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笔趣阁H小说 > 成仙亦入魔 > 【成仙亦入魔】(第一卷4-5)(修仙后宫纯爱)

【成仙亦入魔】(第一卷4-5)(修仙后宫纯爱)

热门推荐:
作者:恋足ing
2023/08/15

 第四章生日礼物

  安塞城内

  春节快到了,各家各户的脸上都洋溢着兴奋之情。

  “今天是不是那个废物的生辰?准备好了么?叫上清烟他们然后准备去吧。”

  “真的要今天去么?感觉今天有些不太合适吧?”沈丘站到沈云旁边,面色凝重地说。

  “其实我也不想今天去,但是清烟想今天去,说是去送他一个生日礼物。”

  “那年到底发生了什么?能让清烟这么恨王家那个小子,非得挑他生日这天过去把话说开了。”

  “行了,别说那些没用的了,准备好了咱们就去吧,清烟说晚些就过去。”

  安塞城王家

  今天对于王二来说是个好日子,但是又不完全好。虽然今天是他18岁成人之日,家族里的人除了外出执行任务的全部会回到家中来参加家宴,但是王二宁愿取消这次家宴。因为凡是来参加的,大部分人都是对他冷嘲热讽看他笑话的,真正祝贺他的没有几人。

  整个安塞城大大小小的家族基本上都派人前来祝贺,虽说王家没落已数年时间,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在安塞城多年来的威望不是几年时间就能够让人忘记的。

  “二哥,恭喜你18岁了啊,我来给你祝贺了!”沈帆从小就和王二一起玩耍长大,关系不错,而且两人年纪相仿,没有什么勾心斗角的小心思,所以即使王二不能修炼,沈帆也一直管王二叫哥。

  “帆子来了啊,快请,没想到你今天竟然会来,今晚可得多喝几杯!这么多人来我王家,估计只有你一人是真心祝福我的。”

  “我先不进去了,我是提前溜过来给你打预防针的,我爸和我大爷他们一会就到了,额…提前跟你说一声省的你不知道。”沈帆本来想告诉王二他姐姐沈清烟一会也会过来,但是话到嘴边了却不知道怎么说,终归他是沈家人,有些话实在是不好说。

  “沈家到!”

  熙熙攘攘的客厅中宾朋满座,突然被一道声音打破这热闹的场景。沈王两家的亲事在安塞城不算什么秘密,基本上有头有脸的人都知道这个消息,而随着王家没落,王二不能修炼一事爆发,沈家开始疏远王家众人也都看在眼中,所以今天沈家来这里不知具体是几个意思。

  “哈哈哈没想到是沈家家主亲自前来,有失远迎还望见谅啊!”王长进不知沈家前来意图如何,所以笑脸相迎。

  “哈哈,王贤弟啊,别来无恙啊!今天我不仅仅是前来祝贺的,还要趁着这个好时机宣布一件事情!”沈云面带微笑,举起手跟王长进握在一起。

  “哦?不知沈兄要给大伙带来什么好消息啊?”王长进眉毛一挑,询问道。

  “哈哈,今天趁着大伙都在,我宣布,家女沈清烟在前两天正式突破到筑基期,等今天大家在这边热闹完了,咱们明天继续去我沈家,我们兄弟两位亲自招待大家,宴请三天!”

  话音未落,整个庭院的人们炸开了锅。

  “沈家大小姐今年应该才刚17还未成年了吧,这就突破到筑基了?那20岁估计就能化丹成为金丹期高手了,沈家未来将会如日中天啊!”恋足首发,入群加壹玖叁陆零伍叁肆陆陆

  “那位大小姐还和王家小少爷有婚约在身,日后王家也了不得了啊,等到沈王两家合体,估计魏家要惨了。”

  “恭喜恭喜,沈兄王兄,今天我们可要多喝几杯啊!你们这可是三喜临门!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

  “哈哈哈,不愧是沈兄的女儿,这般天赋不是常人可及的啊!我们王家这几个后辈别说能赶上,哪怕有个能望其项背的我也算是烧高香了!”王长进一听自己的准儿媳妇天资绝伦,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刚准备说宴请一事王家包了,让客人们就别走了直接在这里办了,结果沈云打断了他的话。

  “贤弟,还有一事。你看小女现在在修炼一事上渐入佳境,所以目前应当是以稳定功力为主,当初咱们两位老爷子未经大伙同意,擅自给两个娃娃订下婚约,多有不妥,所以今天来同样是借着机会跟大家讲清,当初不过是老人家的硕口之言而已。”

  王长进的兴奋之情还未褪去,突然被一盆冷水灌下,笑容凝固在脸上。

  整个庭院鸦雀无声。

  “你说…硕口之言!?”王长进面色呆滞得看向沈云。他其实早就想过沈家会找时间退了这门亲事,毕竟自己儿子不能修炼,而且王家随着王炳坤的高升而逐渐没落,已经配不上沈家这棵大树。但是这几年和沈家虽然走动不再频繁,沈家却从来没有提过这回事,王长进心里还以为沈家并没有放弃,还想着找时间把日子定下来。更没想到沈家会在王二十八岁成年生日这天当着全城有头有脸的人面前退掉这门亲事!

  “沈云,你说这门亲事是子虚乌有我不多说,你说要退掉婚事也并无不可,但是你为什么非要选择今天,选择这个场合说?这么多年你都没提过这事,为什么非要今天!!??你是想要全城人来笑话我王家?”王长进越说越激动,冲着沈云怒吼。

  “你王家算个什么东西?我姐天资绝伦,你们王家那个连修炼都不能修炼的废物凭什么配的上我清烟姐?”沈家众人中,一位面带嚣张的年轻人突然站出前来,张口破骂。

  “胡闹!沈子君给我退下去!这里是王家不是沈家,王家族长是你的长辈,哪里轮得到你说王家的不是?”沈云喝退族中小辈,却没有丝毫责怪的意思,话里话外也都是你骂王家不对,但是骂王二废物没毛病的意思。

  “是,家主。”沈子君被沈云说完,嬉皮笑脸的退回族中人群,跟其他小辈嬉笑在一起,根本没有一丝悔改之意。

  “贤弟,家里小辈没有教养,回去我一定好好责罚!不过话说回来,家女也是最近才刚刚突破成功,这不刚一出关我就带人前来了,没想到正好赶上令郎生日,其实之前早就想过来把话说清楚,这不是家族事务繁忙,一直没腾出时间来么。”

  “哼!好一个家族事务繁忙,我看是你们沈家现在出了个天才女儿,想去攀别人家大树去了吧!沈家真是给我儿子送来一份难忘的生日礼物啊!”

  “好了,父亲,此事本来就是我的事,就让我自己来解决吧。沈家主,我且问你,退婚一事是你们沈家自己的意思还是沈清烟的意思?”王二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本来应当是今日焦点的他成为了一场笑话,但是常年以来磨炼出的心境使得他依旧沉稳冷静。

  “这有何区别?本来清烟只是妇道人家,无意与世相争,但是自从跟她说过和你的婚事后她就开始埋头苦修,短短几年的时间就展现出令人的天赋,这还说明不了什么么?”

  “好!既然是你们共同的意思,那我也不多说什么,况且这门亲事我本来也想找时间去推掉,你们沈家这帮目光短浅的人我们王家也不屑与你们家同流合污!”王二身处庭院中心,面对咄咄不休的沈家众人不卑不亢,毫不畏惧沈云那冰冷的目光,转过头来看向王长进,跪倒在地。

  “父亲再上,孩儿不孝,当初爷爷未经我同意便让我娶一名素未谋面的女子,我实在不愿,恳请父亲同意我取消掉这门亲事。而且孩儿这些年心有所属,请父亲大人成全!”

  周围宾客听到王二铿锵话语,瞬间炸开了锅。

  “这个王二听说是个一无是处废物啊,怎么今天看来不像是坊间传闻那样,言谈举止之间倒是有那么点意思。”

  “这个王二真是猖狂啊,还不看不上沈家,沈家不出三年,毕定成为安塞城超级大家,现在把话说的那么满,我看以后这王家又当如何。”

  “哼!小小毛头倒是牙尖嘴利,任你们怎么说,事情如此,我们沈家也算是完成了今天的事情,本该回去了,不过有一事我倒是挺有兴趣,你说你心有所属,我倒要看看是谁家女子能比我们家清烟还好!”

  王二没有管他人的目光,而且站起身来,把蓝蓝从人群后面带到王长进跟前,带着她一同下跪,“父亲大人,这些年我的确没有修炼天赋,练不出灵气,所有人都在嘲笑我是废物,只有蓝蓝为我打气,一心一意服侍我,照顾我,在我最失意的时候,是她一直陪伴着我,从未离开过。所以我刚才说的女人就是她,我的侍女,也是我最爱的人!”王二目光坚定的看向自己的父亲,随后转头,深情地望着泪眼婆娑的蓝蓝,“蓝蓝,我不管别人怎么想,别人怎么说,我之前答应过你,此生定不负你,绝不反悔!”

  “哗!”

  听完王二的一番言论,如果说刚才拒绝沈家只是让人们出现些骚动的话,这个提亲就是让整个庭院真正的炸开了锅。

  “这个王二果然是烂泥扶不上墙,亏我刚才还对他有些转变,觉得他除了不能修炼,怎么也算是个人物,结果竟然爱上一个侍女,朽木不可雕也!”

  “哈哈哈!废物就是废物!竟然会喜欢上一个奴才!果然废物配奴才,绝配啊!哈哈哈!”沈子君听到王二的话,不忍嘲讽起来。

  “哈哈哈,王二贤侄果然让我大吃一惊!不愧是王家少爷,行为举止总能让人意想不到!”沈云同样被王二的话吃惊不少,这次没有阻止沈子君。

  “你们这些坏人!凭什么骂我家公子!你们和他比,连一根手指都比不上!你们就笑吧,你们以后一定会遭到报应的!”蓝蓝看着满院嘲笑王二的人们,再也忍不住,想冲上去撕咬为首的沈子君。

  沈子君没想到面前的王二一句话没说,身旁的蓝蓝突然爆起要冲上来抓他,吓了一大跳,差点腿一软坐在地上。

  “好了蓝蓝,不闹了!既然他们想笑就让他们笑吧,早晚有他们笑不出来的时候!”王二一把抓住蓝蓝,阻止了她。

  王长进皱着浓眉,终于发话了,“好了!各位宾朋,今天让大家看笑话了。我同意取消我儿王二与沈家长女沈清烟的婚事,至于王二提亲的事,我们自家事自家解决了,就不劳烦各位了,今天的闹剧到此为止!”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娇喝。

  “慢着!我们两人的婚约一事问过我同意不同意没有!?”

  第五章我愿意!

  “慢着!我们两人的婚约一事问过我同意不同意没有!?”

  众人纷纷转头看向庭外,只见得一名红裙女子在一个侍女陪伴下昂首阔步往里走来。修长的美腿在红裙遮掩下若隐若现,一双秀足藏在同样火红精致的蒲鞋中,胸部挺拔,微露乳沟,仅从外形来看便能瞧出这点乳沟不过是冰山一角,深邃的让人恨不得沉溺其中。

  一路走来,相风阵阵,众人皆醉,不自觉的让出一条路让女子径直走到王二的面前。

  王二看着面前少女,同样有些痴迷。不施粉黛而颜色如朝霞映雪,令日月失辉。无论是从头到脚,眼前这名女子都给人一种仙女下凡的感觉,很难让人不沉醉其中。

  而一旁的蓝蓝则气鼓鼓得看着女人巍峨挺拔的双峰,双手在自己的小笼包前比划着,比来比去都挤不出那种规模,只得无奈垂下双臂,噘起小嘴来。

  “怎么?刚才面对这么多人都能夸夸其谈振振有词,怎么我一来就停了?”女子嘴角微微上扬,勾出一抹淡淡的笑颜。

  “你就是沈清烟?”王二稳定心神,神色一凛,张嘴问道。

  “不错正是我!咱俩的婚约你说的不错,轮不到别人指手画脚,所有的了断,由你我说了算,为什么不问问我愿不愿意嫁给你?”

  “我刚才问过了,你父亲说自从你得知与我的婚事后开始努力修炼想甩掉我,我还有什么可问的,再让你们羞辱我一遍么?”王二耸了耸肩,目光渐渐阴沉下来,看沈清烟这样子是想玩弄自己。

  “我刚才已经说过了,这件事应该由你我二人决定,不是别人。重复的话我不想再说第二遍!”话语之间,沈清烟的目光也慢慢冰冷下去。

  “清烟,你跟他还费什么口舌,刚才都已经说完了,再羞辱他也没什么意思了。”沈云看着自己的女儿,同样以为沈清烟是为了当面再羞辱他一遍,暗想自己的女儿超然于物外沉溺修炼,不是一个争强斗气之人啊,怎么今天这样呢?

  “清烟姐,那个废物早就被你的气场吓得腿软说不出话来了,哈哈哈,要不我替他帮你问问吧?”沈子君看到自己堂姐这般强势,忍不出又跳出来凑热闹嘲讽王二。

  “闭嘴!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沈清烟头也不回,右手一挥,一阵狂风袭来把冲到自己旁边的沈子君吹倒在地。

  一旁的宾客都觉得有些不对劲了,明明是过来羞辱王家的,怎么还带队友伤害的?

  沈云看到自己女儿这般作为,觉得自己越来越不懂自己女儿了。自从十年前那件事发生后,沈云就觉得自己的女儿变了个人似的,原来开朗的小姑娘开始寡言少语,尤其是知道自己和王二的婚事后更是开始努力修炼,询问原因也不回答。这让沈云这个女儿控有些发愁,本来想着过来把婚事退了让她开心一下,结果看这情况又有些不对劲。

  “我说过我不想说重复的话,最后问你一遍,问不问?”

  王二死死的盯着面前这位,双拳紧紧握住,指甲深深的攥进手掌之中,留下深红的血印。蓝蓝在旁轻轻握住了他的双手,同样抬头挺胸,一副甘愿和王二一同面对来敌的架势。

  “呼!”在蓝蓝的陪伴下,王二死死咬住的牙齿渐渐放松,长呼一口气,双手也轻轻松开,任由蓝蓝抓着。

  “好!虽然我不知道我怎么得罪你了,能让你这么恨我!但是身为男人,跟你个蛇蝎心肠的妇人计较不上,既然你想羞辱我,随你意那又何妨?反正从今天开始你我二人各走各路再也不会有交集了。我问你,你愿不愿意嫁给我?”

  沈清烟原本阴沉的脸庞突然一变,眉梢眼角带出一抹弧度,明眸皓齿在阳光下格外耀眼,额头微微一歪,笑着说。

  “我愿意!”

  “!”

  “…”

  “?”

  在场的人全都惊呆了,谁也没想到沈家气势汹汹的说完一通后,这位沈家神仙女会带来这样一场惊天反转!

  刚才还在轻轻抚摸王二手掌让他冷静的蓝蓝,双手反而紧紧抓住王二的手,生怕他会被抢走似的。

  王二也惊呆在原地,原本都已经准备好接受嘲讽的他都忘记手上传来的阵阵疼痛。

  “姐…你说什么?是不是紧张说错了?”沈子君满脸呆滞,吃惊的问道。

  看到大家都呆在原地没人说话,沈清烟又笑了笑,大声说道“我说我愿意!都听见了么?”

  这下众人纷纷反应过来,偌大的庭院众云纷纷。

  “她竟然说愿意?怎么跟之前不一样啊?”

  “我哪知道去?反正这下有好戏看了!”

  “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会同意跟那个废物结婚?”沈子君依然一副吃惊的样子,对自己姐姐的决定很是不解。

  “当然是我爱他!”

  “你为什么会爱上那个废物?他连灵力都修炼不出来,而你却是天资绝伦,以后肯定能找到比他强一万倍的男人,沈家以后不光是安塞城第一大家族,肯定也能成为整个基隆帝国第一大家族!”恋足首发,入群加壹玖叁陆零伍叁肆陆陆

  “废物?跟神比,他的确是废物,但是跟你比,他就是神!你口口声声说他是废物,而你又是什么?你今年也十六岁了吧?修炼八年至今才不过练气中期,他虽然无法修炼灵力,但是据我说知他自打炼体开始至今没有停止过一日,现在炼体二层打你绰绰有余了吧?如果没有了沈家这个保护伞你还敢不敢跟他较劲?你们不想让我嫁给他恐怕早就有了其他更好的选择了吧?”

  “我…你…”沈子君被自己堂姐的话怼的哑口无言。

  “清烟,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很讨厌他么?为什么又变成这样了?”半天没有说话的沈云同样不理解自己女儿到底是什么目的,难道是赘婿文看多了想让他当个上门女婿再好好羞辱他?

  “我什么时候跟你们说过我讨厌他了?”

  “那当初告诉你跟王二的亲事后,你为什么会开始修炼了?明明之前你对修仙都不感兴趣的啊!难道不是为了摆脱他才开始修炼的?”

  “当然不是!他无法修炼,以后说不定会遭人欺负,所以我来修炼,谁欺负他,我就欺负谁!”沈清烟瞪着大眼,甜甜的笑道。

  “你问过我了,我也回答了,现在轮到我问你了,王二,你愿意娶我为妻么?”

  “废物,做人首先要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别不知天高地厚!你根本就配不上我姐姐,你要是敢答应,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沈子君恶狠狠地冲着王二说道。

  “哦?”王二不怒反笑,“原来接触少我还不知道你原来只有练气中期的实力啊,那还敢在我面前叫嚣!记住,以后再见到我,叫我姐夫!再在我面前瞎蹦哒看我一巴掌不呼死你!”

  “沈清烟!我也愿意!”

  王二虽然不知道沈清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凭感觉来说她应该不是装装样子,看到沈子君这让人来气的话王二也什么都顾不上了,直接也答应了下来。

  听到王二的话,沈清烟又是微微一笑,那如花般灿烂的笑容又是让众人心头一紧,感觉自己又恋爱了一般甜蜜。

  然后走到王二身旁的蓝蓝面前,“你就是蓝蓝吧?早就听说他身边有个心灵手巧的丫头陪着,今天一看果然不错!小丫头长得真好看啊,以后还需要麻烦你多多照顾他了哦。”

  “哼,明明比我大不了几个月,还叫我小丫头,显得自己很成熟是吗?”蓝蓝嘴里嘟嘟囔囔刚要反驳,可是一抬头看到沈清烟那成熟丰满的胸脯,瞬间像泄了气的皮球。

  “呜呜呜~~明明大家都是17岁,长得比我漂亮不说,为什么她就比我高比我大,老天爷太不公平了。”

  见到蓝蓝半天脸色不断变化,也不回答自己,沈清烟也不生气,转头看向王二。

  “既然你也同意了,那之前的退婚是不是就不存在了?”

  “啊…嗷!是吧…行。”王二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观瞧沈清烟,被她美得不知道怎么说话了,直到手上传来阵阵刺痛看到蓝蓝明显吃醋的样子后才缓过劲来。

  “额,先这样吧,以后再说吧。”王二觉得自己脑袋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得胡乱回答着。

  “噗嗤!”沈清烟看到面前男子呆头呆脑的,噗嗤乐出了声,“这可一点都不像当时的你!”

  “啊!?你什么意思?咱俩不是第一次见么?当时是只什么?”王二被沈清烟说的话给弄的更迷糊了,自己明明从来没有见过沈清烟,为什么沈清烟会这么说?

  “嘻嘻!你旁边的小姑娘果然没跟你说么?有什么想问的,就问你的小蓝蓝吧~~小翠,我们走了!”沈清烟俏皮的对着王二眨了眨眼,娇声说道,随后就跟换了个人似的,突然收起笑容,面无表情的带着侍女走出了王家大院。

  “我们也走!有什么事情回家再说!”沈云带着一大家子人来,本想着当着众人的面把婚退了,没想到自己丫头过来胡闹一通,差点变成当着大家面把婚结了!最后看到沈清烟拍拍屁股走人了,他也只得带着人回到家里准备问清楚缘由再做决定了。

  “蓝蓝,她这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额……公子对不起,我的确有些事情没有告诉您…”蓝蓝低下头可怜兮兮的说道。

  就在这时,半天没有说话的王长进笑眯眯的站了出来,对着大家说道。

  “好了各位宾客,今天这出戏让大家看过瘾了吧?不管怎么说今天都是我王家王二大喜的日子,折腾这么久天也黑了,都入座吧,今夜不醉不归!”

  虽然王长进也同样搞不懂什么情况,但是随着沈家众人的离去,他觉得事情貌似已经解决了,而且还是个好结局,沈家神仙女最终还是成了自己的儿媳妇!既然事已至此那就干脆继续招呼客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