孔方前辈的吧!”沈清烟叹了口气,现在沈王两家已经算是除名了,有家难奔有国难逃,真要是赌气离开孔方,这大千世界三个弱女子带着一个重伤的王二又能逃到哪里?所以沉思片刻只得答应孔方的提议。

  “嗯,丑话说在前面,我只能带你们进外院,外院每年招收万名学院,然后每三年进行考核,所有外院的学生都可以参加,只要考核通过,就可以进入内院。你只有进入内院才会得到最高的修炼资源和更多的好处,能否平步青云,就看你能不能在外院考核之中脱颖而出了。所以说我哪怕带你到了学院,也不代表你就一步冲天了。”

  “每年都有外院招生,但是三年才有一次考核,那刚进来的学员岂不是不公平?”

  “这个世界哪有什么公平?只有实力才是硬道理,你有实力,你放的屁就是香的,你没有实力,就只能如同羔羊一般任人宰割。想当初殇璃帝国的皇子仅仅入院一年就参加了考核,而且以第一名的成绩进入内院,风靡一时。所以说这个世界没有绝对的公平,只有绝对的实力才是王道。”孔方说着,好像记起美妙的回忆一般,眯着眼睛面带笑容轻抚胡须。

  “好吧,全凭老师安排!”入群加壹玖叁陆零伍叁肆陆陆

  “呵呵,改的倒挺快,那就走吧,这一路可不近啊,你们有罪受了。”

  ……

  馨兰学院地处基隆帝国与殇璃帝国交界附近,想当初五位仙人交好,一同游历大陆,那时人族势力还没有那么大,走过一处地方后看到地理位置优越,平原一望无际,河流纵横,高山耸立,又恰好有创办学院培养人族势力的想法,于是商量后在此地一起创办了这所学院。

  后来,人族慢慢强大起来,渐渐的在这仙魔大陆站稳了脚跟,这同样得益于馨兰学院的人才输送,然后随着人类地盘的扩张,这片陆地上人族势力不断涌现,同时,内斗也随之产生,但是每一个势力都有一个默认的规定,那就是馨兰学院绝对不会有人产生想法!

  倒不是说真的没人动过,曾经有一个帝国的强者想把馨兰学院据为己有,于是带领他国家的众多强者前去挑衅,结果一行人如同人间蒸发一般再无音讯,从此那个帝国也被周围国家瓜分,所以再也没有人敢对这个学院产生任何想法了。

  一路无书,经过两个月的赶路,众人终于来到馨兰学院的大门前。在这两个月的旅途中,王二也苏醒并且恢复了大半,除了不能剧烈活动之外,已经和正常人没有什么区别了。

  只见得学院的院墙一望无际,让人根本看不出这个馨兰学院到底有多大,斑驳的青铜大门上,无人问津的青苔和铜锈无一不在诉说着它的历史,让人意外的是,这个大门根本没有人看守,仿佛只不过是一个摆设而已,让人可以随意进出,来来往往的学生们三五成群,说说笑笑着,根本就没有给人一种严肃庄重的学院的感觉。

  “呵呵,到了,这里就是馨兰学院的外院了,进去吧,我带你们去找外院的院长,今年的招收名额已经招满了,想要入院只能我带你们去跟院长说了。”孔方乐呵呵的带着四人进入学院。

  “孔前辈,这个学院为什么连个看门的都没有?这么大的学院如果来了不法之人伤害学生怎么办?虽然学院老师们实力高强,但是里面的学生也没有多少实力吧?”王二边走边问,因为他没法入院当学生,所以只能叫孔方前辈,不能跟沈清烟一样叫老师。对于不能习武的他来说,连一些武馆和训练馆都很少去,更何况这大陆上一流的馨兰学院,这里的一切都让他非常好奇。

  “这里是你们基隆帝国和殇璃帝国交界的地方,这两个帝国里面可没少有这个学校走出去的人,他们怎么可能会让不法之人来到这里呢?他们两国可在这附近派了不少高手保护着这里了。况且就算没有他们,你觉得这里的老师们都是吃素的?馨兰学院整个大陆不敢说,起码在这一亩三分地上还是有几分薄面的!”

  “咱们馨兰学院不是说是大陆上一流的势力么?为什么您要这么谦虚?难道说这大陆上还有敢不给咱们学院面子的人么?”

  孔方不知是没有听出来王二所说的‘咱们馨兰学院’还是故意装作没有听见一般,只是随口解释着,“仙魔大陆何其辽阔,人类发展了千万年之久,谁人敢说自己就在这片大陆称王称霸?不过是有点实力,大家尊敬你而已。芸芸众生,大能者数不胜数,唯有低调才是王道,那些天赋异禀的年轻人不在少数,可是最终成长为真正强者的又有几个?不过是家族有点实力,自己有点天赋,就嚣张无度,最后得罪了更强的人毁了自己还则罢了还把自己整个家族搭了进去,所以说在这个世界上,低调一些总归是没错的,过刚易折。”

  “多谢前辈教导!王二铭记于心!”

  “呵呵,年轻人嘛,不年轻气盛能叫年轻人么?但是不能年少轻狂,人外有人,谁也不知道迎面走来的人是什么实力,太过嚣张总有一天会碰到你惹不起的人!好了,这里就是学院办公的地方了,王二,你跟蓝蓝还有小翠在这里呆着吧,我带着清烟进去。”说话间,五人来到了一处大楼门前,孔方说完话就带着沈清烟走了进去。

  王二只得无奈的带着两名侍女退到一旁,百无聊赖的观察着学院的一草一木。

  来来往往的学生们有的看向王二三人,还时不时交头接耳品头论足着,这让王二有种进了动物园当猴子的感觉。

  “搞什么,不就是外地人么,搞得没见过人似的,要不是自己没实力,非得把这些学生们胖揍一顿!”王二心情不好的想着。

  就在这时,一名身材修长,身穿灰白色服装的男生走到三人身前,甩了甩金黄色的秀发,变戏法一般从手中凭空变出一朵玫瑰花,两指轻捏,递到蓝蓝面前。

  “这位美丽的小姐,在下申鹤,乃是大申帝国的皇子,请问小姐是哪个班级的?看着有点面生啊。”

  “……”蓝蓝被突然上前的申鹤吓了一跳,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一下子抓着王二的右胳膊躲到了身后。

  “你想干什么?我们不是这里的学生,是陪着别人来办入学的家属,这是我媳妇,你赶紧起开,别打扰我们!”王二护着身后的蓝蓝,虽然他曾经是一族的大少,但是也不是那种骄横跋扈的人,面对自称是帝国皇子的人物自然也不会说的太过,所以还算客气的说道。

  “哦?我说怎么没有穿着馨兰学院的校服,原来是陪着来报道的家属啊,可是现在招生期早就过去了,现在才来报道?我看该不会过来想走后门的吧?我可告诉你,馨兰学院上万年的历史,可没有说有插班生走后门进来的哦,你们想通过送礼来进入这里,可是行不通的。”面前这个叫申鹤的男子再次抚摸了一下自己的金发,随后一甩,摆出一副自认为很帅气的笑容,再次转向蓝蓝说道。

  “美丽的小姐,你的美真是令人窒息!我好想沉睡在你的怀抱中!就这样一直沉睡下去!请你一定要答应我的请求!你我的相遇绝对是上天的安排,我愿意用我的一生守护你!”

  “喂!我都说了这是我媳妇,你哪来的回哪去,少在这扯皮,最后一次警告你啊,要不然看我不揍你的!”王二一看这个男的无视自己的话还要骚扰蓝蓝,气不打一处来,愤怒的对着申鹤说道。

  申鹤这才撇了撇嘴,用小拇指掏了掏耳朵,再轻轻掸了掸肩膀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反而把耳屎蹭到了肩膀上。

  “吵死了,一大早见到美女的好心情全被扫没了,馨兰学院今年的招生早就招满了,你却说是过来报道的,我看你就是前来刺探情报的探子!来人啊,给我把他抓住好好审问一番!”

  “是!”左右两个跟班似的人收到命令就要上前捉人。入群加壹玖叁陆零伍叁肆陆陆

  “慢着!我是孔方孔老师带来的!你们谁敢动我!?”王二一看自己刚来几分钟就要惹事,急忙搬出孔方的名字来想要威慑住这帮人。

  “孔…方,老二,你听说过这个老师么?”申鹤一听王二说的有鼻子有眼的,于是犹豫了一下,回头问道跟着自己一起的人们。

  “没有吧,来这些日子了也没听到有这个老师啊,难道是那些只负责批阅文本和注释古籍不负责教学的老师?”

  一连问了几个人,大家都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此时周围的人群也渐渐多了起来,看热闹不嫌事大,人群中突然有一道声音传来,“孔方不是咱们外院的院长么?我记得当初入学手册的封面上写着院长叫孔方!”

  “哈哈哈哈哈哈!”

  众人听到这个名字一下子大笑起来,先别说是不是真的院长,就光说外院的院长常年在外地云游专门寻找资质出色的人才,连每年的入学讲话都不一定会露个面,眼前这个穿的破破烂烂的人会能认识真正的院长?

  “我说,你说的孔方,难不成真的是馨兰学院的院长?”申鹤正想嘲讽王二两句,突然耳边想起一道声音。

  “怎么?这年头还有敢冒充我的人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