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笔趣阁H小说 > 成仙亦入魔 > 【成仙亦入魔】(第一卷14-15)(修仙后宫)

【成仙亦入魔】(第一卷14-15)(修仙后宫)

热门推荐:
作者:恋足ing
2023/09/16

 第十四章这是通知,不是询问

  王二的身体渐渐瘫软在沈清烟怀中,沈清烟感受着王二越来越微弱的呼吸,心脏猛的一抽!

  这种感觉从来没有过,自己平时身为沈家大小姐,而且天资聪颖,从来都是想怎么样大家就陪着自己怎么样,而且自己母亲在自己还小的时候就走了,那个时候也不懂事,不知道什么叫心痛。

  而今天,沈清烟只觉得自己胸口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沉闷的喘不上来气,心脏仿佛被一只大手无情的撕裂,再随意的切割,丢弃!

  看着为自己挡下一击的王二脸上竟然还带着淡淡的笑容,沈清烟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不!!!”

  沈清烟死死的抱着只剩下一口气的王二跪在地上,仰天发出凄惨的长啸。

  觉醒了水木双灵根的她疯狂的朝着王二的身体灌输着灵力,尝试能不能救他一命。可惜天生废脉的王二自己都修炼不出灵力,更何况接收别人的灵力?虽然明明知道于事无补,可是沈清烟还是发疯一般做着无用功,直到用尽力气,才迫不得已停下来,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为什么!?明明答应了要保护你,为什么此刻我却如此的无力?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停下动作的沈清烟一动不动地抱着王二,嘴里不停的支吾着,她的眼里已经没有了任何光泽,仿佛这一切都已和她无关似的。

  突然,狂风大作,不知何时偷偷溜上天空的乌云,倾盆大雨凛然而下。

  沈清烟任由暴雨浇灌在自己身上,仍然如老僧入定一般抱着王二,久久不动,满脸的泥泞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却仍然遮掩不住那秀气美丽的脸庞。

  许久,只见她的眼睛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慢慢清亮起来,嘴里还是嘟嘟囔囔的,但是声音极小,让人听不清到底说的是什么。

  慢慢,她的声音渐渐变大,随后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到最后仿佛咆哮一般大声吼叫着。

  “这就是风!这就是风!!这就是风!!!”

  “什么意思?”站在一旁的豹不平有些纳闷她发生了什么,到目前来说,现在存活的人只剩下沈清烟一个人,王二死没死还不确定,但是估计也撑不了多久,豹不平再脑海中想遍了剧本都想不出被翻盘的可能,所以他现在也不着急,而是好奇的看着眼前的沈清烟,想知道她到底怎么了。

  “哈哈哈哈!这就是风!”

  就在沈清烟近乎癫狂的喊叫中,豹不平突然觉得周围的风越来越大,雨也越来越大,大到让觉醒了风灵根的它都有些难以招架。

  突然,沈清烟四周亮起白光,周围的狂风暴雨好像奉她为主似的,只要稍微靠近她一点就会消散于无形之中,如同龙卷风的阵眼一般,沈清烟跟王二丝毫没有受到影响,白色的光芒照亮了沈清烟绝美的脸庞,一头青丝散落在背面,完全没有刚刚被大雨冲刷过的痕迹。

  “这…这是觉醒了新灵根!?”豹不平看着沈清烟的变化,突然想到这不就是觉醒灵根时的样子么?但是人类觉醒灵根就在8岁用试炼石来决定啊,只要觉醒了灵根就不会再有别的变化了,从来没听说过还有人能在后天觉醒新的灵根的。

  “稀有灵根,风灵根是么?我也有了!”沈清烟感受着新灵根给自己带来的变化,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参悟了些什么,但是又好像什么都没有,仿佛一切都在虚无缥缈之间,无声无形。

  正在另外一旁战斗的人们察觉到这边的异样,纷纷停手看了过来。

  此时的沈清烟依旧紧闭双眸,长裙开始无风自动,长发也在空中随意的舞蹈着,白色的光芒照映在她绝美的脸庞,显得格外冷艳,随着四周白光散去,沈清烟周围产生的风好像和外面的狂风融合一般,慢慢接受了她的操控,仿佛认她为主。

  “竟然在战斗中觉醒了新的灵根,这种事情上千年没有听说过了!”本来只是在一旁观战的丁旺同样被这天地异象吸引过去,在沉思了许久后,突然想起自己从某本古籍中看到过类似的场景,正是和后天觉醒灵根一样!

  “沈云啊,你说你当初答应我多好,以你女儿的天赋,纵使不及大陆上那些妖孽般的存在,也已算得上顶尖了,日后你沈家注定是这仙魔大陆的一流势力,可惜被你亲自拒绝了,沈清烟这个人如果不能为几用,那就必须除掉!”丁旺嘴里喃喃的说着。

  “豹不平,你杀我族人,伤我男人,今日我必杀你!”沈清烟目光冰冷下来,看着已经变回人形的豹不平,迈步朝着他走了过去。

  “呵呵,装模作样,要不是怕伤着小美人免得伺候不了我了,你早就被我打趴下了,现在还敢口出狂言要杀我。”豹不平轻蔑一笑,“风之领域!”

  “同样的招式用着不腻么?风啊,听我号令!”

  “什么?我的风之领域怎么不见了?你做了什么!?为什么觉醒风灵根的我掌控不了风了?”

  豹不平刚刚用出自己的绝技,却发现刚才还很好用的招式现在突然不听自己命令消失不见了,再一抬头,发现自己刚刚凝结的风之领域叛变了一般跑到沈清烟周围,随后突然膨胀,一直扩大到比之前自己使用时还要大个两三倍!

  “这就是风之领域么?感觉还挺好用的,我收下了!”沈清烟说完,从刚刚踱步的状态突然化成一道狂风!向着远方还在屠杀居民的妖兽飞去,那速度快到让人看不清人影,只觉得一阵风吹过,那些还在举着刀亦或正在追赶人的妖兽们立刻尸首分离!

  “好快的速度!”

  豹不平瞳孔猛然一缩,被沈清烟突然暴涨的实力给惊到了。

  “不平,快回来!现在的你不是她的对手!”

  这一切丁旺和豹仁自然也看在眼里,深谋老辣的他们当然能看出此时的豹不平和沈清烟已经有了不小的差距,所以当机立断叫豹不平赶紧回到他们这边来。

  但是豹不平身负血债,沈清烟岂能轻易放他回去?

  “想走?风之领域!”

  豹不平听到父亲的召唤,正准备撤退,却被一阵狂风吹倒了身形,“什么?你只是掌控了风,为什么连我的武技都能学会?”

  看到自己被自己的招式所困,豹不平大吃一惊,要说突然觉醒了风灵根还不算特别让他吃惊的话,那这短短几分钟就能学会别人的招式,可就太让人惊恐了!

  武技是需要配合心法,经过长期练习才能轻易使出来的,如果说一个人熟练使用出最低等的黄阶初级武技需要两个月的话就已经算是天赋不错了,可是要说短短几分钟就学会一个玄阶初级的武技并且熟练的使用出来,那可就骇人听闻了!

  然而现在不是吃惊的时候,沈清烟看到自己的技能成功拖住了豹不平,立刻加速冲向他,想速战速决。

  “你敢!”豹仁看到自己儿子被控,心头一紧,想起身前去营救。

  “沈兄,咱俩继续拖住他!清烟杀了他儿子就能逃跑了!”王长进看豹仁要动手,立刻招呼沈云拦住他的去路,如果说二打一的话他俩的确还不是豹仁的对手,但是要说拖出一时半会还是不成问题的。

  “丁大人,现在不是看戏的时候了!我儿子有个三长两短我可决不罢休!”豹仁一看自己是没法去救人了,只能求助一直没有出手的丁旺。

  丁旺看了眼豹仁正怒视着自己,又瞅了瞅不远处正单方面挨虐的豹不平,只得叹了口气,道:“唉,大过年的本来今天不想动手沾血的,没想到今天倒是看了场大戏,也罢,早点完事早点结束吧!”

  沈清烟正在用风剑一点一点切割着豹不平身上的肉,短短这几句话的功夫就早已让他成为一具血人,虽然豹不平现在跟不上自己的速度只能单方面被打,但是身为妖兽的他肉体强度还是非常高,而且他也知道只要防御好就会有人来就他!所以沈清烟打了这半天仅仅是伤到他的皮肉,并没有伤其筋骨。

  听到那边丁旺的声音,沈清烟心里更为着急,她也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一旦丁旺过来自己绝不是城主的对手!所以出招更为狠辣,同时尽量手持风剑攻击豹不平的要害部位!

  不过两息,丁旺就到了切近,沈清烟实力就算得到了提升也不过是个筑基期的少女,跟成名多年的元婴大圆满无法抗衡,只见丁旺来到风之领域跟前,在半空中随意的一张手,然后一握,领域瞬间消散,刚刚还在四处作乱的狂风消失在黑夜之中,同时沈清烟被一把抓在手中!

  “哈哈哈,丁叔叔,果然还是您实力高强!这个臭娘们,竟然敢把我搞的如此狼狈!一会儿我要扒光她的衣服狠狠地玩弄她个三天三夜以解我心头之恨!”

  “你们…都该死!”被逼急的沈清烟再次进入癫疯状态,明明只差一点点就可以杀掉豹不平,却被他人所拦,这怎能不让沈清烟重怒!?

  可是丁旺实力超过她实在太多!哪怕是在小说中作者都不敢写越两个大段击杀敌人的剧情!所以沈清烟越来越急,但是却又毫无办法,怒火交加,突然口吐鲜血,一头青丝跟变魔术一般瞬间变成雪白!随后一头栽倒在地,昏厥过去!

  “这又是怎么回事!?”丁旺看着手中的少女,刚才还好好的,突然之间怒气攻心口吐鲜血后,头发突然变成银白色!

  就在这时,天空中突然传来一句轻叹,“哦!?不但能后天觉醒灵根,竟然还是冰心体质,极阴之体!?可真是万年难得一见的属性啊!”

  “什么人!?”丁旺听到声音后大惊,自己明明已经派人封锁了全城,按理来说此时此刻城内不应该会有别人了!可是这个声音又是从何而来?

  “嘿嘿,老夫偶遇宝地,见得此地之上清烟环绕,霞光万道,必定是有天选之人觉醒,进来一瞧却又黑烟弥漫,狂风暴雨,便知妖孽纵横,没想到看到这样一出好戏,真是不枉此行啊!”天空之上,缓缓显出一道身形,伴随着声音由远及近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之中。

  “什么人胆敢在安塞城装神弄鬼?在下安塞城城主丁旺,正在此处办公,敢问阁下名讳?”丁旺不知道此人实力如何,听他的话来说好像是在这看了挺久了,但是自己却一点没有感受到他的气息,所以判断出他的实力应该不在自己之下,所以不敢托大。

  “名讳?算了吧,不值一提,我不在乎你们在干什么,反正与我无关,我只要这个小丫头!”神秘老者挖了挖鼻子,然后轻轻一弹手指头,随后又随意的在裤子上抹了一把,淡淡地说道。

  “阁下连名字都不敢透露,张口就要人,恐怕不妥吧?”丁旺看着眼前这个不知脏净的老头张嘴就要带走沈清烟,自然不应。

  “这是通知,不是询问!”

  第十五章逃!

  丁旺听到老头这么霸道的话瞬间一口气没喘上来咳嗽了两声。自打自己进入元婴期以来,在安塞城这一亩三分地很少有人敢这样跟他说话了,尤其是当上城主后,更是不需要显露什么实力,周围的人对自己绝对是恭恭敬敬的。

  刚喘匀了之后,抬头突然看到天空上黑雾之中渐渐显现出一道人影,随着踏在虚空之中的双脚不断挪步,慢慢出现在众人身前。

  “虚空行走!至少是化神境!”丁旺看着漂浮在半空之中的老者,瞳孔一紧,吃惊的说道。

  在大概清楚了这个陌生人的实力后,丁旺松了口气,在他这边有5阶妖兽豹仁,实力也能和化神境相当,而且自己的实力也不弱于两人,更何况自己还有底牌未出,所以对于这个人来说也并非不能一战!

  “我说老先生,在下安塞城城主,正在例行公事,现在人正在我手,你不请自来说要人就要人,恐怕有些不妥吧?如果你现在…”

  话音未落,丁旺突然觉得自己眼前一花,只觉得自己身前的空间微微有些扭曲,然后手里一轻,手中的沈清烟瞬间消失不见!

  丁旺大惊,抬头一看那老者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一排不算整齐的大黄牙在黑夜之中格外明显,而他的手中,正是昏迷的沈清烟!

  “现在人在我手里了,你接着说,如果我怎么着?”这神秘老者满脸戏谑得看着丁旺,还微微抬起抓着沈清烟的手冲着他摇了摇,示意人在他手上。

  “这!?”入群加壹玖叁陆零伍叁肆陆陆

  丁旺十分惊讶,这个人能从自己手上无声无息的夺走沈清烟,说明他的实力至少在化神圆满的境界!否则不可能连感觉都没有就直接带走沈清烟。

  丁旺的冷汗一下子就浸湿了衣服,这等强者,可是在整个基隆帝国都不多见的啊!除了皇室中那些深入简出的老怪物以外,能有这般实力的屈指可数!难道说事情败露引得皇室的人过来了?

  丁旺越想越惊,毕竟自己所做的事和反叛无二,如果真让皇室知道了,那以后的日子就只能在逃亡之中度过了!组织的高层们肯定不会在意自己的死活!如果事成还好说,一旦失败,不但皇室的人会追杀自己,组织也不会放过自己的!

  就在这时,沈清烟也在摇晃中慢慢苏醒了过来。

  “我…这是在哪?”

  “孩子,你是万年难遇的冰心体质,而且是极阴之体,以前你应该是生活的不错,所以没有显露出来,但是今天怒气攻心激活了你的体质,不但让你激发出了一个新的灵根,还让你的头发变成了雪白色,这个体质会渐渐蚕食你的情欲,如果你以后再动怒,你的情欲就会更少一分,头发也会变白一层,直到最后你变成一个毫无感情的人,那个时候,你的实力也会到达巅峰。”

  老者刚才还一副老无赖的形象,见到手中的女子醒来,立马变成一副和蔼的模样,带着她轻轻落在地上,给她解释道。

  “冰心体质?极阴之体?这是什么意思?如果真的爆发到最后,我就真的没有感情了么?”沈清烟显然并不相信这个老头的话,但是看情况貌似是他救了自己,所以也并没有表现的太过。

  “冰心体质是一种只有女人才会有的体质,顾名思义,这种体质的人的心脏跟冰块一般冷酷无情,这种女人一般都是欲望最淡的,食欲,性欲,甚至连亲人的感情都会冷漠无比,而极阴之体又是冰心体质中最极端的,我从古至今也只是听说过,从来没有见到过,要不是你变了白发,我也没想到你会是极阴之体。”

  “你说冰心体质没有感情,但是我感情一直很好,父亲,族人还有爱的人我都有很好的感情,我又怎么会是冰心体质呢?”沈清烟不解的问道。

  虽然自己给别人一副高高在上冰冷女神的样子,但是熟悉自己的人都知道自己其实并不冷漠,只不过对外人才这样而已,所以沈清烟并不觉得眼前的这个老者所说。

  “这就是极阴之体的特征,相传极阴之体是冰心体质最极端且特殊的体质,这种体质的人在没有激活极阴之体之前跟正常人差不多,但是一旦动怒,便会激活自己体内的一道禁制,只要完全激活,就会全身毛发变成雪白色,感情也全部丢失,除非有极阳之体传输内功,否则到最后就以冰自封全身,变成一具冰雕!”

  “什么!?这个世界上哪有这种怪事?”沈清烟被神秘老者所说的话吓了一跳,虽然说的有鼻子有眼的,但是她还是不太相信这世上会有这种体质,而且还发生在自己身上!

  “你没听说过的东西多了,不代表没有,我也是听别人所说,本来也不太相信,但是她说的跟你所发生的一毛一样。”

  “所以你的意思是说我不能再轻易动怒以开启自己的极阴之体了?”沈清烟看着自己渐渐变成黑色的头发,有些动容了,如果此人所说属实,那自己一旦体质被完全激发出来,那就会变成全身雪白毫无感情的肉人!如果找不到极阳之体给自己传功的话最后就变成冰肉人!

  “是的!我会带你去找我的那个朋友,她有一本适合冰心体质修炼的功法,可以让你的修炼事半功倍,只要你能抛除杂念,专心修行,那你以后的成就绝对不比这些辣鸡低!”神秘老人微微一笑,继续诱惑着沈清烟,试图让沈清烟跟他走。

  “我可以跟你走,但是有一个条件!”沈清烟犹豫了一下,做出了决定。

  “你说,什么条件都可以!”老者看到沈清烟同意,立马兴奋的回答道。

  “我要你杀了他们三个人!”沈清烟说着,目光冰冷得扫向对面丁旺和豹仁父子两人。

  “呵呵,你有点高看我了啊,虽然那个小东西实力不上,但是让我一个化神圆满轻松击杀两个化神境加一个元婴大圆满的还是有些吃力啊,你说对不对,丁城主?”老头听到沈清烟的条件后,立马面带苦笑着摇了摇头。

  “呵呵,果然瞒不过你的眼睛,我隐藏了这么久的实力被你轻易看穿了,出来吧,老魏,他也发现你了。”丁旺笑了笑,知道这个人的实力后,丁旺也舒了口气,只要不是分神境他就有把握把此人留下格杀!

  “呵呵,本来不想露头的,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算了,虽然老夫实力不高,但是拖一拖还是有把握的。”阴影中,一道声音传来,众人纷纷望去,只见一名中年男子面带笑意得走了出来。

  “魏生津!!”沈云和王长进一眼便认出此人,正是三大家族魏家的家主!

  “你竟然投靠他们了!你也想叛国么?”

  “我只是想活着,你老老实实跟我们合作不就得了么,非要跟王家联姻,那个废物家族本来也是被淘汰掉的,你还上赶着凑合去,老沈啊,真是越活越糊涂了啊。”

  “行了,叙旧时间到了,该动手了,自从本城主突破到了化神境后就再也没动过手了,今天可得好好活动活动了!传我命令,启动护城大阵!”

  话音刚落,只见安塞城城内四面八方突然蹿出数道白光!瞬间在空中相交编织成一个巨大的包围网。

  “看到没,这就是我说不好办的原因,虽说我实力比他们都高,但是他们阵法一开,即便是我也无能为力,现在我能做的极限就是带着你出去,他们留不住我,但是想要我救人就有些困难了。”

  这神秘老人无奈的对沈清烟说道,他的实力的确很强,但是他也清楚每个城池都会有一个由城主掌握的护城大阵,阵法内城主不但会受到灵力加持,实力上涨,而且这个阵法出入全部由城主所控制,想要进出除非实力比城主高出很多来,否则谁也不好出入!

  “那…那你帮我把那个豹不平杀掉!然后你自己走吧!我要留下来陪我的夫君,既然不能一起活,那我就要留下来陪他们一起死!”沈清烟为难的看着老者,缓缓的说道。

  “唉,都说了不要再投入过多的感情了,现在投入的越多,未来爆发后失去的就越多,算了,我只能帮你把你说的那个人杀掉,至于你留下还是跟我走,就由不得你了。”

  说完,他的手掌一挥,只见地面突然颤动起来,豹不平本来听到对方说要杀自己还有些哧鼻,现在无论是人数还是实力都是自己这边占优,更何况还有护城大阵,自己被众人保护着岂是说杀就杀的?

  突然颤抖的大地停止了活动,地面突然裂开,在豹不平的脚下一根木刺从地面蹿出,让他来不及反应直接被串了个糖葫芦!

  “平儿!!”看着自己被地面突然出来的木刺洞穿而没了呼吸的儿子,豹仁大吼一声,双目变得赤红,冲着沈清烟和神秘老人冲了过来。

  “你竟然敢杀我儿子!我要把你撕碎然后吃肉饮血!而你这个小娘皮我要把你跟平儿埋在一起为我的平儿陪葬!”入群加壹玖叁陆零伍叁肆陆陆

  “林牢!”

  老者不慌不忙,再次张手一挥,面前地面再次震动,一根根参天大树从地下拔出,形成一个半包围似的牢笼,把自己等人保卫在牢笼之中。

  “破!”

  随后,只见他抓着沈清烟往身后跑去,手指虚空一抓,就跟在虚空中打开门锁的钥匙一般轻轻扭动了一下,护城大阵就像是被开了锁的大门,漏出一个小洞来,这个神秘人带着沈清烟就跑了出去。

  “好机会!”

  此时,躲在一旁的蓝蓝和小翠看到这个开口不知是有意还是凑巧,正在自己和王二这边,两人毫不犹豫一人一只胳膊,架着王二跟在后面一同溜了出去。

  此时的丁旺和魏生津豹仁等人还在被林牢所困,固然有灵力加持的他们却发现根本破不开这木头,看似一根根枯的快要折断的木头却根金属一样坚硬,他们的武器砍在上面一直冒火星!

  等到众人砍出一条路来后,哪里还有王二和沈清烟他们的身影?

  “淦!那个老头到底是谁?为什么能破我的护城大阵!?”丁旺看着空空如也的林牢内部,气的跳脚,如果说只是那个老头一人跑了还好说,毕竟他实力太高,自己还有借口跟组织求求情,但是却放跑了沈清烟和王二他们!他们可是知道今天自己的所作所为的!一旦他们去皇城通知了皇族,那组织筹划百年的计划有可能功亏一篑!

  想到这,丁旺赶紧吩咐众人:“给我追!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上报组织,通知其他人准备动手吧,再等容易出差错,全国通缉王二和沈清烟以及那两个小丫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