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笔趣阁H小说 > 成仙亦入魔 > 【成仙亦入魔】(第一卷1-3)(修仙后宫纯爱)

【成仙亦入魔】(第一卷1-3)(修仙后宫纯爱)

热门推荐:
作者:恋足ing
2023/08/05

  序章

  仙魔大陆成仙亦入魔?

  仙魔大陆,辽阔无疆,人类最强的八方势力不过占据整个大陆的四分之一疆土,另外的四分之三因为山脉连绵地势险恶而妖族横行无人敢探。

  人,仙,妖族三族鼎立,其中妖族常年盘踞于大陆以北,那里天寒地冻,地势险恶,人类难以生存却是肉体强大的妖族的天堂;仙人可望而不可及,每一位得道成仙者都被人们所敬仰,但人族能够得道成仙者少之又少;而人族虽然弱小,但是却顽强的生存在这个大陆生,人族生下来先天没有任何强大的能力,只能通过后天努力修炼才能在这庞阔的大陆安于一隅。

  千万年间,人与妖的争斗从未停歇却又从来没有真正爆发,仿佛一切都是君子之间的约定一般,虚渺于天地之间。

  我们主人公的故事,就在这充满玄幻的大陆展开,成仙?亦或入魔!

  第一章王家

  仙魔大陆,人族北方边境,这里有与妖族相接的晨曦森林,八方势力之一的基隆国坐落于此。虽然还是十月,可这里却早已披上白装,稀疏过往的行人把自己紧紧包裹在蓑衣之中,艰难的前进着;月亮也可能是因为寒冷而躲进了厚厚的乌云之中;只有城外的青松坚强地挺起胸膛,绽放着身上的白莲;整个安塞城城池中家家户户闭紧了家门,连打更之人都不知躲在何处,除了呜呜风声,只有偶尔顺着寒风传来两三声野狼的哀嚎。

  而在安塞城内一坐府邸之中,却和屋外的景象完全不同,正房,屋檐上点点金砖在诉说着它往日的辉煌,屋檐四角处精雕细琢的龙头满目狰狞,仿佛在倾诉着它们的不满,屋内雕梁画栋,金碧辉煌,壁炉中的火光仿佛跟着某种节奏似的欢快地舞蹈着,三五件衣服零星散落在地上,被炽热的火光映得通红,墙面上照映着两个人影,好像是在争斗,双方滚在一起,你来我往,喘息连连!

  “啊~~~~”,“啊~~~”

  “公子,我要不行了~~~”

  “慢点~~”

  “真受不了了~~~”

  只见得床席之上,一个光着身子的娇小少女跪趴在男人身前,承受着一次次的冲击,眉头紧锁,眼神迷离的望向前方,轻轻地哼鸣着。女子从面相上看不过十四五六,一张娃娃脸红彤彤的面颊却藏不住成熟女人才该有的妩媚。

  后面的男人全然不顾她的话语,依然一次次的冲击着,但是眉清目秀的面孔上却沾满汗水。

  “蓝蓝,我要来了!”

  男人喘着粗气,嗡声说到。

  女孩听到后立马翻身跪趴在男子胯下,张嘴含住那昂扬的巨龙,丝毫不顾巨龙身上的粘液。

  “吼!”男子一声低吼,巨龙猛得胀大1寸有余,本就庞大的躯干更显狰狞,随后龙头处乳白色液体喷薄而出,仿佛看到敌人一般汹涌向前,直冲女孩的樱唇。

  “呜~~”女孩连忙吞下,可是那樱桃般的小嘴哪能那么快的下咽,只能任凭白色液体顺着嘴唇缓缓流下,流过下巴、脖子直到嫩白的鸽乳。

  “公子怎么还有这么多啊?真是的!”

  女孩可爱的眉头微微一皱,一边把没来得及吞咽的精液往下咽,一边用手指顺着自己的嫩乳刮蹭着流下的液体,然后小巧的舌头轻轻一舔,把剩下的精液全部吃进嘴里。

  “还不是我的蓝蓝太可爱了,你看到你就感觉自己有使不完的力气,嘿嘿。”男子憨笑着,摊在床边,看着眼前的小美人说道。

  “哼!今天都已经是第三次了!以后公子必须要听话,不然蓝蓝就不给你…啊!”

  话音未落,就被眼前的男子一把抱在了怀中,“嘿嘿,听话,当然要听我家蓝蓝的话了!”

  “以后蓝蓝让我干啥我就干啥,我就当你仆人了!”

  “哼!公子你真是的,就会说好听的话哄我们这些下人,明明是王家大少爷,却一点没有大少爷的架子。”

  “呵!我算哪门子的大少爷!”男子自嘲的说道。

  “对不起公子!是蓝蓝不好,是蓝蓝说错话了!”女孩刚说完,就知道自己失言了,不顾冰凉的地板,衣服都没穿立马跪在地上就要磕头。

  “哎!蓝蓝你这是干什么!?”男子知道蓝蓝误会了,赶快把小女孩扶起来,抱进怀中,“蓝蓝,你知道我只是自嘲而已,没有怪你的意思,你以后可不能再这样了啊!”

  虽然男子嘴上这么说,但是蓝蓝知道自己只是个丫鬟而已,服侍眼前这个男子是应当的,丝毫不敢再存有别的心理,更何况眼前这个主人对自己更是好的没话说,自己那些同为丫鬟的好朋友天天被别的主人轻则辱骂,重则打罚,自己这个主人除了在某些地方不如别人外,在其他方面那是强上百倍万倍。

  “公子,您千万别放弃,虽然现在王家的确没有往日那般辉煌,但是奴婢相信公子一定可以让王家重新成为安塞城最强的家族的!”

  “你个小丫头!就会说好听的,就凭我这个连灵气都练不出的废物,除了在床上收拾你能找到自信以外,我实在想不出你这句话是在捧我还是在骂我!”男子轻轻地摇了摇头,笑骂到。

  “嘿嘿,当然是夸我家公子啦!蓝蓝没念过啥书,嘴笨不会说话嘛!但是在我奴婢心里,公子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了!哪怕公子今生都无法练气,奴婢也愿意照顾公子一辈子!”蓝蓝一边说着,一边穿好衣服,打来一盆洗脚水,轻轻地放在床下。

  “公子,天冷,泡泡脚再睡身子会暖一些。”说罢,蓝蓝跪坐下来,把男人的脚轻轻地抬放到热水盆中。

  “哎!蓝蓝,等我年过18,定要向爹娘禀明,把你娶过门来!哪怕我这辈子真是一事无成,能娶到你这个贤惠的姑娘,也不算是枉活一世了!”恋足首发,入群加壹玖叁陆零伍叁肆陆陆

  “公子,千万不要这么说,您是大家之后,日后定有所成,也与那沈家大小姐有过连理之约,奴婢只是个丫鬟而已,偏房都不敢奢求,只求您以后别嫌弃奴婢嘴笨手慢,能让奴婢一直服侍您就好。”蓝蓝一边揉搓着男子的双脚,一边说道,但是那双明亮的双眸,却藏不住喜悦之情,哪怕仅仅是一丝幻想,哪怕仅仅是妁口之言,也足以让这个小丫头高兴上一整夜。

  别看这个王家之后年轻面嫩,多年来因为无法练出灵气而遭人嘲讽所练就的心境早已如饱经风霜的成人一般,看人眼神的本事自然也不在话下,暗暗下定决心,自己一定要努力,哪怕自己被人瞧不起,也要对蓝蓝好!

  在蓝蓝的服侍下,这个王家之后,王二的思绪顺着壁炉的火光,飘向远方。

  安塞城是人族八方势力之中基隆帝国的城池之一,因为北临晨曦森林,与妖族相接壤,所以经常会有佣兵团在这里聚集,出发向森林深处寻宝。说是寻宝,其实不过是在晨曦树林的前两层探索,这里妖族散落,实力也并不高,杀得妖物取之妖核,卖给那些大家族们,倒是一笔不菲的收入。因此,安塞城这里的家族修仙习武之人也比内地城市要多一些,其中,王家、沈家和魏家就是安塞城最大的三个家族。

  其中,王家曾经因为出过一名元婴大乘之人而稳稳的坐在安塞城第一家族这把交椅上,可是如今随着那名修士身死道消,后辈又没有一个能到此境界的,只得把宝座让给沈,魏两家。两家各有一名元婴大乘坐镇。

  而沈家则在安塞城年关大典之中胜过魏家,所以把第一家族收入囊中,魏家次之,王家如今没落到仅有一名元婴初期的高手坐镇,连三大家族的称号都快要保不住了。

  王二虽说是王家之后,可严格来算并不能算是真正的王家之人,因为他是那个王家元婴大乘王炳坤捡回来的!王炳坤在晨曦森林修炼准备寻找化神之机时,被丛林深处跑来的一只5阶妖兽所袭,本来元婴大乘的王炳坤顶多也就跟4阶妖兽所抗衡,这下被偷袭后更不敢恋战,只得拖着重伤的身子在森林中藏匿,就在快要被妖兽发现之时,他突然听到孩儿的啼哭声,顺着声音摸索过去竟然发现一个弃婴,被扔在一块石台之上。神奇的是,刚刚还在后面紧追不舍的妖兽竟然害怕什么东西似的,慌忙逃走了!这让王炳坤感到意外,觉得此子绝非凡人,便带回家收养起来,交给如今的王家族长王长进。因王长进已有一子,而且仅为弃婴,便取名王二。

  后来没过多久,王长进大儿子便夭折,王二成为王家主脉唯一的大少,受人尊重。

  直到8岁那年,按照仙魔大陆的人族来说,8岁的孩童应当觉醒灵根,以决定是否来修仙。

  资质普通的,一个灵根都觉醒不了,仍然可以练出灵气,通过操控灵气来战斗,修炼;而资质稍好一些的,便会觉醒出一个灵根,同样是修炼灵气,但是灵气会根据你觉醒的属性来进行变异,觉醒了金灵根的人的灵气就会带有金属性,金属性能让人攻击更重,是攻击属性;木和水属性都带有一定的疗伤作用,是辅助属性;火属性能让攻击更加迅猛并且附带一定的灼烧效果,是攻击属性;土属性则使人防御更强,是防御属性。

  而资质更好一些的,则可能会觉醒出稀有属性或者双属性,这类人往往是人族八大势力所追捧的人群,常常通过各种选举比武等方式选拔全国各地的人才,收为皇室成员,来增加自己的国力。

  更加逆天的,则有可能觉醒出多属性甚至多个稀有属性!这种人一旦被发现,甚至连考核都不需要,会被皇室成员直接收纳,重点培养,因为这类天才是最有可能成功修仙的!

  一旦八方势力某个国家成功培养出一个仙人,那么这个国家的身份地位即刻水涨船高!毕竟记载再册的仙人也不过十之有余,多增加一个所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自己不过是个没有觉醒灵根甚至连灵气都修炼不出来的废物而已,想那么多干什么!”王二自嘲一笑。

  “蓝蓝可不这么认为!公子就算不能修炼,那也是蓝蓝最尊敬最喜爱的人!”蓝蓝仔细地把王二的双脚擦拭干净,睁大眼睛盯着王二认真的说。

  王二看着青春俏丽的小丫鬟,明明不过15,6岁,怎么总觉得这丫头脸上带着一股子媚意,不由得食指大动,一把把姑娘搂进怀中,不老实的双手游走在身上,惹得后者是娇喘连连。

  “你伺候完我了,现在该轮到我伺候你了!”说罢,一把撕开蓝蓝的亵衣,把她放在床上,起身压了上去。

  “哎呀~~~~公子不可以了~~~今天已经是第四次了,不能再来了~~~”

  屋内的壁炉似乎都羞红了脸,把柴火烧的噼啪乱响以掩饰春意,屋外狂风依旧,不过风中不再有妖兽的嚎叫,而且多了一丝耐人寻味的春意!

  第二章简单的日常

  “公子,起床啦!”蓝蓝端着一盆清水,推门而入。

  王二缓缓地把头从被子里伸出来,突然觉得一阵冷风袭来,立马又缩了回去,“蓝蓝外面太冷了,我不想起!还是被窝里暖和,嘿嘿!”

  蓝蓝见状,无奈的摇摇头,随后脱去上身衣物,慢慢把被子子掀开,钻进王二的怀里,用自己的身体和男人贴合,湿热的小舌头不停地在身上游走,慢慢的下移,一点一点的靠近男人的胯下。

  当舌头移动到茂密的森林处时,蓝蓝也丝毫没有犹豫地张嘴含住一部分茂盛的毛毛,轻轻吮吸着。随后再次下移,缓缓地舔舐到肉棒处却没有停留,只是浅尝辄止地一吻,然后再次向下吻去,直到舔到两颗肉袋处才停止下来。只见女孩先是用柔嫩的舌头轻轻舔着肉袋上的褶皱,然后张开嘴巴,将一整颗肉球全部吞进嘴中,不停的吸允着。

  简单玩弄了一会后,直到王二的肉棒完全勃起,直冲云霄后才进入正题。蓝蓝跪坐在床上,先是轻轻吻了一下龟头,然后双手握住整根肉棒,一边上下撸动着棒身一边用嘴吮吸着龟头,灵活的舌头时而在马眼出轻探,时而在龟头冠状沟棱出摩擦,不到两分钟,王二就觉得自己快要到了爆发的边缘,轻轻的按住了蓝蓝的头,蓝蓝会意,直接松开双手,努力的张嘴把整根肉棒都含在嘴里,用喉咙卡住龟头,等待火山爆发。

  “咳~~咳~~昨天晚上明明射了4次,一个晚上竟然又能射这么多,臭主人以后再也不叫你起床了!”

  “嘿嘿,蓝蓝你可不能真的不叫我起床啊,我现在每天起床面对黑暗人生的唯一动力就是这个了啊,你可不能剥夺我人生唯一的乐趣!”

  “哼,这下老实了吧,还不赶紧起床练功!”

  “是是是!”王二赶紧起床穿衣洗脸刷牙,随后来到院子里,找到蓝蓝提前清扫出来的空地处,静气凝神,然后打了一套生猛的《龙虎拳》。

  在王二八岁时,因为灵力测试没有觉醒灵根,然后修炼时又发现修炼不出灵力,因此在沉沦了两年后在十岁时开始修炼打造肉体的功法《龙虎拳》,这一练就是6年。

  王二知道自己天生废人,觉醒不了灵根,更无法修炼出灵力,因此如果想要变强不任人宰割的话只有锻炼肉体,虽然炼体比练气更加艰苦,而且也没有觉醒了灵根的灵修者那些辅助能力,但是这也只是自己的位置出路了。

  简单运功三周天后,王二伸手接过蓝蓝递上来的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渍走回屋里,在蓝蓝的陪伴下向食堂走去。

  “大叔,来10斤魔牛肉!一碟小菜,两碗热汤!”王二让蓝蓝先找个地方坐下来,自己来到打饭的窗口。

  “嘁,一个废物别的本事没有,一天饭量顶别人一星期的,真是名副其实的饭桶!这种废物早就应该逐出家族,活着也是浪费粮食!”打饭的大叔丝毫不掩饰自己的言行,一边讥讽着王二一边打饭。

  而王二这边也丝毫不为所动,仿佛面前这个男人说的话与他无关似的,多年以来他的心境早已千锤百炼处事不惊,这也是为什么他没有让蓝蓝来打饭的原因之一,如果蓝蓝听到有人在说自己坏话,肯定就跟发怒的母猫一样跟人争吵起来了。在拿到饭菜后还冲这个中年人笑了一下,道了声谢,随后回到座位上开始吃饭。恋足首发,入群加壹玖叁陆零伍叁肆陆陆

  之所以王二这么能吃还是因为他炼体所致,在仙魔大陆,修行分成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分神,合体,渡劫,成仙这9个阶段,每个阶段又分了初阶,中阶,圆满和大乘这4个小阶段。修行之人在达到金丹期后,体内会自动结出金丹,从而达成辟谷,从此只需要靠修行出的灵力便能维持自己的生存所需,不需要再进食,所以修行之人修为越高,吃的食物就越少。

  而王二炼体缺正好相反,因为修炼不出灵力,所以只能靠炼体来修行的人类随着炼体等级的提高食量就越来越大,因为炼体之人太少,大多数修炼不出灵力的人除了能供上食物的大家族的弟子以外,都选择不再修仙,所以炼体也没有太过详细的等级,只是从1到8级来简单划分。以目前王二6年来坚持不懈的炼体来说,顶多还在1级左右,跟练气修士平级。

  简单的吃完饭后,王二再次回到院子里,找到一处石台,静心打坐。炼体不光锤炼身体,同样要锻炼心境,心境达不到的人,哪怕身体强度再高,也只不过是空有一身力气而已。王二6年来如一日,《自在极意功》配合《龙虎拳》一个炼心一个锻体,常年打坐的石头都被衣裤磨平了棱角,光滑分明!

  一直到正午,太阳都没有出现,天空上乌云重重,屋檐上的白雪仍然傲立着,仿佛在宣誓着这个冬天的主权。

  “啊~~安塞城好久没有这么冷过了,今年天气真的差死了!”王二打坐完毕,起身穿上蓝蓝递来的棉衣,轻轻摸了摸蓝蓝的头。

  “是啊,今年真的奇怪,往年从来没有下过这么大的雪,而且连续半个月没有出太阳了,真是不可思议!”蓝蓝一边回答,一边搀扶着王二进了屋子。

  “呼!终于结束了!我宁愿练一上午拳也不愿意一动不动地坐一上午,真是太煎熬了!”王二一进屋就直接瘫坐在床上,脱去鞋袜,背靠着床头。

  “哎呀公子你怎么又自己脱鞋子了啊,应该让奴婢伺候你你脱的!”蓝蓝刚关上门,一转身发现王二已经自己脱了好鞋袜上床了,无奈的嘟囔了一句,随后到火炉旁把火烧旺,来到床边,把王二衣服全都脱光,拿出洗的干干净净的毛巾仔细擦拭着王二的身体。

  “练了一上午功,这不是怕脚丫子太臭熏着我的乖宝宝嘛,小蓝,快!别擦了,你的小手太软了,摸得我都硬的不行了,帮我含一下。”

  “哼~”,这个乖宝宝明显让蓝蓝受用不少,王二的要求仿佛跟平时的日常一样,女孩没有过多拒绝,反而有些高兴的托起王二巨大的肉棒,缓缓地跪在地上,开始为小王二吞吐服务着。

  “哎,蓝蓝你怎么又跪下去了,地上太凉了,起来坐在床上吧!”

  “这可不行,服侍主人当然要跪着,听我的姐妹们说,她们的主人都要求她们跪着,稍微没服侍好就会被踢挨打,挨骂都算万幸了!”

  “你这都跟谁听来的,真是一派胡言!蓝蓝上来,以后咱俩不用分这么清楚,什么主人奴隶的,只有玩角色扮演时才可以有,在平时咱们就平等身份就行了。”

  “那怎么行,我是仆人就是仆人,不玩角色扮演也是仆人,哪有仆人和主人平等的。”蓝蓝回答完,再次把肉棒含进嘴里。

  “不行也得行,今天必须要给你上上课了,省的天天跟我顶嘴!”王二说着,一只手抓住蓝蓝脖子后面的衣服,像提小猫似的直接把蓝蓝整个人拎了起来。别看王二长得不算太壮,但是常年来炼体让他的肌肉都是实打实隐藏在身体之中,一只手抓起不过七八十斤重的蓝蓝简直不要太轻松。

  “呜呜呜~~呕~~~”蓝蓝正含肉棒含得起劲,哪想得到自己突然被一把抓起来了,不自觉的挣扎了一下,结果忘了自己嘴里还含着肉棒了,被王二巨大的肉棒一下子顶到了嗓子眼,干呕了一声后,在反应过来时就发现自己已经被拎到了床上,屁股冲着王二的头,嘴里还在下意识的含着大肉棒。

  “公子你说一声啊!吓死我了,突然就被抓起来,啊。。。。。”

  蓝蓝正准备抱怨,突然觉得自己的裤子被一下子撕烂,没穿内裤的雪白屁股一下子暴露在空气之中,或许是刚才舔的动情,芳草萋萋处已经有了点点水渍。

  王二看着眼前丰满挺翘的屁股和鲜嫩香甜的玉门,感觉有一道邪火直冲自己的天灵盖,双目圆睁,死死盯着那肥美的私处,情不自禁地一口含住了那娇艳欲滴的阴唇。

  “啊~~那里好脏的,公子不可以~~~好痒啊~~~”蓝蓝被偷袭得逞,一下子瘫软在王二身上,随后不甘示弱地张口含住了王二的肉根。两人似乎在互相攀比谁能让对方先投降一样,互相吞吐着对方的性器,随着蓝蓝手口并用加上娴熟的技巧,王二首先招架不住,怒吼一声把浓稠的精液全部射进了蓝蓝的嘴中。

  蓝蓝面带潮红,微微喘着粗气,把肉根从嘴里吐出,清理干净上面残余的精液后,看到肉棒不但没有软反而更加坚挺!

  “大坏蛋!”蓝蓝娇骂一句,却没有丝毫责怪的神色,反而媚眼如丝,更显妩媚,随后转过身来,扶着粗大的肉根对准自己早已湿透的肉穴,轻轻地坐了下去。

  “啊~好胀!”在渐渐适应了肉棒后,蓝蓝开始慢慢运动起来,时而上下,时而前后,有时候还把屁股当成磨盘一样,贴在王二胯下转圈圈地磨动,这自然让王二爽的不行,不过几分钟,就让他有了射精的感觉。

  王二自然不想这么快就结束战斗,拍了拍蓝蓝的屁股,蓝蓝自觉的躺下身来,张开双腿,一副任君采撷的样子。王二跪在蓝蓝腿间,怒吼的巨龙直接冲进湿漉漉的要塞,翻云覆雨起来,双手也不闲着,直接抓住蓝蓝的双脚,放在嘴边亲吻起来。

  “啊~~公子,好脏的,怎么你也不嫌脏啊~”

  “蓝蓝都不嫌我脏,我怎么会嫌弃你,蓝蓝最香了!叫相公!”

  “啊~~好胀啊~~下面要被捅穿了~~~公子~~主人~~大鸡巴爸爸~~”蓝蓝虽然淫语尽出,却竟然没有听王二的话。

  “呼~~呼~~~让你叫相公!叫!快叫!”王二没有听到自己想要的,更加卖力地操干着。

  “啊~~不行了~~~蓝蓝要来了~~~好爸爸~~亲爸爸~~~大鸡巴爸爸~~干的女儿好爽啊~~来了,女儿来了!”蓝蓝又没有听从王二的话,双腿紧绷,脚趾也死死扣住王二的嘴巴,伴随着一声尖叫,迎来了欲望的巅峰。

  王二觉得肉棒被蜜穴紧紧箍住,里面的嫩肉不断蠕动,好像真要把自己的肉棒吃进去一样,然后一股热流浇灌在龟头之上,也一下把持不住,射出了千万雄兵。

  “啊~好烫~~”蓝蓝刚刚得到高潮的花心正在开放,突然又被热精一烫,再次冲向高潮。连续两次高潮的蓝蓝并没有瘫软下来,反而赶紧起身跪在王二身前,用嘴仔细清理着还未软下去的肉棒。恋足首发,入群加壹玖叁陆零伍叁肆陆陆

  “蓝蓝,今天又没有让你叫出相公来,爸爸亲爹都喊出来了,相公有什么难叫的!”

  “因为我只是公子的奴婢侍女,没有资格叫公子相公,您让我叫主人叫爸爸叫什么都行,唯独相公我不能叫,我不配叫,也不想叫,只有沈家那个大小姐才有资格做您的夫人叫您相公,蓝蓝只想永远服侍公子,当您的奴隶女儿母狗都可以。”

  “唉,这是何苦呢?你也知道我不过是一个毫无用武之地的废人而已,等到明年过完年我也就快满18岁了,听说沈家那个小妞当年觉醒了水木双灵根,现在15岁就已经练气圆满的境界了,等到我18岁时估计她就能进去筑基期,沈家也就该来人找我退婚了。说实话我俩根本不般配,当初的婚约也是爷爷那一辈随口一说而已,更何况我们也都没有见过面,我想娶谁你心里不清楚嘛?”

  “那也不行,我是奴婢就是奴婢,哪有主人娶奴婢的?更何况我相信主人,就像以前我被人追快要被打死的时候相信您一定会来救我一样,公子以后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的,公子绝对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蓝蓝听到王二自嘲的话语,眼神突然从刚刚得到高潮的迷离变成了坚韧,就好像她有两个人格一样,性格快速地得到了转换。听不得自己主人半点坏话的她无论是谁在说,哪怕是王二自己,她都会突然变成一只发怒的母猫,保护幼崽般英勇无畏得进行反击。

  “好好好,不说这个了。”王二这么多年跟蓝蓝朝夕相处,自然知道她的性格,所以也就不在多说,“快帮我再舔舔,我要再杀你个片甲不留,这次非得操的你喊相公!”

  “啊!公子不行!该下午练功了!晚上,晚上蓝蓝让公子随便操好不好~~蓝蓝最近跟姐妹们学了招毒龙钻,晚上好好服侍公子~”

  王二一听蓝蓝又有新花样,刚刚还软趴趴的肉棒立刻升旗致敬。

  “废话少说!你个小妖精,看招!”

  第三章沈家有女初长成

  时间不知不觉就溜走了,转眼之间王二即将迎来自己的18岁成人礼。这一年来安塞城平静的有些奇怪,按说王家早已不复当年之勇,身为对头的魏家应该会落井下石,但是无论是从坊间生意还是佣兵战斗方面,都没有丝毫要起摩擦的意思。

  而王家同安塞城三大家族另外一个家族沈家往上倒三代关系还算是亲近,近些年之间的走动却越来越少,除了基隆帝国的重大节日还会有一些小辈来探望以外,基本上看不到有身份有分量的人来王家走动了。

  虽然快过年了,身为王家族长的王长进看着庭院内嬉嬉笑笑的族中小辈,根本高兴不起来,谁也不知道看似平静的海面何时会突然降至狂风暴雨。“唉!下一年估计不好过喽!”王长进抬起头死死盯着天空上的乌云,好似要把这浓厚的乌云看穿,瞧一瞧里面到底藏着什么!

  “蓝蓝,看啥呢?”王二刚练完功,看到蓝蓝正坐在屋内不知道在干什么。

  “啊,没事,公子,我在看这半块玉佩呢!”蓝蓝小心翼翼的擦拭着手中的凤形玉佩回答道。

  “这不是当初我救下你后给的你那半块玉佩嘛,有什么可看的?”

  “嘿嘿!回想一下当初公子救我时那英勇的身姿嘛!”

  “额,有啥英勇的,还不是被人家胖揍一顿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后来连发生了什么都记不清了嘛……”

  “那也是英勇,当时那么多人,只有公子挺身而出,其他人吓得动都动不了了呢!话说…公子,你现在还是想不起来当初发生了什么么?”

  “发生了什么?虽然我记不清了但是你不是都告诉我了么?应该是六七岁吧,清明时咱们家族去晨曦森林扫墓遇到妖兽暴动,当时你们贪玩跑到森林深处家族长辈不在被妖兽袭击,我过去救你结果同样被妖兽困住,我把身上的玉佩摔成两半后咱俩分开逃跑,结果我被妖兽一巴掌拍在石头上撞坏了脑袋然后就晕死过去了。不过话说回来我另一半玉佩到现在都没找到,估计是被拍晕后不知道掉在哪了。”

  “果真……还是想不起来吗……”

  安塞城,沈家。

  “家主,大小姐果然不负众望,突破至筑基期了!”沈家大院,沈家二爷沈丘兴冲冲得冲进族长内屋,冲着自己族长大哥大声嚷嚷着。

  “恬躁!都这么大岁数的人了,做事怎么还是一惊一乍的,成何体统!?老二,不是大哥说你,你怎么说也是当爹的人了,给你儿子沈帆做个好榜样,天天这样怎么打理家族生意?”沈家族长沈云看到自己弟弟一大把岁数了还跟顽童般毛毛躁躁的,不由得恨铁不成钢。

  “哎,大哥,你就别念叨了,你才是咱们家族长,我就听你发号施令就行了,今天我可不是来听你唠叨的,沈清烟那丫头真的筑基了?”

  “唉,晨起下南山,耕耘农家园;来时云相伴,归时望清烟。我本来只想让清烟找个普通人家,远离这世俗纷争之地,不要习武弄枪的。谁知道自从知道跟她是王家那个废物订婚以后,她每天除了修炼就是修炼,觉醒了双灵根后更是废寝忘食,除了吃饭就是修炼,这不,闭关了半年,前两天成功突破到筑基了。不过这样也好,这天下,马上就要不太平了,有点武功起码能有自保的能力,她或许是保住咱们沈家最重要的人了。”沈云眉头紧皱,丝毫没有女儿突破带来的喜悦之情,眼神深邃的望着天空上的密云,好似要把这浓浓的乌云看穿。

  “大哥,你的意思是……他们又来找你了?”沈丘一听大哥这番话,满脸的兴奋也消失无踪。“操他妈的,这么多年了,他们还没有放过咱们家么?”

  “放肆,在这基隆帝国,他们就是天!别看咱们沈家现在是什么三大家族,那也只是在安塞这个小地方,放眼整个帝国咱们家连个三流家族都算不上,随便派个化神境的人来就能灭了咱们,说话千万要注意!”

  “是是是,我一定注意!”说完话后的沈丘明显也知道自己失言了,大哥说完后立马深色紧张地往窗外瞅了一眼,然后又轻声说道“他们真的来找你了?”

  “嗯,前一阵又来了,我没告诉你们。”

  “那…你…?”

  “你觉得呢?”

  “反正我不同意,如果你真的同意了,那我就脱离家族!从此你们愿意咋样咋样,我跟帆儿跟沈家没有一丁点瓜葛!”

  “臭小子翅膀硬了长能耐了?你觉得我会同意?等到真的有那一天,不用你说,我肯定走你前面!”沈云八字胡一撇,眉毛瞬间立起来了。恋足首发,入群加壹玖叁陆零伍叁肆陆陆

  “嘿嘿,这不是为了给你们打个预防针嘛!反正我不管,无论他们怎么说我绝对不同意加入他们。”

  “行了行了,快给我滚吧,用不着你打预防针,现在我是沈家家主,而且也没有老到分不清是非的地步,该怎么做我还是明白的。”沈云有些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弟弟,挥挥手要把他打发走。

  “好好好,我走还不行嘛,真是的,我是来问清烟的,又不是来跟你吵架的…”沈丘正要往外走,突然一顿,反应过来,“对啊,我是来问清烟的事的,特么还没问咋就被你绕进去了呢?”

  “清烟的事?什么事?她突破成功了我不是告诉你了么?”

  “不是这个,是王家那小子,现在清烟筑基成功了,她俩的事你打算怎么着?”

  “什么打算怎么着?她俩有什么事?那个废物拿什么跟清烟配?王家拿什么跟沈家配!?我跟你说,她俩没事!等过两天过年了咱们一起去王家走走,把老爷子当初说的事讲明白了吧,当初不过是两个老头随口说的,算不得数的,没看清烟这么努力修炼?不就是为了摆脱那个废物?清烟不愿意的事就是天塌下来我也不同意!”

  “行行行,大哥你说了算,反正不是我女儿,你这个女儿控我是真服了。不过话说回来,据我家小帆说王家那小子除了没法修炼以外其他方面都挺不错的,如果不是王家没落了咱们跟他们家联姻其实也还不错,而且你不也希望清烟能安稳得过么,嫁个不能修炼的也没啥不好的,只要能对清烟好就行了。”

  “唉,那是之前了,这些年我没有表态也是因为这一点,不过现在不一样了,那些人又来找过我了,如果同意的话还好说,但是一旦拒绝那咱们家族可能会遭遇灭顶之灾!清烟资质也显露出来了,而且还这么努力修炼,不就是为了摆脱那个废物?所以这个婚事必须要退掉!如果清烟能被更大的势力看上,说不定咱们家族就得以保全了。”

  “大哥,你是想卖女求荣了?”

  “放你娘的狗屁!!我能做出这种事?只要是清烟愿意的,就算是死我也干,如果是清烟不愿意的,哪怕是让整个家族陪葬我也心甘情愿!我因为自己的懦弱失去了依依,不能再失去清烟了……”沈云听到沈丘质疑自己的话,瞪大了双眼红着脖子痛骂道。

  “我娘不就是你娘,骂我娘不就是骂自己娘嘛……我就开个玩笑,至于生这么大气嘛…”沈丘嘴里嘟囔着,一边张开手架在身前挡住要打向自己的沈云。

  “滚滚滚,该干啥干啥去,本来挺好的心情被你搞没了,快给我滚,琢磨琢磨过两天去王家的事去!”

  “嗷,好吧。”

  沈家后院

  “小姐,休息一下吧,您都一天没吃东西了,修炼要紧但是身体更要紧。”

  “呼!”

  在沈家一座跨院内,一名红裙女子打坐起身,修长的身材曼妙多姿,性感成熟的脸庞让人根本猜不到她今年不过才十六七岁,还以为是风韵正浓的少妇。裸露在红裙外雪白的肌肤被映照出隐隐红晕,更让少女凸显出高贵的气质,让人不敢靠近。

  “他们怎么说?”

  “过两天就去王家退亲。”侍女身体微躬,哪怕明知面前这个少女没有看她,却丝毫不敢直接对着她回答。自己这个主人平时对待下人也很和善,但是她的性格却冷的让人难以亲近,哪怕是平常对话,都不敢正眼观瞧。

  “果然要去了么?王家那边知道我突破的事了么?”

  “暂时不知,不过这两天应该也能收到消息了吧,沈帆少爷应该会和王家少爷说。”

  “嗯,知道了,你忙去吧,我要自己安静一下。

  明明是很正常的话语,但是在沈清烟嘴中说出来却有一种让人冰冷的感受。侍女听得命令后,立马起身,快步退出庭院。

  “过两天他就18岁成年了吧?挑这个日子去可不太好呢……”女子步履青莲,走进闺房之中,坐在梳妆台前。玉手轻轻从梳妆盒掏出一块手帕,本应是粉色的手帕上却有一大片红色印记,看上去印记已经有些许褪色,手帕也有些破旧了,但是她却如同捧着圣物一般小心翼翼的打开,眼神迷离的看着包裹的物件。

  一块龙形玉佩!