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笔趣阁H小说 > 成仙亦入魔 > 【成仙亦入魔】(第一卷8-9)(修仙后宫纯爱)

【成仙亦入魔】(第一卷8-9)(修仙后宫纯爱)

热门推荐:
作者:恋足ing
2023/08/26

 第八章谁能教我用脚趾扣个地图?

  中午,王二缓缓地睁开眼,怀中佳人不知何时已经离去,好像早晨一切都没有发生似的,只有怀中丝丝温度和少女残留的清香暗示着那并不是南柯一梦。

  “公子,您醒啦!我已经给你打好水了,快洗脸吧,这么大人了还睡懒觉!”蓝蓝正端着一盆热水进屋,看到已经睡醒的王二,轻声说道。

  “少来!我为什么睡到现在你还不清楚么?”王二看到蓝蓝一件无辜的说着自己,无奈的摇了摇头,要不是自己胯下还黏黏糊糊的,真就被她给糊弄过去了。

  “你今天早上怎么回事?我感觉你就跟变了个人似的,突然抓着我下面不放手,然后一直要,欲求不满似的。”

  蓝蓝小脸一红,“你记得啊,我还以为你会以为是做梦呢。”

  蓝蓝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了,平时哪怕跟王二再怎么疯,也都是由着王二的性子来,从来没有自己那么主动主导过,但是这一次她自己也没想到为什么会那么疯狂,难道真的跟王二说的那样欲求不满了?

  “额…该不会我真的满足不了你吧?蓝蓝,你才这么小我就满足不了你,以后我可怎么办啊?还不得天天戴绿帽子?”王二有些心虚地说。毕竟自己最近一直都是“快枪手”,蓝蓝累积的性欲长时间没有满足,今天爆发倒也情有可原。

  “公子你说什么呢?我!蓝蓝!这辈子!只会跟公子您一个人!”

  王二一句无心之言,蓝蓝听到后立马炸毛,可爱的小脸皱起眉头,琼鼻一挺一挺的,小嘴撅的都快有三层楼那么高了。双手叉腰,双腿一叉,指着王二鼻子说道。

  “王二你听着!我既然跟了你,这辈子就是你的专属了,你把我当仆人也好,爱人也罢,哪怕性奴也好,那也是你自己一个人的!我蓝蓝绝不是那种三心二意的肤浅女人,哪怕你以后一辈子都是三秒早泄我也不会背着你找野男人!”

  王二刚穿好衣服,听到蓝蓝的话老脸一红,正要搂住蓝蓝呢结果门突然打开。

  “哪怕你以后一辈子都是三秒早泄我也不会背着你找野男人~”沈清烟推门而进,身后的小翠捂嘴掩笑。

  “…”

  “卧槽你咋来了?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屋?”王二看到面带笑容的沈清烟,一脸尴尬的问道,感觉自己的脚趾头能在床上扣出一副安塞城地图来。

  “你父亲听说我来了,亲自带我过来的,要不是我说自己进来他非得带我进来才行。再说了我是你未婚妻,难道不允许进来么?”沈清烟一副理所应当的表情。

  “你…你刚才都听见了?”王二看着沈清烟似笑非笑的样子,有点被正房捉奸在床的感觉,毕竟被未婚妻听见自己和侍女的那一番谈话,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更何况还让她误解了自己是三秒早泄男……

  “也没有全听见~”

  “那就好!”

  “反正是从你说你满足不了蓝蓝那里我才开始听的~”

  清烟的侍女小翠一开始只不过是掩面轻笑,到后来实在有些忍不住了只得用手指死死抓住自己大腿,强迫自己不笑出来,憋的满脸通红全身不停的发抖。

  “…那特么不还是相当于全听见了么!?”王二觉得自己达到了人生最为黑暗的时期,不但被扣上了三秒男的帽子,关键是就连沈清烟的侍女小翠都知道了。

  “喂!那个谁!小翠!你特么笑出声来了是不!?有那么好笑么?刚才蓝蓝跟我说说着玩的!事实并不是这样啊!!”

  “没错!公子其实没有那么废物,他起码有3分钟呢!而且下面又大又粗,光是插进来不用动我就吃不消了!”蓝蓝看到自己主人被别人嘲笑了,立马站出来解释道。

  这不解释还好,蓝蓝一解释更加坐实了王二跟蓝蓝这不纯洁的关系了。

  “上吊还是喝药?我觉得割腕也不错…但是会不会有点疼啊?”王二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想着怎么个死法能让自己看起来更体面一些。

  他也懒得跟沈清烟解释了,虽然是未婚妻不假,但是两人的确没怎么接触过,没有什么感情在,而蓝蓝却是从小陪着自己长大,照顾自己的女人,他仔细一想也没有什么需要解释的。

  “噗嗤!”

  沈清烟看到王二那副表情,乐了。

  “我从进门站到现在,难道不给我个座么?”

  “嗷~”蓝蓝虽然有点不情愿,但是沈清烟怎么说也是很自己主人门当户对的未婚妻大小姐,身为侍女的她只得搬来一只椅子,并且倒了杯热茶给沈清烟。

  “怎么?不准备跟我解释一下了?当着未婚妻的面跟自己小丫鬟打情骂俏的,怎么到我这就蔫了?”

  “……”

  王二不知道沈清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这个女人别看年龄小,但是从样貌身材心智说话等各个方面都不能小看了她,沉吟不语。

  “看样子你跟你的小蓝蓝关系真好啊,她服侍人的本事不错嘛!正好我爹把沈子君关了禁闭,缺一个伺候的丫鬟,要不我让蓝蓝过去试试去?我身为半个女主人应该有这个权利吧?”沈清烟面部渐渐冰冷下来,连说话都不带有丝毫感情,说出来的话同样也让王二和蓝蓝的心跌入谷底!

  蓝蓝心脏一抽搐,面色同样暗淡下来,刚才那副母老虎的劲头一下子像泄了气的皮球,变成了温顺的小母狗。

  沈清烟说的没错,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有钱,有实力的人才能称之为大爷。像她们这种做仆人的,说好听点是奴才,说直接点就是奴隶而已,主人高兴了,赏你点饭吃,不高兴了,说拿去卖就卖,根本没人在乎下人的死活。有些人为了讨好别人,买卖奴隶甚至送自己奴隶去给别人暖床的事情更是时有发生,这也是为什么之前王二当众向王长进说要娶蓝蓝为妻时会遭人嘲讽。而沈清烟虽然还不算自己的主人,但是她身为王二的未婚妻,自然也是有权利处置自己的。

  “沈清烟,我可告诉你,虽然我实力不如你强,但是咱俩可不能干预对方生活啊!蓝蓝是我的,你可不能把她送给别人!否则休怪我不客气!”王二听到沈清烟的话,同样也是面色一紧,把自己的蓝蓝送给别人,那怎么行!?蓝蓝虽然说是自己侍女,但是自己根本没有别的大少爷那种纨绔子弟的性格,早就把蓝蓝当成了自己的妹妹,妻子一般疼爱,哪怕自己死了也不能让蓝蓝受苦!

  “哦!?对我不客气,好一个不客气!你说说你能把我怎样?貌似你打不过我吧?”沈清烟看着王二一脸紧张的样子,眉毛一挑,轻声问道。

  “我…我…你要是敢把我的蓝蓝送人,我就把你送人!我把你休掉!!”王二也是被逼急眼了,脑袋一热,脱口而出。

  沈清烟一听,不怒反笑,“好啊,王二真有你的,是我不好看么?还是我身材不够好?我的胸部和屁股貌似比她大多了吧?她凭什么能让你这么心疼?难道是技术比我好?我的确未经人事,技术方面可能不如她,但是这种事都是可以慢慢来的,你说对么?”沈清烟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挺起自己胸脯,显示着自己那傲人的曲线。

  “咕嘟!”王二看着沈清烟那两颗普通西瓜般大小的胸脯还有丰满的屁股,最该死的是那张令天下生灵都自愧不如的脸蛋,吞了下口水。

  “你…你少来!我…我的蓝蓝比你强一万倍了!想打我蓝蓝的主意除非你先把我弄死!”

  蓝蓝听到王二所说,感动的眼泪鼻涕通通流了下来,手掌胡乱一抹,直接抱住王二哇哇哭了起来。

  “卧槽,全抹我身上了!”

  沈清烟无奈地看着这傻子般主仆二人摇了摇头。

  “行了,我这次来是有事跟你们说的,不是过来看你们主仆情深的。”

  听到沈清烟说话,蓝蓝才反应过来,有些不好意思的松开抱着王二的手,松开时还不忘把手上的鼻涕在王二身上抹干净。

  “……”

  “看样子蓝蓝在你心中的地位比我高不少嘛~~蓝蓝你过来,我跟你说两句话。”

  “你要干啥?不许威逼利诱她啊!有什么话不能当着我的面说?”王二听到沈清烟要单独跟蓝蓝谈话,紧张的问道。

  “女孩子之间的谈话怎么能让你大老爷们听?这是属于闺蜜之间的悄悄话~”沈清烟冲着王二俏皮的眨了眨眼,便伸手拉着蓝蓝的手走出了屋子,留下王二和侍女小翠在屋内。

  “……”

  “喂,小翠,沈清烟到底是啥意思?她到底想干啥?”王二一脸不解的看向沈清烟的侍女。

  “主人的心思我一个下人怎么知道?不过小姐好久没见她笑过了,平时她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让人不敢靠近,也从来不会跟别人说那么多话,这两天自从见到公子你后变化很大。”小翠也不明白平时都是不苟言笑的小姐为什么今天都会开玩笑了,王二问她的话她自己都不明白。

  --------------

  不过半盏茶的功夫,沈清烟就带着面色古怪的蓝蓝走了回来。

  “小翠,话说完了,我们走吧。蓝蓝,咱们说好的事可别忘记哦~~”说完话,沈清烟就叫着小翠准备回去,临走前还不忘回头冲蓝蓝眨了眨眼。

  等到主仆二人走出去,王二一把抓住蓝蓝胳膊,把她揽入怀中。

  “蓝蓝,她是不是强迫你去服侍沈子君了?还是给你什么好处让你去干什么事?”王二一边询问着,双手又不老实的顺着衣服滑进去,伸出两根手指轻轻揉捏着蓝蓝的乳头。

  “…没…没有,没事的公子,你放心吧,她就是开玩笑而已,其实清烟姐人挺好的。公子你一上午都没吃东西了,先吃饭吧,这几天也没练功,别摸了,好痒啊~~”蓝蓝一脸不好意思得窝在王二怀里,任凭那双魔手在自己身体上作怪,娇喘连连。

  “快说!我的话你都敢不听了?女淫娃,还不速速从实招来!要不家法伺候!”

  “公子~~啊~~捏的好爽啊~~快点家法伺候我吧~~蓝蓝又想要了~~想要公子的大~鸡~巴~”蓝蓝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迅速脱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跪在床边高高的撅起屁股,双手扒开蜜穴,对着王二摇晃着屁股,就像一只讨好主人以获得食物的宠物一般。

  王二被刺激的头脑发涨,不管三七二十一脱下裤子挺枪直入……

  “一…二…三…”为了给自己打气,王二喊着口号一下一下冲击着蓝蓝。

  果然不出所料,还没数到十,王二死狗一般趴在蓝蓝身上,双手还不忘死死地抓着蓝蓝的屁股!

  第九章到底咋回事

  王家待客厅

  “贤弟,昨天多有得罪,实在是见谅啊!昨天我已经把那个沈子君关了禁闭,出言不逊,应当受到惩罚!我也过来负荆请罪,希望王贤弟多多海涵!”沈云真诚的看着王长进说道,只见得他光着膀子,背后捆着三根树枝,双手抱拳就要下跪,滑稽的样子旁人忍俊不禁。

  王长进怎能让沈云真的跪下?赶紧上前一步双手搀扶。

  “诶!沈兄不可!你的心意我领了,大丈夫怎么轻易下跪?说实话本来我也没想到清烟这丫头真的会愿意嫁给我那个不争气的儿子,你这过来说清楚我也才知道当初十一年前是王二救下了清烟才讨得美人心,要不然我这么些年都没好意思去找你提这件事呢!”

  “嗨!别说你了,连我都不知道此事,要不然我也不会不管不顾就带人来这里瞎闹了,真是让人看了笑话!”沈云苦笑道。

  “不过我到现在还是有一事不明。”王长进听完沈云讲完当初的故事后,还是觉得有很多疑点。

  “有何不解?”

  “按理说,王二和蓝蓝不过是6,7岁的小孩,以那花斑豹的实力完全可以瞬间击杀他俩,但是他却没有这么做,这是为何?”

  “我也不知道其中缘由,我估计是那些妖兽长期被人类清理,好不容易抓到机会玩弄下人类,所以才没第一时间击杀王二他们吧?”

  “那当时我和族人也被妖兽袭击,没有腾出手来营救他们,你说王二是怎么被救下来的呢?”

  “啊?当初不是你救的他们?我那时也被一只五阶花斑豹所扰,没有腾出功夫来,我还以为是你救的!”沈云听到王长进当初也被妖兽困住,没有派人营救,同样大吃一惊。

  “那到底咋回事?”

  “我也不知道啊!当初困住你得是几阶妖兽?你们王家有没有人员伤亡?”沈云也不知具体为什么,当初大家都被妖兽袭击,而且妖兽实力都普遍强于大家,但是对面却明显没有下死手的意思,在缠斗了一阵之后就仿佛收到什么命令似的,全部撤退了,这让沈家才得以逃生。

  “是4阶花斑豹,实力强于我,但是却没下死手,打了一阵就跑了,我们家族的人也只是几个受伤的,并没有人阵亡。”

  “跟沈家的情况一模一样!那些妖兽就跟有人操控似的,一下子全跑光了,啊…难道是!?”沈云仔细回忆着当初的细节,突然好想想到了什么似的,脸色大变,仿佛被自己大胆的想法给吓到了一般!

  “沈兄,怎么了?到底咋回事?”王长进不解的看着变颜变色的沈云,急忙问道。

  “贤弟!听我的,虽然我有点不确定,但是这件事你最好不要知道!否则可能会给你王家带来灭顶之灾!记住,如果一有风吹草动,立马带着你的族人逃跑!无论往哪跑,不要再回来!”

  “什么情况?大过年的沈兄这是说的什么话!”

  “哎呀你别管了,你就记住一句话,一有风吹草动,你就赶紧带着族人跑,越远越好,最好是跑到其他帝国去!我怀疑,这基隆帝国的天,要变了!”沈云面色凝重,这让王长进更加不解。

  “长进,我问你,官府的人最近这几年找过你没有?”

  “官府?咱们身为安塞城三大家族,虽然实力在整个基隆帝国上不得台面,但是在安塞城这里还是跟官府有不少合作的,他们经常来找我啊。”

  “那他们有没有邀请你加入什么组织之类的?让你派人走镖或者护送什么人?”

  “这倒是没有,我们只不过是跟官府有一些生意上的合作,至于你说的这个的确没有找过我。”

  “看样子他们果然是盯上了我沈家,或者说是盯上了沈清烟!不行!贤弟,沈家估计要被上面清理掉了!沈清烟和子君他们小辈劳烦你给安排一下,暂时让他们住在你这里吧!如果一切都是我想错了那还好说,如果我预想的是真的……沈家…可能要没了……”

  听到沈云那交代后事一般的话语,王长进的心也低入谷底,虽然还是不太明白具体什么情况,但是凭直觉来看,沈云并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你说…沈家要完了?因为什么啊?难道说官府的人强迫你加入他们什么组织,你没同意就要灭你沈族?”

  “我就是因为知道的太多了,所以才会产生这种想法!多余的事我不能告诉你,要不然就是连累你王家!总之,我怀疑十一年前妖兽暴动和官府有关系,而我也因为没答应他们可能会受到迫害,至于你们王家,我只能不告诉你太多,免得同样受到牵连。如果真的沈家玩完了,贤弟,我沈家后辈就拜托你了!你们能跑多远就跑多远,不要再回来了!”

  “好!沈兄,多余的话我不在多问,你我二人兄弟多年,虽然老一辈的离去咱们二家有些疏远,但是你拿我当亲兄弟,我自然也不会对你见外,清烟自然不用说,我王家的儿媳妇自然会照顾的跟我亲闺女一样,子君小帆他们其他小辈,我也会像自己的后辈一样好好照看,希望沈兄你多疑多虑,不会发生你所想的那般事情!”

  话没说完,沈云再次冲着王长进跪下,“这一跪,是多谢你不计前嫌,能答应我的请求,咱们以后就是异父异母的亲兄弟!但愿你说的没错,是我多虑就好!告辞!”

  沈云也不等王长进众人过来搀扶,说完话起身就走,正好碰上从王二那屋走回来的清烟小翠主仆二人。

  “父亲,事情谈完了?”

  “哈哈,清烟啊,我刚才跟你王伯伯交谈甚欢,决定在过年时将你和王二的婚事给办了,这段时间你就暂时跟着小帆和子君他们住在这边吧,让你们多跟王二小辈们培养培养感情,都老大不小了,我跟你王伯伯都等着抱孙子了!”

  面色凝重的沈云在看到沈清烟后就跟变了个人似的,脸色一下子变成嬉皮笑脸的模样,边说还冲着沈清烟挤眉弄眼的。

  沈清烟听到自己父亲这不着调的话,俏脸一红,轻啐一声,“呸!这么大的人了,还不知羞!我俩的婚事你们决定了便好,但是为什么要我们住在王家?妻子还未过门就住进来有些不妥吧?”

  “有什么不妥?都说好的了你就安心在这呆着!天天在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就知道练功,女孩子的事你是一点不会哪行?让你住在这不单单是培养感情,还有让你学会怎么做一名妻子,刺绣女红洗衣做饭你会哪个?行了别BB了,你王伯伯都给你安排好了,你就听他的准没错!”

  沈云为了糊弄沈清烟留在王家,连忙拉上王长进一起,冲着王长进挤了挤眼睛,示意他赶紧说点话顺过去。

  站在一旁的王长进傻眼了,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这也是两人刚刚说好的啊,啥都还没安排呢。让沈帆,沈子君等人住偏房还说得过去,身为准儿媳妇的沈清烟怎么可能给安排进偏房?客房也都被前来喝酒贺寿的宾客们住满了,主房更是早就被王家众人住满了,临时搬这一时半会也搬不完啊!

  “啊…这…那…那个没错!清烟啊,这次来了就别走了,房间都给你安排好了,我家那个傻儿子天天也没个正行,有你在这看着我也省心了!”

  王长进只能睁着眼睛说瞎话,先把她们留下来再说吧。

  “你看,我没骗你吧!清烟那就这么着了啊,我们先走了,你让王贤弟带着你去房间住下,有什么需要的跟他说!我走了!”沈云趁着沈清烟和小翠懵逼的状态下赶紧把屎盆子扔给王长进,一溜小跑夺门而去!

  “操!刚才还异父异母亲兄弟了,特么这点事就把我卖了!?跑就跑吧,夺我门干啥?你把门给我留下来啊!”王长进暗自腹诽,但是人都跑没影了,也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对着沈清烟尬笑道。

  “额…你们…就跟王二住一块吧…?”

  王二身为王家主脉唯一的后辈,自然单独住在一套院子的,除了他的房间外,院子内还有给蓝蓝专门盖的一间小屋,王长进想着反正也没别的办法了,干脆就让王二和蓝蓝住一个屋,沈清烟跟小翠凑合一下,住在另外一个屋子,等过两天过来喝酒的客人们走了收拾出来客房了再让沈清烟她们换过去。

  “……”

  沈清烟心想,刚才自己的父亲和王伯伯到底说了什么?才这么一会就把自己留在这了,还让自己跟王二住一块??

  但是自己身为客人,虽说是儿媳妇,毕竟还未过门,又不好跟王长进说什么,只能低下头默默不语。

  “你不说话就当你同意了啊,那就这么着吧,我去吩咐人给你俩准备被褥,你们不是认识道了么?我可就不管你们了啊!你家随便走走随便玩玩千万别跟我客气!”

  王长进说完,同样如同放下重石一般长舒口气,一溜烟跑没影了。

  “小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姐,我也不知道啊。”

  “算了,该怎么着怎么着吧,你受累回去一趟,去我房间收拾一下东西吧,我屋子梳妆台中有块手帕,你一定要找到它!”

  “哎呀小姐你就放心吧,你一天拿出来看八回,我早就知道你藏哪了!”小翠说完,捂着嘴笑着跑开了。

  “小翠!!你给我站住!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

  当主仆二人又返回王二住所时,正巧又听到屋内数数的声音。

  “一…二…五…十……”

  刚数到十,屋内就没有了动静。

  沈清烟与小翠对视一眼,相顾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